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好香好香
    “小七兄弟,起来啦!太阳都晒到屁股了!去参加试剑大会啦!”金光洞洞门外,任东西站在那里大呼小叫。李错峰双手负在背后站在旁边鼻孔朝天,永远一副冷漠的样子。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嗷呜呜呜!呜呜呜嗷呜呜呜!起床啦起床啦!”任东西肥胖的拳头不要命地往洞门砸落,同时嘴里发出一阵阵鬼哭狼嚎,直惹得金光洞里面传来几声狗叫声。

     “晦气晦气!昨夜遇到个害了失心症的叫魂鬼,今早又碰到个逼着别人起床的胖子,可真是晦气!”陈小七手里抓着大黄狗从金光洞里出来,耸拉着脑袋,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任东西,直看得任胖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小七兄弟,你这是什么眼神?胖爷我好心来叫你起床,你还不领情?哎呀呀,这世道当真是好人无好报啊!”任东西一只胖手不断地拍着陈小七的肩膀,痛心疾首地叫道。

     “快走吧,现在离辰时也没多少时间了。我们得抓紧赶到剑鸣谷参加第二场比试。”李错峰丢下一句话便往前走去。

     “对对对,都是这个赖床的小猴子误了事。要不是他拖拖拉拉磨蹭了大半天,咱们早就到剑鸣谷啦。”任东西赶紧跟了上去,落下陈小七一个人站在洞门口。

     “真是莫名其妙啊!昨夜那怪异的声音搅得老子睡不着觉,今天又起得这么早。哎!一点精神都没有,还怎么打架?”陈小七扔下大黄狗,稀稀拉拉地吊在胖子的后面,往剑鸣谷走去。

     “不过话说回来,昨天夜里的那道声音好熟悉啊,难道是什么熟人在搞鬼?话说小爷我在清微山也没认识几个人啊,真是奇了怪了。”陈小七边走边想着昨夜的事,双手不断乱拔道路两边的青草,大概过了一刻钟便来到了剑鸣谷。

     今天的剑鸣谷少了好多人,现场只剩下三百人左右。比试还没开始,弟子们东一群西一簇的聚在一起闲聊。

     “今天应该选出前一百名了吧?”

     “估计是吧,昨天选出前三百。今天应该会选出前一百名了。是时候去锻魔窟做下一番功劳了,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妖魔鬼怪长的是什么样呢!”

     “嘿,说的好像你已经打进前一百名似的,你还有脸不?”

     “不要这样嘛,大家要有信心,要相信自己的能力!那所谓的内门十大高手,除了前面几个,大多都是水货。不要怕嘛。”

     “你们说谁会获得第一名呢?”

     “还能有谁,不是紫霄阁的风何求就是录剑阁的牛有力。”

     陈小七嘴里叼着根青草,背着双手吊儿郎当地四处瞎逛,哪里人群多就往哪里凑,耳中听得的大多是门内的各种消息。

     “哎,你们听说了没?阴阳阁的古浪好歹毒!前些日子有人不小心得罪了他,他就变着法儿把人骗到山门外面整残了。你们说气人不气人?”

     “嘿,那孙子还不是仗着他父兄的威势,到处狐假虎威作威作福?以后别落到我的手里,不然的话定叫他后悔来到这世上!”

     “好!”周围响起一阵叫好声。

     “这劳什子的古浪倒是弄个天怒人怨了,不当人子!不当人子!”陈小七心里想道,向着另外一群人走去。

     嘿!只见那里莺歌燕语一片,真是个:

     冰肌销魂骨,

     美貌佳人颜。

     清凉无汗渍,

     风来暗满香。

     “啧啧,好香好香!”陈小七站在下风口,伸长脖子使劲地嗅了嗅,清淡的香气直撩得他一阵阵神魂颠倒头晕目眩。

     “咦,姐姐快看。那人是怎么了?怎么直翻白眼好像要倒下去了耶!”一个稚嫩的小姑娘从人群里露出个梳着丱髻的小小头颅来,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陈小七。

     众女闻言齐齐往后看去,只见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多了个浪荡人儿,在哪里伸着脖子使劲地嗅着什么,那模样端的龌蹉不堪令人不齿。

     “哼!又是这小子,前天就是他在那里乱叫着什么好大好浪,平白坏了如梦姐姐的名声!这些天寻他不到,不曾想他倒自己送上了门。姐妹们,抄起家伙与我一起上去做翻了他罢”一个穿着青紫色法袍的女子手中拎着一把寒水法剑,带着一群娇娥呼啦地围了上来,纷纷拿剑指着陈小七。

     几十把明晃晃的剑器差点晃瞎了小贼头的眼,一张张明媚妖娆嗔里带娇的面首真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好。好香。。好香!好美。。好。。美!”陈小七彻底陶醉了,心头好似有无数的猫爪在挠他的心,连声音都变得颤抖了。

     “咯咯咯。小滑头,你躲在我们后面想做什么?如实说来,不然的话,哼哼!”一个冷艳非凡的女子,大大咧咧地走到陈小七的跟前,拿手摸了摸小贼头的脸儿,又拍了拍他的屁股,哼哼说道。

     “好姐姐,我就是路过的,路过的。你们聊,你们聊。”陈小七回了回神慌忙说道,心中暗自想着:“好道是好男不跟女斗,一拳难敌四手,咱还是先撤了吧。以后再慢慢找回场子。”

     想罢,只见这小滑头立马弯腰猫身,趁着姐儿们在那里咯咯笑个不停,从那一双双玉腿林中蹿了出去,不过眨眼功夫就消失个无影无踪。

     “姐姐,刚才好像有人亲了我的腿儿”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女子涨红了脸悄声说道。

     “老娘也被摸了!杀千刀的臭小子,也太滑溜了!姐妹们,别让他跑了,一起追啊!”

     一个少年在前面逃,一群女的在后面追。这一景象直看傻了内门的众位男弟子们。

     “麻批的,这小子是谁?这么猛?一个干几十个?”一个青年人口中流着哈喇,面红耳赤地说道。

     “呵呵,一个干几十个?小兄弟,你是个雏儿吧?”一个中年汉子故作高深地拍了拍说话的青年人。

     “怎么说?”那青年人转过头来,一脸的不解。

     “呵呵呵,好道是功夫再深,铁棒也会磨成针。小兄弟,明白了?”

     那青年人还是一脸迷茫,不知所谓。

     “。。。哎,年轻就是好啊。老子当年也这么单纯过,好怀念啊。”中年汉子发着莫名的感概。

     比试也快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