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第35章 耳钉的预示
        杨科有些惊讶地看着高峰,好半天才露出邪恶的笑容讲道:“听着。当你抓到我的时候我并不真的佩服你,可现在我却是真的佩服你,你竟然能猜到一切。”

         “告诉我,他是谁,在哪能找到他?”高峰再次询问,声音比之前更加低沉。

         杨科嘻嘻笑道:“没错,事情正是像你所说的那样,那家伙故意布了个局让我杀了徐娇娇,然后让你来破这起案件。不过,你永远也别想找到他,因为和他比起你还差的太远!”

         “告诉我他是谁!?”高峰突然激动的上前揪住杨科的衣领叫道。

         “我不知道,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见过他,就连每次听到的声音都不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除非是他想要找你,否则的话你永远别想找到他!”杨科回道。

         “告诉我,他是谁?!”高峰不放弃地追问,并且用力摇晃着杨科。

         在另一个房间里透过监控录相观看的聂万里、萧月、张南三人怕出什么意外,急忙冲进去将高峰和杨科分了开。

         “告诉我那家伙在哪?”高峰挣扎着叫道,情绪显得非常激动。

         “高峰你冷静一点!”

         “高峰!”

         “出什么事了,你冷静点再说!”

         ......

         萧月三人拦着高峰叫道。

         高峰大声喊道:“你们不懂!设计这场命案的家伙就是五年前那个凶手,杨科不过是被他利用的一颗棋子而已,那家伙故意设计这起命案来激怒我。我必须找到他,抓住他,抓住那个杀人凶手!”

         “哈哈......你是抓不到他的,因为他比你聪明的多,就算是他站在你身边你也认不出来!”杨科叫嚣道。

         “混蛋,告诉我那家伙是谁?”高峰的情绪比之前更显激动。

         “把他带到其它房间去!”聂万里吩咐道。

         “高峰,我们先离开这里,等你冷静一点再说!”萧月和张南拖拽着高峰来到另一个房间。

         聂万里走到杨科面前,一脸阴沉地讲道:“你给我听好了!不管你知不知道那家伙是谁、在哪,我都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会亲手抓住他的!”

         “五年了,你真的能抓住他吗?”杨科挑衅道。

         聂万里瞪着杨科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却没有再说什么。

         高峰在另一个房间里闹腾了有半个小时才算是平静下来,却又陷入了另一个极端,一个人蹲在墙角双眼无神地盯着地板。

         聂万里掂着一瓶二锅头走进房间,瞟了高峰一眼向萧月、张南问道:“他怎么样了?”

         “不知道,一句话也不说。”张南回道。

         萧月则一脸担心地问:“聂队,我看他情况不对,不如将他送去医院吧。”

         “你们出去,先让我和他聊聊。”聂万里说。

         “是。”萧月和张南应道,转身走了出去。

         聂万里一句话不说,走过去陪着高峰蹲在那里,直到十分钟后才拧开二锅头的瓶盖往嘴里灌了一口,将酒瓶递给高峰说:“我发誓,我一定会抓到五年前那起命案的凶手!”

         高峰扭头看了聂万里一眼,接过二锅头送到嘴边却突然间停了下来,用力将酒瓶摔在地上。

         依靠着墙壁缓缓站起来后高峰低沉地讲道:“我不会再像这五年来那样消沉了,既然他出现并向我发起了挑战,那我就要接下这场战斗。我发誓,不抓到他我就滴酒沾!”

         萧月和张南一直守在门口,看到高峰从里面走出来后萧月立即迎上去问道:“你没事吧?”

         高峰勉强挤出笑容说:“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萧月松了口气,接着问道,“你现在要去哪?”

         “回家。”高峰说了句就向前走去。

         “车钥匙呢?拿来。”萧月转身冲张南叫道,不等张南把钥匙递过来就自己伸手夺了过去,然后追向高峰叫道,“我送你吧。”

         高峰即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就这么的向警局外走去,当走到警局大门口时门岗里伸出一个脑袋来叫道:“喂,你就是高峰吧?”

         高峰停下来点了点头。

         “你等一下,这里有你一个包裹。”说话间伸出的脑袋就又缩了回去。

         包裹?

         高峰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直接冲进门岗里从值勤警察手里面夺过一只鞋盒大小的包裹。

         萧月也跟着进入屋内,看着高峰用力将包裹撒开,里面是个信封。

         高峰拿着信封往手里倒了倒,一只珍珠耳钉从里面滚了下来。

         目光落在珍珠耳钉上,高峰的呼吸明显变得沉重起来。

         “它是......”萧月盯着耳钉说,话还没说完高峰就点了点头。

         “是的,它是我未婚妻的。”高峰应道。

         除了一只耳钉,信封里面还有一张白纸,上面却什么也没有写,只是用打印机打了张小丑笑脸。

         “这个包裹是谁送的?”萧月突然转身向值勤警察问道。

         “一个快递员。”警察回道。

         “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吗?”萧月追问。

         “记......记不太清楚了。”警察用力想了想,却对送快递的人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对了,监控,这里有监控的!”萧月突然兴奋地叫道。

         高峰却没有任何的兴奋,他知道“快递员”是绝不会让监控拍下脸的,而且“快递员”也有可能只是那家伙雇佣的跑腿。

         事情正向高峰所想的那样,快递员戴了一顶棒球帽和一副大太阳镜,并且监控一直都没有拍到对方的正脸,只能从体型上来看非常像那天伪装成杨科出现在酒吧里的家伙。

         “该死的,这家伙真的是太狡猾了!”萧月气愤地叫道。

         高峰却讲道:“至少我们见到了他。”说着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珍珠耳钉,低沉地讲道,“而且他很快就会再次出现的,到时候我再和他较量!”

         “你认为他会再次制造命案?”萧月惊讶地问。

         高峰点头应道:“耳钉是一对的,他只送来一个,意味着下次命案很快就会到来。”

         萧月倒抽了一口凉气,做为警察她不希望再有命案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