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唐彤,你配枪给我看看。”龙天又说道。

     唐彤掏出枪来,递给了龙天,这是把柯尔特自动手枪,后坐力小,射击精准,唐彤从警以来一直使用,从未离过身。

     “好枪,保养得很好,你不当刑警了,这把枪也要上交给警署了,来,拿着这个,看顺不顺手。”龙天把柯尔特手枪卸下了弹夹,放进了抽屉,转身从保险柜里取出了一把毛瑟枪,递给了唐彤。

     “老大,你觉得我用这个合适吗?”唐彤拿着比自己脸还大的毛瑟枪,撇了撇嘴,嘟囔道。

     “合适啊,1890年制造,正宗德国货,很符合你唐门第一百八十一代掌门的身份。”龙天看着唐彤的样子,打趣道。

     “老大,你还是把柯尔特给我吧,我用着顺手。”唐彤把毛瑟枪递给了龙天。

     “老大?你这改口叫得我还挺舒心,原来的枪是不可能配发给你了,这样吧,我再奉送你一个枪盒,纯手工打造,绝对真材实料。”说着,龙天又从保险柜里取出了一个木制的枪盒,紫檀木的盒身上雕刻着一把精致的小伞,很像龙天使用的天罗伞。

     龙天把毛瑟枪装进枪盒,不由唐彤分说,就做主给她背上,斜挎在身子右侧,然后双手抱在胸前,欣赏了片刻,对已经呆若木鸡的唐彤说了句:“霸气侧漏!”然后拿起天罗伞,向门外走去。

     没走几步,又回过头来对唐彤说:“还陶醉什么,还不出发?”说罢,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唐彤此刻是一脑门的黑线,“陶醉?我陶醉你个大头鬼啊!这简直是我这辈子用过的最难看的东西,不过嘛,这紫檀木倒是挺香。”唐彤心里想。

     唐彤紧赶两步,跟上了龙天,看着恢复严肃的他,唐彤竟然有些失落。

     “会开车吧!”龙天扔给唐彤一把车钥匙。

     “必须会。”

     “好,你不跟大伙走,你的目的地是去真阳核电站。”龙天一边走一边给唐彤说道。

     “龙组,我不明白,你不是说真阳那里燃料棒已经消耗殆尽了吗?”唐彤彻底被搞晕了。

     “的确如此,可是更换的核燃料芯片今晚就会运到那里,是昨天从天龙51区秘密工厂那里发出的货,负责押送的是石天,你要和他确保芯片的安全,不容有误。”

     “是,我会拼尽全力。”唐彤正色道。

     “那把毛瑟枪的枪膛内我已经印了驱魔神纹,可以杀死任何生物,包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不过后坐力会很大。”

     “还有,我要你活着。”龙天停下脚步,看着唐彤,眼睛全是担心和关切。

     “那你给石天打个电话,让他别送芯片过去了,我不就安全了。”唐彤看着龙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这次轮到龙天一脑门的黑线了,干咳了两声,说道:“押送任务,通讯中断。”

     “哦!龙组,我能提个条件吗?”

     “快说。”龙天脑门的黑线越来越多。

     “完成任务,放假让我逛街,还有给我换把比我脸小的枪。”唐彤一脸的认真。

     “都说帝都的重案组最会跟领导讨价还价,看来的确如此。”

     “不是帝都的重案组会讨价还价,是我唐彤的重案组最会讨价还价。”唐彤说完,狡黠地一笑,又是一副让时间静止的美丽画面。

     龙天看的有些出神,谁知唐彤又加了一句“还有,我可不是西游记女儿国里娇滴滴的女王,我有的是力气和手段。”龙天现在不光是一脑门的黑线,简直布满一脸的黑线。

     卫生间内,司马青拧开水龙头,把水扑在脸上,冰凉的水花让她精神为之一振,脸上的表情从犹豫不决变成了决绝。

     司马青拨通了电话,听筒里传出了变声后的男声,刺耳,让人很不舒服。

     “怎么样司马组长,主动联系我是事情办妥了吗?”

     司马青顿了一下,咬了咬嘴唇,说道:“天龙核电站有你想要的东西,我会帮你拿到,到时你把我女儿安全交给我。”

     “东西拿到给我电话!”说完电话便被挂断了。

     唐彤在重案组的时候单独办案已经是家常便饭,这次前往真阳核电站,她已经做好了一切最坏的打算,任务除了危险,没有别的难度,她看了一眼汽车显示屏的时间,心里想,龙天他们已经到天龙核电站了吧。

     唐彤开的这辆跑车是龙天的私有座驾,纯黑色的车身在阳光下没有一丝反光,八个直径1.5米的宽大轮胎尤其显眼,轮胎的橡胶带有金属光泽,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种特种的防弹轮胎,龙天这辆跑车是他自己设计制造的,车身采用了素有超级碳纤维之称的“布拉德石墨”建造,重量轻如纸片,硬度却是钻石的五倍,跑车的动力源是个小型的核反应堆,里面的燃料棒就是一片民用级的天龙核燃料芯片,从理论上讲,跑车可以不间断地连续工作50年,龙天还为自己的跑车加装了一个超级人工智能系统,这个系统神经网是龙天模拟自己的大脑构建的,智商已经超过现有大部分的科学家了,而且它还在自我学习进步。

     后视镜上挂了一个用红绳穿起的钻石戒指,唐彤好奇地用手拨动了两下,心想这是龙天买来准备送给哪个女人的呀!

     帝都距离真阳核电站有四千多公里,跑车正以超过每秒340米的超音速速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全自动驾驶仪控制着汽车灵巧地躲避着前方的车辆,像一道闪电划破了黑夜。

     唐彤第一次开这么快的跑车,虽然超音速前进,但是车内人员毫无不适感,在车内顶级音响播放的交响乐下,有的只是祥和与舒服,唐彤放松地睡着了,人就是这样,越接近危险反而越平静,恐惧只是来自未知和迷茫。

     司马青也是这样的,抵达天龙核电站以后,她把特工全部安排在了外围,说是为了不引起骚乱,龙天以天龙科技集团总裁的身份视察电站,只身前来,一下车就被一个个马屁精们簇拥着去了电站会议室,这会儿正在打着哈欠听电站负责人慷慨激昂的工作汇报。

     司马青绕开其他特工后,从挎包里掏出一个木鱼,轻敲了一下,一层金光便把她笼罩了在其中,她也不耽搁,按照核电站的地图径直来到了中央核反应堆。

     在那金光的笼罩下,50米厚的混凝土隔离墙,司马青竟然整个人穿墙而入,随后里面的核燃料棒被她双手抱了出来。

     强烈的核辐射已经把司马青的皮肤灼烧,如果不是木鱼释放的金光一次又一次地帮她愈合灼烧的伤口,恐怕她早就被裂变中的核燃料棒烤化了。

     司马青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的玄木锤重重地敲了木鱼一下,木鱼的开口处没有声音发出,而是放出一道颜色更加深黄的金光把那核燃料棒罩在了其中,使得核辐射无法透光而出了。

     “东西已经拿到,速速归还我女儿。”司马青拨通了那个电话,虚弱地说道。

     电话里没有回音,空气却是出现了奇怪的波纹,渐渐变成了一个漩涡,三个黑色西装,金发碧眼的男人从漩涡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人肩膀上还抗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女孩。

     “婷婷,我的女儿……”司马青一看到那个女孩就惊呼着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