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卖光的酸辣冷面
    说到要真的开张卖东西了,帮自己便宜外甥赢了赌注的李佩茹就心满意足地撤退了,说自己晚上还约了个spa,就不陪着了,扭动着水蛇腰往胡同深处取车去了。

     “死对头”一走,文姐也没了兴致,借口还得去别的地方巡逻,骑上摩托车就颠儿了。

     等她走的没影儿了,胡唯方才想起来,自己又忘了问文姐的名字了。话说,文姐,或者说茹姨非让自己叫的文姨,到底叫啥?

     “希娜,你真不知道文姐叫啥?”

     “真不知道,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知道文姐叫啥不告诉你呢。”说完,小姑娘委屈地嘟起了嘴。

     “好了好了,那就下回再问吧,我怎么就这么好奇这个事儿呢你说。咱们要不吆喝吆喝,招揽一下生意?”

     胡唯方试图让林希娜喊上那么几嗓子,吸引一下人流,结果人家姑娘脸皮薄,害羞,愣是扭扭捏捏开不了口。

     “我说希娜,你原来练摊儿卖小吃,也不带吆喝的么?”

     “是啊,我原来都是这么站在这儿就卖的啊。”说这话的时候,林希娜一副天然呆的表情,让胡唯方不由得一脸黑线,敢情您以前还真是靠脸卖吃的啊。

     “卖烤冷面了,超级好吃的烤冷面!”无奈之下,我们的大好青年,高三学子就这么喊了起来,兴许是同样觉得害羞,声音也没比正常说话大多少。

     虽然胡唯方喊了两嗓子,但是一没体现出酸辣肉酱的好吃,二是声音太小,胡同口虽然有一些行人经过,但竟然就这么冷冷清清过去了十几分钟。

     好不容易有一个大妈好奇,过来询询价,就被30块的定价吓跑了。

     “什么人呢,骗傻子呢?别人家烤冷面都是五块八块,你们卖三十?你家冷面是金子做的?”

     “阿姨您别走啊,这酸辣口味真的挺好吃的。”胡唯方这时候想起吹嘘肉臊子来了,但是人家早就向躲骗子一样一溜烟跑没影了,估计要是让这位大妈遇到其他街坊,还得好好念叨这天价烤冷面一番,生意就更难做了。

     没想到,旁边的希娜却突然扑哧笑了起来。

     “喂,我这儿累死累活地帮你吆喝,正在遭受各种打击,您反而自己跟这儿幸灾乐祸起来了,还有没有点儿良心?”

     “良心当然大大的有,放心吧,以后我肯定想办法好好报答你哒!”

     “以身相许行不行?”

     “你这人,满脑子都想得什么啊,难怪茹姨说你是个色胚。”说完这话,林希娜的双颊浮现出一抹微红,可惜今天害羞太多次了,胡唯方没看出来,只听希娜继续解释道,“而且,我刚刚不是笑你被大妈嘲讽,我只是感觉反差萌,你管茹姨和文姐这两个大美女叫姨,然后管刚刚那个明显六十多的胖大妈叫阿姨,同样都是姨,这外型和年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是啊,同样都是烤冷面,为何人家别人都卖得出去,咱们就卖不出去呢?难道真因为定价太贵?可是过来询价的都没有几个啊,你原来不是一个人的时候还挺能吸引客人的么?”

     “还不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

     “是啊,我一个人的时候,人家看我漂亮都想过来买吃的了,加上你之后,看着就像……就像是……”说到这儿,希娜一双纤细长腿拐成了内八字,旧皮鞋的脚尖点到一起,说不下去了。

     胡唯方也是瞬间就明白了,确实还真是,加上自己以后,这小摊车看起来就像是夫妻档或者情侣档了,希娜会被认为是“名花有主”,吸引力自然是直线下降。

     可是,原本正直阳光的胡同学被棉棉“洗脑”、茹姐“调戏”之后也突然有了点儿坏坏基因,偏偏假装听不懂,非要从希娜耳中听到直接的描述。

     “就像是什么?”

     “哼,你坏坏,你说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在一起像什么?”

     “姐弟?兄妹?”胡同学继续揣着明白装糊涂。

     “哼,你坏坏,不跟你好了。”希娜说完也是看出来对方在调戏自己,故意呱嗒个脸扭过头去不看胡唯方。

     “你的意思是,之前你跟我好过?”

     “哼,你怎么这样啊,就欺负我……”说到这儿,希娜的眼睛里突然开始冒雾气,明显是要被挤兑哭了。

     “好啦好啦,小娜娜不要生气啦,我知道你的意思,咱俩站在一起练摊儿看着想夫妻档,是不是?”

     “谁跟你夫妻档了!哼!”

     “那是情侣档?”

     “谁跟你情侣档了!哼!”

     “那你说是什么档?”

     “什么档也不是。另外,以后不许叫我小娜娜,那是我有时候称呼妹妹的名字,你乱叫的话她会迷惑的!”

     “哦,那我叫你什么,叫你小希娜怎么样?”

     听到这个绰号,希娜没有反对,自然也没有表达赞同。胡唯方看她没刚才那么生气了,赶紧继续趁热打铁。

     “小希娜,我就认为你接受这个名字了啊。我这不也是放心不下你呢,害怕那几个小混混来找你麻烦,这样好了,一会儿我的小希娜就一个人站在这儿卖烤冷面,然后我站在离你十米远的地方,守护你,怎么样?”

     “哼,你坏坏,我不敢信你。”

     “这有什么不敢信的,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么?”

     “那你玩弄人家茹姐的**********你这什么用词,我那是摸,不对,我是坐在那个沙发上,都是她的衣服啥的乱堆着,不小心按到上面了。我怕她误会,就只能这么支着胳臂坐那儿不敢动了。”说着,胡唯方还把两个胳臂往斜后方伸,模仿出当时自己的坐姿。

     “嗯,这还差不多。不过,你真的会守护我?”

     “这还有假,我就站在那棵树后面,你有事儿就叫我。”

     “好,那谢谢唯方哥哥,我今天带的冷面也不多,就之前采购剩下的十份不到,本来也不确定打赌能不能赢。这些应该很快就卖好啦,你等我一会儿,我卖完了想去你家看眼棉棉。”

     “哦,好,没问题!”胡唯方说完还比出一个双手握拳的加油造型,然后就闪人到旁边的树后面了。

     别说,变成希娜一个人之后,还真就开始有人开始咨询了,但是大部分人听说了三十块的价格之后,都选择了放弃,可是眼前的美女太漂亮,他们又不舍得走,就这么死皮赖脸在摊位边上站着,眼神在希娜的身上不停逡巡。

     小姑娘脸红得更厉害了,内心深处扑通扑通跳:唯方哥哥不知道看到这样,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吃醋啊!他如果真生气这些男人这么看我,会不会出来把他们呵斥走?但是真要呵斥走了,生意更不好做啦,到底怎么办啊……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一个穿着球衣球裤的大胖子凑上前来。不远处的胡唯方一看,我靠这不自己的发小儿兼现在的同班同学李奥么?

     这李奥人挺实在,就是有点儿好吃懒做。他算是外交部子弟,所以一路顺风顺水,比胡唯方这种寒门子弟要轻松得多。就算考不上好大学,家里也有办法给送出国去,典型含着金钥匙出生。

     因为住在一个胡同,又都喜欢踢球,所以从小学起两个人就经常下学了一起踢球、吃冰棍,再大几岁就一起撸串、看妹子,所以家境不同但是李奥和胡唯方关系很铁。

     李奥看到林希娜之后,也是眼前一亮!我靠,这妹子长得这么好看,而且还是韩系风格,怎么在这儿卖烤冷面?就算是那几个当红女团,以此女的天资也是足够进入。要是去当个女主播,还不得天天收跑车游艇收到手软?

     “嘿,妹子,你这烤冷面怎么卖?”

     “这位大哥,我家烤冷面三十块一份,不是坑你,一份里面肉臊子特别多,都是上等五花肉用纯正山西陈醋熬制的,不加水,香而不腻。冷面也不是那种工厂货,而是正规有牌子的我从超市进的,您要不要来一份尝尝?”

     刚刚面对其他询价的,希娜也是大概说的这一套,可是明显没有现在这么溜,果然熟能生巧不是虚言。

     “好好好,你给我烤一份尝尝。”大胖子李奥说完很自觉地从兜里掏出一张十块一张二十,扔进了希娜装钱的小铁盒里。

     “谢谢,谢谢。”希娜也没多说别的,赶紧开始烤制起来,不过几分钟,一份相当诱人的酸辣烤冷面就做好了。

     李奥接过来赶紧往嘴里塞去,先是一顿,然后猛然叫起好来:“我靠,这也太TMD的好吃了!我TMD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冷面,太**香了!”

     大树后的胡唯方一脸黑线,哥们啊你能说话别满嘴脏字儿么,在你未来的嫂子面前留下一个这么差的第一印象,你说我以后怎么介绍你?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脏话狂人李奥?

     不过,经过李奥这么一咋呼,旁边几个原本犹豫不决只打算看美女的食客也有点儿意动。中国人啊,最喜好的就是凑热闹,有勇士真正点了这烤冷面而且评价如此之高,自然就有后续的模仿消费。

     “美女,给我也来一份吧。”

     “我也要一份。”

     最后一个人看一下卖出去三份,揉了揉脑门,许是有点儿心疼这价格,但是还是咬咬牙也点了一份。

     等到围观群众三人也吃上了烤冷面,李奥已经解决掉第一份了。只见他把盘子往前一递:“妹子,再要一份。”

     剩下两个刚刚尝到美味的人也是瞬间胃口大开,同样喊起了第二份。

     等到最后那个人想要叫的时候,得到的消息是,没了。

     “不好意思啊这位大叔,今天一共就剩了7份冷面,您想吃的话,明天我还来卖,一定多准备一点儿。”

     这时,一开始囊中羞涩的那位开口了:“哥们,要不我把我的让给你得了,正好今天我没带够钱。”

     “好啊,那谢谢兄弟。”

     “不是,我的意思是,您给我四十块行不行?”

     “你这人什么意思啊,这都能提价?”

     “怎么,你爱买不买,有人愿意买。”

     虽然说从这番对话中看出来冷面竟然还有价值上涨的可能,但是希娜也是有点儿不高兴了,对那个穷酸大叔说道:“大叔,您第一份的钱还没给呢,要不你先把两份钱都交下?”

     “呵呵,不好意思啊闺女,我没钱。”

     不远处的胡唯方听到这话火儿蹭地就窜上来了,敢情还能碰上吃白食的泼皮。

     他刚要冲出去维持秩序,李奥已经把那个穷酸大叔挡在了墙根。

     “我说你没钱来凑什么热闹,人家小妹妹做个生意也是不容易,快点儿交钱。”

     “要钱没有,要命,更没有!”说完这破衣烂衫的穷酸大叔竟然撒丫子狂奔而去。

     李奥这个大胖子别看穿着球衣球裤,其实根本没什么速度,平时在学校踢球也是站桩是踢法,脚法倒是不错。

     眼瞅着帮美女出头就这么失败了,他正暗自懊悔,没想到吃霸王餐的穷鬼竟然突然被树后伸出来的一只脚绊了个狗吃屎。

     胡唯方也不跟他多废话,直接掏了他一直捂着的裤兜,发现里面正好有三十块,还有两三块零钱。他也不多拿,正好取了三十块,喝了一声“滚”,对面就屁滚尿流逃跑了,愣是没敢多说一句话。

     “嘿,方块儿你怎么在这儿呢,快点儿快点儿过来,这个练摊儿的妹子人长得可好看了,而且这烤冷面酸辣口味,一绝嘿!”李奥没看清胡唯方窜出来的过程,只是以为他恰好路过帮了大忙。

     “不用啦,我还得回家吃饭。”

     “别急啊,我正好点了第二份,分你一半。”

     胡唯方心说我要真想吃,随时都能吃。这摊儿现在可有我大贡献,只是不好意思跟你明说而已。他朝希娜隐蔽地眨了眨眼睛,那意思,你正好卖完了,一会儿收摊之后过来找我呗。

     希娜心领神会也眨了眨眼睛,没做声。

     李奥还真以为胡唯方得老实回家吃饭,也就没说啥,继续跑过去吃自己的新一份冷面了。

     胡唯方正在拧钥匙,还没进家门,脑海中突然冷不丁传来兔子棉棉的传音:“怎么现在才回来,赶快带我去见证打赌盛况啊!”

     “赢啦,都结束啦,轻松征服警花的味蕾。”

     “你这人不厚道啊,这种热闹都不让我看看。对了,应该还有剩下的酸辣臊子吧,赶快给我尝尝!”

     “在希娜的摊儿上放着呢,她一会儿收摊儿了就过来……看你!”胡唯方把“看你”两个字咬得特别重,心里则默默诅咒着,你个死兔子魅力够大的啊竟然比我还面子大,哼。

     “你个弱,人家妹子是来看我么?人家是来打探你的家庭情况来着啊,看看你家住哪儿,大不大,家里几口人有没有姐妹兄弟。你这直男癌啊,要不是有我指点,活该没女朋友!”

     “我当然知道……”胡唯方心里其实也是有点儿虚,不过他倒是能感觉到希娜应该不讨厌自己,而且还有点儿好感应该,但是到底有多少则说不准了。

     “你知道个屁,赶紧把家里,哦不,来不及了,把你的这个东屋打扫整理一下!”

     “好好好,兔子大神我服了你,你倒是也帮忙啊!”

     “你看我这小肉爪,小身板,能帮什么忙?不过我很高兴你叫我兔子大神!”

     “去你的,这是语气词。而且,你个打荷兔不是应该给我当下手的么,现在这样,能帮上什么忙?”

     “等今天晚上能进到次元厨房,你就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