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靠胡萝卜撕裂空间?!
    我们的主角大人胡唯方的妈妈方雅今天特别不高兴。

     单位市场部的经理,那个“骚狐狸”李佩茹竟然又被评了个月度最佳。虽然说自己作为一名财务人员,与业务口的销售、市场等部门相比本来就是拿死工资的,和月度最佳评选八竿子打不着,但是也许出于女人的天性,对于成天穿着紧窄套装加超短裙、搭配性感丝袜和高跟鞋的李佩茹,她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虽然方雅年轻时也是附近小有名气的美人,但是毕竟现在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与不到三十岁的轻熟女李佩茹不具有可比性。如果说“服老”这事儿大家还有商量的余地,那么后者每天浓妆艳抹、衣着性感就实在不是方雅这种传统女性所能接受的了。

     单位的其他女同事都纷纷议论,李佩茹能以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坐上市场部总经理的原因,靠的就是出卖色相。每天,上至董事长、下至扫地大爷,都把一双眼睛长在了李佩茹的身上似的,有她在的地方妥妥儿地hold住全场注意力。

     可能是听到了些风言风语,李佩茹也是能避则避,所以担任市场部总经理半年多了,在整个化妆品公司都没有太多交心的朋友。按理说,这种不合群又特立独行的角色,很容易被这种国企转制的公司排挤出去,但是架不住李佩茹的销售数据太好,愣是占据了三成左右的营业额,所以反而各种月度评比、季度评比胜出,奖金拿到手软。

     自己看不顺眼的骚狐狸拿了月度最佳本来就让方雅够不爽的了,正在上高三的儿子竟然还在大马路上捡回来一只兔子,说一定要养着云云,虽然小兔崽子保证绝对不耽误学习,但这话能信么?鬼才信!

     “你啊你啊,真是不让人省心!今天在单位就被那骚狐狸给气得够呛,没想到回家还有你个不让人消停的小祖宗。你说,这兔子不得给买个笼子装起来?不得每个月买兔粮?你老爹的生意赔了那么多进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每个月增加几百块的兔子开支,真是……”

     等等,刚刚老妈说的好像是……这次的任务关键词,骚狐狸?

     于是,顾不上细想棉棉传音过来的“绝对不用关笼子”、“不吃兔粮、要吃美食”,胡唯方赶紧顺着骚狐狸这个主题延伸了下去。

     “谁这么不开眼,敢气我的母上大人啊?对了,这个‘骚狐狸’是谁,我下次去你单位好好给她甩甩脸子,敢跟我妈做对,不想在美洁化妆品混了啊。”

     “还能是谁啊,不就是那个市场部的李佩茹,半年前来了就直接空降市场部总经理,每天穿得花枝招展的,就那超短裙,不仅把屁股和大腿包得紧紧的,还特别特别短,”说到这儿,方雅还在自己的长裤上比划了一下,“喏,就到这儿这么短,膝盖上二十多公分,你说能罩得住什么?平时单位里的男同事跟她聊天,不是盯着她那个狐媚的脸儿就是扫她大腿根儿,恨不能看到她走光。”

     “好,我算是记住她了,这种女人啊……”

     “不能娶!”胡唯方还在思索怎么评价一下李佩茹,没想到老妈立刻蹦出了这么几个字。其实在他观念里,这种打扮算个啥,现在学校里的同学们,在不上课的时候也都穿得五花八门、什么风格都有,甚至风传某某校花跟黑社会有瓜葛、女教师涉及权色交易等惊天大八卦,反正社会风气和思潮逐渐开放,日常着装暴露性感一点儿早就没啥了。

     不过口头儿上,他还是赶紧附和着:“对,不能娶回家!”但是内心却想着另外一套:明天上午得抽空去认识一下这个李佩茹阿姨,跟她学一下怎么制作酸辣口的酱料,然后再带给林希娜,不然我们冷面西施的摊位就保不住啦。

     警花文姐虽然眼波如水、面相柔和,但是性格上却颇为刚毅,看起来颇有点儿说一不二的作风。话说,怎么想不起来文姐叫啥了,还是她一直就没提自己的名字?

     没容胡唯方继续细想,总算被暂时认可,从而能留在胡家这三间平房的兔子棉棉继续下达着指令:“晚上劝你妈炒西红柿鸡蛋吧,然后给我吃一盘,让我能恢复点儿体力和能量。对了,准备一根胡萝卜,今天夜里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啥好玩的地方?”我们的主角大人忘了关门,下意识地回答长毛兔棉棉,却被正在院子里洗菜的老妈听个正着,以为是胡唯方又想出去浪。

     “玩玩玩,就知道玩!下个月你可就高三了,再这么天天出去浪,成绩怎么办?如果考不出好成绩就进不了好大学,进不了好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

     “找不到好工作就买不了房,没有房子就娶不了漂亮媳妇儿,是不?”套路早就被胡唯方摸透了,都学会抢答了。

     “哼,你知道就好!”

     “妈,我想吃你炒的西红柿鸡蛋了,多做点儿!”

     “知道啦!赶快好好读书去,不许玩兔子!”

     胡唯方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关上了自己所住的东屋的门,然后继续拷问起棉棉来。

     “接着说接着说,啥好玩的地方?”

     “我要带你去的地方,是你目前所处的宇宙的第二级别展开。”

     “说人话!”

     “我是兔子,不会说人话!”

     “你不是来自宇宙深处的什么高档兔子,打荷兔棉棉么?谁给我吹自己分分钟学会了地球语言来着?”

     “好吧,其实就是一个二次元化的空间,因为维度比你现在生活的三维宇宙要低一阶,所以我们是可以利用维度优势在那边获取到各种好处的。”兔子说到一半又闭口不言了,实际上,因为现在胡唯方已经习惯了那种传音式的脑电波交流,棉棉已经不假装蠕动自己的三瓣嘴让画面看起来不违和了。

     “什么好处?你这吊人胃口的能力,比起点上擅长挖坑的大神都强啊!”

     “起点是什么?”

     “一个网文小说网站啦,你以后可以自己上网看。先说正事儿,你多讲讲这个什么第二级别展开或者是二次元化的空间吧!”

     “算了,咱俩以后规定一个统一称呼好了,那个地方就被称作‘食材次元’吧!毕竟在很长一段时间,你也只能在哪里认识一些新食材了。”

     “认识一些……食材?难道,它们都是化成人形的妖精?”

     “Bingo!猜对啦,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些食材不是妖精,而是可爱的二次元美少女!我们进到这个食材次元,最大任务就是辨别出这些食材美少女,然后把她们吸引进咱们的餐厅里打工就好啦!所以我刚刚跟你说,你先不用学做菜,因为这些食材美少女会帮你亲自加工自己所对应的食材哦!唉,看你一脸懵逼的样子,估计今天灌给你的信息量太大了,还是等你亲自去见识见识……喂,喂,我闻到西红柿鸡蛋的香味了,人阶二品啊,原来小爷我看都不会看一眼就弃如敝履,没想到现在竟然能勾起我如此多的口水……”

     “我是你主人,别喂来喂去的,另外,那是你母上大人炒的西红柿,不许诋毁!你如果再敢哔哔,今天晚上的饭我就不给你吃了!饿着吧!”

     “别介啊大哥,不对,主人,你赶快去端菜吧,我吃饱了好恢复一些能量制作次元钥匙啊!”

     关系到食材次元能不能被打开,胡唯方也是精神一震。没再继续“调教”小兔子,而是转身去西屋厨房端盘子了。

     母上大人方雅一上来自然是非常惊讶儿子竟然放弃在餐桌上吃饭,非要端菜进自己的小黑屋里,后来一想今天刚刚捡了只兔子回来,新鲜劲儿还没过去,也就释然了。但是,如果她知道自己晚上辛辛苦苦炒的一盘西红柿鸡蛋配上一大碗米饭,自己儿子一口都没吃到,不知道还能不能维持情绪的稳定。

     利用三十秒时间把西红柿炒蛋拌饭吃完,棉棉心满意足地拍了拍鼓胀的小肚子。

     “看什么看?没见过像我吃饭这么快的人?”

     “不仅没见过吃这么快的人类,兔子也没见过你这种吃法儿的啊?”

     “嗝……你这次不就见到了么?”棉棉一副你少见多怪的表情,然后猛地站了起来,“不对啊?母上大人的西红柿炒蛋,不是已经达到人阶二品了么?怎么今天这盘只有人阶四品呢?”

     一边念叨着,棉棉的小兔爪还做出掐指一算的表情:“靠,原来是食材太差,虽然厨艺评级达到了人阶二品,但是,今天用的鸡蛋是最便宜的那种……西红柿也是搓堆儿卖的那种?我说老胡,哦不,主人,你家难道最近经济困难?”

     听到棉棉这样问,胡唯方也是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是有点儿情况不好,我老爹之前是开出租的,九十年代就开始啦,倒是赚了不少钱,但是进入新千年之后就不好干了。于是他就开始各种倒腾做生意,中间一度小发达了一段时间,可是半年前不知道怎么想得,被一个老哥们忽悠说能上市,家里钱全都投进去了——结果投资对象是皮包公司,血本无归,甚至还背了不少外债。所以最近他又不得不操起老本行,开始拉网约车,每天没日没夜地干,真不知道他身体能不能吃得消。”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你像我家,算了,不说了……我感觉自己的能量应该恢复百分之一了,你去搞根胡萝卜,我稍微尝试一下能不能制作成次元钥匙。”

     “你还真要胡萝卜啊?”

     “是啊,不然你靠什么撕裂空间?”棉棉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那也不能靠胡萝卜撕裂空间啊?”

     “被我啃过的,有特定造型和唾液沾染的,就行,真的,不骗你!我都闻到味儿了,冰箱里有一袋子放了好几天的胡萝卜,快去拿!”

     于是,明明是主人的胡唯方又一次被驱使着,趁着老妈不在厨房,火速偷了一根胡萝卜又跑回了自己的小屋。

     棉棉不像是寻常兔子一样趴着啃东西吃,而是站起来,人性化地伸出前爪握住胡萝卜,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个橙色系的胡萝卜啃成了橙黄双色的花钥匙——黄色部分是胡萝卜的芯儿。

     “我试试哈!”说完,小兔爪握着钥匙在空气中轻轻一划。

     然后,空间就被撕裂开了?

     错,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原本带着“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这种表情的棉棉也是有点儿错愕,但是很快就尴尬的挠了挠头。

     “糟糕,忘了喊咒语了。我们再试一遍,我有一颗大门牙!第二级别展开,成!”

     蓦地,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细不可察的黑缝,让刚刚想要吐槽“你的咒语不可能这么随意”的胡唯方也是呼吸一滞。这是一种宇宙低阶生命见识到宇宙高阶能量的本能恐慌。

     却见长毛兔棉棉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猛地朝向黑缝一蹦,消失在了空气中。

     “大哥,你也不能这么玩我吧,好歹留下点儿说明啊,你去哪儿了啊。”

     “我在黑缝里啊。”说完,凭空还出现了棉棉由近及远的轻哼,“黑缝里,那双眼动人,那笑容迷人……”,颇有几分黄家驹当年的风采。

     算了,都说胆小如鼠,胆小如兔,难道自己还没一只兔子胆大?胡唯方一咬牙一闭眼,伸手摸向了那飘忽不定的黑缝。

     他感觉自己进入了虚无,没有重力的牵绊,整个人像是婴儿一样悬浮在母亲的羊水里。

     然后仅仅在几秒钟之后,他就发现重力突然回来了,踩在地上的感觉真好。

     落脚点是一个科幻感觉十足的房间,仿佛自己在一个六面纯黑的盒子里,只有眼前那个泛着蓝光的屏幕和脚旁站着的长毛兔棉棉提醒着自己这不是在做梦。

     “你好,欢迎来到第十三号混沌宇宙的第二级别展开,我是宇宙法则M。接下来进行访客扫描。”

     屏幕上的幽兰色光芒突然闪现了一下,然后自称M的什么宇宙法则开始了娓娓道来:

     “访客姓名:胡唯方

     访客原住星球:蓝星

     访客编号:蓝星第113号

     访客详细资料:男,18岁,身高176cm,体重76公斤,蓝星华夏帝国帝都人。出生于第三级宇宙历第三十五纪元第八百一十五世代第……”

     后面持续念了好几百字,反而是打荷兔棉棉受不了了,直接打断了对方。

     “M,麻烦能不能不念了,我们的次元钥匙撑不了多久,估计也就两三分钟。”

     似乎也是感知到了初来咋到的小访客的难处,M竟然没有继续自己恨不能把胡唯方祖宗八代都介绍一遍的长篇大论:

     “访客详细资料:略,已备案。请选择访客发展路线。”

     这时候,棉棉又进行了抢答:“厨师路线!”

     “请访客自己选择,其他人代替无效。”

     棉棉一听着急了,赶紧跳起来打了一下胡唯方的膝盖。

     “我选厨师路线。”

     “选定厨师路线,恭喜你,即将被传送到厨师工会的蓝星分会二次元接待厅,祝你好运。”

     说完,M的电子音就这么戛然而止,眼前的蓝色屏幕也消失了。四周的漆黑突然被点亮,胡唯方发现,自己现在身处一个卡通风格的山谷腹地,脚边就是茵茵绿草,风景美如画。

     更特别的,是不远处放着的一个灶台样的装置,散发着让没吃晚饭的胡唯方馋虫上脑的饭香。

     “小伙子,我看你还没吃饭吧,来选一样吃吃呗?”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怪大叔的幽幽声,吓得胡唯方和兔子棉棉差点摔倒。

     “大叔……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还没等这个胡子拉碴的怪大叔回答,棉棉又进行了抢答:“如果没猜错,您是负责派送御三家的人工智能?我想知道蓝星原住民初始的御三家都是啥呢?”

     这次轮到胡唯方好奇了:“御三家?是什么意思?”

     “你个弱,你没玩过口袋妖怪、战舰少女之类的养成游戏?”

     “玩过啊,舰娘我可是老咸鱼级别的玩家,最近没活动港口长草中,口袋新作的话通关了还没孵蛋对战呢。”

     “那种游戏一上来不也会给你个初始的宠物或者舰娘么,御三家指的就是这个!”

     胡子大叔看着一人一兔旁若无人地聊起天来,也是有点儿生气了:“我说,你到底选不选?蓝星的初始御三家是水稻娘、小麦娘、玉米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