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井下旖旎(第四更,大章)
    “嘘!”莫贤捂住红衣女子的嘴巴,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井底黑暗一片,散发着腐烂的味道,身下有一层淡淡的积水,在长期的暗无天日下,井底的井壁长满了苔藓,莫贤就是快接近井底的时候抓不住井壁,失去了对力道的掌控,才一头栽了下去。

     红衣女子出身在世家大族,自然有着极为良好的修养和心理素质,因此只是经过了短暂的慌张后,便是彻底镇定下来,对莫贤无意中的冒失行为虽然心有不悦,也并没有再说什么。

     转念一想,莫贤来到这暗无天日的井底,肯定不是自己不小心跌落的,多半是李虎那孩子找来救自己,不禁心中最后的一点怒意也烟消云散了,现在两个人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起合力从这井底脱困才是正事,

     若是放在平时,这种地方自然是困不住红衣女子的,只是自幼便是陪伴她长大的那件地品魂器也不可能随时的放在身上,要不然凭借那百灵朝天剑的威力,瞬息之间便是能够突破到井口。

     想到这里,红衣女子暗暗觉得自己倒霉,怎么会跌落进这么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连自己的魂根也丝毫发挥不了作用,她的魂根是光明魂根,只要有一点点光源,便是能够发挥魂根的威力,凭借自己单魂境初阶的实力,也是能够从这里离开的。

     可是井底太深,一丝一毫的光线也没有,若不是莫贤的突然出现,红衣女子就要用第三种办法了,只不过第三种办法要付出颇大的代价,即便是她也不敢轻易尝试。

     莫贤掏出魂石,魂石本身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微光,只是这光源太微弱了,不足以使得红衣女子催动魂根,莫贤依靠这点微弱的光亮,看了看井底四周,皆是黑色的死水,即便是修炼者在这里呆长时间也会对身体产生副作用,又用手摸了摸井壁,很光滑,一层苔藓覆盖着一层苔藓,比飞涧下的那块巨石要光滑许多。

     再看了看红衣女子,虽然很狼狈,但是表情还算镇定,一只鞋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露出一只雪白如玉的秀气美足,脚裸处似乎还有一点红肿的迹象。

     下去容易,上去难,莫贤憋足了劲道,微微弓起双腿,轰的一声!整个人如同疾驰的箭矢一般激溅起片片水花,弹射了上去,但是仅仅到了七八米的高度,整个人便是跌落下来。

     “哎呀!”穆婉秋一声吃痛的喘息,宛若夜莺一般,即便是吃痛的叫声也是有一种妩媚的感觉。

     原来落地的瞬间,巨大的力道使得莫贤向后退了两步,右脚脚掌好死不活的踩在了穆婉秋已经受伤的脚裸上。

     伤上加伤!

     莫贤不好意思的将魂石放置在一旁,蹲下身子歉意道;“姑娘,真是不好意思了!”

     虽然很黑暗,但是逐渐贴近自己的男性气息还是不由得让穆婉秋一阵紧张,从小到大她的身边就极少存在男性,很可能是天生对男人很敏感,随着莫贤靠的越来越近,穆婉秋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冲涌上一种异样的感觉,一抹绯红不知不觉中从脖颈涌上了面庞,不由得紧张道:“你离我远一点!”

     待到莫贤真的如她所言,离她远了一段距离,穆婉秋才缓缓探出魂力打探莫贤的实力,凝魂境二段,似乎快要突破了。

     实力还是太低了啊!穆婉秋不由得在心里摇了摇头,不过还是在心底暗叹莫贤勇气可嘉,不过也仅限于此了,勇气在这个地方可是派不上丝毫的用场,实力才是硬道理。

     想起莫贤刚刚露出的那一手,以一名凝魂境二段修炼者的实力,即便是借助了体内微弱的魂力也是断然不可能腾跃那么高的,想到这里问道:“少侠是不是体术修炼者!”

     “算是吧,叫我莫贤就好!”莫贤点了点头,应承了一下。

     原来如此,若是体术修炼者,或许事情会有一丝转机,只是不知道莫贤的体术到了何种境界。

     “那我就不客气了,叫你莫贤好了,莫贤你若是全力一击,能够在这地面打下几寸深的拳坑!”穆婉秋问道。

     莫贤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但是紧接着开口,表示愿意尝试一下。

     “姑娘,你略微收一下腿,我怕到时候伤到你!”

     待到四周的地面没有了障碍物,莫贤缓缓凝聚力气,这一击蕴藏了魂力,也暗藏了斗牛冲的法门,拳势如同猛虎,砰的一声打在地面上。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顺势下陷了十寸不止,不只是一个拳坑,沿着中心的落力点,爆炸开一个大坑,而且这裂缝延展到井壁上,直到井壁的裂纹向上爬了两三寸,才宣告停止。

     身下传来的震动感,和刚才几乎震痛耳膜的巨大响声,让红衣女子微微张开了粉嫩的小嘴,这股力道在体术的境界划分中怕是达到二指囚虎之境了吧,没想到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少年,身体内竟然蕴藏了如此的力道。

     说实话,即便是莫贤自己也被自己的全力一击吓了一大跳,现在自己的实力对比之在风津镇,已经是今非昔比了,若是魂力能够跟上体术的脚步,不说突破到单魂境,只要凝魂境五段,莫贤也有信心硬抗魂技,抗衡单魂境的强者。

     在穆婉秋的脑海中,已经预想了一个计划,在她的想象中,莫贤只要踏入了体术一指境便是够了,没想到莫贤已经踏入了两指境,真是意外之喜,只可惜自己的右脚脚裸严重扭伤,虽然在外界,凭借魂根本源的力量可以很快的恢复,但是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最让穆婉秋头疼的是,施展那门功法,需要身体完好无损的状态,否则便会魂力逆游,轻则经脉全断,重则爆体而亡。

     万物天阳术,这门魂技便是穆婉秋的第三种方法,可以将自身的魂力转化为极致的光焰,对于拥有光明魂根的她,是极佳的辅助魂技,战斗时可以让战斗力翻倍,即便是在这黑暗中,只要能够施展出这门术法,整个井底都会变得如同白昼,到时候不光她受伤的脚裸可以迅速的恢复,自身的实力也不会再受到限制,在光焰的增幅下,能够短暂的施展另外一门魂技,让身体短暂的长出四魂境强者才有的魂翼,虽然只有短短几息,不过以魂翼的速度,足够突破到井口了。

     身体处于完好无损的状态才能够使用这门魂技,穆婉秋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一门魂技,虽然有些羞耻,但是也没有办法了,于是拧下心来,有些羞涩的道:“莫贤,你能够抱住我吗,我好冷!”

     “什么!”莫贤以为自己听错了,红衣女子虽然看上去很妩媚,但是从一颦一笑的从容气质来看,定然是一个外表风骚内心高傲如凤凰的女人,怎么会低下头说出这种话。

     很快,莫贤知道自己没有听错,因为穆婉秋忽然抓住自己的手臂,整个人顺势靠在了自己的怀抱中。

     感受着胸前那团硕大的柔软,身上还有一种喷香喷香但不俗的味道,莫贤暗暗吞了吞口水,说到底他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雏儿,对这个东西的抵抗力远没有体术修炼时那样的意志坚韧。

     莫贤不好色,不代表他会抗拒送上门的东西,穆婉秋都是这般主动了,他作为一个男人还客气什么,想罢,便是死死的抱住了穆婉秋。

     补生术!

     魂技的名字很普通,其实却是一门房术,可以利用男子身上的阳气迅速的滋补自己,帝都的水深似瀚海,穆婉秋能够一步步从自己的兄弟姐妹中厮杀出来,走到今天,靠的自然不光是脑子,一个聪明的女人如果不善于利用自己的身体,怎么也不会走的很远。

     穆婉秋天生的对于男性身体就是极为的敏感,每次那个之后整个人都会大病几天,穆婉秋并不打算在这种地方行那种事情,只是借助莫贤一点阳气恢复身体罢了。

     火热的鼻息喷吐在穆婉秋娇嫩的耳垂上,几息之后,整个人便是一阵酥软,妩媚的面庞几乎红的滴出水来。

     “莫贤,摸我!”穆婉秋娇声祈求道,传到莫贤的口中,就如同干柴点燃了烈火,莫贤毫不客气的分出一只手,狠狠的在穆婉秋丰满的臀部上使劲的揉捏。

     呃!穆婉秋微微喘息,内心极力的逼迫自己克制住,告诉自己只是为了逃生的需要,再坚持一下便好。

     当莫贤的动作越来越肆虐,马上采取下一步动作时,在穆婉秋的眸子中,莫贤的身体外表逐渐浮现出一丝淡淡的赤红色的光晕,这便是男子的阳气!而且极阳,因为他是体术修炼者。

     迅速的,毫不客气的,穆婉秋汲取阳气纳入自己的体内,受伤的脚裸飞快的消肿,当那股疼痛感消失,穆婉秋一下子挣脱开莫贤的怀抱,整个人从地上站了起来。

     对于事情的起因和结尾,莫贤都是二仗和尚摸不着脑袋,只觉得这娘们刚才在发疯,现在又突然清醒了,要不然怎么会主动让自己对她做那种事。

     不过!莫贤回想起刚才的感觉,不禁嘴角露出一抹回味的笑意,那手感,那弹性,这娘们的身体还真是挺翘傲人啊!

     半响后,整个井底陡然光亮,越来越亮,如同刺目的太阳一般,使得莫贤不禁闭上了眼睛。

     “光明神翼!”穆婉秋在心底暗暗念道,魂力按照特定的经脉迅速游走,逐渐凝聚在背部,下一刻两道光明的魂翼陡然从身体两侧的肋骨伸展而出。

     时间很短暂,穆婉秋的玉手穿过莫贤的肋下,下一刻便是冲天而起,当井底的黑暗离自己越来越遥远,穆婉秋在莫贤的耳畔轻声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许对任何人说,知道吗!”

     “知道了!”莫贤点了点头,即便穆婉秋不提醒自己,他也不会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大肆炫耀的事情。

     终于,两个人冲出了井口,穆婉秋背后的魂翼也恰好消散,两个人稳稳的落在地面。

     这个时候,李虎刚好带着牛尉迟出现在药园,望着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的穆婉秋,李虎小公子大叫一声,转生就跑,惊起无数飞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