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警花大人的颠鞋诱惑
    经过小萝莉林新娜这跳起“强吻”姐夫的事件一闹,大家也是都有点儿显得局促了起来,纷纷回到简陋的小平房里,坐着大眼瞪小眼起来。

     有人可能会问,回屋以后为何要坐着呢?多尴尬啊,怎么不打开电视呢?

     因为希娜家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贫如洗、家徒四壁,压根儿就没有电视。除了一个双人床之外,就只有一个老旧的书桌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别无他物。

     想到自己之前还抱怨家里电脑不够快,抱怨爸妈不给买PS游戏机,胡唯方真想抽过去的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可以说,最近这几天突然面临前所未有的大起大落,让他的心态从一个需要爸妈照顾、需要家长督促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有自己独立想法和清晰目标规划的成年人。

     而几分钟之前希娜加上小姨子新娜的轮番献吻,则堪称整个过程中最好的成人礼仪式。

     从此刻起,胡唯方的心里突然就多了责任,多了牵挂,不仅是守护好自己的女人,更要让那个天真可爱的小萝莉也能健康愉快的成长。至于孝顺自己的爸妈,那更是一种无需多言的必然选项,何况他之前就算过得有点儿浑浑噩噩,其实也为老爸投资失败而心急如焚过,只是苦于穷学生没有办法才只好不作他想。

     但是现在,办法有了,那就是利用自己的厨艺,在这花花都市中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他甚至有了现在就不再上学,全职去当好一个厨师的冲动,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样的话估计爸妈得被逼疯,还是得走一步看一步,逐渐渗透,何况还得通过不断的收入来证明自己的厨艺是值钱的、独一无二的,是不?

     想到此,胡唯方也是有点儿坐不住了:“你们先聊会儿天,我去给你们炸薯条。”

     “唯方哥哥,要不算了吧,都这么晚了,而且……而且我家这个灶台不是煤气罐也不是天然气,而是那种老式的蜂窝煤……”似乎是知道自己这么做也为帝都的雾霾出了一份力,希娜有点儿不好意思,精致的小下巴都快戳到自己胸口去了。

     “没事儿,我带来的这个是……空气炸锅,对,空气炸锅,不用生火的,你等我就是啦!”说完,胡唯方再没有继续解释,生怕越解释越乱,干脆就在脑海中召唤次元厨房,用神念和小土豆聊起了天。

     “呼叫小土豆,我需要炸薯条!”

     “小土豆收到,炸多少?”

     “你现在能炸多少?本来不就能炸两份么?”

     “下午咱们卖出去一份天价薯条,我特别收到鼓舞,感觉到特别高兴,然后没想到就这么又升了一级,现在已经是3级了,还可以多炸将近一份了。”

     “那你的能量是啥时候恢复呢?12点刷新?”

     “哎呀厨师长,你以为我们这是玩游戏呢,12点重置副本次数?能炸多少当然是根据自然周期,也就是我得疲劳程度来计算了。比如说,如果我一直是2级,那么今天下午给那个开跑车的富二代炸过一份薯条,然后晚上又去给他的女朋友炸了一份,那么到明天下午我才能恢复过来。但是我下午升级了,所以能量又回满了,现在的情况是未来一天大概能炸3份薯条了。”

     听到小土豆这么说,胡唯方心里也是有了盘算。一会儿给文姨、希娜新娜姐妹炸一份,让她们随口尝尝,然后还剩两份。明天上午跟希娜约好,中午去卖掉一份炸薯条,这样还剩一份。明显下午得去找加飞,帮他解释清楚昨天的误会,难免还得展示下厨艺,这样明天就彻底又没有物化的能量了。头疼啊,现在小土豆的等级太低,真的是处处捉襟见肘。如果自己要是个满足点土豪就好了,大手一挥采购好多经验药水,把食材娘的等级分分钟升起来,不是爽歪歪?

     如果兔子棉棉在这儿,则一定会狠狠批判他的这种行为,拔苗助长,根基不稳,最终丧失进阶天阶食材的机会。在打荷兔棉棉的种族传承里,经验药水不是不能用,而是要在最关键的时刻使用,比如一个食材娘长期困在某个等级的巅峰难以存进,阅读《烹饪心得笔记》也毫无用处的话,这个时候很可能就是需要经验药水来当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者说是量变到质变的催化剂,来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

     当然,对于现在的满足点穷鬼胡唯方来说,这些东西也只是想想而言,就算是有了富裕的满足点,也肯定优先改进厨房设备,让自己的食材娘生活得更好一点儿啊?更何况现在医院里还躺着一位等待营养液的小麦娘呢。

     胡唯方下达了炸一份薯条的指令之后,小土豆就火速地在厨房里忙活起来。现在她已经比原来熟练多了,不仅刀工进步飞速,而且甚至要形成标准化流程的样子。唯一可怜的就是破土灶浓烟滚滚,又把她小小的身影淹没在其中找不到了。

     “啊啊啊!我要变强,我要更多满足点!”胡唯方在内心深处大声地呐喊。

     三分钟以后,当文姨不屑地捏起一根薯条随意地扔进嘴里,却突然有点儿坐不住了。

     这还是自己吃过的炸薯条么?这口感,这味道,这外酥里嫩的美妙转换……

     “唯方你可以啊,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好吃的炸薯条?”,警花大人难得表情了不那么傲娇了一下,却突然又换回了原来的节奏,“味道确实很不错,但是我更喜欢吃肉,下次炸个鸡翅或者带鱼之类的吧?”

     大姐啊,我的个亲姨啊,您以为我不想做荤菜?但是,肉类食材可不是像现在一样养只食材娘就能每天按能量物化的,而是要去发布任务雇佣猎人来获取啊!

     而且,你这种一脸不满的样子还抢了那么多,就不知道给我的媳妇儿和小姨子多留点儿么?

     咦?怎么希娜和新娜就吃了一点点就不动手了?

     “做得……不好吃么?”胡唯方疑惑道。

     “不是不是,挺好吃的,不过我俩胃口不太好而已。”希娜明显是敷衍式地打起了圆场。

     这个时候,胡唯方突然想起来棉棉上次跟自己说的,希娜的味觉好像不太正常!如此看来,还真的很可能她和妹妹都有这方面的问题,因为目前品尝过自己,或者说是小土豆手艺的人,爸、妈、洛加飞和文姨,全都是竖起大拇指给三十二个赞的,但是林家姐妹花这兴趣缺缺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啊。

     看来,今天这顿本来想要犒劳正牌女友的夜宵,彻底便宜了文姨。好在文姨也是极好的人,要不是今天跟自己配合默契火速赶到现场,还真不知道能怎么处理呢。

     提到文姨,胡唯方这个时候才突然发现后者今天竟然没穿前两次的皮衣皮裤,而是紧身裙裤搭配肉色丝袜和素色黑高跟,现在吃美了,正脚尖趿着高跟鞋一颠一颠,露出微红的圆润脚后跟,看得胡唯方呼吸一滞。

     淡定淡定,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难道是个美女都要喜欢?难道不应该感慨她这幅打扮都有打翻十个壮汉的非凡战斗力么?为何要关注在她的脸蛋、长腿和大胸上呢?

     胡唯方犹豫了片刻,和希娜约好明天上午在自己家见面,就飞也似地逃跑了,生怕被女朋友看出什么马脚。

     “这家伙,跑得够快的啊,我还说让他再给我炸一份薯条呢,没吃够啊没吃够。”文姨的二郎腿换了个方向,把剩下的几根薯条一股脑倒在嘴里大嚼特嚼。

     “那我去给弄点儿别的吃的,酸辣肉没有了,但是之前的烤冷面酱剩下了怪可惜的,我帮你烤……”

     嘴里呜呜咽咽的女警花哪儿还敢继续二郎腿趿着高跟鞋闲坐,赶紧一个健步把黑暗料理之王林希娜同学抓了回来。

     “别别别,别麻烦了,我也吃饱了,咱们早点儿洗洗睡吧。刚出完事儿我怕你不安全,今天就和你们两姐妹在这双人床上挤挤吧,我守着你。”

     这安排自是极为妥当,三女默默洗漱睡下,一宿无话。

     而胡唯方则自然不可能如此轻易睡下,此刻他刚刚和棉棉进到食材次元,正在为去哪儿发愁呢。

     “小土豆说油快要用光了,得买。”棉棉碎碎念第一次。

     “小土豆说盐快要用光了,得买。”棉棉碎碎念第二次。

     “上次没去成厨师公墓,今天再去碰碰运气?”棉棉碎碎念第三次。

     “小麦娘在医院等着我嗷嗷待哺,哦不,是等着我充值能量液,是不是得先去看望病人?”虽然棉棉有点儿被各种杂事儿弄得思维混乱,但是好在厨师长大人已经逐渐成长起来,任务主次还是分得清楚的。

     “对对对,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走,咱们先去看望小麦娘,然后再去满足点商城补充调味料。”

     “你不是说这次能量不够,坚持不了几分钟么?”胡唯方看着棉棉,刚刚可是你在路上提示我注意时间。

     “十分钟还是有的,咱俩快点儿跑步,应该来得及,大不了你明天白天给我找点儿好吃的,我吃完了也能再啃一根钥匙出来!”

     “也是也是,昨天土豪加飞可是给了我一千块钱,够带你去吃一顿大餐的了,你能多回点儿能量不?”

     “如果你是要找个好饭馆,其实我真心回不了多少能量,不过我的兔鼻子最近一直在闻附近的美食味道,这片街道有几家普通人的饭菜做得很不错,你如果胆子大点儿厚着脸皮去敲个门,我没准儿能恢复大量能量,做个1小时左右的钥匙。”

     “好,最近忙完了我就去按照你的提示敲门求吃的……怎么感觉说起来这么像是乞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