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大圣欢喜天的身体向两边倒去,露出了后面握着黑色锯齿刀的稻草人。

     “欢喜天!不!”

     看着自己的弟弟惨死,哈迪斯睚眦具裂。

     “傑傑”

     稻草人发出怪叫,挥刀向哈迪斯砍来。

     “找死。”

     哈迪斯冷哼了一声,抬手打出一个黑色光球。

     “先别杀他。”

     龙天左手一挡,黑色光球在他手上爆炸,竟然对他毫发无损。

     龙天右手扔出的一张黄色符纸已经贴在了稻草人的额头,那黑色锯齿刀在离哈迪斯一寸的地方停止了,稻草人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哈迪斯似乎想起什么,猛地看向自己的那个傀儡。

     “冥王不用担心,只有妖之傀儡的制作者才能控制它杀人。”龙天看出了哈迪斯的担心。

     哈迪斯看了看龙天,叹了口气。

     “是啊,你如果要杀我,也不会再用个傀儡偷袭那么麻烦了,我不是你的对手。”哈迪斯看得明白,刚才龙天单手接下自己发出的死光攻击,要想杀自己,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所以我要利用这个妖之傀儡找到它的制作者,我想他和我师傅的死脱不了干系。”龙天取下稻草人手里的锯齿刀,查看了一番,“冥王,是不是只有杀力才能杀死神?”

     “不错,其他的只能把神打伤,而无法杀死。”

     “能够修炼杀力的种族除了修罗还有没有其他种族?”

     “从世界形成以来,就只有修罗族能修炼杀力,因为杀力对于其他任何种族来说都如同噬骨凶器一样,根本无法忍受。”

     龙天把锯齿刀递给哈迪斯。

     “这……这是?”

     哈迪斯接过锯齿刀用神力感应,吃了一惊。

     “是东天界的法力,这把附有法力的锯齿刀杀死了大圣欢喜天,而不是杀力。”

     “这怎么可能?东西天界任何神力和法力都无法杀死神,这是上天定下的规则律法,除非……”

     “除非什么?”龙天问。

     “除非规则律法被改变了。”哈迪斯慢慢地说了出来。

     “冥王,小心。”

     龙天一把推开哈迪斯,一把黑色锯齿刀插进了他的胸口,那个傀儡哈迪斯握着刀柄面容扭曲得可怕。

     “蓬莱紫阳。”

     一团紫火从龙天的手掌发出打在了傀儡的身上,瞬间把它烧成了灰烬。

     “噗。”

     一口鲜血从龙天口中喷出,他仰天倒了下去。

     “冥王,你小……心……”

     龙天话没有说完就昏死了过去,灵魂慢慢浮出了身体。

     哈迪斯手掌绿光发出,一掌把灵魂又打回了龙天的身体。

     “龙天,你还不能死。”

     哈迪斯右手朝大圣欢喜天的尸体隔空一抓,一道绿气浮现出来,他又咬破自己的左手食指和无名指,绿光一闪,又是一道绿气从自己身上浮现,这时他右手拔出插在龙天胸口的锯齿刀,将左手按了上去。

     两道绿气随着哈迪斯的血一起涌进了龙天的胸口。

     ……

     “杀。”

     脑海中尸山血河,龙天手握一把两人高的巨刀砍杀屠戮,巨刀所过之处犹如经历了爆炸一般,遍地的碎尸残骸。

     “你是为了杀而生的,天下的人神魔全是你的敌人,你要杀,要无穷无尽地杀,你不属于这个世界,你只属于杀,你只属于杀……”

     “龙天,你又在师傅的法器里尿尿,你别跑,师傅不追你了,你小心别摔倒……”

     “苏不,我要加入神秘科,我要查出杀师傅的凶手,苏不,苏不……”

     龙天身体一个激灵,醒转了过来,一切都是梦境,

     “你终于醒了,”哈迪斯俯下身子,检查了下龙天的情况,他面色苍白,比刚才又苍老了许多,头发都快掉光了,“你的灵魂已经稳固了,已经安全了。”

     龙天起来活动了下身体,胸口的贯透伤也已经好了大半,丹田里除了充沛的法力和肃杀暴虐的杀力之外,又多了一股能量强大的力量。

     “那是神力,”哈迪斯看出龙天在探查自己,“我和欢喜天的神力全部传输给了你,我的神血也注入了你的身体,它会帮助你与体内神之本原的融合进化。”

     说到这里,哈迪斯伸出手示意龙天不要打断他,“龙天,我就要死了,每当一位主神死去,天地世界的规则都会发生一些改变,冥界也会因为我的死去而土崩瓦解,那样的话,死灵就会逃出冥界混乱人间了,龙天,”哈迪斯叫了一声龙天,整了整他的衣领,捋平衣服上的褶皱,“我要你当新的冥王,统治冥界。”

     “冥王,你不会死的,总会有办法活下去的。”

     “本来我也就没有剩下多长时间了,原来是要用完成那个招魂符阵,把无烟招回来,见一见她,不过现在看来没有机会了。”哈迪斯有些黯然神伤,“你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告诉无烟,我这数十万年来,只爱过她一个女人。”

     “好,我一定告诉师父。”

     “现在,我要把冥王的神印传给你,从此你就是冥界的霸主了,这里十万幽冥军只会听你一个人的调遣。”

     说着,哈迪斯的印堂绿光一亮,一把银色的长剑从眉心飞出,剑身上附有一个水滴样的符文。

     “龙天,这是冥王神剑,可以压制一切死灵,上面的水滴符文,是死灵的眼泪,代表的是对死灵的怜悯,而不是杀戮,冥界不是死者的地狱,这里只是他们灵魂的归处。”哈迪斯说完,双手合十,冥界神剑像是认主一般,化成一道绿光进入了龙天的眉心。

     “轰”

     龙天周身一阵,神力如惊涛骇浪般爆发,周围激起强大的气浪,向整个冥界扩散出去。

     哈迪斯身子一晃,向后倒去,龙天连忙上前,扶住了哈迪斯。

     “龙天,你现在是新的冥王了,一个可以自由跨越东西天界的新神,记住做对的事情,”哈迪斯用手摸了摸他的脸,微笑爬上了他苍老的面颊,“孩子,你要是我和无烟的孩子该多好,无烟,你在哪里……”

     哈迪斯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一行眼泪从失神的眼睛中流了出来。

     “呜”

     四处哀鸣四起,全冥界的死灵感受到了老冥王的魂灭,为哈迪斯悲鸣,送他归去。

     哈迪斯的身体在龙天的怀里化成了黑气,缓缓地飘向冥界的天边。

     “冥王,我会为你和师父报仇的。”

     龙天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那个被禁锢的稻草人跟前,手指在它印堂点了一下,稻草人一阵抖动,变成了一只草做的鸽子,扑动了几下翅膀,便朝东边飞去。

     龙天看着鸽子飞去的方向,冷冷地说了句“傀儡寻主,妖身归位,我要看看你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