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201612
        七月快到了最后的时候,严家的小女儿恋爱了。

         严媛作为富家千金,一直不缺少追求者。但是她自从大学毕业分手之后,就再也没谈过恋爱。

         祁良秦曾问过严松伟:“媛媛那么优秀,怎么一直没见她谈恋爱?”

         严松伟恨恨地说:“她被渣男伤了心,一时半会恐怕恢复不了。”

         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严媛也受过情殇,而且狗血的是,她还是被爱情友情双重背叛。

         严媛大学的时候交了个男朋友,和她圈子里的大部分富家千金不同的是,她找了个凤凰男。男朋友叫杜涛,是农村出来的,但是人很优秀,是他们系的学生会主席,人长得仪表堂堂,严媛对他可以说一见钟情。

         两个人的关系自然也遭到了老太太的反对,其实不止老太太反对,就连严松伟和严柏宗都有些反对。大概都是男人的缘故,他们看人的眼光似乎都比严媛要准一些,这个杜涛的出身他们倒不像老太太那样在意。他们在意的是杜涛的为人。

         杜涛这个人性子太高傲,要面子,严媛和他在一起,几乎事事都要迁就他,照顾他的自尊心。中国自古以来婚姻讲究门当户对,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但凡是门第不对等的婚姻,要远比门第相当的婚姻容易出问题,这倒不是歧视谁。

         但是严媛那时候一门心思扑在杜涛身上,爱的火热缠绵,恋爱不到一年就和杜涛搬出去住了,有段时间和家里人闹得很僵。

         只可惜这段关系没能善终,毕业之后两个人矛盾加剧,天天吵,最后杜涛劈腿了,劈的还是严媛的好朋友。那朋友虽然是城里人,但不像严媛家世这么好,也就是小康家庭。

         “他说他跟我在一起压力太大了,他受不了,他在她那能得到自信和满足,我给不了。”严媛哭着对严家人说。

         严松伟气不过,找人揍了杜涛一顿,胳膊都给他打断了一只,如此以来两个人便再无可能了。

         严媛为此荒废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走出来,扬言再不相信爱情。严家人虽然心疼,但也庆幸,照严松伟的话说:“我早就知道那小子不靠谱,第一次到我们家来那外强中干的样,好像唯恐我们小看了他。过分自尊的男人不能要,太自私。”

         “那如今严媛这个男朋友你见了么?”

         严松伟摇头:“这妮子瞒得紧,我们都是刚知道。”

         “我也是刚知道,概不得前段时间她一直说有约,整天不在家,估计就是谈恋爱去了。”

         “这一回得给她好好把把关,我妹看男人的眼光不行,只看脸,不看品行。”

         严媛的新男朋友,今天是第一次登门。

         “经过了上次要死要活的事,我看媛媛慎重了许多,这次或许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春姨一边说着一边忙活,祁良秦过来给她打下手,今天的菜非常丰盛,春姨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看了看时间,也快十一点了。祁良秦出了厨房到外头看了一眼,就看见老太太仪表端庄地坐在客厅里,可谓是盛装打扮,而严柏宗坐在她旁边,也是一身正装。祁良秦忍着笑回了卧室,见严松伟在打游戏。

         “你妈跟你大哥都在客厅里等着呢,你怎么在这打游戏?”

         “不过是个男朋友,未必能成我妹夫呢,没工夫浪费时间在他身上。”

         祁良秦笑着说:“可是你你去看看你妈和大哥,他们俩那阵势不像是等客人,倒是有点像公司面试。”

         严松伟也笑了,说:“所以当初你直接跟我进了家门,少了多少事。我要是也像媛媛那样事先先把你带回家吃个饭,我妈能在饭桌上直接把你活吃了。”

         “你们家的女婿可真不好当,我都替那小子捏把汗了。我看你妈这回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何止我妈,我们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那我呢?”

         “你随便啊,”严松伟想了想:“你跟春姨一派吧,热情一点。家里也不能都跟黑脸包公似的,得有人□□脸。而且我不能让人家觉得我娶了个凶巴巴的媳妇回来。”

         严媛跟她男朋友貌似是掐好了时间的,十一点准时进了家门。

         祁良秦跟着严松伟出了卧室,隔着玻璃就看到严媛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那男人个头很高,大概也有185的样子了,生的也壮实,黑黑的,本来算是高挑的严媛在他跟前顿时变得小鸟依人起来。

         “怎么找了个这样的,”严松伟吐槽。

         “好像挺帅的啊,”祁良秦说。

         结果他说完这话,严柏宗却扭头看了他一眼。

         “跟她原来喜欢的不是一个类型啊。媛媛原来喜欢瘦高白净的,还最爱眼镜男。”

         老太太回头看了严松伟一眼:“别提以前的事。”

         老太太正襟危坐,还理了理头发。祁良秦已经走到了门口,推开门冲着严媛两个人笑了笑:“来啦。”

         “这是我二嫂,”严媛笑嘻嘻地说。

         祁良秦脸色微红,那男人也是窘迫的愣了一下,严媛笑着说:“你忘了,我跟你提过的,良秦,我二哥的爱人。”

         那人就伸出手来跟祁良秦握了一下。严媛接着说:“这是赵浩。”

         “快进来吧,妈他们老早就等着了。”

         祁良秦说着就接过赵浩手里的礼盒,将他们迎进门。

         这个赵浩,真的和严媛很不搭,有些木讷的样子,性格也内敛,容易红脸,皮肤又黑,就是黑红黑红的。严媛说他是体育老师,刚毕业的,比她还小一岁。

         “姐弟恋啊,”春姨说。

         “如今姐弟恋很流行,”祁良秦说:“我看着这个小伙子挺靠谱的。”

         “就是黑了点,木了点,”春姨说:“不过我看比那个杜涛强一些。”

         “也没说要谈婚论嫁,媛媛喜欢最重要了。”

         老太太果然扮演了一个合格的封建家长角色,客气,但是太客气,就显得威严。严松伟和严柏宗大概对严媛的这个男朋友稍微满意一点,所以态度要比他想的平和。不过严柏宗话不多,严松伟估计是为了拿出二哥的款儿来,话也不多。倒是严媛一直跟赵浩说个不停,赵浩大概是有些拘谨和窘迫,一直有些脸红,黑黑的倒是有几分可爱。

         如果不是严媛是个白富美,那赵浩真是个不错的对象了。虽然只是个初中体育老师,但可是在南城数一数二的重点中学,南城这种大城市里当个小学老师都很难,福利是非常好的。何况老师这个职业也高尚,体育老师,那身体应该也是很好的,个头高,长得不算英俊,可也周正,这种男人放到相亲市场上,是很受欢迎的。

         等到送走了赵浩之后,祁良秦对严松伟说:“我觉得挺不错的啊,还挺老实的一个人。怎么看你妈的神色,好像不大高兴。”

         “我妈一直要给媛媛物色人选呢,这个赵浩,肯定不能和她物色的男人比,她多少有些失望吧。大概对媛媛这种秘而不宣的态度也有些不满意。”

         “我看媛媛还是很喜欢他的,谈恋爱嘛,不用想那么多,她开心就好了。”

         “问题她不是谈着玩啊,她刚才跟我们说,都打算年内结婚了。”

         “这么急?”祁良秦吃惊地说:“该不会……”他说着指了指严松伟的肚子。

         严松伟气炸:“不可能!”

         祁良秦笑道:“你要当舅舅了还不开心。”

         “我倒是无所谓,我怕妈会气吐血。”

         “那可不好说,她不是一直想含饴弄孙么?”

         “我妈跟我大哥都是老传统,你又不是不知道。”严松伟说着摸了摸后脑勺:“你说,她不会真的奉子成婚吧?不行,我得去问问。”

         严松伟说着就出门去了。祁良秦跟着出来,到了客厅里。严柏宗却突然问他:“你觉得媛媛这个对象怎么样?”

         “挺好的啊,”祁良秦说。

         他说完就跟着严松伟上楼去了,八卦心战胜了他对严柏宗的眷恋,现在和严柏宗相比,严媛的八卦更让他好奇。

         “二哥,你瞎想什么呢,”严媛红了脸说:“我怎么可能未婚先孕。”

         严松伟说:“没有就好,你想你要是大着肚子穿婚纱,多难看。”

         “我这点自我保护意识还是有的,而且我妹过够二人世界,是不可能生孩子的。”

         “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怎么事先一点风声都没透漏给我们?”

         “这还不是跟二哥你学的,先斩后奏。”严媛说着就满怀期待地问祁良秦:“良秦,你觉得赵浩怎么样?”

         祁良秦点头:“挺老实的。”

         “这是夸人么?”严媛不满意:“你不觉得很帅么?”

         “这都叫帅,那你二哥我岂不是超级无敌大帅哥了?”

         严媛努努嘴:“我觉得帅!”

         “你跟他怎么认识的?”

         “说起来你们都不信。二哥你知道华姐吧,她儿子不是上初中了么,在学校打架,学校让叫家长,华姐不得空,就说我是她妹妹,让我去了一趟。原来华姐那儿子是个学渣,不学好,体育课的时候跟同学打架,赵浩是他们体育老师,拉架的时候被砸中了头。我想我来都来了,总要对受伤的老师表示一下歉意吧,一来二往的,就认识了。我们俩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特别顺,没有谁追谁。”

         “哇,跟小说一样,好有缘分啊。”祁良秦羡慕地说。

         “是吧,你也觉得很有缘分吧,”严媛笑着说:“他人特好,对我也特好。我怕家里不同意,所以一直瞒着你们。我觉得他就是我要等的那个人,我们各方面都很合拍,我觉得我们俩在一起,一定会特别特别幸福的。我知道他不是家里人期待的对象,可是我真的很爱他,跟他在一起我很快乐。”

         严媛的眼睛洋溢着幸福的光芒,看得出是真的喜悦。

         祁良秦下了楼,就对春姨讲了,讲完了还是同样的感慨:“好有缘分啊,像小说一样。”

         “所以说这缘分啊,就是天注定的,不用急,总会来的。”

         这话似曾相识。

         祁良秦记得就是去年的时候吧,是平安夜。南京的街上到处都是圣诞节即将到来的喜悦,他从超市回来,买了两个苹果,自己用热水温了,吃了一个。

         吃完了苹果,他就对着电脑跟朋友聊天,一直聊到深夜,平安夜过了。

         然后他就跟朋友说,哎呀,我年年平安夜都许愿说希望下一年的平安夜有人跟我一起过,可是年年都落空,好伤心。

         朋友问,为什么是平安夜伤心,不是圣诞节伤心?

         他说,我圣诞节也伤心啊,不过平安夜最伤心,因为我觉得平安夜很浪漫啊,是情人的节日。

         朋友给他发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然后告诉他说,缘分都是天注定的,你不用急,早晚都会来的。

         祁良秦心想,他的缘分怎么来的那么晚,路上那些小年轻,可能才是初高中,缘分就已经来了。

         节日这个东西,有些不是给单独一个人生活的人过的,比如中秋,春节,有些不是给单身的人过的,比如情人节,平安夜。而他既是单身,又是单独一个人生活。

         他躺在床上,心想,明年的平安夜,会有人陪着我么。我的命中注定的缘分,明年会不会来呢。

         如今他站在这里,有了严柏宗。

         他多希望这句话是真的啊,“缘分都是天注定的,不用急,早晚都会来的。”如果这是真的,可以安慰到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