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严柏宗会怎么样想他,祁良秦羞愧于知道,但他估摸着也不会是多好的印象,如果说前面几次严柏宗还能当是意外,当自己想多了,那聪明如严柏宗,此时此刻大概已经看到了祁良秦的水性杨花。

         像严柏宗这样正经的男人,心里大概是很看不起祁良秦这样的人。别说他们之间还隔着一个严松伟,即便是一个跟他毫无关系的已婚男女要勾引他,他应该都弃之如敝屣。

         祁良秦很想在严柏宗面前树立一个最起码值得敬重的形象。无论男人女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都有意无意想要树立自己的好形象,以此博得对方的好感,哪怕自己对对方并无所图。但是他现在所做的每一件事,似乎都在刷着严柏宗的忍耐底线。

         严柏宗是个非常正直的男人,因此看不上他的水性杨花,可也因此对他并没有挑明的挑逗选择了视而不见。他只是不着痕迹地站了起来,悄悄走了出去,一伙子人都在打麻将,没人注意他出去,只有祁良秦。可是祁良秦却装作没看见的样子,两只眼睛盯着麻将桌。

         不一会严柏宗就出现在了外头的花园里,嘴里叼着一根烟。

         严柏宗不算老烟枪,小说里说他偶尔才会抽,这是他完美人格里唯一一点可能让有些人不喜欢的地方,但这些人并不包括祁良秦。身为男人,他曾经偶尔也会抽一两支烟,比如每年过生日的时候,或者春节的时候。他抽烟只是为了某种特定心理,并因此能理解那些抽烟的人。男人离了烟酒,总是少了一点烟火气,叫人心里不踏实。他能接受适度或者偶尔的烟酒行为。

         他趁着打麻将的功夫抬头,时不时地看严柏宗一眼,看到严柏宗站在春光里吐出的烟雾。但他的目光被对面的严媛捕捉到了。严媛扭头看了一眼,一边摸着牌一边对严老太太说:“大哥这趟回来好像心情不大好。”

         “有么?”严松伟看了外头的严柏宗一眼。

         “有没有你都不可能看得出来,你心那么粗。”

         严松伟就笑了:“说真的这一点我真佩服你,你说你都怎么看出来的,大哥从小就不咸不淡的样子,反正我看他一年365天都是一个样,没有高兴的时候,也没见他不高兴的时候,什么都藏在心里头。你看别人家的兄弟俩,喝酒聊天一起出去玩,大哥都从来不跟我说心里话。”

         严媛抿着嘴笑:“他不跟你说心里话是知道跟你说了也没用,再说他不说你说啊,你不是有点事就爱拽着大哥吐槽。”

         严松伟说:“那你说说,你怎么看出大哥心情不好了?”

         “这很简单啊,大哥平时很少抽烟,他只有在烦躁的时候才抽烟,每次他抽烟,不是跟大嫂吵架了,就是公司出问题。你知道大嫂最厌烦抽烟的人,大哥在这方面一向很节制。”

         严松伟听了突然闷笑,低着头排着麻将说:“他哪里不节制。”

         说完他抬起头来,就被严老太太瞪了一眼,他只好低下头闷笑,严媛说:“我看你是想挨揍了。”

         祁良秦心里暗暗将这两个兄弟相比较,他觉得严松伟比较适合谈恋爱,做朋友,因为他年轻有趣,严柏宗比较适合做结婚对象,因为他踏实可靠。

         因为牌技本来就不好,再加上心不在焉,祁良秦输的非常惨,最后算账的时候,他发现他输了一万多。

         吓得祁良秦差点没瘫软在椅子上,非常羞愧地扭头看向严松伟。他没有这么多钱。

         “你别看我,你是替大哥打的,找他去报销。”

         严柏宗已经不在院子里了,好像是回房里去了。祁良秦心慌意乱地站起来,严媛看到他几乎要哭出来的一张脸,笑道:“良秦,可别小气,赶紧拿钱,今天我请大家出去吃。”

         “我没想到打这么大的……”祁良秦嘟囔。以前他看他表兄弟们打麻将,一场打下来不过百十块钱,那还是全场输的最惨的了。他忘了这是严家,不拿钱当钱的。

         严松伟将麻将收了,对严媛说:“就属你赢得多,就该你请客。妈,咱们好好宰她一顿!”

         严老太太说:“我知道一个地儿,保准她把赢的钱都吐出来,叫上春姨,咱们几个一块去,还有你大哥。”打完牌严老太太心情不错,笑着看向祁良秦:“我说小秦,快拿钱啊。”

         祁良秦只好进了房间,等严松伟进来换衣服的时候,他赶紧抓住说:“我钱包里没有那么多钱,怎么办?”

         “这钱你干嘛自己出,说了你是替大哥打的,赢输都算他的。他不在乎这点钱,找他去要……不好意思?要不我帮你去要?”

         祁良秦臊的脸有点红:“你也不差钱吧……要不你替我出……”

         “这可不行,妈知道了会不高兴的,本来打麻将就是图个乐子,如果因为是一家人就不算清楚,那打牌的时候岂不是就很没意思?总要定个输赢下次再打才带劲。你不用不好意思,都是小钱,家里没人在意,你只管去跟大哥说一声,就说输了多少,他自己就会拿钱给你的。”

         祁良秦有些心急,听了严松伟的话又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就出门,走到严柏宗门前敲了敲门。

         “门没锁,进来吧。”

         祁良秦推门进去,这还是他头一回进入严柏宗的卧室,只觉得里头的装潢跟严松伟那边很不一样。他觉得有点冷,色调冷,家具装潢也有点冷,也很简约,不像是结了婚的人住的地方,倒像是单身贵族。

         “输了?”严柏宗坐在书案前直接开口:“输了多少?”

         “一万零三百块……”

         “这么多?”

         祁良秦一听脸就臊的更红了:“对不起,我不会打,不该替你的……”

         严柏宗笑了笑,说:“没事,一家人随便玩,输了谁都是进自家口袋。”他说着大声冲着严媛问:“你要现金还是转账?”

         严媛的声音透过客厅传过来:“当然是转账了,大哥,别小气,凑个整数,给个万一挑一吧。”

         严柏宗笑了笑,掏出手机将账转了,祁良秦尴尬地站在那里,觉得自己不能再站下去了,就闷不声地从他房间里出来了。

         他以后再也不跟这家人打麻将了,一万多,也太多了,就算不是他的钱,他也很难受。

         祁良秦记得他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他上大学的时候,那一年毕业,他和几个要好的女同学去一家餐厅里头聚餐,他这人平时很节俭,可是特别要面子,因为去的一群女同学,结账的时候,他就自告奋勇要自己去结,不好意思跟女生aa,结果餐厅的服务员说:“九百。”

         他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九百?”

         服务员笑盈盈地看着他:“我们这里人均一百五啊帅哥,你们是六个人。”

         什么火锅要一人一百五,他原来也吃过不少火锅的啊,都是一个人三四十,最多也不超过五十块,四川火锅遍地是,哪有这么贵的火锅。

         他脸色白了白,说:“我没带这么多现金,这附近有取款机么?”

         “出门左转,美特斯邦威旁边有个农行自动取款机。”

         祁良秦飞快地跑出去,他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是个炎炎夏日,十字路口车来人往,热气吹在他脸上,叫他头昏脑热。他取钱回来的时候,满心就只有痛惜。等付完款他进去又吃了很多,同行的女同学惊讶地笑说:“你好能吃。”

         祁良秦就嘿嘿笑,走的时候还关了好几口红酒。跟他要好的女同学说:“这家餐厅挺贵的,要不我们还是aa吧。”

         “不用不用,该我请你们的。”说完这句话,祁良秦感觉自己都要哭了,可还要装大款,手插在裤兜里,迎着夏日的热风。他这个人性格上有太多的弱点,而抠,是他不愿为人知,但其实所有人都知道的缺点。

         后来他一个人生活,就更抠了,毕了业之后更加知道柴米油盐的艰难,经常对比永辉超市和楼下小摊贩卖的菜哪家更便宜,肉也要周末才会买,只有给家里人买东西和同事聚会的时候才比较大方。

         这下好了,本来只是玩玩的,居然一下子输了一万多,导致他整个午饭都吃的非常没有滋味。虽然不是他的钱,可他就是难受,看到严柏宗,心里更是愧疚。

         他总是想着一万多可以做些什么,够他几年的买衣服,如果按他一趟超市四五十块来看,够他去几百次超市,而他一般三四天才去一趟超市,那也就意味着够他吃好几年,如果换算成馒头,那就是一万多个馒头,够他吃更多年。

         “你怎么闷闷不乐的,”严松伟轻声问:“因为输钱了?”

         祁良秦点头:“没想到输那么多,我再也不玩了。”

         “你怎么变的小气起来了。上次去医院还坐公交,车都不舍得打?”

         “我又没有你有钱……”

         “我给你的钱不够花么?”

         祁良秦眼睛一亮:“你给我的钱在哪儿?”

         严松伟说:“我怎么知道你放哪儿了。你的钱我可从来不过问,咱们说好的互不干涉互不过问。”

         祁良秦打算回头好好找找自己的钱。他在路上想这件事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当初叫严松伟替他出这一万多块钱很好笑,严松伟是他什么人,严松伟并不是他真正的爱人。他和严松伟是契约婚姻,按道义上来说,严松伟也不应该给他除了契约要求之外的一分一毫。正因为是契约婚姻,金钱上更应该分明,这对大家都好,他不是严松伟的爱人,也不是他的情人,他只是契约执行者。

         严松伟不傻,倒是他傻了。

         他回到家就翻箱倒柜,把祁良秦的卡都找了出来,可是他却不知道密码,他还翻到了他和严松伟的婚姻契约,大概看了看,最后重点看了看金钱的部分。

         严松伟一次性支付他一百万。

         一百万,祁良秦简直沸腾了!他穿成了小富婆诶。他臊臊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