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严老太太说到做到,出去打了个麻将,就把这事给定下来了,不过时间还早,要等九月份开学季,让他跟着新生一起去报道。

         “正好这段时间你也好好学学文化课,要是觉得自己学起来吃力,就叫松伟给你找个家庭教师恶补一下。这件事千万要放心上,走后门不可耻,走了后门却不如人这才可耻,别到时候开了学,门门考试都倒数,你们校长是我朋友的爱人,别给我丢人。”

         祁良秦只是点头称是,严老太太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看看需要买什么书。”

         “您……您还没告诉我,我要学的是什么专业……”

         “不是画画,”严老太太先强调了这一点:“多学点文化,肚子里多点墨水,我给你挑的是中文……你这是什么表情,老祖宗的文化多学一点总是好的,咱们家里都是理科生,你多加强点文学素养,以后有了孩子不是也好培养……松伟有跟你说过,你们两个将来得要个孩子吧?”

         祁良秦点头称是:“那……那我去搜搜看,都需要什么书,我去买。”

         学中文也好,他从前也是学理科的,但他对理科并不热爱,当初弃文从理,也是因为当时他们高中比较重视理科的缘故,他考理科是为了上一个好大学,找一个好工作,中文系在他们那个时候是很受鄙夷的,被认为是出来只能做文秘的专业。当然了,他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但中文系的找工作确实不如理科生好找一点,除非是很牛逼的大学的中文系。

         严老太太并不指望他读大学赚钱,只是为了提高他的文化素养,所以才选了中文系,但他觉得读中文系应该轻松一点,他本来就很爱看小说,也庆幸老太太没让他继续学美术……他真的毫无绘画天赋。

         他回到房间上网搜了一下,然后就出门去买书,回来的时候走到大门口,看见春姨抱着个纸箱子出来,放到了大门口不远的一处垃圾桶里。严家所在的别墅区绿化和卫生搞的都特别好,垃圾都要严格分类,春姨在那里将垃圾分出来,看见他走过来,就打了个招呼。

         祁良秦看见她把一个造型特别好看的花瓶往垃圾桶里扔,赶紧问道:“这个干吗要扔了?”

         “老太太新买了几个,觉得这个不好看,叫我拿出来扔了,这个花瓶不值钱,还是从前的时候买的。”

         “要不给我吧,我用。”

         “你们房里不是有两个么,还是你们结婚的时候朋友送的,我看挺好看的,就是没见你怎么用。”

         祁良秦回到房里一看,果然有两个花瓶在架子上放着,晶莹剔透,是欧式的白色喷砂玻璃花瓶,他把花瓶从架子上拿下来,擦了擦,想着要插什么花比较好,走到窗口朝外头的小花园里看了一眼,就问春姨要了把剪刀,出去剪了几枝花,放在了花瓶里。

         白花绿叶,趁着润泽的白瓶子,果然雅致又好看。他抱着进了客厅,谁知道严老太太和严媛正好要出门,他赶紧献宝似的拿出来给她看。严媛一边戴着耳坠一边问:“你弄的?”

         “好看么,你要喜欢,送你放在屋里面。”

         严媛笑着摇摇头,严老太太脸色不好看,不过她向来脸色不好看,她这人相貌长的有点凶,不笑的时候就会很严肃。祁良秦问:“你们要出门么?”

         “嗯,跟妈一起去做spa。”

         祁良秦抱着花瓶送她们母女俩出门,却听严老太太说:“真是白瞎了那么好的瓶子。”

         严媛笑着挽住了她的胳膊,声音飘飘忽忽的几乎听不清楚:“那我过几天学插花的时候叫上他。”

         祁良秦就意识到原来老太太嫌自己插花插的不好看。

         他并不懂插花的艺术,花剪下来插到花瓶里不就够了么。他左右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花瓶,他觉得赏心悦目。春姨笑着说:“这个冰山玻璃花瓶你用来插百合更好看。”

         “我也喜欢百合花,可是院子里没有。”

         “去花店买啊,打个电话就送过来了。”

         “算了,这个我都弄好了,下次吧。”

         晚上严松伟回来之后,他问严松伟这花瓶他弄的怎么样。严松伟说:“挺好看的,就是花有点小。”

         “你妈不是很喜欢,”他说:“我本来还想装装高雅,跟她套套近乎。她说白瞎了这么好的瓶子,这花瓶很贵么?”

         “dahl的,丹麦的一个牌子,不贵,不过好看。”

         祁良秦没听说过,不过既然是国外的牌子,应该很高大上。祁良秦说:“那我以后还是不用了,省的你妈觉得我糟蹋东西。”

         严松伟解开袖口的扣子,笑着说:“你弄的这些小花,不适合这种花瓶,你去大哥那里,他那有两个景德镇的布谷陶瓷小花插,胖墩墩的小瓶口,插这种小花特别好看。”

         祁良秦这才知道花瓶也是有讲究的,有些花瓶只适合走欧式路线,有些花瓶则适合走中国风路线。他弄的有些不伦不类,所以被严老太太嘲笑了。他想着过几天严媛去学插花,不知道会不会叫上他。

         他很想去,插花,一看就是现代潘金莲该做的事啊,可以插的很好看,也可以被插的很好看。他学会了以后,可以去帮严柏宗插花,他可以把严柏宗的花瓶插的很好看,严柏宗则可以把他插的很好看。

         真是有些叫人害臊,祁良秦低着头想。

         严媛的插画课是周四,祁良秦待在家里有些意兴阑珊,于是又重新拾起老习惯,抱着手机看小说。

         但是他在网上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文。这年头,要找到一片心爱的文,和找到一首好听的歌,一部好看的电视剧一样难,最后他选择了一个狗血又精彩的宅斗文,看了一整天,总算是看完了。

         虽然狗血,但是剧情实在精彩,他这多年不看言情文的,都觉得看了巨爽,果然爽文有爽文的好,剧情流有剧情流的精彩。感念于自己已经很久没看到过让自己喜欢的文了,他还特地找到了这篇小说的首发地址,注册账号买了全文。

         虽然花了钱,注册也费了些事,可是这年头遇到自己喜欢的文不容易,如今的好文太少,身为读者故,更应该鼓励这样的小说,自己将来才能看到更多好看的。不然大家都看盗版,看着对作者是伤害,其实伤害了作者,也某种程度上伤害了读者,从前他没钱也就算了,如今倒也不差这几块钱,何况是自己喜欢的文,这些原都是小事。

         读者和作者,本就是互相依存的两个词,相互成全的两个人。

         然后他心血来潮,就搜了搜《男版潘金莲》,可惜最后没有搜到。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口味偏好,其实他还挺爱看《男版潘金莲》这种磨磨唧唧又挠着痒的“言情文”。

         通篇可能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故事,也无关乎家国情怀,从头到尾絮絮叨叨,不过是讲一段欲说还休的小情爱,情中带欲,足以抚慰他的心。这样的*文,通篇言情,不就是言情文么。

         他是真喜欢这个文,追文的时候,很辛苦,但是不舍得不看。

         《男版潘金莲》是主受的文,而且是细腻到让人发指的主受文,关于祁良秦的情思描写的非常细致,但是关于严柏宗的心理却几乎没有着墨。他记得当时追文的时候,底下一堆读者嚷着要看肉,要大伯哥赶紧天雷勾地火。后来作者耐不住读者不满和要求,只好用零星笔墨带了一下严柏宗的心理。

         他其实觉得很可惜,作为读者,他当然也想要看天雷勾地火的戏份,带感,看的人心痒难耐。可他是个理智的老男人,他知道严柏宗之所以可贵,就可贵在他的“无情”。

         祁良秦和严柏宗都是有家室的人,至少在小说的一开始,在真相没有揭露之前,他们都各自有自己的婚姻,更何况祁良秦可是严柏宗的“弟媳妇”,如果祁良秦勾搭一下,严柏宗便与他眉来眼去搞起了暧昧,或者心中泛起了涟漪,这样的男人,即便得到了,又有几分安稳?

         严柏宗之所以是严柏宗,就是他正派,克制,是值得信赖的正人君子,值得依靠的好男人。他如今对祁良秦无情,将来动了心,认了情,才能成为祁良秦终生的依靠。所以严柏宗对祁良秦无情,基本上是必然的。但是如今的读者看甜宠文看惯了,受不了一点虐,如果要写尽严柏宗的无情,读者大概埋怨声一片,黄陵笑笑生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选择避而不写。

         很多读者问祁良秦撩成这样,严柏宗会是什么心理呢,怎么都是小祁一个人在撩,好想看大伯哥心猿意马的那点儿女情长。很可惜,并没有。

         得不到回应却依然情思炙热,这才是祁良秦。

         柳下惠坐怀不乱,这才是他心心爱着的严柏宗。

         如今他成了祁良秦,面对这样的严柏宗,感受着这样恼人的魅力。《男版潘金莲》是小火慢炖,在都已经习惯了快餐的年代,注定是一本火不了的文,所以乏人问津,最后坑了。

         坑品不佳的作者真是要不得,他想,挖一个坑填一个坑,才对得起他那么多日夜的辛苦追文啊。这个撩了就不管事的作者!

         但是他还是应该感谢一把吧,把严柏宗带到他的面前来。

         严柏宗,严柏宗。他轻声默念着,手机扔到一边,呆呆地想着严柏宗的样子。只是严柏宗三个字从他嘴里念出来,就让他心里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所有和严柏宗有关的事物,都变得很不一样。这世上有没有神灵,可否听见他的心,让他得偿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