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重生了?
    海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的一间高级病房里,白静看着病床上昏迷的叶辉,忧心忡忡。距离叶辉被送进医院,已经过去一天一夜,叶辉还没醒。

     前天晚上学校保卫处打电话给白静的时候,白静刚准备上床睡觉。听说自己一个学生受伤昏迷,白静吓了一大跳,接下来就是心慌。她刚当上辅导员,完全没有处理这种事的经验。

     白静匆匆赶到医院,发现受伤的是叶辉。英语专业这一届里男生仍然不多,而且开学已经半个多月,白静基本上能叫出所有男生的名字。对于叶辉,白静的印象并不深,也仅仅只是知道名字。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平平常常的男生做出了舍身救人的壮举。

     医生仔细检查了叶辉的身体状况,发现叶辉身上除了一些淤青之外,各项生命体征都正常。也就是说,叶辉并无大碍。至于昏迷的原因,医生认为是剧烈运动后脱力,再加上情绪紧张,从而导致晕厥。并推测说,叶辉很快就会苏醒。

     白静相信医院的诊断,因为附属医院的医疗水平一流。更何况学校也给医院打了招呼,医生们对叶辉伤情的判断肯定是慎之又慎。

     之后,院里和学校的一些领导都来看过叶辉,并安排白静负责照顾。作为辅导员,白静责无旁贷。也幸好白静家是外省的,这个国庆节假期也没计划外出游玩。

     叶辉住的是高级病房,有专门的护士看护,白静需要做的不多。只是叶辉一直不醒,白静等得心焦。

     ……

     叶辉迷迷糊糊睁开眼,眼前一片白色,口也干得要死,下意识地开口道:“水,我要喝水……”

     身边传来一个女人惊喜地叫声:“咦,叶辉,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叶辉转过头,看是一个年轻女人,依稀觉得面熟,但是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一时想不起来,于是迟疑地问道:“请……请问,您是?”

     白静:“我是白老师啊!白静,你辅导员!”

     白……静?辅导员?

     记忆忽然如潮水一般涌来——

     新生报到……军训……图书馆……山脚下的小树林里……白色连衣裙女生……救人……

     叶辉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回到了大学时候?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白静看到叶辉一惊一乍的样子,也很吃惊,一边伸手量叶辉额头温度,一边问:“叶辉同学,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啊,什么?”叶辉回过神,看到眼前这个自己曾经颇有好感的女人关切的眼神,有些恍然:“没事……我没事!”

     白静一脸担心:“真的吗?不行,不行,我还是把医生叫过来给你检查检查吧!”

     说完,匆匆而去。

     不一会儿,白静就回来了,身后跟着一群医生护士。检查完之后,一位医生说:“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至于你身上的淤伤,我给你开点活血化瘀的药,很快就能散掉了。”

     白静很高兴:“太好了,真是担心死我了!”

     送走了医生,白静心情大好,忍不住道:“叶辉你可真吓人,要是再不醒,我也只能联系你家人了!”

     叶辉苦笑:“是吗?唉……”

     白静没注意到叶辉的表情,嘱咐了叶辉几句,就出门给院领导打电话汇报叶辉醒过来的消息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叶辉,就安静下来。叶辉此时心里乱得很,完全没办法适应重生这个事实。自己为什么会重生,叶辉想不明白。难道……难道老天爷是想让自己再活一遍?

     想到这里,叶辉有点激动。前世自己算是寿终正寝,可是临死之时也是万般不舍。如今能够重活一次,明显是大赚特赚啊!

     这么一想,叶辉就淡定了许多。

     ……

     这次晕倒对叶辉的身体没有造成多大影响,毕竟前世同样经历过这件事,后来一直活蹦乱跳的,也没发现有什么后遗症。可是医院一定要留叶辉多住院观察几天,叶辉想提前出院也没办法。医院这么做,一是出于负责任的考虑,二来也是学校所托。

     叶辉住院期间,师大一位副校长代表学校领导来看叶辉,外国语学院的院长也在场。领导首先大力表扬了叶辉见义勇为的行为,但是在如何表彰这方面,领导也把学校的为难之处告诉了叶辉。

     学校的意思是强女干这种事社会影响太恶劣了,更何况还是发生在师大校园里。如果公开出来,不仅师大女生人人自危,更会影响到学校声誉和将来的招生工作。所以学校领导研究过之后,决定不公开这件事,怕的就是惊扰到学校里的正常秩序。

     学校已经对所有目击者下了封口令,这样一来,叶辉不仅得不到见义勇为的荣誉、奖金,连救人这件事都不能公开。学校方面是把影响降到最低了,但是叶辉就吃亏了。

     叶辉两世为人,也算看淡名利,根本不在乎什么荣誉不荣誉的。再说了,胳膊扭不过大腿,叶辉就是想反对也没用。前世的叶辉就是因为这件事对学校产生了不满,以至于后来在师大得过且过,混完四年大学生活就毫不留恋地离开了海州。

     事情经历的多了,心态就不一样,叶辉现在反倒挺理解学校的想法。当然了,脸上还是要装出一些不情愿的样子,这样才能多得点实际好处。

     副校长见叶辉“通情达理”,出于愧疚,不仅许诺了一大笔奖金,更表示将来可以保送叶辉读研。其他方面,副校长也有承诺。比如说如果叶辉想去社团担任学生干部,也可以。

     有钱叶辉已经很满足了,其他方面叶辉暂时还没考虑好。反正学校已经给出承诺,院长也在场,学校总不至于反悔。

     假期快结束的时候,叶辉终于出院,白静雇车把叶辉送回学校。再回到宿舍,叶辉真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叶辉住院期间,都是白静在照顾。叶辉为了表达感谢,把白静请到校外餐厅吃了顿饭。白静也没跟叶辉客气,经过这一段时间相处,两人已经很熟了。

     白静长得漂亮,人也和气,叶辉对她印象很好。再说了,跟白静打好关系也有很多好处,最起码以后请假就方便的多。

     吃饭的时候,白静问叶辉要不要竞选班干部。过完假期,各班就要正式开始上课,班组织也要尽快建立。叶辉有见义勇为的良好表现,又有学校的承诺,白静就准备让叶辉来挑班里的担子。

     前世的叶辉作为愣头青,也没想过做这种费时费力还不一定讨好的工作。现在成为老油条,更不可能有兴趣,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白静没想到叶辉这么没觉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再三劝过之后,发现叶辉确实没想法,只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