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文道笔
    “老爹,今天你就是再怎么打我,我也不会放过这个人!”李虎倔强的从地上爬起来,牛八两虽然不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死手,但那一脚无疑是有力道的,看着李虎龇牙咧嘴的古怪模样,便是知道这孩子在强行支撑。

     “赵家的小子吧!打了便是打了,虎儿,老爹生气的不是这个!”牛八两面色流露出一丝不忍,旋即望了望赵天齐,又是很硬气的说道,赵家又如何?只不过是一群善于舞文弄墨的花架子罢了,城主老头他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一个赵家,绑了就是绑了,若是理由恰当,他才不会把人还给赵家,反而要赵家上门给他一个说法,若是理由牵强,他虽然在赵家面前少了几分理直气壮,还能怕了赵家不成,这就是牛八两的霸道!

     “老爹是生气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姐姐,口口声声一个姐姐,你还说这种混账话,你这是无意中揭开了你姐姐的伤疤啊,爹这一生唯一对不起的两个人,一个是你娘,另一个便是凌子业,那人说起来虎儿你还要叫一声爷爷,良心不安啊,哎,罪过,罪过!”牛八两说着说着,莫名的有些伤感,估计是想起了一些不愿提及的往事。

     “爹爹,算了”凌清欢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本来内心坚强的她,不知道怎么就没控制住眼泪,想起发生很久,但仍然记忆犹新的血腥往事,眼泪便是怎么也抑制不住的流淌下来,倒是让眼前的这个家伙看了笑话。

     望见牛八两来了,赵天齐本来还算强硬的态度顿时软弱了几分,李虎在他面前是个孩子,他在牛八两面前也是个孩子,他深知眼前这个看上去臃肿不堪,不堪一击的老牛,手段是怎样的狠辣。

     斗牛迟暮,但仍可驱狼逐虎,血战万里也!

     这句话不是赵天齐说的,而是以前一个曾经路过伏虎城的神仙般的人物说的。

     李虎这孩子忽然跳上了牛八两的肩膀,在他的耳畔小声嘀咕的了几句,在旁人看来只是父子间的几句悄悄话,但是牛八两的脸色转瞬间便是阴沉下来,问向李虎:“虎儿,他真的这么说过!”

     “是赵天牛跟我说的,那小胖子实在的很,不像是假话,我和他打了一架,他还是倔强的不改口,应该是真的!”李虎坦言道。

     闻言,赵天齐顿时面如死灰,他是说过这句话不假,没想到一个人醉酒后的胡话竟然被另外一个人知道了,那个人还是自己弟弟,这都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他还把这句话告诉了别人,导致了自己今天的境地,真是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怎么办,怎么办,赵天齐的内心如同一万只蚂蚁在上面爬,焦躁不安,整个伏虎城都知道牛八两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主,这句话被牛八两知道了,就如同一颗陨石砸入江海,搞不好会引起滔天的骇浪,到时候不光是自己,就是整个赵家都会遭殃,牛八两这头大斗牛,温吞和善,通情达理只是他披在外表下的皮,实际上是一个能够屠村灭种的狠辣主子。

     “赵天齐!”牛八两忽然将自己的嗓音提高了无数倍,如同滚滚惊雷在空中炸开,愣神的赵天齐直接吓得浑身一抖,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有些畏惧的望着牛八两。

     声音穿透了无限远,周围的人家听到牛八两这声大吼,便是知道牛家又出事了,平静了有些年月的伏虎城终于又要有好戏看了。

     灯火一家接一家的亮起,最终惊动了赵家家主赵及第!

     “什么情况!”赵及第穿上一件单衣,打开房门望了望天空,黑云彤彤,遮住了月亮,让人莫名的感到一丝压抑,好像暴风雨的前奏。

     门口滚来一个下人,真是连滚带爬,语气极为的急促道:“家主不好了,赵天齐大公子出事了!”

     “出事了?”赵天齐面色一沉,雪白的眉毛深深的拧在了一起,这劣子一天天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将整个赵家的名声都快败尽了,自己以前就曾跟他讲过,这般胡闹迟早有出事的一天,没想到果真应验了!

     想到这里,于是问道:“他人现在在哪里!”

     “在牛府,被牛家家主抓住了!”赵天牛想起刚刚那声夹杂着极致愤怒的怒吼声,但凡事情跟牛八两扯上了关系,小事都会变成大事,大事更是会变成天大的事,很明显今天的这件事不是一般的小事,估计已经到了不可收场的程度了。

     牛八两这人虽然称不上书生道典中的好人,但为人也还算厚道,在伏虎城的三教九流中有着不俗的口碑,能够让牛八两情绪都失控的事情,能是什么事情!即便是以浩然正气养身,修成一颗止水心著称的赵及第也是沉不住气了,这赵天齐再不成器也是自己的儿子,拿自己的儿子开刀,便是在打整个赵家的脸!

     今夜注定无法平静。

     “去把我的文道笔取来!”赵及第吩咐道,待到仆人取来文道笔,迅速的纠集了一群在伏虎城称得上实力不俗的人马,向牛家赶去。

     文道笔,地品魂器,可以修身,亦可以养性,更可以杀人于无形,这支笔就是整个赵家百年气运所系,能够把这支笔拿出来放在身上,可见在赵及第的心中,事情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

     ……

     牛家。

     牛八两来回踱步,强上凌清欢!一层简单意思,无形中已经触碰了他的死穴,他的禁忌!

     凌清欢和李虎都是他的孩子,小女儿也的确如李虎所说不是他亲生的,正因为不是亲生的,在某种程度上,凌清欢比李虎更加重要,更加的不容触碰,因为这不是涉及凌清欢简简单单的一个人,而是一段往事,一段恩仇,一份愧疚,这份愧疚,良心上欠的债,牛八两自认,他即便是用尽一生一世都是还不完。

     所以,触碰凌清欢的人必须死,没有丝毫的商量!

     “报!家主!赵家家主赵及第前来登门讨人!”大门口忽然跑来一个人,语气焦急的说道。

     “讨人?放那老头进来,哼!别说是一个赵及第,就是赵榜眼,赵探花,赵状元都来了也不好使!”牛八两重重的哼了一声。

     听着这般口气,赵天齐死死的低下头,终于体会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的一种叫绝望的滋味,没想到无意中的一句话发酵的风波,已经到了不可收拾,使得两个家族兵戎相见的程度。

     听了家主的吩咐,护卫赶忙跑过去打开大门,顿时门外呼啦啦涌进来十几个人,最少都是有单魂境高阶顶峰的实力!

     ”牛……“赵及第刚要开口,眼神无意中朝房间里瞥了一眼,望着自己的儿子被扒光了衣服,五花大绑的凄惨模样,顿时火上心头,本来叫牛府主,也硬生生改了口,说道:”牛八两,真的要拼个鱼死网破,不死不休吗?”

     一出口便是平地起惊雷,原本还有些喧闹的气氛顿时寂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牛八两,等待他的回答。

     牛八两微眯起眼睛,嘴角掠起一抹冰冷的笑容,缓缓说道:”十年前,秋水城凌家覆灭,赵家主可还记得,赵家主不记得也无妨,但是那支赵家神笔留下的痕迹可是无法抹去,一直搁置在老牛心头十年,都是未曾抹去呢!今日就是连着新仇加旧恨,鱼死网破又何妨,不死不休又何惧!”

     伴随着牛八两这句话落下,秋风起,彤云聚,天黑雨将来,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