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乱七八糟的第八章
    很沮丧的回到宿舍,在回宿舍之前,焦作买了一堆吃的东西,顺便还买了一个充电宝

     看着怀里的吃的,焦作心中的郁闷散了不少,走到宿舍门口,守在门口的一个老头,看到焦作怀里抱的,手里提的,全是各种零食,微微摇了摇头

     “你买这么多东西吃的完吗?”

     焦作看这个老头在问自己,随口回到“能,这些说不定还不够我吃的那”

     “零食不能当饭吃,对身体不好”

     “哦,知道了”

     没有停留,焦作走上楼梯,老头看焦作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孩子根本就没在意他的话。不过还好,至少还给他回几句话,不像其他孩子,你问他理都不理你

     到了宿舍,焦作把零食往床上一放,宿舍其他几个人都咋舌一片。

     “焦作你买这么多吃的啊!”

     “我去,这床都快放不下了”

     看看自己满满当当的一床,焦作听他们的话,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来来,我们一起吃,是不是现在都在流口水”

     很是大方,焦作身上的钱,买这些零食根本没有花多少,宿舍里的这些人听焦作这么说,虽然不好意思,但口水的确快流出来了

     没有太多客气,走到焦作床边各拿一袋零食吃着,虽然昨天晚上,焦作的行为让他们感受到了恐惧,但是看焦作平时挺祥和的,在加上现在还有零食吃,那疏远的心,立刻就亲近起来

     焦作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几袋零食,就把宿舍里面所有人都给收买了,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完全以焦作为马首

     的确,焦作能打,昨天一个打三个。有钱,虽然是抢来的。还有零食,没错最主要的就是吃的。焦作给他们分享一点,都让他们高兴的不得了,还能有谁不服

     “焦作今天什么情况,那周天平时这么嚣张,怎么忽然喊你焦哥,还把王丽说的这么惨”焦作上铺的小胖子说到

     “就是,王丽这么漂亮,虽然感觉刁蛮一点,可是没有想的她会是那样的人”一个声音响起,宿舍里其他男生都感同身受,一一附和。

     “其实周天这么怕我,那是因为昨天早上他被我修理了一顿,所以今天他不敢惹我。还有,我也没有想的周天会忽然爆料,王丽她什么样的人我也是知道一点,可是没有声明,今天周天这一下可把王丽整惨了”

     焦作也没什么好瞒的,把这些话说出来,宿舍里的人都点头认同,怪不得周天对焦作这么害怕,原来是被打了

     “这下王丽惨了,估计最少要转学,反正在我们这个学校待不下去了”

     宿舍里讨论了一会,焦作拿出手机,边吃这零食,边看手机。最近对于《火影》这部动画,焦作可是对它入迷,尤其是里面的力量居然可以真的使用,对此焦作的热衷攀升到顶点

     天色晚了,在十二点以后,宿舍楼一片寂静。焦作也准备睡觉了,宿舍里的其他人有的困了早已睡觉。一起看手机入迷的,见时间的确晚了,明天还要上课,也纷纷回自己的被窝睡觉,焦作收拾一下床上的零食袋,看看充电宝还剩多少电,眼睛一闭进入梦乡

     在次睁开眼,看眼前的空间,焦作知道自己的磨练要开始了。随着面前出现的鸣人,焦作聚精会神的将查克拉汇聚全身,在查克拉全力增幅下,他瞬间攻向鸣人

     感觉到将要到来的攻击,鸣人表情僵硬,呆滞的本能还击。但是就算只是本能,可他却将力量发挥到最大,和上次一样,焦作被眨眼间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被打飞

     这样的感觉是第二次了,只是今天要比昨天要轻松的多,至少焦作承受了下来,不像昨天直接昏死过去

     爬起来,晃晃有点晕的脑袋,焦作定眼看着鸣人。在他心里已经大概了解自己和鸣人的差距,那就是对查克拉的掌控。如果说查克拉在鸣人手里是石头的话,而他才仅仅只是土块,还是松软的土块

     两者不是一个量级,所以说基本上没有办法打。心中各种想法起伏,焦作带着实验的兴致继续和鸣人对打,每一次的击飞都让焦作更加确认,现阶段鸣人不是他可以对抗的

     自己对查克拉了解太低了,不懂得如何掌控它,很是需要锻炼,但是锻炼的方法就是不是和鸣人对打这么简单了。需要的是自己的体会,体会查克拉的感觉和变化,细微的了解才能让他完全掌控查克拉,否则他绝对很难打过鸣人

     想到这里,焦作明悟了,刚才和鸣人对打的时候他就发现。不管怎么打自己都没有半点提升,完全不像之前那犹如实质的进步,在打下去那就是傻比,焦作可没有受虐的心

     焦作不想打,可是鸣人不知道啊!看鸣人面无表情,冰冷毫无情绪的样子,仍旧气势汹汹要痛扁他。焦作深吸一口气,手往前一挥

     “停止”

     两个字从焦作嘴里说出,那鸣人的拳头在离焦作几厘米的距离忽然停下

     “果然,这里是我的梦境,我的意志应该可以控制这里的一切”焦作看眼前停留的拳头,本来他都打算在挨鸣人一下来着,毕竟自己实在躲不掉,可是没想到真如自己猜测那样,这个鸣人无法反抗他的命令

     焦作感觉自己心中的激动都要踊跃而出了,扫视周围的空间,大喊一声“出来吧!梦比优斯”

     声音在空间内渐渐消失,焦作看眼前的事物全无变化。啥情况!我的奥特曼那?这不是我的梦境,我想什么就会出现什么吗?这怎么没有啊!

     “迪加,赛罗,变形金刚,铠甲勇士变身……”

     一点用都没有,焦作看毫无反应的空间,心中兴奋的火焰被浇灭了。这不是我的梦吗?想不通啊!不应该这样啊!

     走到还摆着要揍人架势的鸣人,焦作拍拍鸣人的肩膀说

     “消散”

     鸣人的身影一虚,很快消失不见,焦作看空间内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一个人。

     “唉!看来我能控制的东西不多啊!”焦作自语,随即又将鸣人唤出,让其在自己面前不断运用查克拉,而他在旁边学习,在梦境空间里,焦作除了时间一切都没有消耗,查克拉也是

     不断练习琢磨,很快一晚上就过去了

     早上从梦境醒来,焦作一晚上都在练习查克拉,当然是睡意绵绵。浑浑噩噩的洗脸刷牙,到食堂买一堆吃的,往教室走去

     在他往教室的途中,几个青年远远的看着焦作,当他走进教室之后,其中一个青年说到

     “就是那个学生,下午放学我们要客气一点,不然有你们好受的”

     “为啥?不就是一个小孩吗?我们让他跟我们走,他还敢反抗不成”一个青年不解

     “那是找死,不要瞧那个学生年纪不大,他可是一个能打我们十个,还不费力,一会被打的哭爹喊娘的可不要怪我没提醒”说话的这个青年,看来是被焦作揍过,知道面对的是什么人,他当然不想生事端

     “真的假的,那不就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能有这么大能耐,还一个打我们十个”一个青年显然不怎么相信

     “信不信那是你的事,我已经把话说明了,到是挨打我可不管”

     看自己旁边的几个人都不怎么相信的样子,这人也不管了,到时候自己躲远点

     焦作一早上睡得可算不错,老师对他已经彻底失望了,完全不问这个眼中的学渣。而因为近两天焦作的种种原因,同班同学都没有敢打扰他睡觉的,在加上王丽走了,一个人沾两个位,睡的很是舒畅

     早上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了,老师刚出教室,焦作迷迷糊糊的起身

     “该吃饭了”

     张口就是吃,旁边听到焦作声音的同学,表情有些古怪。心里都嘀咕这货早上看样子吃的可不少,睡一早上,张口就是吃,这也太能吃了吧!

     焦作不知道其他人对他的想法,也不会在意这些想法,出了教室就往食堂走去

     半路上,几个青年走到焦作面前,其中一个焦作看着有点眼熟的青年,立刻表面来意,语气上也很是客气,让焦作感觉不错

     “我不想去,没有那个闲工夫,我现在饿了要去吃饭”

     就算再客气,肚子饿了急切需要补充食物的焦作那也没有心情,当机了断的拒绝了

     “那个小哥,我老大真的想要见你,你不去我可要遭罪的”那个说话客气的青年,皱褶眉头,满脸可怜和无奈的说到。

     这一会的功夫他就欣喜发现,眼前这个让自己惧怕的人,性格和他外表一样,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学生,吃软不吃硬,他肯定只要自己这样哀求几声,那自己的任务说不定就完成了。

     本来他可是抱着失败的打算来的,现在看到希望,可是让这人感到高兴

     只是,他的想法旁边几位不这样看,在他们眼里,眼前这就是一个十几岁还在上学的小屁孩。而自己那都已经成年,社会经验丰富,打架斗殴那可是身经百战

     他们的世界观,那可是自己随便说几句,这个学生蛋子就要怯懦的附和。而不是他们低声下气的请求,尤其是看这个学生还满脸为难的样子

     前面说焦作多厉害多厉害,这几个人心中就不怎么信,现在看到焦作,那就是真的不信。

     焦作的身高在同龄里不算矮小,但和成年人比还是差远了,在加上肥宽拖拉不显身材的校服,那看着真的是弱不经风

     “妈蛋,老子受不了了,让你小子跟我们走一趟,还磨磨唧唧,说好话你丫还给我充大尾巴狼,现在你说去还是不去”

     一个火气较大的青年,一把抓住焦作的衣领,脸色狰狞的说到

     “完了”看自己的猪队友,刚才很是客气说话的人,心中暗叹,看这局面,很是自觉的往一边靠

     “松手”焦作脸上的笑意不见了,开始看这人挺客气的,自己也考虑要不要去。可是现在眼前这个攥着自己衣领的人让他很不舒服

     “你tam的还很嚣张,我操……”

     攥着焦作衣领的人,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忽然感觉自己腹部传来剧痛,紧接着眼前景色天旋地转

     咔嚓,一声骨头爆碎的声音,在周围人眼里,焦作凶猛的将一个人踹飞,还没看清接下来的动作。就见焦作的身影眨眼间出现在即将掉落下来的那个人下面,紧接着又是一脚

     坠落速度,加上焦作的力量,这个刚刚攥焦作衣领的人,立刻瘫倒在地上,一条胳膊呈现不自然的扭曲,渗白色的骨渣沾染不断涌出的血迹,从这人的手肘露出,显然这人的胳膊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