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祁良秦就这样心惊胆战地想了半宿,仔细研究了一下小说里严松伟这个人物,怎么看都是花花公子的常见设定,刚才突然偏离了一下轨道,大概是他翘臀惹的祸?

         不得不说,祁良秦的蜜桃臀真是直男弯男通杀,蜜桃臀本来就有些中性化吧,他想,严松伟大概是从谭青青那里白昼宣淫回来,精虫还没有完全褪去的缘故。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严松伟对他感兴趣都不是一件好事。

         可能心里藏了个阴影的缘故,第二天他一大早就醒过来了,洗漱完出来,严松伟才刚刚醒,□□着上半身坐在床上,睡眼惺忪,发型凌乱,祁良秦不敢多看,他对男人的身体向来非常避忌,就好像直男对待女人的身体一样,他会有羞愧心,不敢看,觉得自己在心怀不轨地占便宜。

         “几点了?”严松伟问。

         “六点半。”

         外头天色已经大亮,看来又是个好天气。祁良秦照样去厨房看,帮着春姨摘韭菜,春姨今天要蒸韭菜包子,老太太年纪大了之后,很注意养生,不爱吃肉爱吃素,如今有了花不完的钱,反倒返璞归真,就爱年轻时候过的平民生活,她觉得这样更健康。

         “你还不知道吧,这些菜都是咱们家自己种的,老太太从十多年前就非常注重食材来源,如今菜场上的菜都不安心,怕有农药,又怕有化肥残留什么的,所以老太太就在南城北郊买了一块地,专门种菜种稻米,咱们家里吃的面啊,米啊,还有四时的蔬菜,都是从那块地里来的。”

         “这个我听过,”祁良秦兴奋地说:“我以前看新闻,说有的大明星会去东北或者那里包地,然后种粮食给自己吃,用的都是有机肥,图健康环保。”

         春姨点头:“先前还只是蔬菜这些,今年老太太听她一个朋友说,如今这外国进口的肉也不如自己养的好,所以她打算弄个养殖场呢。”

         “啊?那吃的完么,养殖场很费事。”

         “不光自己吃啊,老太太想的比较长远,她是一半用来满足自家吃的,一半用来做生意。老太太认识的人非富即贵,个个都惜命的很,老了别的也干不了,就每天在吃上下功夫,老太太说办个绿色的养殖场,什么都是天然无公害的,养出来的牲畜价钱定的高一点,也照样有人买。你说老太太是不是有眼光,本来只是吃个健康,竟然也能钻研出赚钱的门道来。”

         春姨说着朝外头看去:“他们哥俩又去打球了,你别在这里帮忙了,去看他们打球吧,顺带着提醒他们早点回来,别跟上次似的,打球忘了时间,早发都来不及吃就去公司了。”

         祁良秦正想过去看,一听这话赶紧洗了手,朝后面运动场而来。兄弟两个还在做热身,看见他过来,严松伟就说:“过来一起玩两局?”

         祁良秦摇摇头,要往小看台上去,却看到上头湿漉漉的,好像昨夜下了一场小雨。他没地坐,就只好在上面站着,看他们兄弟俩打球。严松伟压根不是严柏宗的对手,因此这对抗看起来就有几分没意思,祁良秦看的有些恨铁不成钢,喊道:“刚才你该直接投,还往篮下跑。”

         严松伟输了球,又气又累,喘着气说:“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过来打!”

         祁良秦早就看的跃跃欲试,一听这话立即就跑了过来,严松伟笑了,看着他说:“你这小身板,还真要打?”

         “小身板不假,可是比你打的好,”他说着看向严柏宗:“大哥,单打我也不是你的对手,一对二,怎么样?”

         严柏宗似乎有些质疑地眼光看着他,大家他们都没有把他当真正的男人看过,以为他就只会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看别人打球。于是严柏宗点头,说:“来。”

         但是祁良秦刚摸到球,两兄弟就有些愣住了,因为祁良秦手法之灵活,一看就是打球的常客。他身材瘦削,也没他们两个高,但是身形灵活,假动作玩的那叫一个溜,严松伟都看傻了眼,都忘了打球了,严柏宗也是没想到,手下留了几分情,就被祁良秦投进了一个球。

         运动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这个球进了之后,算是彻底打开了祁良秦的运动热情,他越打越上手,而且他发现如今他比从前身高要高上几厘米,打起球来更是得心应手,尤其是当他和严柏宗抗衡的时候,他盯着严柏宗的眸子,会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兴奋。

         一种势均力敌的兴奋,完全挑起严柏宗征服欲的兴奋,他几乎使出了浑身本领,竟比严柏宗还多投进了两个球。他对于篮球也是打心底里热爱,运动叫人热血沸腾,消除了他的杂念。他无心再去理会严柏宗矫健挺拔的身姿,全心灌注到手里的篮球上。碰撞,跳跃。

         严柏宗眼看着不能再让他,也摸清了他大概的实力,于是便不再留情。祁良秦又要投篮,严柏宗便跳起来却挡他,落下的时候脚却滑了一下,将祁良秦撞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严柏宗伸出手来,喘着气去拉他。祁良秦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笑着摇头:“没事!”

         他说完一只手撑着地,一手握住了严柏宗的手站起来。

         严柏宗忽然一把撸过他,将他揽在怀里,宽大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背,祁良秦已经淡忘的旖旎情思,都被这热气和身躯唤醒了。

         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的事,这不过是无心的一个举动,将他拥入怀里再将他放开,加起来也不过一秒钟。可是祁良秦可以把这个拥抱分割成很多个0.01秒,严柏宗的手抓到他肩膀的刹那的力度,将他拽到怀里的不容抵抗的力道,两个人身体撞到一起的时候,他清晰地感受到严柏宗线条分明的肌肉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汗湿温热,那强有力的心跳鼓动着他,和他的心脏一起跳动。

         这就是被人拥抱的滋味啊。他心里一热,竟然有一种叫他都哭笑不得的感动。

         不是*,而是感动,带着温热的伤感,好像这是人生第一次和男人拥抱,不管这算不算一个拥抱,原来拥抱的滋味是这个样子的,他几乎想要抓住严柏宗的胳膊,不叫他松开自己,可是他不能。这短暂的拥抱的感觉叫他浅尝辄止,催发了他无尽想要拥抱的*。

         不用做别的,不用亲嘴也不用上床,光是一个简单的拥抱就行。将所爱的人紧紧拥抱在怀里,体会那种身体相贴合,灵魂有了依靠的喜悦。

         可这颗糖他的舌尖才刚刚碰到,便被严柏宗掰开他的嘴卷走了。可是甜味留在了他的舌尖上,被唾液打湿了,慢慢蔓延到整个口腔,最后连他的灵魂都感受到这种甜滋滋的味道,他为此着迷。

         他的心跳震耳欲聋,所幸本就因为出汗而潮红的脸庞遮住了他的羞涩,严松伟说:“也差不多时间了,咱们回去吧,明儿再接着打。”

         严柏宗点头,走过去将篮球捡起来,严松伟搂着祁良秦的肩膀,笑着说:“你行啊,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本事,我以为你只会柔柔弱弱的呢。”

         祁良秦还没有从刚才那个拥抱里回过神来,只是一味傻笑,扭头去看严柏宗,却见浑身是汗的严柏宗竟然讲上衣脱了下来,露出精壮的上半身。

         关于严柏宗的身体,小说里描写过太多次,即便闭着眼睛,祁良秦也能想象的出来他的样子。可是即便严柏宗每一道肌肉的纹理他都知道,每一根毛发他都熟悉,当他亲眼看到的鲜活的*的时候,还是不能不兴奋激动。

         这是他人生头一回如此近距离的,清晰地看到严柏宗的身体,那充满了雄性荷尔蒙气息的,滚着汗水的身体,瘦削强健,肌肉匀称到不像话,就连肤色也是完美的,不会太白皙,也不会太黝黑,下腹从肚脐眼绵延而下的一片腹毛也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甚至抢了人鱼线和胸腹肌的风头。这成熟男人的魅力。

         祁良秦咽了口唾沫,脚下突然一绊,扑通一声趴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