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接亏本任务的肉娘
    最近,肉娘圈里流传着一个段子,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厨师工会里新来了个不懂规矩的菜鸟厨师,发布了一个极具侮辱性的肉娘任务——用区区10满足点,来委托某个傻子肉娘进行10个鸡蛋的获取任务。

     这不是开玩笑呢么?

     要知道,虽然听起来好像这个任务很简单,但是实际上可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因为,在食材次元里,能采集到的最低档次的鸡蛋,也是凤羽鸡的鸡蛋。

     凤羽鸡,顾名思义,长着一身像凤凰似的漂亮羽毛,又长又硬,盛传可是具有一丝丝凤凰的血脉。在遭到攻击或者发情发怒的时候,都会挥舞着自己的大尾巴扫荡和拍击,虽然对于人类而言不会致命,可是被打断胳臂打断腿的案例着实是有不少。

     就算是你运气好,可以偷偷摸摸潜入凤羽鸡的领地偷到10个鸡蛋,这路费和门票的成本也回不来啊。

     为了保证食材的最新鲜,肉娘的捕猎任务,都是去到对应的自然保护区来猎杀目标生物来完成。你像是采集鸡蛋的任务,就需要大概十几个满足点的能量才能传送到珍稀禽类保护区。

     不仅有传送消耗的路费,为了保护食材们不被灭绝,每个保护区还会根据园区内的情况发放每日限量的通行证,行话俗称门票。

     这门票还分为两种,像是最普通的食材保护区,一张全品类的自由狩猎门票也要大概50到100个满足点之间,如果为了节约成本只使用约束狩猎对象品类的限定狩猎门票,则会稍微便宜点,但是也很难低于10个满足点。

     也就是说,一个距离珍惜禽类保护区特别近的肉娘,买一张限定狩猎门票专门去偷凤羽鸡蛋,最便宜也得是20个满足点的成本,然后还得冒着被凤羽鸡的大尾巴抽飞的风险。

     谁会接?

     答案显而易见,任何一个正常的肉娘,都不会去接这么个委托任务,除非,她脑袋被门夹了。

     别说,还真有一个新手肉娘,因为和小伙伴打赌考试成绩失败,而不得不选择接下胡唯方的这个堪称“丧权辱国”的委托任务。唉,谁让自己对射箭能力很有自信,却发现对方的弓箭装备比自己的高档太多,最终超过自己了呢?

     只能怪自己没调查清楚对方的背景,能入手那种大牌子的反曲弓,得花多少满足点才行啊?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不仅考试成绩输了,还得被迫接下来那个堪称肉娘界笑柄的亏本任务,今天到底是有多悲剧?

     不过,我成依依是个言出必行的男子汉大丈夫,不对,是真君子,这点儿难关算什么?不就是赔个几十点满足值么,算得了什么……原本还在内心深处给自己打气的成依依也是突然撒了气。

     她对于自己接下来的这个亏本任务之发布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和怨念。老娘还没正式入行肉娘,还没赚到钱,正在学校进行培训,就得搭上如此多的满足点,哼,这账虽然不能全算在你头上,但是,能发布这么脑残的亏本任务,也可以称得上是奇葩了。反正,都赖你都赖你都赖你!

     胡唯方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某个素未谋面的新手肉娘给记恨上了。他安顿好了刚刚伤愈的小麦娘,又着急忙慌地赶去满足点商城采购了油料和海盐,就被系统残忍地弹出了食材次元。

     “我说主人,你能不能做事之前多问一问,特别是你不懂的问题,发布一个明显亏本的肉娘任务,是会在圈里被人耻笑的。你相信我,绝对不会有人接那个10满足点买10个鸡蛋的任务的。”

     “嘿嘿,我知道啦知道啦,”胡唯方尴尬地挠了挠头,刚刚在采购油盐的时候棉棉已经给他科普过了,这个任务为何亏本,鸡蛋至少是凤羽鸡的,10满足点连一张限定狩猎门票都买不起云云,但是他还是有点儿嘴硬,“万一,我是说万一有人接了咱那个委托呢?”

     “那我深切怀疑,对方只是愿意赔上一些满足点,来专程过来见识见识发布这个奇葩任务的傻瓜而已。”说完这句,棉棉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话说你为何想要搞10个鸡蛋啊?你就算想做西红柿炒鸡蛋,也没有西红柿娘帮你物化西红柿啊?”

     “我不是觉得小麦娘做的馒头夹荷包蛋比较好吃么?”

     “大哥,那你也得脑子里有‘馒头夹蛋’这个菜谱啊?你虽然之前吃过馒头夹蛋,但是大部分都是你姥姥给做的,可是吃的次数和量级又不够,只有不到40%的美食记忆完成度,你怎么教给食材娘?怎么复现?”

     “那怎么办,我最近多吃馒头夹蛋是不是就行了?”

     “当然不行,美食记忆完成度需要是某一个特定人的作品才行,比如你吃你姥姥的馒头夹蛋有37%的美食记忆完成度,你姥姥去世了,你开始吃你妈做的馒头夹蛋,那么你能学习的菜谱就从‘姥姥的馒头夹蛋’变成了‘妈妈的馒头夹蛋’,是要从1%从头开始记忆的。而且,如果你姥姥的馒头夹蛋是人阶九品,你老妈的是人阶七品,再怎么狂吃你老妈出品的馒头夹蛋,你也只能学到人阶七品的馒头夹蛋,understand?”

     “小样,几天不管你还用上英文了。那你说咋办,我找个馒头夹蛋的摊位天天买早饭吃?”

     “你啊,别想这么多了,不会有人接咱们的鸡蛋委托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困了,咱俩早点儿睡觉,明天我还得帮你过一遍希娜那个丫头的美食记忆,我觉得她可能确实味觉系统出现了一些问题,有点儿吃不出好坏的感觉,如果这个可怜丫头真的是没法品尝美味,人生该少了多少应该具有的乐趣啊。”

     原本就是个巨大吃货的兔子棉棉露出了悲天悯人的表情,然后就这么靠在墙上睡着了。胡唯方折腾了一天,先是下午卖薯条,又是晚上救女友,最后还收获初吻两枚,还去医院接回了小麦娘又跑去采购,也是已经困极,很快步了棉棉的后尘进入了梦乡。

     至于明天等待他们的是惊喜还是惊吓,睡梦中的一人一兔自然是无从知晓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