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女蜗?
    “在这里。”寻声看去,只见陈画在路的一旁发愣,于是过去看他。

     陈画忽然想起了孙悟空,于是也学他,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他用的笔是高科技,只要怪物进了这个圈,别人休想闯进来。

     陈画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怪物,怪物哪里肯听他这种荒唐言?于是陈画只好折中了一下,在圆圈周围变出一堆石头来,这样至少可以让怪物安心了。

     “兄弟,你是神仙啊,好厉害。这下,让我放心了很多。”怪物伸出大拇指。

     正说着,便遥遥听到有人说话,吓得怪物忙缩进石堆里去。

     没多久,远方说话的人就到了跟前。是两个人,两个人长得有鼻子有眼,有腿有脚。这么说,是因为陈画以为女蜗的手下必定长得特殊一些,否则如何显示出女蜗的神威来?可惜他看到的情况,让他失望。

     那两个人穿一身黑色劲装——是夜行衣那种,头部也被包裹着,只露着两只眼睛,活脱脱两个恐怖分子。陈画以为自己是进入了游戏模式。由于衣服的紧俏,让两个人健壮的身材凸显,筋肉发达,虎背熊腰。背上还插着一根短棍,所不同的是,一个是红色的,一个是蓝色的。

     “先不用高科技,和对方比比拳脚。”陈画想。

     两个人到了这里,便看见眼前一个虽然外形是个男性,但骨骼瘦小,有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气势更是很弱,整个气场不是外放,而是内缩。脸部结构显得些稚嫩,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感觉。

     其中一个背着红色短棍的指着陈画说道:“哎,这小子,你看见一个长着三个脑袋的怪物从这里经过了吗?”一般如果向别人问事情,指着别人问显然很不礼貌,不过陈画不懂这些礼节,所以也没在意。

     “没有。”陈画说道。

     两个人正要走,另一个人突然发现了什么异常,指着路旁的一堆乱石说:“那里想必有什么东西,我们去看看。”

     陈画画的圈,一般人是接近不了的,但他不知道这两人的深浅,所以不能大意。

     “你们不能去,那里面是我的东西。”陈画拦住他们。

     以他们老道的经验,看出这里肯定有问题,于是他们不理会陈画,继续往前走。陈画只好拦在他们前面,看他们会怎样,“你们不经过主人同意,随便乱动别人东西,是很不礼貌的。”

     两人理也不理,两人的身体像一堵墙一样向前移动。其中一人伸出一双手想把陈画推开,结果推了推,纹丝未动,于是知道陈画非平常人,脸部肌肉抖动了一下——可惜陈画看不到。然后两人各抬起一条腿来向陈画踹过去。

     如果是普通的两条腿,那没什么。但现在就算是会功夫的人,双腿的力量也比不上两人。

     两人虽不知道陈画的真正实力,但他们想一举把陈画干倒,就算不死,也是个残废,于是用了两三层功夫。别小看这两三层,这点功力,可以抵武士的一层功力。

     女蜗派人杀这些不会武功的怪物,何必出动这么厉害的角色?其实,这些角色在女蜗哪里多得是,也算不得多么厉害,就是些不入流的角色。

     双腿一出,带动周围的空气形成一股漩涡向陈画迫去,虽然是两条腿,却形成无数条腿的幻影和力道。这一脚下去,就是花岗石,也碎成粉末了,更别说是人了。

     陈画一惊,他没想到对方竟是如此厉害,幸亏他有梦的超能力,即便不主动启用,也会在给危机来临时自行开启,为身体加上层层防护,否则他就挂了。

     只听“嚓”的一声,陈画被踹出几十米远,“哇”的一声,他吐出一口鲜血。

     两人冷笑一声,但心里暗自惊叹。没想到这小子不但没变成肉酱,除了吐一口鲜血外,居然毫发无损。因为陈画如果受了内伤,脸色绝不像现在这样红润。

     两人向那一堆石头走了过去,“哈哈,这怪物果然在这里。”那堆乱石本来就不高,稍微走进些就能看到。怪物在那里吓得瑟缩发抖。

     两人正在像看宠物一样看着怪物,忽然感觉肩头被扣住,回头一看,原来是刚才被他们打得吐血的那小子。

     两人迅速出手,各人伸出一掌,推向陈画胸部。两人的胳膊出击时,仿佛是长蛇飞舞,他们的胳膊并非直线前进,而是像蛇一样弯曲有节奏地前进。如果单看手臂,定以为那是美女的手臂。因为他们的胳膊进击优美,像是舞蹈动作,在空中化着美丽的弧线。

     但这些只是表象,实际上他们的进击速度一点也不慢,而那些所谓的优美动作只是他们身上散发的用以迷惑敌人的“蝴蝶散”。这蝴蝶撒只是一种内功,而不是什么粉状的东西。其实他们手掌在推进前,就已经散发出一种迷惑人的内功。如果对方“不识货”,就会上当,和那些虚无的手臂打斗起来。在迷惑人的动作行进

     到一半时,他们才开始出击了。所以,和他们打斗,必须要有火眼金睛,识别哪个是虚招,哪个是实招才行。

     倒也幸亏陈画有种超能力,他现在的超能力属于“适者生存”,可以在不知道对方实力的情况下,让超能力先去探测对方的虚实。

     当两掌达到胸部的一刹那,陈画已经移形换位,到了两人身后。不过那两人也不赖,对敌经验丰富,所以未等招式用老,两手画圈,顺势把身体旋出几丈远。

     “你是什么人,要帮这个怪物?”其中一个背后插红色短棍的人问道,另一个因为旋转得太猛,脑子还没缓过劲来。

     在两人眼里,陈画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其实陈画现在还未走入社会,不管是外形,还是气场,都非常稚嫩。

     “我叫陈画。我知道你们要杀掉后面这位朋友。虽然女蜗造了一批‘不成功’的怪物,但他们也是人。是人,就要有人权,所以,我是帮定他了。”

     陈画果然还是稚嫩,如果换做别人,大可以摆出一种“老子的大名岂是你们可以随便问”的姿态。

     “哼!”两人冷笑一声。

     其中那个已经缓过劲来的蒙面者指着陈画说:“那好,就让我们再领教一下你这臭小子的武功。这次我们点到为止,如果你赢了,我们走人;如果我们赢了,怪物的死活,我们说了算。”

     陈画一听,倒也算公平,于是喊道:“好!”话音未落地,两人身形如同幻影,闪电移动。

     两人各出一掌,向陈画拍去。陈画伸出双手,正要接住,却见其中一人的手掌只是虚幻了一下,便跃向他后面直奔怪物去了。

     由于缺乏对敌随机应变的经验,陈画方寸已乱。和他过招的另一个蒙面人缠住他,让他不得脱身,且拔出蓝色的短棍,向他袭去。陈画对那根木棍没有在意过,以为不过是平常的木棍而已。没想到那根木棍变成一条绳子把他缠住了。陈画想运功把绳子崩断,试了半天劲,却丝毫没有反应。于是想运用梦的超能力,把绳子绞断,但是他费了很大脑细胞,念了很多咒语,什么东西都没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