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剑心
    金光洞.斜阳.人影

     “你是知道的,我这人向来懒惰,对事对物,能使半分力的就绝对不会使出一分。”少年喃喃低语。

     夕阳的余晖将两道影子拉得很长,一高一矮,一斜靠于巨石上,一蹲坐在地上。

     “对于那些繁琐的招式、华丽的剑芒,我个人是不认同的。太过复杂的东西往往就失掉了简单的道理。我们应该探索和追求最本质的东西,而不是被它的外表所迷惑。”陈小七看着对面的大黄狗,敦敦说道。

     “汪!汪汪!”

     大黄狗一脸懵懂,歪着脑袋用心地听着,它能感受得到对面的少年在说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虽然它不明白。它趴在地上,时不时地舔了舔自家的爪子,耳朵一直竖着,好像不想错过任何声音。

     陈小七紧锁着眉头踱来踱去,好似遇到了什么难题,不断地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是在问大黄狗还是在问他自己。

     “你要知道,万事万物都是由最基本的东西组成的,剑法也不例外。可剑法是由什么构成的呢?”陈小七将黑剑召在手中,胡乱挽了个剑花。

     “。。。”大黄狗张开了嘴,好像要说些什么,最后却伸出了舌头哈起气来。

     “这天下,江湖中的许多勾当,修真界中的诸多神通,招式何其繁杂?典籍何其深奥?说到底,不过都是由最基本的东西构成的。对于剑法而言,不外乎这十四个动作:

     劈,斩,截,撩,挑,钩,刺;

     穿,抹,扫,点,崩,挂,云。”

     陈小七手里不断地比划着,渐渐地陷入了沉思。

     他失魂落魄地爬上了巨石,斜躺在石头上面。看着旁边的密林,看着远处的河流,他突然发现,密林之所以成就密林,正是由于一棵棵树木的生长;大河之所以成其大,是因为有无数的水滴在不断地奔腾。

     剑法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陈小七悟了,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如此!”

     只见他跳下岩石,手里拿着黑剑往前慢慢一劈,混元火符真气自然而然地顺着黑剑涌出,化作一道五丈长短的赤红色剑芒。剑芒伸缩不定,虽然没有劈中任何东西,真气却是一点点减少。

     少年不断地重复着劈剑这个动作,一遍、两遍、三遍、四遍......

     等他劈到第一百遍时,赤红色的剑芒由原来的五丈变成了四丈,显得更加凝练起来。【零↑九△小↓說△網】

     时光不短流逝,月牙早已跃上枝头。

     清冷的辉光洒落下来,照亮了一块巨石、一个少年、还有一条狗。

     “第五百遍!呼!”少年人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额头泌出了丝丝冷汗。身前的一柄法剑朴实无华,剑身暗黑无光。

     隔着老远,陈小七对着巨石轻轻一劈。黑剑好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生出无穷的吸力来,竟然将巨石从地面上抬起一寸三分的距离。黑剑没有丝毫剑芒,却发出比五丈剑芒更加摄人心魄的气息。

     “原来这就是剑心初境。果然越简单的东西就越不简单。”陈小七只觉得全身舒畅无比,念头变得更加通达。

     剑心初境,一招一式,一个简单的动作,都是返璞归真。没有华丽的剑芒,没有复杂的招式,就是简简单单的劈、斩、截、撩、挑、钩、刺、穿、抹、扫、点、崩、挂、云。

     一横一竖,是功夫:

     一劈一砍,即剑道。

     黑剑内敛剑芒,能够在剑身周围生出一股奇异的力道来。只是轻轻的一劈一撩,它就能将攻过来的剑芒打消干净。

     从此以后,陈小七的剑没有剑芒,只有简简单单的十四个动作。

     ※※※※※※※※

     “小李子,你说小七兄弟怎么了?莫不是今天早上被阴阳阁那群女的伤了根子消了锐气,才拿空气来泄愤?”不远处站着两个人,一瘦一胖,一高一矮。

     “他在那里劈空气也有几百下了吧?呵呵,看来是有点门道呢”李错峰凝注了半晌,展颜笑道。

     “什么门道?我怎么没看出来?”任东西一手搭在李错峰的肩膀上,急忙问道。

     李错峰看了看肩头上的那只胖爪,不由得皱了皱眉,慢悠悠地说道:“你看他手中的剑。他手中的剑原来可以发出五丈剑芒,慢慢地变成了四丈,再后来变成了三丈,最后竟然连一丁点的光芒都没有了。普普通通的动作,和武林人士一样,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有什么奇怪的?不用真气,随手一挥自然没有剑芒啊。”任东西抽出法剑,四下里挥剑乱砍,也是没有半点剑芒,和陈小七的一般无二。

     “我说,你别到处乱砍,我这衣服是刚领的,要是被你戳破了你得赔我。你不知道录剑阁的那个老头是多么抠门,我可是磨了大半天的嘴皮才弄来的!”李错峰连忙跳开,躲得远远的,“不用真气自然是没有剑芒了。胖子,你倒是说说,剑芒有何作用?”

     任东西停下了手脚,将法剑插在一边,静静地思索了好一会才慢慢说道:“这剑芒嘛,说白了就是真气化形。通过法剑,将真气发出体外幻化成剑形,可远攻可近守。”

     “不错,可惜剑芒毕竟是由真气组成的,比不上真正的飞剑。”李错峰一脸惋惜。

     “是啊,老子听别人说起过,真正的高手是可以御剑飞行,朝游沧海暮苍梧,甚至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任东西憧憬道。

     李错峰瞧了瞧胖子那副嘴脸,忍不住打击道:“你说的这种手段,恐怕得金丹修为才能够有吧?你我之辈,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到那一步,唉。”

     月牙已经攀上了中天,不远处的少年还在挥霍着汗水,不知疲惫地劈砍着。

     任东西抬手将法剑拔起,仔细地擦了擦剑身上的泥土,淡淡说道:“谁知道呢?或许将来的某一天,真的就能走到那一步呢。”

     李错峰细细的眉毛轻轻一挑,紧抿着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笑容,“是啊,以后的事,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