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9|201612
        祁良秦觉得严柏宗在偷偷看他。

         这不只是一种感觉而已,有几次他扭头的时候,都觉得严柏宗似乎在瞬间扭过头去。

         祁良秦就觉得脸上热热的,他装作毫不知情,仰起头一边看一边听导游作介绍。

         但是他的心跳很快,有时候喉咙攒动,那是他偷偷咽唾沫。

         他觉得自己要保持一定的姿态,尽可能高冷,好看。除此之外,他还要瞅着严柏宗不看他的时候,偷偷瞄一眼。

         多么神圣的地方,他却为心中春情荡漾起来。导游介绍的很详细,他们逛得也很慢。严松伟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严媛和赵浩就在不远处,还在拍照。

         有些地方点了酥油灯,导游说这象征着佛光永不灭。祁良秦忽然看到旁边的一个石塔旁,有个僧人在我往里添东西,心里好奇,便走了过去。

         原来那是僧人在往香塔里添加柏树枝,走近了便可以闻到淡淡柏树香气。不知道是不是心魔作祟,这柏树和严柏宗的名字有着某种联系,他便觉得那香气也是迷人的,不同于檀香,是有些清冽苦涩的香气,像严柏宗这个人。

         那僧人看到他,微微笑了笑,十分儒雅的样子。叫祁良秦意外的是,这个僧人居然会说汉语,只是不大流利。他和那僧人交谈了几句,僧人请他进去喝酥油茶。

         祁良秦还从来没有喝过酥油茶,但他不想一个人去,想叫上严柏宗,于是问那僧人:“我能叫上我朋友么?”

         僧人笑着点头,祁良秦便跑到大殿门口:“大哥,那个僧人请我们喝酥油茶,你去不去?”

         导游闻言回头看了一眼,说:“到这里不喝杯酥油茶实在可惜,他们也不是人人都招待的,看来都是缘分。”

         老太太是最虔诚的了,听闻了赶紧说:“那你们去吧。”

         严柏宗便跟着祁良秦进了那僧人的房间,进去之后祁良秦环顾四周,发现这僧人的房间和他想的不一样,桌子上竟然还放着ipad.

         煮茶的功夫做了简单的交谈,祁良秦才知道这位是从印度佛学院念书回来的高僧,只会说一些简单的汉语,但是藏文和英文却很精通。严柏宗就和他用英文交谈起来,那僧人似乎很是意外的样子,两个人说着流利的英文,倒是叫祁良秦有些汗颜。

         祁良秦英文算是不错的,经常考高分。但他是哑巴英语,说的远不如考试厉害。这也是他头一回听见严柏宗说英语。严柏宗声音本就好听,发音标准,说起英语来流利自然,整个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祁良秦心里艳羡,想着等自己开学了,到了学校里面,立即要好好学英文,争取说的和严柏宗一样好。

         这个严柏宗,好像没有什么是不会的,是不好的,会打球,会游泳,会骑马,会说英文,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还有很多会的东西,是他还没有见识到的。

         造物主造出几十亿人,里头能有几个是严柏宗。

         祁良秦简直没办法把眼睛从严柏宗的身上挪开。

         喝了酥油茶,他们道谢出来,却已经看不到老太太他们在哪里了。严柏宗说:“我们自己逛吧。”

         祁良秦点点头,带着点羞怯,说:“你英语真好。”

         “也都是以前上学的时候学的,后来在美国住过一段时间。”

         祁良秦说:“你真厉害,什么都会。”

         严柏宗嘴角抿起来,但是没说话,慢慢沿着石板路往前走。

         祁良秦察觉严柏宗总是在偷看他,而且在他看过去的时候会瞬间扭过头去躲避。但事实上,严柏宗自己并没有察觉自己的这个行为。

         大概是下意识的看,不着痕迹,轻到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依然坦荡清白,并没有那种偷看的感知,因此也不存在偷看的羞愧感。

         但刚才祁良秦夸他厉害,什么都会,他心里是得意的,那种得意感甚至于无法掩藏,浮现在他的嘴角。

         抬头仰望松赞林寺,有乌鸦在金顶上盘旋,檐角的风铃随着风轻轻晃动,发出细微声响,像佛音叫人心生敬畏,廊柱上舞动的经幡色彩斑斓,什么颜色都有。大概是因为新奇,这边的佛教有某种浪漫情愫在里面。他们两个沿着石阶往上爬,不急不缓,便也有了那种不急不缓的浪漫。

         祁良秦想,要是只有他和严柏宗两个人就好了,要是他们两个现在是恋人就好了。他的终极梦想,一直就是有一天能和自己爱的人一起走遍全国南北,游遍世界各地。

         旅游,还是要和爱的人一起去才有意思。平常的生活太琐碎平淡,时间久了可能就记不起来,只有靠旅游的色彩点缀,可能老了都不会忘怀。

         他突然加快了速度,从严柏宗身边跑过,蹬蹬蹬跑到石阶的最高处,然后兴奋地看着严柏宗。

         严柏宗愣了一下,怔怔看着他。祁良秦喘着气,脸色微红。

         这种神经病似的突然发作祁良秦自己都说不出原因。他嘻嘻笑着,说:“大哥你快上来,这里可以看到一个湖,特别美。”

         严柏宗上到了最高处往下看,果然看到了一个碧蓝如玉的湖泊,湖中心有个小岛,岛上有个白塔。

         “你们两个才出来,”远处严老太太朝他们招手,严柏宗说:“走吧。”

         祁良秦跟着严柏宗朝老太太走去,老太太问:“酥油茶那个味怎么样?”

         祁良秦点头:“挺好喝的,就是我以为是奶茶那种香甜的,没想到竟然是咸的。”

         “我不喜欢那个味,”老太太笑着说:“还是你们年轻人胃口好。小秦,给你这个。”

         老太太说着就递给了祁良秦一个手串:“这是大师开过光的,特意买给你的。”

         “谢谢妈。”祁良秦接过来,戴在了手腕上,红佛珠看起来不像是寻常可见的那种纪念品,品相特别好。导游说:“这个是姻缘手串,保姻缘的,戴上它保证你称心如愿,姻缘美满。”

         导游都挑好听的说,说不定老太太之所以买这个手串,就是这导游撺掇的。反正老太太人傻钱多,也信这个。

         祁良秦戴上去看了看,严柏宗说:“挺好看的。”

         “你啊,也去给松伟买一个物件,虽然花不了几个钱,但是是你的心意。叫他去哪都戴着,看一次对你多一个念想,”老太太循循教导:“你这孩子,我不提醒你,你就想不到?”

         祁良秦臊臊的应了一声,就按着老太太指的地方走了过去。那是个卖纪念品的小店,有个僧人看管。祁良秦挑了挑,实在不知道要买什么给严松伟好,感觉这里的东西十有*平时都用不到,最后他看中了一个银制八宝图,上面画着和合、玉鱼、鼓板、磐、龙门、灵芝、松、鹤这八种吉祥之物,这是祈求平安吉祥用的,可以挂在严松伟的车里面,精巧,也算用得着。正准备付钱的时候,严柏宗过来了,站在他旁边看了半天。祁良秦心里砰砰直跳,佯装镇定说:“大哥,我要不要买一个送给你?”

         “行啊,”严柏宗说。

         祁良秦又仔细看了看,可是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藏香,银刀,腰带,还有那些天珠,也不好分辨好坏,最后他看中了一款银戒指。

         那银戒指大概含银量很低,银白中泛黑色,比较粗犷古朴的感觉,售价也不贵,不过几十块。其实这戒指更像是藏族男人长佩戴的那种,因为不精致,倒也算不上什么定情信物,只是寻常饰品。但到底是戒指,他觉得给严柏宗买戒指,太暧昧,他们的关系还没到那份上。

         他又重新看了一遍,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咯乌,是个银护身佛盒,小的可以挂在脖颈上,大的可以佩戴于腰间,他想了想,觉得还是戴在脖子上的方便些,于是就买了一个小的,让僧人开了光。

         这大概既能表达他的情谊,又不至于太暧昧,而且和严松伟的一样都是祈求平安吉祥用的,就算严家人知道了,也不至于太奇怪。

         不过他还是有些心虚,又给严媛也买了个羊角梳,给严老太太买了一个大的佛盒。赵浩他想了想没有买,毕竟和他的关系又有些不一样。

         他把咯乌递给了严柏宗,严柏宗接在手里,说:“谢谢。”

         因为太客气,祁良秦反而不好意思,说:“不用。”

         严柏宗大概也是想买些纪念品送人的,但是看了看没有什么想买的就没有买,反正后面还有好几天的旅程,总能碰到好的,到时候再买,也是一样的。

         他伸手将咯乌套在脖子上,祁良秦忽然害臊了,贴身佩戴这件事让他心里热热的。他越发觉得买这个比买戒指好多了,算是挑对了礼物。

         其实在给咯乌开光的时候,他是很诚心地在心里默默许了愿望,不是乞求让他和严柏宗的感情怎么样,只是单纯地希望能保佑严柏宗健康平安。

         他们又回到了老太太身边,老太太问:“买了么?”

         祁良秦晃了晃手里的盒子,老太太并没有过问他都买了什么,转而问严柏宗。严柏宗说:“没看到喜欢的,再看看。”

         他们继续跟着导游往前走,祁良秦说:“刚才看到严媛和赵浩在那里站着,怎么一会就没影了。”

         那边的严媛总算拍够了照片,就把相机拿了过来,要给赵浩拍,但是赵浩不大习惯面对镜头,总是会害羞,要么就是一成不变的那个姿势,手插在裤兜里,酷酷地看着镜头。

         有点呆,有点憨。

         不得不说严媛很爱赵浩这种样子,害羞但是绝对和娘无关,是那种直男憨厚的害羞,眼睛里却有光。

         她越看越爱,拉着赵浩就朝没人的墙角处走,赵浩大概是猜出了她的意图,一张脸都黑红黑红的,又不好挣扎,然后严媛搂着他的脖子就亲了上来。

         舌吻,很浓烈。赵浩虽然紧张,却也觉得刺激。

         谈恋爱有时候不是找同类,而是在找观念上的同类,但是性格上的互补。赵浩略有些木讷保守,严媛敢作敢为很火辣,他就是因为此而着迷于这个女人。而严媛同样是因为看中了他与自己的不同,才会觉得新鲜刺激,有*。

         爱情和亲情友情不一样,是需要刺激和新鲜才能发酵。他们两个忘情地接吻,赵浩喘息着抵着严媛的额头,问;“在这里这么做是不是不大好?”

         严媛笑着说:“佛祖慈悲,不会怪罪我们这些凡俗人的*。”

         她说着便又亲上来了,谁知道刚碰到嘴唇,就听见有人发出了轻微的尴尬又似乎受到了惊吓的声音。严媛赶紧松开赵浩的脖子,就看见一个僧人急匆匆地走过去。赵浩赶紧拉着严媛跑开了,严媛红了脸,却很兴奋,拿着相机东拍西拍,看见远处的严老太太他们,就把相机对准了他们。

         她要多抓拍几张,尽量把老太太拍的美一点,老太太会很高兴。

         她拍了好一会,和赵浩靠在石栏杆上休息,一边休息一边查看自己拍的照片。后面几张她拍的老太太很美,是那种安静祥和的美,她觉得老太太看了心里一定喜欢。

         然后她就愣住了。

         有一张照片,对焦对的是老太太,但是旁边的严柏宗和祁良秦也入镜了,虽然是有一点虚的,但也看的很清晰。

         那张照片里,祁良秦仰头看着前面,而严柏宗在旁边看着他。

         严柏宗把墨镜摘掉了,因此整张脸都露出来,白黄的墙壁反射着的光笼罩着他们,像是涂上了一层金彩,他嘴角微微带着笑意,目不转睛地看着祁良秦。

         她竟然在这照片上看到了不该出现的情愫。好像是佛光感化了她一向高冷威严的大哥,变得那么温暖,柔和,注视着别人的时候,也会有这样温柔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