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美食评分体系详解
    “这是……奔驰的GLA200?茹姨你这座驾可以啊,才工作几年就买得起这车了?”

     “这个啊,朋友送的,我本来不想要,后来人家拿公司合作上的事儿威胁,我就只能这么开着了。”

     “男朋友?”

     “不是男朋友,追你姐,哦不,是追你姨我的人一大把,我可不会那么轻易就决定跟谁在一起。那些人啊,全都是看上了我的容貌和身材,真正了解我的又有几个呢?不说这个了,我给你讲讲揽肉臊子的诀窍吧,毕竟你如果要帮你的那个小女友练摊儿的话,肯定要自己学,茹姨可没时间帮你次次亲自下厨,忙起来真是一点儿功夫都没有。”

     “不是小女友啦,只是觉得她可怜嘛。做菜的事儿我知道的,以后我肯定自己做,而且要比你做得好吃!”打荷兔棉棉在手,胡唯方在厨艺上心里丝毫不慌。

     李佩茹笑笑,只是把胡唯方的话当成小孩子的玩笑,继续说着菜谱:

     “揽肉臊子,核心其实就是在炖肉上,一定不能放一丁点儿的水,而是要用纯醋来炖,还要小火慢熬几个小时才能真正把肉做成酸肉。这个时候再配上辣子和漂菜,才能形成正宗的天水臊子面。”

     “茹姨,您刚刚没听到我说话么?”

     “听到了啊,但是我不觉得你个男孩子家家的能做出好吃的饭菜,何况还是在我最拿手的领域。”

     “那我要做到了怎么办呢?”

     “你如果做到了,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李佩茹掩嘴轻笑,到时候调料秘方都在我这里,看你怎么能超越我。

     “什么要求都可以?“

     “什么要求都可以。”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得多给我做臊子面吃!”

     “行啦行啦,不扯什么君子不君子,我答应你就是。”

     李佩茹是没把这事儿当回事儿,但是胡唯方却突然有了一种身为走上厨神之路的未来厨神的自觉,毕竟,自己可是背后站着一个次元的食材娘的男人,虽然目前御三家都还没有着落呢吧。

     按照棉棉的说法,自己想要学做菜,关键并不在于自己的厨艺多好,而是在于吃。

     比如茹姨的这个肉臊子,自己吃过那一顿,还不是太用心品味的,就能获得2%的美食记忆完成度,如果认真吃,可能一顿就能涨10%甚至20%的记忆完成度。当记忆完成度成为100%,自己就能把这个味道完全掌握,让次元厨房里的食材美少女们完美复现。

     所以,想要学会茹姨的这个拿手菜,并不需要了解秘方,而只需要“多吃”。胡唯方现在想做的事情,就是要通过打赌的事情,让茹姨能够给自己多做几次酸辣臊子。

     天知道他到底是想学厨艺还是想多和眼前的女神多相处一段时间。

     茹姨自己住的地方是个很高档的单身公寓,虽然只有一室一厅,面积也不大,但是所有东西都是透露出精致二字。

     会享受生活的女强人,这是胡唯方在看过李佩茹家之后的最大印象,但是当对方换下一身工作装,穿上家居服、围上围裙之后,又带给胡唯方另外一种茹姨是个居家型女人的错觉。

     哪个男人要是把她娶回家,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分。

     咦?不对啊,我不是应该站在老妈的视角一起批判这种穿衣风格暴露的骚狐狸的么,怎么反而被对方所迷惑,变成了小迷弟了。

     不对不对,这个时候茹姨的装扮就非常清纯和素雅了,真应该拍一张她现在素手调羹的照片,下次老妈再念叨就给她看看。

     想到就做,胡唯方拿出手机就对着茹姨一顿咔嚓。

     “你啊,给我拍的是不是特丑,这可不行,”李佩茹一把抢过胡唯方的手机,“小胡你这手机型号不行啊,国产安卓机拍照效果不好,你把我的手机拿过来,咱俩自拍一张我发你微信。”

     这其实只是一张普通的自拍,但是后来引发了相当大的家庭波折,我们暂且按下不表,且说都是开始炝锅了,胡唯方竟然还没有过来找自己学做菜,这让李佩茹感觉到非常的诧异。

     “小胡,你要不要过来学一下我揽臊子啊!”

     “不用,一会儿您做好了我吃就行了,过程我不需要看!”

     “吹牛,你就吹吧,那刚刚还非要缠着我打赌!”

     “我没吹牛啊,打赌我是认真的,反正您输了别赖账就行。“

     “行行行,算我白说,也不知道方姐那么好一人怎么生出你这么没溜儿一儿子。”

     “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就不怕我到时候赢了赌注,气急败坏让你当我小女仆?”

     “姐……姨就还把话放这儿了,如果你到时候赢了我,我就当你小女仆任你摆布又何妨?”李佩茹一个女强人的好胜心也是被点燃了,而且她真的也是十分自信。如果说告诉胡唯方全部配方她还有点儿心虚的话,现在这种他看都不看的形式,根本不知道最终提味儿的秘制香料是怎么弄得,显然毫无胜算。那可是自己从爷爷手里学到的做法,真的是他们老李家独一份,每年过节都是送到邻里间,得到交口称赞的,我就问你怎么输?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李佩茹还是加了个限定条件:“不过咱俩可得说好,你得是做得和茹姨这个口味儿一脉相承,如果你跑去找个什么中华名厨学了个其他的臊子面做法,我输给你也是不认的。”

     “放心吧,我就做您这种做法的,然后还能更好吃。”胡唯方的自信,其实来自于昨天后来和棉棉的闲聊。

     原来,每种美食的评分,其实并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过程,而是动态可调整的。比如说胡唯方姥姥做的西红柿炒鸡蛋,评级是地阶八品,指的是当时各种条件综合情况下的菜品得分。如果把西红柿从人阶八九品的菜市场货换成当天从农场采摘直送的人阶五六品的新鲜品种,把鸡蛋从普通鸡蛋换成散养的柴鸡当天下的蛋,因为食材的优化,让胡唯方姥姥再做一次,很可能成品的评分就要提升两三个档次,达到地阶六七品。

     当然,如果说你所有的食材都采用的是最顶级的,成品依然卡在某一个线上,这个时候要么你能够让手中的食材等级有个大飞跃,要么就要去学习新的菜谱,才能更上一层楼。

     再拿茹姨的臊子面举例,如果胡唯方把五花肉换成从食材次元中兑换出来的地阶八猪肉,把炝锅的辣椒换成地阶八品辣椒娘提供的,那么甚至可以用茹姨的厨艺做出地阶九品美食也不是没有可能,要知道,现在茹姨的这道菜可是只有人阶三品左右的评分。

     因为知道胡唯方今天晚上有急事要用这臊子去完成赌注,所以考虑再三,李佩茹没有采用小火慢炖的方法,而是使用了大火快速烧肉。

     就算是这样妥协的做法,也是把中午没咋吃饭的胡唯方肚子里的馋虫给勾了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诱人的香气,醋酸在混合了肉类的加热过程中变化成酯类,好闻又不腻。

     “茹姨,我不行了,忍不住了!”

     “你个傻小子,怎么说话这么污,什么就不行了忍不住了,外人听到还以为咱俩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呢。”

     “呸,污力滔天的是茹姨你吧,我只是忍不住了太想吃你下……的面了。”

     “说你还来劲了,竟然敢调戏你茹姨,小心我告诉方姐让她揍你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