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噗噗噗……”几声闷响,极速飞来的子弹全部没入挡在龙天身前的司马青胸前。

     此时的司马青披头散发,面容乌青,血红的双眼瞪着詹姆斯,浑身散发着灰色的死气。

     “你……你怎么活过来了?你……别过来。”詹姆斯惊恐异常,手指不停地扣动扳机,可是子弹已经打完了,只发出了手枪撞针的咔嗒声。

     司马青此时是魂魄被龙天用蓬莱道家仙法招回了本体,不过因为司马青生前做了坏事,女儿因她而死,所以她被流放到了六道轮回之中三恶道之一的地狱道接受惩罚三千年,弥补生前的罪恶后才能转世为人。

     龙天的蓬莱仙法虽然强大,但是从三恶道里招魂魄却是属于逆天,所以受了天罚,十年阳寿已经被六道轮回的天道收回了。

     “要报仇就快去,一炷香的时间你就要魂飞魄散了。”龙天干咳了几声,对司马青说。

     司马青嗯了一声,双臂向前,身体跳起,虽然僵直,但是一跃之下便来到了詹姆斯身前。

     “詹姆斯,我说过我会化作厉鬼把你挫骨扬灰,我要你为我女儿偿命。”司马青声音惨厉,双手掐住詹姆斯的脖子,嘴巴张开,露出了已经生出的獠牙,照着脖子一口咬了下去,詹姆斯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从詹姆斯一行人来的空间隧道中飞出一道银光,直插进了司马青的太阳穴,司马青凄惨地叫声中,身体化作了片片飞灰。

     一把两尺长的纯银十字架掉落在了地上,十字架顶端的红宝石忽明忽暗,闪烁着微光。

     “阿门!”空间隧道里走出了一个身穿红色牧师服的男人,一头棕色的头发微微发卷,长度合适地披散在肩膀上,薄而小巧的嘴带着迷人的微笑,一双蓝色的大眼睛正看向龙天。

     龙天见到此人,有些吃惊,但是随即恢复了平静,抱拳向他微微行了一礼,说道:“好久不见,红衣主教。”

     “红衣主教!快救我!”詹姆斯像是看到了救星,大声呼救。

     来的人正是梵蒂冈的红衣主教伯德禄,十年前梵蒂冈教皇若望德鲁九世来华夏国友好访问,伯德禄是随行的牧师之一,而龙天则负责教皇的保卫任务,就在那次访问中,血族德古拉伯爵和狼人之王拜伦迪恩这两个死敌竟然联手,趁教皇离开梵蒂冈,失去了上帝之能的保护,亲自率杀手前来暗杀教皇若望德鲁九世。

     在那不为普通民众知晓的一战中,龙天击退了德古拉伯爵,一战成名,而伯德禄则以一己之力诛杀了狼人之王拜伦迪恩,震撼了当时全世界的秘法组织,因为保护教皇有功,伯德禄直接从梵蒂冈教会一个普通的驱魔牧师破格晋升为红衣主教,地位仅次于教皇若望德鲁九世。

     那一年,龙天十九岁,伯德禄二十一岁,那场大战中的一起出生入死,让他们互生惺惺相惜的友情,也增添了彼此的尊重之意。

     如今十年过去了,龙天和伯德禄再次重逢。

     伯德禄瞪了一眼丧家犬般的詹姆斯,对龙天说:“你好,龙天,你不会怪我杀了那僵尸吧!”

     “我会!”龙天说道。

     “哈哈……你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直率,不过我从不允许任何异界生物伤害人类,也包括这个人,虽然他是神D局的败类,不过他还是人类,这是我的职责,我是个牧师,而你不要忘了,你是东方的驱魔者,又怎么能忘记自己的职责去召唤地狱的鬼魂呢!这次你受到的反噬,恐怕十年寿命没有了吧!”伯德禄干笑了两声,又严肃起来。

     “职责!我确实不该忘记。”龙天突然对这位曾经的战友肃然起敬,已经当了十年红衣主教,权力滔天,生杀在握,却依旧恪尽职守一个牧师的职责,而自己在这三十年的杀伐中竟然偏离了本初,惭愧之情涌上了心头。

     伯德禄看着龙天脸色的变化,似乎看穿了他的内心,满意地点了点头,手指一勾,十字架从地上回到了手中。

     “嗡嗡……”十字架顶端的红宝石突然发出震动,带动十字架指向了躺着血泊中的婷婷。

     伯德禄走过去,蹲下身子,手指触碰了下捆着婷婷的绳子,拇指般粗细的尼龙绳立刻断开,断口犹如锋利的匕首割开一样。

     伯德禄把手放在婷婷的额头,闭上了眼睛。

     “我以圣父,圣灵,圣子之名虔诚祷告,请以我圣洁之心,圣洁之血治疗这个神的子民吧!阿门!”

     伯德禄用十字架在手腕处划了一下,鲜血经过十字架滴在了婷婷的身上,一道道柔和的白光从纯银十字架上那颗红宝石发出,降落在婷婷的身上。

     过了十几分钟,白光收敛,婷婷轻哼了一声,睁开了眼睛,但是虚弱地无法说话。

     伯德禄拿出一条白色手帕,简单包扎了下手腕,微笑着对龙天说:“这个女孩还没有死,确切地说是灵魂被一股生气强行留在了身体内,我用我二十年的寿命救活她,你还会怪我吗?”

     “我替这孩子的妈妈感谢你!”说着,龙天向伯德禄深深一躬。

     伯德禄笑了,一种满足的笑,一个笑起来比女人还好看的笑容。

     “红衣主教,你也治疗一下我身上的伤吧,我快疼死了,这都是龙天用不正当戏法伤的我。”詹姆斯哀求伯德禄,顺便想摆龙天一道。

     伯德禄从口袋里拿出几个创可贴扔给了詹姆斯,装作柔声关切地说道:“好,现在就治你的伤,把这个拿去贴上,记住别贴到胸毛上,否则揭着会疼。”说完还奉送了詹姆斯一个白眼。

     “你……谢谢红衣主教。”詹姆斯刚要发飙,又生生地把骂人的话咽了回去,他根本惹不起伯德禄。

     “谢完了就回你的地方接受惩罚吧!”伯德禄飞起一脚,把詹姆斯踢进了空间隧道,空气中的时空漩涡也随即消失了。

     “便宜他了。”龙天想起被詹姆斯害死的司马青,愤愤道。

     这时被这里声音吸引过来的核电站工人和神秘科特工们都赶到了这里,看着倒地的外国大汉,浑身是血的婷婷,还有龙天拿着战矛和异常俊秀的红衣主教站在一起,这些场景让他们议论纷纷。

     龙天吩咐手下把婷婷和那个M国特工带去医院,并且处理好被司马青盗出的核燃料棒,然后和伯德禄戴上墨镜,从口袋里拿出记忆清除仪,按动按钮,一片红光闪过,在场的工人和特工们都呆滞了几秒钟,然后自动离开了。

     “怎么连自己人的记忆也清除了。”伯德禄摘下墨镜还给龙天,说。

     “我猜你来这里绝不是来救那个败类那么简单的吧!清除了他们的记忆,对你安全,我不想太多人知道你的行踪。”

     “我当然不是救詹姆斯,我诛杀僵尸是履行牧师的除魔职责,龙天,这次,我是专程来找你帮忙的。”

     “哦?你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红衣主教了,哪里还用得着我帮忙?”

     “还记得塞斯洛吗?”伯德禄顾不上龙天的调侃,说道。

     “是那个传说永生不灭的蛇发女妖美杜莎的妹妹对吗?”

     “她被人从地狱召唤到人间了。”

     “什么!你从哪里得到的情报?”龙天惊道。

     “她偷袭了我,然后却逃走了,很奇怪。”伯德禄叙述地很平静,说完,他解开衣服扣子,露出了胸膛,皮肤竟然已经被石化了。

     “你被她……”

     “不错,我看到了她的眼睛,但是我并没有当场石化,现在看来是当时她的本体还没有完全复苏,能量还不够强大,否则我早就变成石头了,不过这几天,我的身体正在慢慢开始石化,这说明塞斯洛的能量在不断增加,我想等她完全恢复了神力,那我也快命不久矣。”伯德禄扣好了扣子,继续说。

     “龙天,你知道我们牧师的驱魔术对血族、死灵等有强大的克制力,但是对赛斯洛这种有神力的生物,却是奈何不了她,如果赛斯洛完全复苏,那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有多少人会死,我无法想象。”伯德禄神情凝重。

     “恢复神力?恢复能量!我终于明白了。”龙天好像并没有认真听伯德禄后来说什么,而是重复着这句话,突然间他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