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偷鸡摸狗
    清微山主峰方圆几十里,最高处直入云霄,云波烟渺,仙鹤时不时地从云丛里飞出来,高昂激扬的鹤唳声穿透云层,给清微山增添了不少仙气。

     陈小七自从将《吞天诀》上交给藏剑阁,交换得一本《十二相万劫不灭一起上剑经》后,便在清微山逍遥峰山脚挑选了一处无人居住的洞府,住了进去。洞府匾额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有了名称,唤作金光洞。金光洞里面方圆四五丈,有石床、石桌、石凳,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烧火做饭的石灶。

     修行中人,除非是到了金丹层次,否则都得理会这些烦杂俗事,生火造饭、吃喝拉撒,一样都少不了。清微剑派家大业大,门人弟子良莠不齐,虽然感应层次以上的弟子,都通过了山门幻神境的考验,明了自我本心,见得本我真性。

     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本性真心不同,根器不同,修道理念也不尽一样。可能有的修士认为生火造饭可以格物致知,一动一作之间能够洗涤身心,达到凝神静气的效果,能够更好地打坐修炼。而有的修士却嗤之以鼻,认为作为修行之人,应该集中精力,不为外物搅扰,自己的衣食住行都交给下人安排,他们只需专心修炼。

     这不同的修道理念,不能说谁对谁错。比如灭情剑宗的那伙人,他们认为一切的情感都是累赘,是修行路上的绊脚石,应该毫不留情地消除掉,哪怕是父母亲人,他们都不会有丝毫怜悯。

     或许在别人眼中他们是错的,但是他们内心坚定自己的所作所为是符合灭情道道意的,也就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这就是明心见性之人的可怕之处,也可以说是执拗非常。

     清微剑派众多弟子当中,分为两类:一类是世家子弟,这一类人多是门中各长老的家族后代,借着老一辈的荣光,进入剑派当上内门弟子是非常容易的,而且经过几百上千年的发展,世族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可以说是清微剑派的一大势力;

     另外一类是通过师徒传承关系成为剑派弟子,这些人往往是散修,仰慕清微剑派的大名,加入进来的,陈小七就属于这一类。

     世家子弟,在清微山修炼,自家带着随从,什么生火做饭、洗涤衣物、车马安排、日常行程等,都是交于随从处理。而其他的弟子一般是自己动手,自己解决生活问题,毕竟大家只是修行路上的修行人,还不是仙人。

     两派人马观点不同,处事风格不同,久而久之也就生出许多龌蹉来。这且是后话,暂表不提。

     清微剑派一贯只是每月提供些生活日需品,比如灵米,但是要求每位内门弟子每月至少要完成一次任务,每月初五进行修为考核,只有得到各个阁楼的执事长老的认可,才能成为该楼的传承弟子。

     闲话少说,且说那陈小七收拾好洞府后,便端坐在石床上修炼起来,至虚极,守静笃,万物化生,不一会就进入了归根复命的状态当中。只见得他周身泛着红光,火符真气在六大经脉中流转不息,不断冲击着手少阳三焦经上的穴位,金光洞周边的大日灵气不断地被狮兽巨口吞进陈小七的命宫里,化作滚滚的火符真气,两颗法宝种子在其中浮沉不定,玄妙非常。

     过了几刻钟,陈小七只觉得自身修为又进了一步,距离打通手少阳三焦经也不过是一步之遥,估摸着再修炼个半月就能踏入感应第七层的境界。

     不多时,混元火符真气已经撑满了关元命宫,今天却是不能再吸收灵气了,过犹不及。陈小七端坐了好一会,才停下了修炼,暗暗忆起《十二相万劫不灭一起上剑经》的修炼法门来。

     “该去哪里弄只鸡来好好观摩观摩呢?”

     小哥儿自幼生活在清风观,观主道虚先生和道真师叔、还有清远师兄、小清水都是吃素的,他纵然是见得鸡跑,却也没有尝过鸡的滋味,更别谈抓只鸡来研究了。

     正琢磨间,这小子突然忆起当初刚进清微山地界时,河岸上似乎有家人正好养着许多家禽牲口。

     “何不出去溜达溜达,开个利市呢?”说干就干,只见他穿戴好衣物,把那件灰黑色的清心凝神袍套在布衣的最外面,腰间戴好令牌,一溜烟地就往山下跑去。

     清微山有周天大阵笼罩,不是金丹以上修为的,不能飞遁,陈小七只好一路跑到山下。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陈小七来到河岸渡口,望着渡口老伯抱拳作礼道:“老丈,烦请渡我过河则个。小子我现在已经是剑派内门弟子啦。”

     “上来吧。”渡口老头一招手,陈小七就跑了过去,坐在了船头上。

     修行界当中,没有哪一个人会在自己的额头上写着自己是什么修为,其实所谓的修为等级不过是方便人们理解。大多数时候,如果是在同一大境界内,往往是通过气息威压来判断修为的高低。

     陈小七不止一次的拿神识来探查这渡船老汉,还跑到老头的身后张牙舞爪,扮鬼脸吐舌头摇屁股,着实耍弄了好几番,什么都探查不到,最后被老汉瞪了好几眼才悻悻罢手。

     “看来这老头是个高人,实力不容小觑。这船无风自动,竟然比我的土遁还要快。小爷我得小心侍候着,可不能被他丢到河里喂了鱼鳖”

     不一会,船就开到对岸。陈小七向老汉打了个稽首,便顺着山路跑得无影无踪。

     ---------

     “咯咯咯”一阵阵鸡鸣声从某村落的某一户农家里传了出来。一道灰黑色人影猫着腰,舞动着双手在到处抓鸡,篱笆内遍地鸡毛,端的残酷无比。

     “汪!汪汪!汪汪汪!”一只大黄狗猛地从旁边蹿了过来,它也不进鸡舍,只一个劲地在篱笆外面摇旗呐喊,好似不肯输了半分气势。

     “咯咯咯~汪汪汪!”鸡鸣狗跳声不断,过了一柱香时间,才见到那灰黑色的身影直起身来,手里还抓着一件物事。

     “妈的,抓只鸡真不容易呢”陈小七刚要从篱笆里出来,却发现有一个黑脸汉子正蹲在二十丈开外的石头上看着他,脸上还挂着笑容。

     “小兄弟,鸡好玩吗?”那汉子笑吟吟地叫道。

     “不好玩,生怕一不小心就弄死了,嘿嘿”,陈小七从篱笆里跳了出来,“这位大哥,小弟我实在对不住,原先着实是寻不到这鸡舍的主人,不得已才如此这般,实在不好意思啊!小弟不是那偷鸡摸狗之辈,只是为了看一看这黑翎鸡”

     “小兄弟是清微剑派中人吧?”黑脸汉子跳下石头,向陈小七走来。

     “正是。”

     “小兄弟可会得神通手段?”

     “会那么一点点”

     “真的?”

     “真的。”

     “太好了!只要小兄弟能够答应我一件事,当然不是那些为非作歹之事,不消说一只鸡,就是十只百只鸡,我也一并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