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猎者王毅
        王毅将右手握着的那颗心脏随手一丢便照做,毕竟那是几十把枪,然后……特警们开枪了。

         王毅中弹后没多久便眼前一黑。

         ……

         咚咚咚、敲门声。

         “请进”。李明新平和的语气中,夹杂着掩盖不住的疲惫,为了对付那个墨绿双瞳的LV.2,他实在花费了太多心思。不过总算让他揪住了尾巴,找到了那个家伙的藏身地。这个时候响起敲门声,想来是通知那个LV.2被抓住的消息吧,想到这里李明新不由的扯扯嘴角,露出丝微笑。

         门开了,进来一个身体略微娇小穿着OL制服的少女,脸色显得极为纠结。

         李明新看着少女的面色一愣,这有些不对啊,然后说道:“绪念。怎么了?编号Y2-9567应该被抓住了吧。”

         被称呼为绪念的少女,喘了两口气,站直身子望向李明新沉默了一会儿,平复自己的表情,用一张严肃脸的如此说了么句:“Y2-9567死了。”

         “死了?”李明新揉揉眉心。“不是说要活捉的么?对了是谁杀的?”

         听到李明新的这个问题,绪念不由得再度纠结了起来:“让一个路过然后让卡车碾死的家伙给手撕了。”

         路过?碾死?然后还蹦出来手撕活人?这三个词是怎么凑一起的?李明新的表示头有点儿大。

         绪念递过来一个U盘,李明新接过U盘插入电脑,打开视频之后,画面上却就是王毅被大卡迎面碾压过去。

         看完之后,李明新显得有些牙疼,但又不由得有些庆幸,因为在他看来王毅是瑞碧斯无疑!

         杀戮、血腥、不知何去何从的人心,一种名为瑞碧斯的病毒不知何时感染流传于平民之间,这种病毒让无数的研究人员无数个日夜不得安眠,可最终的结果却是:传播途径不明、潜伏期不明、病发原理不明各种不明以及治疗手段不明。

         他们所知道的仅仅只是病毒爆发时所表现出来的表象,拥有一项或多项异能以及对杀戮的极端渴求。感染者每杀一人,其能力便得加强,所受的病毒折磨一时舒缓。只不过杀戮从来都不是治疗瑞碧斯病毒的良药,而仅仅只是类似于海洛因的玩意。一时的舒解所带来的只会是是更大的痛苦,以及为了减缓痛苦而进行的屠杀。

         一名感染者,忍不住那心中的渴望,将屠刀挥向同族,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永远都没法挣脱的血肉之温柔乡,或者永生之幻觉。

         幸运的是,在这个世界上多数平民对此一无所知,而更幸运的却是有个名为Eliminate的组织来掩盖这一切,让平民安然生活在谎言中,而不是怎日的惊慌失措扰乱社会秩序。

         他李新群却就是黟之城邦的E组织最高负责人。

         一个能手撕级别LV.2瑞碧斯的存在,怎么也该是是LV.3吧,一个LV.3能照成的杀戮与破坏,那可是近乎等同于一次小型战斗!一个LV.3就这么被抓住,不由得不说是一种幸运。

         李新群虽然也很纠结,毕竟花费那么多心思,结果被一个路过的家伙给砍了,不过绝不会因为这纠结而影响他的决断。

         “把他送进七号监狱吧,LV.3?达到标准了。”李新群轻轻一句话,却就改变了王毅的命运。

         ……

         一个单间、一个灯、一张床、一个马桶,然后什么都没有,还真是无聊啊。也难怪人类会将蹲监狱作为一种惩戒手段,自由的滋味拥有时不觉得有啥,可当失去时,那么的令人渴望。

         王毅躺在床上,仰望那个灯,百般寂寥,一切都那么的虚幻、虚假,仿佛只要睡一觉醒来,自己依旧是在那个空荡荡的屋子里,一旁的床头柜上放着昨日夜里的未喝完的方便面汤。

         可、他明白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自己真的被车碾死,自己真的复活了,自己真的手撕了一个活人,自己也真的被关在监狱当中,而他自己也真的从醒来之后一句辩解都没说。

         复活甲、黑切、幽梦、兰顿、还有电刀以及五速鞋,六件LOL装备,分作两排浮现在自己的眼前。王毅叹一口气,挥一挥手,装备的影像驱散,心念再一动。

         【残忍无情】

         【你斩击一条圆弧上的所有敌人,或者穿刺一条直线上的所有敌人。把这个技能朝着最大距离外施放,会让你朝该方向移动一小段距离。】

         【残暴效果:造成更多伤害。】

         就这么一个技能,也正因为这个,王毅才能手撕活人,掏出敌人的心脏。心念再一动,力量凝聚在双手,雷恩加尔的匕首还有爪子,显露出一个轮廓。

         而就在这个时候,王毅的耳畔突然炸起惊雷一般的两个字:“停下!”

         伴随着那两个字,汇聚在双手的力量立即消散,而王毅甚至于感觉双眼冒金星,实在是被震慑到了,仅凭言语就拥有这种力量还真是让人不由得恐惧!

         “谁?”

         “如果你不想被切片研究的话,最好停下你的尝试。”耳畔再度响起声音,不过却显得平和了很多。

         “什么意思?”

         那道声音轻轻一笑“呵,被戴上了抑制器,却依旧能轻松运用能力,还真是富有研究价值,说不定还能贡献出几篇论文。”

         抑制器?王毅第一个想到的却就是自己脖颈上面的那个项圈,用手摸了摸,系的并不怎么紧,但确实很结实。

         “就是这个,不过貌似你还不明白你如今的处境啊。”

         王毅默认了,确实如此,他甚至于都不敢肯定自己是否穿越了。

         “需要介绍下你如今所在的地方么?不过要知道,不回答人话可不怎么礼貌。”

         “需要,然后麻烦了。”王毅叹出一口气。

         那道声音又是一个轻笑“呵,这里是七号监狱,关押着无数与你类似的家伙。”

         “相类似?”

         “也就是瑞碧斯。”

         “瑞碧斯?”

         听到王毅的疑惑,那人不觉得稀奇,还向王毅介绍起了瑞碧斯还有瑞碧斯的评级。而王毅在听完之后沉默不语,他是瑞碧斯么?那种如同丧尸却有着神智,更加令人生畏的家伙。不过、之前他手撕的那个家伙,应该就是瑞碧斯吧,王毅可是亲眼看着那家伙吃掉了自己的眼珠!

         想明白瑞碧斯之后,王毅从那个人的话语中感受到七号监狱的特别,貌似这个监狱不仅仅是关押着瑞碧斯“那么七号监狱呢?”

         “一个关押着至少LV.3的监狱罢了。”LV.1寻常人却拥有了丁点的能力,LV.2轻松的猎杀常人,LV.3杀死LV.2如同碾死只蚂蚁,那人轻轻的一句话,却就说出了这个七号监狱的恐怖。

         王毅知道七号监狱的特别之后,也算是明白自己的处境,简单说,这个世界拥有着一种名为瑞碧斯的病毒感染者拥有超能力,变得嗜血而扭曲。在大庭广众之下手撕活人的王毅,很自然的就被当作瑞碧斯,然后关进了这个七号监狱。

         再度沉默片刻,然后问道:“你是LV几?然后你的抑制器呢?他们难道不知道,你带上抑制器之后,依旧能轻松运用能力么?”

         他们?他们自然指的是监狱的看守者,王毅感受不到抑制器的作用,而这也让他心存侥幸,觉得自己并不一定是瑞碧斯。但那个说话的家伙,必然是瑞碧斯,应该也带着抑制器。

         “轻松么?我可一点都不轻松。至于LV几?那没有意义,在这个监狱中也不过只是一个高阶的研究素材罢了。对了,算算时间,你马上就要被第一次研究了,放轻松,一般来说,那些家伙是不会直接切片的,至多也就是解刨而已。”

         说真的、切片和解刨的差距大么?人死后,尸体变成啥他王毅真的不介意。不过、貌似是王毅死了之后还会复活的吧,可是、复活又能怎么样?被更加细致的解刨?然后3000秒的CD没过,复活甲失效,自己真正的死掉?最后意识沉入无尽的深渊,再也没有苏醒之时?

         想到这里,王毅心中不由的一寒,手臂上也起了一堆鸡皮疙瘩。果然、死亡什么的,最让人害怕、恐惧、讨厌啦!

         甚至于就这么王毅在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他立下了这么一个誓言:无论如何、都不能真正的死掉!无论如何……

         “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你可以称我为导师,那么你的呢?”

         “我?”王毅一愣,心中一个名号出现,但他摇摇头,开口道:“猎者。”

         “猎者么?呵、有趣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