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墨熏一:就马桶谈人性
    最近头发总是掉得利害,原本密如丛林的头发变成了熙熙攘攘的枯草,薇雅每每调侃说我聪明绝顶,然而这些话语对于我来说早就不以为然,聪明谈不上,却也不傻。但是“聪明绝顶”这词的确有它存在的意义,比如那些真正聪明的人“某某某”。

     我不担心头发掉了多少,也不担心薇雅离我而去,因为她深爱着我如同生命,我更担心的是挣不来钱,没有钱就不会有我们想要的生活,而且会委屈了薇雅。很多人说相爱才是主要的,钱是物质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我不想反驳这样的见解,因为在历史的昨天确实有过这样的观念而且也证明了它的真实存在性。但是到了今天,我只能说这个时代在进步,旧的观念旧的思想遗忘在昨天,不然便拖了时代进步的后腿,成了历史今天的罪人。

     从梦中惊醒,可能是噩梦,来自手机微信莫名的提示音。我的手机向来处于静音震动状态,也正因为这样的癖好才时常会被惊醒,薇雅不喜欢我的手机静音,她讨厌我每次不能及时的回她微信,也总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开启了手机铃音。

     最近一段时间很累,忙着公司的各种事,忙着各种对自己欠缺知识面的充饥。人生便是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过程,只要你愿意,知识的宝库永远对自己开放。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到后来就有了“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的说法。我家住在二千五百公里以外的大山里,哪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却也是我讨厌的地方,在那僻壤的山里,除了鸟语花香和蓝天白云之外就剩那千繁复杂的人心,好似一抹别致的景,而你欣赏不了它的美。

     薇雅担心嫁了我以后会去到我家的大山沟里做苦力,她不愿意也不喜欢,她感觉南方的天空没有太阳,只有阴雨,她感觉南方的冬天太冷,不如冰冻的北方温室舒服。的确如此,所以才会有人唱“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薇雅的担心有些多余,她并不知道我讨厌着那个的地方,更不清楚我与那个地方百愁交集的故事,我没有告诉她,并不是有意隐瞒,我只是不愿她为我那些不堪的过往徒加忧愁。

     打开来自李老师的语音微信:在了吗?严祺,周六带一个经验丰富的水暖工跟我去XX小区看看维修的活,我一个朋友家的坐便漏水了,看看怎么回事给修修。

     其实文化人的说话方式是不一样的,这里用“带”而不是用“找”,可能这样更容易达到一个直观的效果。

     回了李老师:不用找其它人,我自己就可以。

     这不是一份美差,不会有那么多人争着抢着去做,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掏马桶的活,幸好我没有洁癖,不是处女座,不然,想想我都得哆嗦。

     第二天一早,按照约定的地点晚了十分钟到达,在这之前我去接了徒弟,或者说学弟。

     十分钟前,接到李老师的来电,在电话里他表示已经到达约定地点并询问我的坐标,告诉我路上慢点,别着急。往往人们出于礼貌都会对迟到的人这样去说,但是我知道他口不对心,没有谁是愿意花时间去等一个迟到的人,我也如此,一般我会比约定的时间早到十分钟,二十分钟,甚至更早,但是,自从有了那坐骑以后,迟到便是十有八九的事,刚修成的本,驾驭坐骑能力有限,加上交通网混乱,左拐右拐左拐,结果被导航当白痴给绕进去了,明明由于被施工封闭的路却被导了过去,临近了,无路可走,然后导航偷笑着告诉你“前方因道路施工封闭,请掉头”,很无语,这TM导航早干嘛去了。

     在人行道上停了车,表达了歉意,去往报修点。

     七十岁的老大爷下楼迎接我们,他家住在三楼,旧楼,没有电梯。

     大爷是前两年为给孙女上学特意买的学期房,花了一生积蓄,为了省钱装修,走了朋友道找了李老师,李老师介绍了施工队,不知是施工队疏忽还是老大爷家里人弄错了,才造成今天施工队维修三次未果让我来收尾的局面。

     检查马桶进水口是否渗漏,马桶本身是否破裂,未果,只能擦掉看排污口,检修过程中听老大爷说起工人三次检修的经过,第一次来看了看,四周封了玻璃胶,走人。第二次换了法兰,封了玻璃胶,走人。第三次简直奇葩,在坐便下抹了水不漏,我开始有些佩服这些工人的智商。

     倾斜立起坐便,灌了水检测,其实很脏,但有些事总要人去做。排污口接缝处有龟裂,但是没有渗漏,龟裂是因为坐便为二次组装做造成的,质量远不如一次成型,但相比生产方却要节省很多成本,大爷的坐便是从网上购买的牌子货,我估计价格不高,是赝品。

     换了两个法兰,打了玻璃胶,准备安装严实一些,结果安装的时候找到了问题所在,大爷家买的马桶孔距大了,排污口有一半露在外边,所以漏水,最后更换了合适孔距的马桶,解决了大爷家马桶漏水的问题。

     服务行业最难的就是售后,也是最能考量人性的一个环节,如果施工的时候多一份细心或者第一次第二次维修的时候多一些认真,少一些对付,那么客户会是我们忠实的后盾。

     中午的时候,我们在路边随便找了一家饭店填了肚子,价格不贵,但也能填饱肚子,只是可惜了那份类似北京烤鸭的菜,因为是大饼夹肉和腐乳,所以不便动手,浪费了一盘好菜。

     我可能会认为今天是最近心情最糟糕的一天,但不是因为刚才的干活,而是学习和成长带来的无知和困惑,在此之前,我以为的我以为的都很简单,换句话说就是复杂事情简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