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6|201702
        想起来昨夜的情景,祁良秦就觉得腿发软。

         “看你们俩这反应,那是做了还是没做?”

         祁良秦害臊地说:“做了……但是没做到底,太疼了……”

         怪不得他大哥那个反应呢,原来是付出了代价,却没尝到甜头。

         祁良秦看严松伟那精彩的表情,赶紧说:“不是你想的那种流血,就是一点点,一点点。”

         “你们俩这么久了,才头一回啊?”

         看着严松伟那一张八卦的脸,祁良秦谨慎地闭上了嘴巴,严松伟又“嗯?”了一声,忽然被人抓住了后衣领。

         他往后一看,就看到了严柏宗那张黑黑的脸。

         严松伟谄媚地笑,说:“关心关心你们的生活,关心关心……”

         “不劳你关心,”严柏宗说:“你这是没事干了?”

         “有有有,”严松伟说着:“我有事干。”

         严松伟溜走之后,严柏宗就靠在门框上,无奈地看着祁良秦。祁良秦拿出勺子搅拌了一下锅里的粥,不看他。

         “还生气呢?”

         祁良秦阴沉着一张脸,只是耳朵红红的,说:“我都说不行不行了,你还往里……”他说着扭头看向严柏宗:“一点都不心疼我,就顾着说爽。”

         严柏宗讪讪的,争辩说:“我哪有只顾着说爽……”

         他只是按着祁良秦,不让他动,一个劲地喊宝贝。不过他喊宝贝,自然也带着一点哄骗的意思,身体不够老实。

         “你就是那个意思,我都看到你表情了……”说到这个,祁良秦也是怪不好意思的。

         严柏宗心想,男人爽起来的表情,那还真没办法控制,当时谁还顾得上什么表情。

         “你以后想都不要想了!”祁良秦撂下勺子,似乎很是生气。

         严柏宗赶紧搂上去,说:“是我不好,自制力不够,你别生气了,不也没进去……”

         祁良秦也不是真心生气,被严柏宗一哄态度就有点软化,正要开口说什么,结果忽然听一个声音说:“你们俩……”

         严柏宗赶紧松开了祁良秦,两个人又朝门外看,结果又看到老太太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

         “……”

         “……”

         严柏宗发誓自己再也不进厨房了。

         “我也不是不让你进厨房,也不是不懂你们年轻人的心思,不允许你们亲热,”老太太教育说:“只是哪里不能搂,非要去厨房搂,那是亲热的地方么。且不说干净不干净,那锅碗瓢盆的,万一磕着烫着了怎么办?”

         严柏宗说:“妈说的是,以后不去厨房了。”

         “老大啊,你现在怎么……怎么一股猴急的样子,你有这么欲求不满么?”

         严柏宗觉得自己满肚子苦水无处诉。他从前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欲求不满,但是最近……最近他觉得他非常欲求不满!

         老太太看他那有些羞愧的神色,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她觉得这事她不该跟严柏宗说,一个母亲跟自己儿子讨论他的夫妻生活,总归是有些别扭,她应该找祁良秦谈一谈。

         祁良秦的早饭做的非常丰盛,粥都做了两样。老太太身体好了很多,胃口也好了不少,但她吃的还是很清淡,说:“赵浩父亲这事啊给我提了个醒,上了年纪的人,饮食上还是要清淡些。”

         “妈咱们家一向重视养生,春姨以前做饭,也都是按科学搭配来的,你不用担心油脂过度或者什么的,”严松伟说:“人生在世,能吃还是得吃,不然不吃不玩的,活着有什么意思。”

         “我还等着抱孙子呢,眼看着一点盼头都没有,我可不得活久一点。”

         严松伟就不吭声了。严柏宗说:“我们可能会晚几年再要。”

         老太太定定地看着严柏宗,严柏宗面色沉静,仿佛理由非常充分:“我们俩还没结婚,不适合考虑孩子的问题。”

         严松伟心想,他怎么觉得他大哥这是在逼婚。

         果不其然,老太太听了就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问:“你们这么急着结婚么?”

         “不急,不急。”祁良秦赶紧说:“我上学不打算结婚,不然多奇怪。”

         “那你们这话的意思,要孩子的事就落到我头上了?”严松伟说:“那我加把劲,争取早日完成传宗接代的伟大任务。”

         “我发现你最近安分了不少,”老太太说:“你也该谈恋爱了,不可能这么久一个女孩子都没谈过吧?老二,你可别再乱来了,该收心收心,正正经经地谈一个。你要是觉得自己谈的都不靠谱,想找个靠谱的结婚对象,倒也不妨相亲试试,毕竟相亲给你介绍的都是门当户对,条件匹配的对象。”

         “我是坚决不相亲的人,”严松伟说:“我自己谈,自己谈。”

         老太太如今的关注点不在严松伟身上,所以也就没多说。她觉得如今紧要的,是要教育好老大这一对。她是传统的老太太,见不得年轻情侣亲热不分地方的。

         “小秦啊,”在严柏宗他们都去上班之后,老太太和颜悦色地把祁良秦叫过来:“你坐。”

         祁良秦讪讪的,他知道老太太大概要跟他说什么。

         “你跟老大感情好,我心里也安慰。如今我既然接受了你,那就不会反悔,真心希望你们俩能好好的,修成正果。不过……”

         “以后我们会注意的。”祁良秦赶紧说:“我保证!”

         老太太便笑了,说:“不过你也别太拘谨了,关上门,你们爱怎么闹,只要动静别太大,吵吵的我楼上都听见,我就不管。年轻人嘛,还是该有年轻人的朝气。”

         祁良秦也是不好意思跟她讨论这些话,只点点头。老太太突然咳嗽了两声,说:“你下去吧,没事了。”

         “怎么咳嗽了?”

         “今天早晨起来,觉得感冒好了不少,喉咙却有些干涩,没事。”

         “那你休息,”祁良秦说着就出去了,但是过了十几分钟,突然又上来敲门。老太太坐起来,让祁良秦进了房间,却见祁良秦手里端了一碗汤:“我煮了点雪梨汤。”

         那雪梨汤温热,喝下去果然通身舒畅。祁良秦这么贴心,老太太心里也暖暖的。不管怎么说,祁良秦确实是她喜欢的儿媳妇类型,贴心,懂事,又听话。

         但这世上不是人人都这么想。最近关于他们家的流言蜚语可不少。老太太虽然在病中很少出门,但有些风言风语,还是通过姐妹的嘴,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秋萍啊,我真是替你打抱不平,你不知道如今外头他们传的有多难听。说你们家老二的媳妇,跟老大搞上了。我听见了心里来气,跟她们解释,结果她们不但不听,还说的更难听,连共妻这种词都说出来了。这都什么时代了,她们有这样的猜想,也不觉得荒唐!”

         老太太气的满脸通红,嘴里却说:“这些女人最爱在背后搬弄是非,你说的那女的叫什么,柳盈彩?你忘了,她们柳家以前跟我们家是竞争关系,没争过我们,一直跟我们家不对付,这是寻到了机会,要诽谤我们呢,别听她逼叨!她老公在外头养了多少年的小三,她过的不痛快,就不能见别人痛快。”

         老太太气急了,也是会骂人,想了想到底是忍住了。挂了电话,却越想越生气,午饭都没吃。

         “老太太午饭都没吃,”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祁良秦对严柏宗说:“好像胃口又不好了,只在床上躺着。”

         “我去看看她。”

         严柏宗到了楼上看了一眼,不一会下来了。严松伟问:“怎么样?”

         “说不饿,等会给她送点粥上去吧。”

         “我给老太太熬了水果粥,这样她也有胃口一点。”

         “你放着,等会我吃完给她送上去,顺便看看。”严松伟说。

         祁良秦点点头,坐下吃饭。

         饭桌上异常安静,严松伟觉得他和严柏宗以及祁良秦一起吃饭,旁边没有第四个人,真是迷之诡异。这两个人怎么感觉互相不理睬,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吵架了?

         等到祁良秦收拾了碗筷去厨房的时候,他站起来准备回房间,走到严柏宗身边的时候,突然拍了拍严柏宗的肩膀,说:“循序渐进,别着急,没人跟你抢。”

         严柏宗愣了一下,然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冷冷地说:“知道。”

         严柏宗确实没着急,因为这一回他睡到了地板上。

         祁良秦大概是多少有点阴影了。

         以前只是意淫的时候,看小说,看惯了器大活好,对大有着很不理智的崇拜心理。如今自己亲身经历,才明白合适最重要,太大真的未必好!

         想起他曾经的贪吃,他就摇头叹息,果然当初没经验,年轻不懂事。

         严柏宗很委屈,说:“我就长这样,又不是我故意的。”

         这不应该是男人骄傲的本钱么,怎么反倒成了绊脚石。

         不过这种事也急不得,严柏宗心想日子长着呢,他一定要给祁良秦一个美好的第一次,叫他食髓知味,他就知道大有大的好处。他对于自己这方面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

         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也是早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