<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第16章 不在场证据
        命案现场被伪装成了密室杀人案,只有拿钥匙的人能够进出案发现场,徐娇娇的未婚夫和包养她的老板都有钥匙,这两个人自然也拥有不可逃脱的嫌疑。

         “我知道了!”张南突然叫道,刚想发挥自己的推理才能,却被萧月那尖锐的眼神逼的说不出话来,耸了下肩后无奈地坐在那里。

         “你继续说。”高峰向阿明点了下头。

         阿明接着讲道:“除了这两个男人外,几天前我去徐娇娇家里打扫卫生的时候撞到了另一个男人。一个染着黄发像是混混的家伙,后来我才从徐娇娇那里得知他是她的前男友。”

         杨科。

         高峰脑子里面想到了那个想要硬闯命案现场的混混,问道:“他也有徐娇娇家的钥匙?”

         阿明摇头回道:“应该没有。”

         “这话怎么说?”高峰追问。

         阿明回道:“徐娇娇讨厌那家伙,被我撞到的那次是她带那个男人回去的,在对方的要求下发生了关系。后来徐娇娇就大骂了那个男人一顿,大概因为那家伙回来找她是冲着钱去的,这让她非常的不爽,并把他给撵了出去。再后来我在小区附近碰到过那家伙几次,如果他有房门钥匙的话会直接进屋去的,而不是在外面等着。”

         高峰点了点头,阿明的推理算是正常,而他所说的又和物业主任孔建华一致。

         未婚夫赵攀、包养的老板李建风、前男友杨科,这三个人都有犯罪嫌疑,而其中拥有徐娇娇家里钥匙的赵攀和李建风的犯罪嫌疑又最大。

         “你知道在哪能找到徐娇娇的未婚夫或者是包养她的老板吗?”高峰问。

         阿明回道:“包养她的老板很难找,通常来说都是那家伙找徐娇娇,否则的话想见到他的人非常困难。至于她的未婚夫就要好找多了,他在市里有一间工作室,几乎每天夜里都会有一些混夜生活的人去他那里化妆,如果你们现在去的话应该能见到他。”

         “地址呢?”高峰问。

         “我记得徐娇娇好像说过是......”阿明说出了一个还算是精准地址。

         高峰把张小兰的照片还给阿明说:“小兄弟,不要难过,你不过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没有什么对与错之分。”

         “谢谢。”阿明感激地说了声,他现在太需要人的安慰了。

         “再见。”高峰说完就转身与萧月离去。

         张南则在后面叫道:“小子,明白‘再见’的意思吗?再见就是说我们还会再次见面的,这段时间你的电话要二十四小时开机,哪也不能去,随时给你打电话都必须见到人才行!哼,我一定会去你说的那家宾馆查看的!”

         “是。”阿明无力地应道。

         追着高峰、萧月出去,张南凑到两人身边问道:“不是,你们真的认为那小子身上没有一点嫌疑?”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他是杀人凶手?”萧月反问了一句。

         张南瞟了高峰一眼说:“在抓到真凶之前任何一个人都有犯罪的可能,而那小子有钥匙,又是第一个进入命案现场的,我只是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能性。”

         高峰脚步微顿,回头看向张南。

         “怎......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吗?”张南有点神情紧张地问。

         “没有。”高峰微微一笑,跟着说,“你说的非常对,我们不能错过任何一个可能性。反正那家宾馆就在这附近,不如我们先到宾馆去看看吧。”

         “太好了!”张南兴奋地叫道。

         阿明所说的宾馆和这所大学只隔了一条街,可以说是专门做大学生生意的。

         高峰三人赶到这里的时候正碰到成双结对的大学生来这里入住,因为张南身上穿着警服,一些胆小的情侣以为是来查房的,吓的立即捂头逃窜。

         警察到访,同样把这家小宾馆的收银员兼老板娘给吓了一跳。

         “警......察同志,请......请问有什么事吗?”柜台后面身着花格上衣的中年妇女问道,她正是这家宾馆的老板娘。

         “少废话,我们是来查案的,把你们店里昨天的入住登记拿出来!”张南憋着一股劲,态度也就显得有些恶劣。

         “查案,查什么案?”老板娘好奇地问。

         “命案,我们在查找凶手!别废话了,快点把入住登记拿出来吧。”张南拍着台面不客气地叫道。

         老板一听是命案就慌了,急忙将昨天的入住登记拿了出来,并旁敲侧击的询问是什么命案、凶手长什么样子。

         宾馆普通前半夜入住的人多,到了后半夜基本上就没什么人了,很快高峰三人就在最后面找到了阿明的名字子和登记的身份证号,只是张小兰并没有进行任何登记。

         “把这个时间点的监控录相调出来,我们要看一下。”张南吩咐道。

         老板娘急忙调出了阿明入住登记时的监控录相,可以看到张小兰陪同阿明一起进来,由阿明办好手续后两人就一同上了楼,期间张小兰一直是低着脑袋的,看起来情绪非常的低落。

         “原来你们是要找他们两个呀?我对这小妮子和那个男孩有点印象。”老板娘看到画面上的人后说。

         “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高峰问。

         老板娘回道:“那个女孩天还没亮就走了,而且哭的跟泪人似的。当时我还很奇怪呢,来我这里住店的什么人都有,可和自己的情人半夜住进来后天没亮就哭着离开的倒还是第一次。至于那个男孩是早上六点左右才离开的,那时天已经亮了,他发疯似的喊着女孩的名字,还问过我有没有见过女孩去了哪里。因为这对情侣的举动非常特别,所以我对他们两个有印象。”

         “中间这两个人离开过吗?尤其是这个男孩!”张南伸手指着画面上的阿明问道。

         老板娘想了想说:“应该是没有,不过我不能太肯定。你知道的,后半夜人容易犯困,不可能一直瞪大眼睛守在这里。”

         “也就是说他没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张南兴奋地叫道,跟着冲老板娘问道,“如果那小子离开过的话,监控会不会把他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