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龙天的身体浮到了半空,身体冒出一丝丝的黑气。

     “你把龙天怎么了?”唐彤一掌打晕了林珍娜,然后双手握枪瞄准了古天,枪的状态拨到了爆炸射击模式。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开枪,”古天瞥了唐彤一眼,“因为我死了,这个和龙天胎光合体的妖灵会把这屋子里所有人都吃掉。”

     唐彤把枪顶在林珍娜的头上,“你让妖灵离开龙天,否则我现在就打死你的女人。”

     “哈哈哈,我不信你会开枪,再说你觉得我这个样子还会有女人吗?”古天的笑声中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鬼道无常,胎光放形,出!”唐彤口中念咒,左手一拍印堂,她的天魂胎光从头顶钻出。

     “三魂重聚。”一个手掌的虚影突然出现,把唐彤的胎光又打回了体内。

     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师父。”古天对那女人躬身行礼。

     “你……你是龙天的师父?”唐彤大吃一惊。

     来的人正是龙天的师父柳无烟,她来到唐彤面前,打量了一番。

     “你就是鬼语唐神那个孙女?怎么见到长辈不知道行礼!”柳无烟态度有些傲慢。

     “这一切是你让古天干的吗?难道龙天不是你徒弟?你要如此对他,你根本不配当他的师父!”唐彤特别的愤怒,她知道龙天对师父的感情,每次他提起师父的时候,那种无意间流露出来的思念之情让唐彤很感动,可没有想到柳无烟竟然是这样的人。

     “这丫头跟他爷爷一样倔强,是不是呀古天。”柳无烟走到古天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古天像受了电击一样,身子颤了一下,忙躬身道:“是,师父。”

     柳无烟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去看龙天。

     唐彤张嘴刚要说话,就看到古天向她投过来一个眼神,微微地摇了摇头,唐彤虽然奇怪,但也把话咽了回去。

     “十年了还是中五级驱魔师,一点长进都没有,”柳无烟伸手隔空探查了龙天的实力,脸色一变,“古天,就他这样的实力能用他把我那个地级妖灵炼化成天级的?嗯?”

     “回师父的话,一切只是偶然,我没想到他竟然敢让天魂胎光追踪来这里,还发现了地级妖灵,偷偷地合体了,所以我只打算利用龙天的法力炼化一下,很快就好了,一会儿让他们走便是,省得在这里碍事。”古天说的小心翼翼,眼睛一直注意着柳无烟的表情。

     “好,很好,古天,师父最疼你了,你看蓬莱紫阳经这样的至宝法诀,师父也传授给你了,你应该对师父衷心才是,你说对不对?”柳无烟看着古天,眼睛弯弯的满眼都是笑意。

     “师父说的是。”

     “那你为什么故意把龙天引过来,还给他下了心降,保护他不受妖灵摄心术的侵扰,古天,你以为你师弟能吞下我千年的地级妖灵吗?”柳无烟面色一沉,脸上如挂上了冰霜。

     “正降无边,护人当先。”

     古天手指画了一个圈,一团白光立刻把龙天包裹了起来,密密麻麻的金光符文在上面显现出来,一层又一层越来越多,越裹越厚。

     “古天,你好大的胆子。”柳无烟怒目而视。

     “不错,是我故意让龙天找到我的,因为我要救他,那个地级妖灵有千年的灵气可以解除龙天的命锁,否则他就活不过今年了,我已经替组织干掉了唐神和苏不两大护法,还有那个叛徒大圣欢喜天,我恳请师父能放过龙天,师父,我们都已经是死人了,蓬莱阁不能没有龙天啊!师父!”古天跪在了柳无烟的面前。

     “背叛师父就是死罪。”柳无烟从锁骨处拔出了一把满是锯齿的怪刀,刀身上那只三足金乌口中冒出的紫火,遍布了整个刀身,正是那把变了样子的贤者之刀。

     “原来是你们杀死了我的爷爷,你们去死。”唐彤得知眼前是这两个人是杀死了爷爷,毛瑟枪吐出火舌,子弹分别打向了柳无烟和古天。

     “噗噗噗……”

     古天身形一动,挡在了柳无烟的身前,一串子弹没入了他的胸膛。

     柳无烟抬手打出一掌,隔空把唐彤打到了墙上,跌落了下来,挣扎了一下便昏了过去。

     “流血了?可恶,竟敢弄伤我的脸。”有一粒子弹穿过了古天的身体,擦伤了柳无烟的脸,她用手一摸,弄了一手鲜血,显得怒不可遏。

     刚要挥刀去砍唐彤,你又被古天挡住了。

     “古天,你护着我,又护着想杀我的人,你究竟是哪头的?”

     “师父,我从小是你养大的,对我有养育之恩,教我术法,对我有师徒之情,唐彤是唐门最后的血脉了,龙天也是咱们蓬莱阁唯一的传人,恳请师父不要赶尽杀绝,我愿意再签下那个债单,来换这两人的性命。”古天看着柳无烟,恳切地说。

     “好,既然你愿意再签鬼祭债,那我当然可以放过他们。”柳无烟把贤者之刀又插进了锁骨处。

     接着,柳无烟拿出一个发黄的羊皮卷,递给了古天。

     “师父,怎……怎么是空白的?”

     “当然是空白的,现在告诉你杀谁,你泄露了怎么办,你尽管签上你的血印,其他轮不到你操心。”柳无烟语气阴冷。

     古天看了龙天一眼,咬破了手指,把血滴在了羊皮卷上,一阵黑气从上面浮现,一个骷髅把血吞了下去,“古天,鬼祭债已成,一个月的寿命等待你用人命来换。”

     “知道了。”

     羊皮卷自动卷起飞到了古天的手上。

     “恭喜啊,古天,你又多了一个月的阳寿,好好享受吧。”笑意又爬上柳无烟的眉梢。

     古天长长地出了口气,把羊皮卷装了起来。

     “这个女孩的三魂七魄不错,竟然有神力的滋养,古天,师父的运气一向都不错的,对不对?”柳无烟看到林珍娜,蹲了下来,右手伸出无数的触角钻进了她的头内,轻轻一拉,竟把林珍娜的三魂七魄全都拉了出来,隐隐的有绿光浮现。

     “师父,能不能放……”古天刚要说放过她。

     “嗷!”

     柳无烟突然冲古天一声怪叫,脸也变成了可怕的样子,嘴里长满了尖牙,猩红的舌头伸了出来,舔了舔林珍娜的三魂七魄。

     “古天,你别告诉我这个女人你也要保。”

     说完嘴巴裂成了四瓣向林珍娜的三魂七魄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