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夜场风波
    “你是她男人?特别有钱的那个?”红姐看着胡唯方一身的运动服,也不像是个富家子弟啊。

     胡唯方心里也是纳闷,怎么自己就成了特别有钱了?虽然说未来肯定能赚大钱,但是现在还是个苦逼学生加菜鸟厨师,和富人阶层毫不沾边。

     “对,我哥们就是特别有钱,我们今天开着他的兰博基尼过来玩的。”胡唯方还没回应,旁边的洛加飞倒是先开了口,而且语出惊人,直接把全场都给震惊了。

     连刚刚从兴哥的包房里出来处理冲突的领班小凤也是一愣,这是什么情况,林希娜的男人找上门来了?还是开着兰博基尼来的?

     在这种夜场混得久了,整个人就特别容易变得市侩,领班小凤无疑就是个这样的人。在她看来,每一个过来陪酒的姑娘,不论接受不接受出台这种事,那都是行走的人民币,都是自己为公司和个人赚钱的工具。

     所以,我管你是男朋友还是其他大款,价高者得。就算是男朋友找过来,也得按照场子里的规矩办事儿,想要把人带走也没问题,合同签了,违约金写着,您交够了数儿咱们直接放人。

     于是,她竟然就好不给面子地,提出了自己那非常荒诞的理论:“你是希娜的男朋友?正好她第一天来上班,还一个客人没接待过呢。如果你想让她撕毁和我们的劳动合同,得把违约金交齐了才能把人带走。”

     听到这话,胡唯方眉头一皱,心头一凛。

     今天这事儿,不是善茬儿啊。他揉了揉眉头,另外一只手在裤兜里轻轻点了几下,才继续回话:

     “不好意思我没有听懂,你们这个夜场还和陪酒小妹儿签协议呢?”

     “是啊,我们是正规公司,当然要和‘员工’签订协议合同了。”

     “请问,我能不能看看这个所谓的合同呢?”

     “你这人事儿怎么这么多,正好,和你女朋友签的文件还没拿到总部备案,我就拿给你看看,好让你死心。”说完,小凤招呼另外一个年轻姑娘去取所谓劳动合同去了。

     看到这份文件,胡唯方虽然只是个高三学生,不是个社会青年,但是也觉得义愤填膺,无他,这东西写的太黑了。

     基本上就是把来“工作”的人的人身自由完全限制住了,要坚持长期上班请病假要扣钱,还得听从领班和其他代班领导的指挥,客人不爽了也要扣钱,被客人揩油了不能发怒,还要尽可能主动勾引客人带自己出台,出台费不能私下收,而是要让客人打到公司指定的支付宝或者微信账号。而且别说,协议里还真写了违约条款,赔偿公司3万元“培养费”。

     培养你个大头鬼,来这儿工作的穷苦姑娘就算能多卖酒多挣钱,靠的也是自己的脸面和身材,跟你公司培养有半毛钱关系么?

     胡唯方第一反应并不是发飙,而是看向了希娜,这个傻丫头,自己签这个东西之前都不得看一眼的?

     “希娜,这是你签的?”胡唯方刚刚一边看协议一边念了出来,旁边的希娜听得自然是小脸煞白。

     “唯方哥哥,不是你想得那样的,是隔壁的范大妈推荐我过来兼职的,她说就是陪客人喝喝酒,就能有高收入还能拿提成……”

     “我去TMD范大妈,她姓范是个饭桶、是个把小姑娘往火坑里推的恶魔,你怎么也成了饭桶了?你那机灵劲儿怎么全没了?我要你个傻女朋友有什么用!”胡唯方突然飚了起来,脸涨得通红,呼哧呼哧大口喘着气,但是似乎根本压不住自己的怒火。

     旁边希娜也是吓得傻了眼,这还是温文尔雅的唯方哥哥么?他刚刚说我是他的女朋友,然后,就不要我了?

     想到这儿,希娜急的眼泪唰的就流下来了。

     旁边的洛加飞都看不下去了,多好的一个女孩儿,明显是被骗了,今天认识的这个炸薯条的怪异厨子也太不近人情了。他刚想上来劝两句,却被胡唯方按了回去。

     之间我们的胡同学继续说道:“这女人我不认识,之前是我女朋友,但是我现在不要了,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

     小凤本来还觉得可以骗一大笔违约金,毕竟违约金可是全额给到公司的3万块,不像是兴哥给出台费3万,公司只能分一半的。但是她一想到希娜这先天条件,还不是一个标准的长期摇钱树?只要这姑娘心灰意冷彻底堕入风尘,那就是一台行走的印钞机啊!

     “那敢情好啊!正好今天‘兴火锅’的老板兴哥看上了你女朋友,晚上出台费给3万呢!”

     “那也不关我的事儿了!”胡唯方说这话的时候,感觉腮帮子的肌肉都有点儿颤抖,心说到时候希娜可千万要原谅我啊,这都是为了能彻底把她从这摊烂事儿里拯救出来。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胡唯方话头突然一转:“小爷今天心情不好,想要发泄发泄,你们这个场子能有特服?出台能陪睡不?”

     “当然能,咱们这蓝色妖姬的场子,招牌不就是全套莞式服务么,您想玩什么花样都能有!”小凤一看,这是来了个大客人啊,不仅没捞自己女朋友出来让公司承受损失,甚至还要大消费异常的节奏。

     “那我要是想要找多点儿姑娘,开个YL大趴,你们也能给组织?”

     “那有什么不能的啊,想您这种有钱的少爷,想玩什么不成?那些姑娘们说是兼职,不全都是一给钱就能上的!”

     “得嘞,既然你们能组织特殊服务,那么我也就实话实说吧,”胡唯方说到这儿,走到面如死灰的希娜面前,一把就搂入怀里,然后对全场宣告道:“我女人,我今天晚上必须带走。”

     听到这话,已经彻底心死的希娜眼神突然一亮,但是可能今天经历了太多次反转,反而也有点儿不敢完全相信,只是默默咬着下嘴唇,抢先接话的反而是夜场领班小凤: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早就说过了,想要把我们这儿签过合同的姑娘带走,你得交足了违约金,否则别说我不答应,场子里面的保安也不答应哦。”

     随着小凤的手势,几个身强力壮的黑T恤保安缓缓靠拢过来。

     “怎么,你们还要打人?”

     “打你咋地?”一个胳臂有女生大腿粗壮的浓眉壮汉直接站了出来,还作势要挥舞拳头。

     “哎哟,我好怕怕啊,”只见胡唯方缓缓从运动服的裤兜里掏出手机放到耳边,“文姨,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赶过来?你再不过来,他们都要打人啦!不仅涉嫌组织卖Y,甚至还像黑社会一样形成了不良势力。”

     “文姨,文姨是谁?是你姨么?”那个浓眉壮汉听到胡唯方的话,笑了起来,他又看了看其他几个“保安”小伙伴,“是你姨?还是谁姨?这个小娘炮竟然找他姨过来帮忙,信不信我们哥儿几个把他姨拖到后面给轮了去!”

     其他一些明显看起来像流氓地痞一样的保安也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只见一道矫捷的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一脚就踹到浓眉大汉的小腹上,后者直接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疼的站不起来了。

     “CAO,老娘就是他姨,收拾不了你们了还。”

     “兄弟们,一起上拿下她,这娘们能打!”倒在地上的浓眉兄可能还是保安队长的角色,指挥起集体攻击来。

     “文姨,我帮你!”胡唯方刚刚踏实点儿的心里也是发毛了,毕竟对面可是有六七个人,虽然放到了一个,还剩不止五个人。如果是个泰森式的壮汉以一敌五问题不大,但是文姨可是个看起来瘦瘦的弱女子啊,虽然性格强势了一点吧。

     不知何时,胡唯方身后出现了两个穿着民警制服的人,其中一个按住了胡唯方的肩膀,在他耳畔小声道:“别担心,文警官可是咱们北京警察里最能打的之一,别说五个了,再翻一倍,她都能给撂倒。”

     “是的是的,”另外一个看起来有点儿虚胖的警察更是露出了后怕的神情,“上次我们去警校代课,有几个不服的男生,最后被文警官一打十,两分钟全搞定。”

     果不其然,如这两个警官所言,文姨看似瘦小的身躯爆发出的是难以想象的能量,而且,下手极其稳准狠,基本上都是一招就伤敌,两招就让对方丧失行动能力——被手铐铐上了。

     夜场今天负责的领班小凤也是彻底傻掉了,这是什么情况,一个电话分分钟叫出来这么能打的一个女警察,你当玩召唤游戏呢?

     “我说同志,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何把我们公司的保安全都用手铐给铐起来了?”

     “我是东城分局的民警,那边两位是你们朝阳亚运村辖区的民警,你们蓝色妖姬酒吧涉嫌非法经营、组织MYPC,还有证据表明存在和黑社会勾结迫害无辜妇女的行为!”文姨说这话的时候义正言辞,正义女神的风采看得胡唯方和林希娜都呆了。

     就在这时,包房里突然走出来一个看起来脚步虚浮的中年大叔,赫然就是兴火锅的老板,被唤作兴哥的赵兴。

     “我说小凤啊,那个林希娜你搞没搞定?实在不行就灌醉了送到我床上来吧!”

     听到这话,胡唯方感觉到怀里的希娜明显颤抖了一下,他心疼得紧了紧自己的胳臂,柔声道:“刚刚都是骗你的,我正录着音呢,为的是诳他们的话,只要她们一说能提供那种服务,我就能以这段录音要挟,把你要回来。”

     “我又不是货物,还能送出去要回来的……”希娜听到胡唯方的解释,心下就立即释然了,但是嘴上还是有点儿不高兴。

     “你当然不是货物,但是你是我的女人啊,我要你回来,你就得乖乖跟我走,听到没有?”胡唯方也是知道了,这丫头心思太细腻,自己必须得霸气的表达对她的喜欢和占有欲,她才有自信和勇气来面对这感情。虽然说真是被她给气个半死,但是整治的事儿得回家再说,现在小姑娘正式心思敏感的时候,只能悉心呵护,经受不了责备了。

     听到胡唯方这难得蹦出来的甜言蜜语,希娜感觉到有点儿眩晕,也觉得今天这一天就和做梦一样:上午还认真的梳洗打扮来着,然后中午兴致勃勃去见情郎,就被深深伤害;为了撑起这个家,答应了邻居范大妈的忽悠来酒吧兼职,差点就被强行灌醉,卖给那个怪大叔糟蹋;原本已经绝望了,没想到唯方哥哥又突然出现,但是竟然放弃了自己,那感觉犹如登上云霄后陷入绝望的深渊;最后最后,剧情来了个大反转,现在靠在情郎怀里,一切都好不真实。

     “怎么样,愿不愿意跟我走?”胡唯方看她发了半天呆不说话,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门。

     “走,当然跟你走,这辈子就赖上你了,不论你做什么,我都跟着你。”

     “这是你说的啊,可不能反悔。话说,你真的知道我是谁?”

     “你还能是谁?难不成是个浪迹江湖的江洋大盗不成?那我也跟着你,大不了你偷东西时候我帮你望风!”

     “三个警官大人在这儿呢,你胡说个啥,”胡唯方也是满脸黑线,这丫头感情压力得到释放之后,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口,“不过等闲下来了,我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好,都听你的。”那小鸟依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模样,看得十八岁的小处男胡同学心头一阵火热,可惜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边上围得都是人,没法把小美女就地正法。

     因为证据确凿,录音和人证聚在,蓝色妖姬在当晚就被查封了,陷入了漫长的停业整顿。

     那个兴哥因为自己的言论也去公安局走了一趟,但是苦于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参与了买春交易,交了点儿保释金就放出来了。临走的时候,他深深望了胡唯方和林希娜的方向一样,好在希娜靠在自己肩膀上,在公安局过道的座椅上睡着了,但是胡唯方却把这个男人那好色、贪婪、不甘的眼神都看在了眼里。

     此人,不好相与,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如果有必要,得想个办法彻底扳倒才行,不然很可能留下尾大不掉的祸根。

     他是啥来着?兴火锅的老板?自己作为这个星球上可能是最有潜力的厨师,最不怕的就是和你们这种同行竞争。何况,此人看起来如此阴险狡诈,谁知道提供给用户的食物中,是不是掺杂了不该有的东西?

     胡唯方头一次萌生出了,想要把自己的美食事业尽快做大做强的念头。如果棉棉在附近,一定会举双爪双足赞成,但是可惜的是兔子还在家为希娜祈祷着呢——至少它自己后来是这么说的。

     这次凑巧不巧帮了大忙的洛加飞则很有眼力价的帮着做了个笔录之后就回家了,他倒是想等胡唯方和林希娜忙完了顺风车给他俩捎回去,但是兰博基尼只有两个座位,考虑到小情侣劫后余生估计且得卿卿我我,所以就没有打扰。他倒没忘了正事儿,说明天白天再约炸薯条的事情,让胡唯方帮自己自证清白。

     胡唯方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他还想把多余的钱退给加飞,可惜对面没收,说大不了就当未来找他蹭饭的饭钱。看来,在加飞这个单纯的富二代眼中,炸薯条都能做得这么好吃,其他好多菜应该也很厉害才对,殊不知我们的胡同学目前只会炸薯条和蒸馒头,而且负责蒸馒头的小麦娘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想到小麦娘,胡唯方不禁又感叹起来,今天最后炸薯条就卖给了加飞一个人,能给多少满足点?

     直到文姨开着警车把希娜送回钱粮胡同,临下车了,他才想起来,自己这不是傻了么,可以给文姨、希娜还有她妹妹新娜做炸薯条吃么?四个人的满足点,至少不会比昨天的非常6+7还差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