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贞子来我家
    你们见过鬼吗?

     相信大多数人除了在影视剧里面以外,很少有看见鬼的吧?

     陈浩很荣幸,他今天就见到了。

     一大早,天还没亮,陈浩正睡的正香呢,就感觉自己的脑海里像是有人在说话一样,迷迷糊糊之间就听见了‘系统……反派之王……抽取……’这几个词汇,也没去多想,只以为自己在做梦,然后就感到一股子阴风凭空出现,身上盖着的棉被如同虚设一般,冻的直起鸡皮疙瘩。

     被阴风一激,陈浩清醒了过来,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只看了一眼,差点被吓尿了。

     在他的床头,站着……不,应该说是飘着一位白衣女鬼,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遮住了前脸,仅露出来的一只眼睛里面刻着一个猩红的贞字,还有那惨白的鬼爪,这他吗的明显就是史上最出名的女鬼贞子啊!

     “我一定是在做梦,对,做噩梦了,贞子怎么可能万里迢迢从RB跑来我家呢。”

     陈浩重新闭上了眼睛,混身有些颤抖,他希望当自己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贞子什么的都已经消失了,这样,他就能理直气壮的把这当成一场噩梦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贞子仍然老老实实的飘在他的床头,那只猩红的眼睛还在死死的盯着他,一眨不眨。

     “靠……大姐,我也没看你那录像带啊,还是说这年头没人看录像带了,您老人家出来拓展业务了?那也不至于跨国拓展吧!”

     别说,陈浩胆子还是比较大的,一般人碰到这个状况早吓晕过去了,他还有心思吐个槽。

     也不知道贞子听不听得懂陈浩的话,她伸出一只鬼手,指了指陈浩,又指了指自己,然后比划了一番,陈浩没学过手语,看不太懂,但是心里也松了口气,最起码这贞子是可以交流的,总比影视剧里面见人就杀的好。

     贞子比划了半天,见陈浩看不懂,只能放弃了,幽幽的飘在陈浩的床边,低垂着脑袋,再没有什么动静了。

     陈浩虽然看不懂贞子的手语,但是也能看明白贞子最起码暂时不会伤害自己,怀着忐忑的心情穿好衣服,下床坐到沙发上,抽了根烟,冷静了一下,期间,贞子一直飘在陈浩的身后,亦步亦趋。

     一颗烟下去,心情也得到了平复,陈浩转头问身后的贞子:“你不会说话是不是?”

     贞子点头。

     陈浩又问:“你不会伤害我对不对?”

     贞子连连点头。

     “那你为什么会来我这里?”陈浩真的很好奇。

     贞子又是一阵手语。

     陈浩一摆手:“算了,那你什么时候走?”

     贞子摇摇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陈浩。

     “你是说……你不走了,准备跟着我?”

     贞子狂点头。

     “我去……不是吧。”

     陈浩一个头两个大,这要是个美女想跟着自己,当然是二话不说马上答应了,可要是个女鬼那就不是那么愉快的事情了,别的不说,每天看着贞子这张脸,以后睡觉肯定都得做恶梦,而且做的一定比以前真实多了,毕竟有了个参照物啊!

     但是自己要不同意,万一贞子发怒了怎么办?以贞大姐在电影里面的尿性,弄死自己就跟玩似的。

     权衡利弊了一会儿,陈浩决定好死不如赖活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还是活下来最要紧。

     “那好吧,以后你可以跟着我,但是,不准不声不响的站在我床头,还有,不准再随便杀人,可以做到吗?”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陈浩真的花了很大的勇气,一般人谁敢跟贞子讲条件啊,活的不耐烦了?

     还好,贞子点头答应了,而且听到能跟着陈浩她好像显得很开心,狰狞的鬼脸上甚至漏出了丝丝笑意,不过说真的,贞子笑的时候更恐怖。

     谈妥了条件,陈浩从沙发上站起来,道:“被你一吓我肚子饿了,你吃泡面吗?”

     贞子摇头。

     陈浩一拍脑门:“忘了,鬼怎么可能吃泡面呢?等我吃完饭给你去买点元宝蜡烛什么的吧。”

     陈浩是真饿了,连着吃了三包泡面,吃完,对着贞子道:“我出去给你买些吃的,你在家等着我,不要乱跑,别吓到别人可以吗?”

     贞子点头,一双鬼手垂在小腹的位置,就跟个小媳妇似的,配上那副尊容,特别的违和。

     出了门,陈浩直奔丧葬品店,这年头人们的生活富裕了,对于故去的先人也越来越舍得花钱了,丧葬品店之类的店铺也越来越多,正好里陈浩家不远就有一条丧葬品一条街。

     随意找了家店,进门就问:“有没有香烛之类鬼吃的东西?”

     这家店的老板是个老头,看上去干瘦干瘦的,声音倒是挺洪亮。

     “有啊,都是老手艺做出来的,祭拜先人的好东西。”

     “给我来一打”

     “好嘞,不来点元宝什么的吗?我这里有最新款式的别墅,里面还有纸扎的电视冰箱什么的,绝对真实。”

     “不用了”

     陈浩拿完香烛,付了钱,转身离开,却没有看到在他离开的一瞬间,那店铺老板眉头紧锁,从兜里面摸出几枚铜钱,手中掐算着什么。

     提着香烛回到了家,家里,贞子还保持着那副姿势等着自己,此时,太阳已经升起,微微的阳光照在贞子的身上,倒显得她不是那么恐怖了。

     贞子晒到了阳光,眉头有些微皱,但没有显得特别难受,看起来她并不怕阳光,只是有些厌恶而已。

     把手里面的香烛颠了颠,陈浩问贞子:“这玩意你吃吗?”

     贞子望着香烛,稍带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好像是有些不情愿,陈浩也没太在意。

     陈浩把香烛点上,贞子站在香烛面前,香烛燃烧的烟呈一条直线,没入贞子的口中。

     “味道怎么样?”

     贞子的眉头都皱成了一团,看起来这些所谓的‘老手艺’也不怎么好啊,不过也对,人又不能吃这玩意,就跟厨子不能尝菜一样,能做好菜才出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