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201701
        严柏宗还是规矩的,说了那些话,人却没爬到床上来。其实在他说了那些话之后,祁良秦一直心想,严柏宗要是爬上床他要怎么办。

         很显然,他拒绝不了,他不但拒绝不了,反而很有可能会自己坐上去。

         好羞耻好羞耻。

         这一夜好梦,真是前所未有的幸福包围着他。第二天居然醒来晚了。

         不只是他醒来晚了,就连严柏宗都醒来晚了。祁良秦从床上坐起来,看到外头敞亮的天,心里咯噔一下,赶紧下了床。

         严柏宗被他的脚步声惊醒,睁开眼睛看着他。祁良秦说:“糟了糟了,你看看手机,几点了?”

         严柏宗拿起手机看了看,自己也坐了起来:“七点半。”

         “我们班今天九点要开会。”祁良秦说:“我得赶紧去学校。”

         可是他走到门口又回来了:“都这个时候了,家里人是不是都起来了?”

         “你先别慌,我去看看。”严柏宗说着就走了出去,祁良秦半开着门,听见严柏宗在跟春姨说话。

         “今天醒的晚一些,我都要去叫你起床吃饭了。”春姨说。

         “昨天加班,回来的晚。”严柏宗说。

         “我看我煮的汤你都喝了?”春姨笑着说:“你这几天肯定是累了,我估计良秦昨天开学也累着了,今天到现在都没见他起床。”

         严柏宗看了看客厅,老太太她们可能都还没起来,也可能已经起来了,但没下楼。老太太也是晨练的人,不过她一般都在二楼打太极。严媛素来赖床,肯定还没起来。

         于是他退回到走廊处,朝祁良秦勾勾手。祁良秦立即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趁着春姨在厨房背对着门口的时候,朝祁良秦示意了一下。

         祁良秦立即一股烟似的回到客房里去了。

         严柏宗这才回了房间,将地上的铺盖收起来,看了看床上,皱成了一团,床单皱巴巴的,被子更是耷拉到地上。

         这是他床上很少见的景象,他睡觉非常老实,自律,睡觉起来也不过留下一个睡痕,而且他只要起床,被子就叠的整整齐齐,床单铺的平平整整。

         不过这样也很好,整张床都是祁良秦留下来的痕迹。他往床上一躺,觉得这枕头上还留着祁良秦的温度和味道。

         祁良秦自然没有喷什么香水,他却觉得这气息是香甜的,很迷人。想到自己就躺在祁良秦刚躺过的地方,心里就发热。昨天夜里,他真是用了很大的意志,才没做出过分的事情来。而之所以抑制住了,一则是因为他没有和男人亲热的经验,心里多少有点窘迫,二则他也不敢,他自诩自制力不错,但这次他害怕刹不住车。他本来想亲一口的,但是他觉得他要是亲上去,肯定就不止亲那么简单了。当时的气氛那么火热,像是箭在弦上,两个人都紧绷着,一触即发不可收拾。

         他不想两个人的关系发展太快,那不是他的爱情观。他还是保守的,传统的,有些呆板的,他觉得如今两个人一起睡,进步已经是神速了。虽然这样,难熬的是自己。

         严柏宗从不知道自己会有那么大的*。昨天告白完,他身体有些地方憋的都有些疼了,明明开着空调,他却出了一身汗。

         祁良秦到了客房立即将床给收拾好了,抱着电脑回到了严松伟房间里。

         严松伟已经在洗漱,扭头看向他,含着牙刷说:“今天起这么晚。”

         “昨天睡的晚。”祁良秦说着也进来,拿了自己的牙刷,站在严松伟身边刷牙:“我得赶时间,九点我们班要开班会。”

         “来得及,今天我送你,不用小高去了。”

         祁良秦看向严松伟,严松伟说:“昨天你开学,我都没空去看看,我看妈都有意见了。正好今天上午不忙,送你去学校,晒晒恩爱。而且我觉得我也应该去见一下王泽,你的事我还没好好谢谢他。”

         “你以后别王泽王泽地叫了,有次我这么叫他,被你妈听见了,她叮嘱我要喊小王叔叔。”

         严松伟就笑:“按辈分是该喊小王叔叔,只是他虽然是王叔叔的弟弟,年纪却也没比我们大几岁,我们都尽量直接跟他说话,很少喊他小王叔叔,我看你喊起来挺自然的,到底比我们年轻。”

         严松伟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外头穿来了短信铃声。祁良秦眼睛一亮:“我的!”

         “你什么时候换铃声了?”严松伟问。

         祁良秦怎么能告诉他他没换铃声,只是给严柏宗的手机号设置了特别铃声:“嗯,就随便换的。”

         他含着牙刷拿起手机,点开一看,是严柏宗发过来的:“别吃饭了,我送你,咱们在外头吃。”

         祁良秦回头看了看严松伟,发现他找不到拒绝严松伟的理由。犹豫了一下,只好跟严柏宗实话实说:“刚才松伟说他上午有空,要是送我去学校……”

         严柏宗就没有再回复他。祁良秦回到浴室,见严松伟在洗脸,便说:“你要是公司忙,不用非要送我。”

         “没事。”严松伟大概还在为自己的体贴得意:“我送你。”

         外头春姨已经喊他们吃早饭了,他和严松伟出来,看到严柏宗已经在餐桌旁坐着。严松伟见老太太也在,就说:“妈,我今天送良秦去学校,顺便见见小王叔叔。”

         老太太喝了杯豆浆,说:“问问王泽有空没有,有空的话请他来家里吃个饭。他好像是小秦的老师,有教他们班。”

         “他不是带研究生么?”

         祁良秦说:“我问他了,他说系里面的老师不够,本科班他也带。”

         严松伟问老太太:“我要给他带点东西么?”

         “两家都这么熟了,不用带,等中秋的时候去王家的时候多带点礼也就行了。知道怎么跟他说话吧?”

         严松伟说:“妈看你说的,我的嘴皮子,你还不知道么。绝对哄得他团团转。”

         老太太噗嗤一声笑出来:“你初中的时候还把人家的头都给砸破了,你都忘了?”

         “那时候咱们家不是跟他们家还不熟么。也算不打不相识,谁让他那时候不老实。”

         “小王叔叔不老实?”祁良秦说:“我看他温润君子的样子。”

         “那是现在,不信你问妈他们,我们上初中的时候他高中,和我们一个学校的,他那时候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小霸王,后来不知道怎么转了性子,变得沉稳了。”

         “那你怎么跟他杠上了?”

         “那时候我喜欢的一个学姐,被他泡上了啊。”

         祁良秦惊问:“小王叔叔不是那什么么……”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直接说王泽是个同志。

         “那时候大概他还没意识到吧,高中嘛,不正是定性的时候,反正那时候我看他跟那妞挺来劲的。”

         “好了好了,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就别提了,吃了饭赶紧送小秦过去吧。”老太太说着看向旁边一直没说话的严柏宗:“老大今天忙么?”

         “嗯,吃完就去公司。”严柏宗似乎不大高兴。

         偏偏祁良秦还说了一句:“大哥也不要太辛苦了。”

         他这么说是为了显得客气,这不是为了掩饰自己和严柏宗的关系嘛。谁知道严柏宗听了淡淡的,说:“嗯。”

         祁良秦还是不放心,在车上的时候偷偷给严柏宗发信息:“松伟送我去学校,就是为了做样子。”

         严柏宗回了一句:“知道。”

         他自然知道祁良秦一心爱自己,他弟弟对祁良秦应该也没什么想法。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知道不代表就不会不高兴。

         他大概不如从前理智稳重了,为了这点算不上事的事不高兴,也是很幼稚。

         严松伟把他送到学校,他就赶去开会了。严松伟则去办公楼去找王泽去了。等到祁良秦这边开完了会,那边严松伟才出来。

         “你怎么跟他说这么久。”

         “我想等你开完会一块逛逛校园,所以故意在王泽那里磨蹭了一会。”

         “我对我们学校也不熟,你要想听学校历史人文典故,可能得去问小王叔叔。”

         “问他做什么,咱们俩随便逛逛。这学校我还真没来过,挺漂亮的,美女也多,帅哥也不少,你的春天要来了。”

         祁良秦抬头说:“我最喜欢这学校的梧桐树,你看,是不是很凉快,这么热的天一点都晒不到。”

         “等到春天的时候杨絮一飞,你就知道难受了。”严松伟忽然扭头看他:“我刚去找王泽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

         “什么念头?”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王泽,是你可以考虑的对象?”

         祁良秦一愣,摇头说:“没想过,他是我老师啊,师生是不允许的吧。”

         “这有什么不允许的,不犯法吧。”严松伟说:“你觉得他怎么样?”

         “没想过。”

         “那你现在想想。”

         祁良秦就认真地想了想,说:“我觉得他挺好的,家里有钱,自己也有文化有本事,长得也高,要论长相,比你还要强一点吧?”

         严松伟就停下脚步,很严肃地对他说:“这就是我所担心的,别人都行,但是王泽不行。”

         祁良秦倒是愣了一下:“为什么?”

         “因为他们王家跟咱们家很熟啊,两家经常来往不说,也有很多共同的朋友,你跟我离了婚,最后找了他,那大家会怎么看。何况你们又是师生关系,说不定有人说的难听一点,以为你们在学校就搞上了,那我头上不是得顶着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祁良秦笑道:“你想这么远。”

         “我这是跟你提前打预防针,叫你断了这个念头,你可别找王泽,我脸上不好看,两家脸上都不好看。”

         祁良秦低头:“哦。”他抬起头来,说:“那就是不能找认识的人了?”

         “你现在暧昧那个,是我认识的人么?”

         祁良秦赶紧说:“已经不暧昧了,我要好好学习。”

         严松伟说:“学习得学,恋爱该谈也要谈,你看看那个,”严松伟说着就隔着绿铁皮网指了指篮球场上打篮球的几个帅哥:“我看都不错。”

         “你别指啊,被人看见……又不是是个帅哥都是基佬。”祁良秦小声说:“我目前不打算谈恋爱,学业为重,至于谈恋爱,以后再说,我还年轻。”

         严松伟的一番话,给祁良秦的好心情蒙上了一层阴霾。所幸开学季忙碌的日子让他没有多少闲心来想别的事,他们要领军训服装,明天开始,就要是为期半个月的军训。

         祁良秦终于要再次参加军训了。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他也参加过军训,但那次军训给他留下的遗憾就是最后的大阅兵那天下雨,他没有去。当时觉得太冷了,宿舍里几个人都觉得下雨天淋雨太傻逼,而且当时他们并没有被抽到优秀组里代表系里面去走方阵,只是在下面凑人数,属于可有可无的那一种,所以他们就趁着教官不注意,逃了,最后送教官他们也没有去送,都不知道教官是什么时候走的。

         他大概真的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都是可有可无的那一个。但今时不同往日,他决定一定好好珍惜,珍惜大学里的每一个过程。

         领完军服,他也没有打算立即就回去,而是和新认识的同学在学校里吃了个午饭。久违的食堂,到处都是年轻的面孔,他好像也被注入了一种新的活力,好像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他头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青春它真实地回到了他的身上,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完全地活过来了。

         严柏宗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才刚打了饭,正准备吃。餐厅里有些吵闹,他跑到外头去接电话。严柏宗问:“忙完了么?”

         “忙完了,我在食堂正准备吃饭呢。”

         “我就在你们学校外头,你出来吧,咱们一块吃。”

         “要不你来我们学校吃吧,我们学校食堂的饭菜味道很不错,你来也感受一下大学生的生活。”

         “那我去找你。”

         祁良秦怕严柏宗找不到地方,就在餐厅外头的大路上等着。他们学校是比较大的,餐厅有两个,半途他又告诉严柏宗是哪个餐厅,等了十几分钟,才看到了严柏宗的车子。

         他立即跑了过去,严柏宗穿的很正式,他把西服脱了,放在了车里,解开领口的扣子从车里出来。大概是他的车很好,人又高又帅,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很多女生和男生偷偷看过来。男生们大都是看车,女生们大都是看人。

         “你刚从公司来么?”

         严柏宗点点头:“来找你吃午饭的。”

         祁良秦把饭卡给了严柏宗,让他自己去挑喜欢吃的,自己则去了同学那里。他同学都快要吃完了,他跟同学道了谢,端着自己的盘子到了人少的地方,然后站着朝严柏宗挥了挥手。

         严柏宗买了一份凉面走了过来,祁良秦问:“这么少,吃得饱么?”

         “天热,没什么胃口。你吃的倒多。”

         祁良秦说:“这儿的牛肉面给的牛肉特别多,味道也好,你看。”

         他说着就兴冲冲地把牛肉挑起来给他看,然后把勺子递给他:“汤特别好喝,你喝喝看。”

         严柏宗拿勺子喝了一口,但是他和祁良秦相比,什么好吃的没吃过,这汤算可以,但也不至于特别好。可是看祁良秦那么兴奋,他点点头,说:“好喝。”

         祁良秦闻言却站了起来,去了食堂窗口那拿了一个碗过来,然后把面汤倒出来一半,推给严柏宗说:“吃完凉面喝点热汤,有空调,不会很热。”

         祁良秦以前一个人的时候,见到好看的风景,吃到好吃的东西,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念头,都是想着等到自己有了对象,就要把所有他觉得好的东西都分享给对方。有时候可能不是那风景很好看,也不是因为那东西真就那么好吃,他只是想满足自己分享的*,这叫他觉得更喜悦,充满了幸福感。

         大概严柏宗懂得他的*,所以十分配合他,将碗里的汤都喝了。祁良秦说:“以后午饭你要是有空,都来找我,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严柏宗点头:“好。”

         “你几点回去?”

         “两点吧。”

         祁良秦看了看时间,现在十二点还不到,还有两个小时时间呢。他就想着两个小时要怎么度过。

         “你到我车里午睡一会吧。”严柏宗说:“睡一会,下午才有精神。”

         严柏宗将车子从餐厅开到了教学楼后面的一条大路上。那路上阴凉一片,路两边都是高大的梧桐树,路边停着几辆车,几乎没有人来这边,很安静。

         两个人都在车里睡了一觉,一点半左右的时候,祁良秦醒了过来,睁着眼睛看着对面的严柏宗。

         严柏宗躺在后放的座椅上,眉目那么英俊,呼吸平稳。祁良秦忽然激动起来,心里又紧张,他突然想到车里可以干的事,他现在和严柏宗是情侣了,真真正正的情侣,互相告白过,彼此知道心意的情侣,那是不是

         就应该可以做一些情侣可以做的亲密的事?

         祈良秦如此想着,便爬了过去,红着脸骑到了严柏宗身上。

         严柏宗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见祈良秦通红的一张脸。

         ……

         祈良秦紧张的腿都有点发抖,看见严柏宗那双清明干净的眼,说:“我……”

         他说不下去,总不能说我想跟你亲热吧。

         他索性什么都不说,直接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