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写不下去的第十一章
    下午的课焦作没有心思上了,他那好不容易平复的心,现在再次波动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大脑混乱一片,有一个声音像是在耳边不断念叨者,引诱者

     没有回宿舍,焦作出了学校,往学校旁边是山上跑去。这座山上有一个庙,叫做流云寺,平时有不多的游客,或者附近的居民前来上香。

     此时这上山的路并没有几人,焦作完全放开身心的往山上奔跑,甚至体内的查克拉也自主的运作起来,让他是速度依在飙升

     风不断吹拂这脸庞,焦作此时像是一段幻影在山路上极行。这是一段上山的小路,焦作的身形以无比蛮横的姿态往山上奔跑,每次落脚都相差十多米远

     在加上查克拉,完全可以垂直奔跑的作弊器。这座不大的山焦作十分钟左右钟就跑到了山顶

     呼,气息有些紊乱,焦作坐在山顶的一块大石头上,吹着冷风,看着眼前广阔的天地陷入了沉思

     “小伙子你现在不上课在这里干什么”

     焦作从迷茫中惊醒,回过神看见自己旁边站着一个老头,周围还有几只羊,显然这位老人是来放羊经过这里的

     只是显然老人认识焦作,焦作对于老人也不陌生,因为看守男生宿舍的就是这个老人

     “我现在不想上课”对于老人的问题,焦作说到

     “不想上课?为什么?你现在还小,不要误了自己”老人不愿眼前这个男孩就此堕落,所以他想开导焦作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感觉心里很乱,安静不下来”焦作情绪低沉,用手捂在心口,一脸茫然

     “小伙子,你这是有什么心事吧!能给我说一下吗?”老人明悟,安慰的语气说到

     “老爷爷我最近变化很快,快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可是我却感觉到有点像是控制不住自己,就好像有另外一个人在给我说话,引诱我去做那些我不会去做的事,我感觉很害怕”焦作把自己的体悟说了出来,说的时候眼神恐慌,泪水不住流了下来

     这短时间的变化,焦作自己心中也算清楚,但是他并没有细想。可是今天自己忽然暴起,那仿若变另一个人的他,失控的感觉着实让自己恐惧,回想起自己如果失控,那可能造成的后果,焦作不由得打一个冷颤

     “哦,这样啊!”老人脸上带着微笑,他并不认为这算什么大事,眼前这个小孩在他眼里,只不过是青春期感到迷茫的小孩,只需要开导一下,不算什么大事

     “小伙子你叫什么?”

     “我姓焦,叫焦作”话有点绕口,但焦作说的很清晰,老人也听懂了

     “焦作啊!人的一生会发生种种事情,而人?自己那也是不断的变化。随着年龄和见识的增长,也许有一天你回头发现,现在的自己和从前宛若两人人

     想到以前做的对事,错事,你自己可能都会发笑感叹,以前的自己是那么无知。见识多了懂得也多了,知道对与错,明白自己该做什么,坚持不让自己后悔。所以啊焦作,你现在不要多想,只要控制好自己,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好了”

     “做自己认为对的事”焦作小声说了两句,忽然他又对老人问了一句“我怎么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那,如果我认为是对的,可实际上是错的怎么办”

     “这个吗?”老人看焦作认真的目光,想了一下,和蔼的说到“只要你不伤害到别人,不会造成太多影响,周围人认为是对的事。当然这还要结合你自己的想法,不盲目从众,确认自己的确是对的事情

     焦作你还小,给你说这么多估计你还不明白,但是做事之前要多想想后果。比如说如果你不上学那你能干什么,外出打工吗?那可是很辛苦的,你真的想要这样吗?况且你爸妈也不希望你这样,毕竟学问高一点,见识的更广一些,对你的好处就更大一些,你明白吗?焦作”

     “嗯!我明白了一些”焦作虽然很多事情还想不明白,但老人一席话让他明悟不少,乱糟糟的心绪也静了一些

     老人显然很喜欢跟小辈聊天,这一时间聊的兴起,焦作在旁边静静的听着,时不时问两句自己不懂的地方

     在这个山顶上,一个老者和一个十几岁半大的孩子,居然聊起了人生,聊的还很兴起

     很快天色渐渐晚了,老人回过神看到太阳都已经夕落,焦作跟老人道别下山了

     晚上,老人回家把羊关起来,也往学校走去,毕竟他可是要看守男生宿舍的

     刚进学校,焦作的班级教导主任就在学校门口,老人目光微沉

     “小俊你在这里干什么那”

     听到有人喊自己,萧军抬头看向老者,身子一抖,急忙开口

     “爸,我在调查监控”

     “嗯!”老人虽然是萧军的父亲,但是显然,对于自己这个儿子他很是失望。应了一声老人准备进学校,忽然他眼睛一撇,在监控视频上播放的画面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你在调查这个孩子是吧!”看着画面,老人目光闪烁,画面里一个孩子身手利落凶狠快捷的将一个比自己高一头的成年人,毫无反抗能力的打到在地

     “啊!是的,爸,这个小孩简直无法无天,我说他两句他居然还敢顶嘴,最后还逃课。这造成的影响太大了,在加上被他打伤的那个人显然伤的很重,我看这样的学生就要开除”

     “这个孩子不错,这件事你给处理一下”老人淡然说道

     “可是我已经报给学校领导了”萧军愕然,没有想的自己的父亲居然会说出这话,可是对于自己父亲的话他根本无法拒绝

     “哼,那是你的事情,总之不要影响这个孩子”老人身上的气息一变,一种压力从他那苍老干枯的躯体散发而出,萧军眼里一滞,最后苦涩的说

     “知道了”

     吃完晚饭,焦作心中忐忑不安,想着如何给老师说自己旷课的事情,同时也为自己的冲动感觉到一点懊悔

     走向宿舍,他晚自习也不想上了,因为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老师。

     “焦作你吃过饭了吗?”

     老人此时已经在宿舍门口,看向焦作和蔼的问道

     “嗯!萧爷爷我吃过啦”聊了一下午,老人让焦作这样叫的,毕竟显得亲切点

     “焦作啊!今天你可是逃课了,以后不要这样,给老师道个歉,我想他会原谅你的,毕竟这不算什么”像是看透焦作的心思,知道他在纠结什么,老人微笑的说

     看着老人的笑容,焦作心中一定,好似下定决心一样,是啊!这不算什么,老师应该也不怎么在乎

     “谢谢萧爷爷”道一声谢,焦作转身没有进宿舍,往教室走去。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不如心中坦然直接面对

     看着焦作的背影,萧老目光如炬,同时心中欣喜带着一丝复杂

     回到教室,班级里现在敢对焦作说话的已经没有几个,中午的事情经过发酵,他这个班级已经全都知晓了,甚至那个视频大多都看过了

     此时班级里,在见到焦作的眼神中,有崇拜,敬畏,害怕,还有不少莫不关己和害怕

     做到自己座位上,焦作观察自己这个班级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与陌生,熟悉的是周围的人和物,陌生的是他们的态度,以前的融洽变成了现在的孤立

     一个空位,一个过道,在一个班级里。焦作仿若和周围的人划清界线,像是两个世界,他被孤立在这桌面大小的空地……孤独无助

     为什么会这样,我现在很强,我也有钱,可是他们为什么看向我的目光这么陌生。我不想这样,也不想一个人孤独的生活,我该怎么办,我需要怎么做?才能在此融入他们

     焦作心里涌现一丝渴望,回想以前和朋友玩伴一起的开心,他心中一横,果断做出判决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但班级里人几乎到齐,焦作走到讲台大喊一声,把所有人都镇住了,齐齐的看向焦作

     “都看向我干什么?让我压力好大啊!”

     焦作脸上带着笑容,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毕竟很少被这么多人注视,压力的确不小,但是这句话说出来,对气氛调节起到不小作用,让班里的气氛缓和不少

     “你们不知道,中午的时候有一群混混拦我,可是被我好好修理一顿,那被我打的屁滚尿流,血流成河呀”

     这个是视频里发生的,班里看过的人都点点头

     “你们没有看见,后来我直接杀到那混混的老巢,你们知道那些混混的老大是什么样的吗?”

     班里的学生看焦作脸上的笑容,还有这些话,成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淡化了对焦作的敬畏和害怕,一些胆子大的不由好奇问道“是什么样的”

     “那个老大个子只比我高那么一点,胖的像头猪,一走路啊,那肉都一颤一颤的,老搞笑了,哈哈”

     说到这,焦作笑了起来,班里的人也都跟着笑了。之前那沉寂的气氛全然消散,对于焦作可能依旧惧怕,但那已经放到心底深处

     看现在的焦作,那脸上的笑容,是那么温和,班里对他的孤立,在这笑声中开始消失

     接下来,焦作带着夸大的语气,把自己露两手吓唬那个胖子老大,在做什么样的车去的酒店,还有酒店的环境和那些吃的味道,都删删减减的说了一下

     没有人敢打岔,顶多就是有人询问事情的细节,班级里经过焦作这一举动,很快彻底让他重新融入这个班级

     感受周围同学的热切,还有他们那好奇崇拜的目光,焦作的心越发高兴兴奋起来,他发现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那些不安和忐忑也随着他的变化,开始削弱消失

     铃铃

     上课铃响了,焦作不在说了,带着笑容,身体一跃而起,一只手拍一下讲台,在众人的惊叹下,借助教室上两个风扇,像是猿猴一样,脚不沾地,轻盈准确的回到自己座位

     感受班里同学的崇拜和羡慕,焦作脸上笑意正浓,一个身影进入教室,看到来人,焦作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眼中越发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