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梦境地图
    过了一段时间,高考开始了。高考结束后,陈画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某市的一所重点大学。上大学前夕,陈画开始收拾中学课本。这些课本以后用不到了,所以他打算卖掉。在收拾的时候,从课本里掉出一张照片。陈画拿起来看了看,是他和初中同学刘雪的合影。他正要把照片放在桌子上,却突然发现照片背面还有字:七月八日在水上公园见。

     七月八日?陈画依稀记得是初中同学聚会后的第三天。这行字的意思很明显,她约他在水上公园见面。

     至于见面会说什么,也许是说些情话。也可能只是自己自作多情,人家只是有其他事。不管怎样,有些事情是错过了。

     大学军训完后,陈画和同学一起到一家小饭店喝酒——其中也包括系花赵小窝。这家小饭店有一个名字,叫好运来。多年后,这家叫“好运来”的饭店将成为他学生时代最好的记忆。

     好运来的老板是个女人,女人有个可爱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的可爱天真,会引发客人会心的微笑,个别顾客会哈哈大笑

     也许饭菜不是最好吃的,也许酒水不是上档次的,但是同学间的友谊是最贵的。不过,学生时代的友谊,大多数也只存在于学校这块土壤上。

     大家吃好了菜,喝好了酒,就一块互相搀扶着回宿舍了。

     大家刚到宿舍门口,便看到光头李衣衫褴褛地跑了回来。令人惊讶的是,后面居然还追过来一伙人,显然是追光头李的。

     光头李是陈画他们宿舍里的唯一的光头。他跑到宿舍门口,已经累得不行不行的。

     和光头李要好的两个舍友,冲上前去,挡住那十几个人的去路。

     一个长相彪悍的小伙子站出来指着档他路的两个男生说道:“你们是那个光头的同学吧?你们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调戏我女友。”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暴跳如雷。显然,自己的女人被调戏,是男人最大的耻辱。

     光头李在后面嚷嚷:“那女的根本没主,你凭什么说她是你女友?你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女的,就说她是你女友吗?”

     另一个人拿着一根钢筋对着后面的光头李说:“你睁眼瞎啊?我大哥刚离开他的女人一会儿,你就过来对她动手动脚。我们兄弟在旁边看见了,上前去制止,你小子居然……”

     “废话少数,跟他们打。”另一个说道。

     尽管有些人和光头李不那么要好,,但此时已经身不由己地卷入此事,只好寻找一些工具,和对方对打。

     在群架中,冯南的头被敲了一下,流了很多血。刘黄的右胳膊被打得骨折。

     刚开始,系花赵小窝看架势不好,赶紧拨打110.打完110,就跑去找人帮忙。临走看着在一旁呆站着不知所措的陈画,说道:“这么大个男人,怎么这么窝囊?”说得陈画满脸通红。他此时在想,要不要上前帮忙,他记得老头的话,在别人面前不要让人看出他会特异功能,否则会让社会打乱。他不知道武功算不算特异功能,因此纠结。当然,他还想了很多,万一这样会咋办,万一那样该咋办。

     110未赶到时,赵小窝找了好几个男生跑过来了。男生都手持长棍,过来打架。

     当他们赶到时,他们看到的情况是这样。赶来闹事的那帮人,全躺在地上疼得嗷嗷叫,有的扶着腿,有的捂着脸。赵小窝只愣了一愣,没多想,赶紧扶着几个受伤的同学去了学校的医务室。

     后来赵小窝才知道,原来那帮人是被陈画打趴下的。陈画会功夫。

     陈画并没有因此被大家看重,反而让大家埋怨起来:他会功夫,为什么开始不冲上去?等到大家受伤了才动手,可见是个会武功的懦夫!

     惹事的光头李并没有因此被大家埋怨,而陈画却被大家疏远了。因此,他吃饭,上课,洗澡……全是一个人。

     有一天,他在睡梦中又碰到了老头。他问老头,这些都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帮了别人,反而被埋怨;为什么有人做事不负责任,却受欢迎?当然,陈画承认自己做事会优柔寡断。但这些和不负责任比起来,难道前者更可恨?

     “你说过,我不应该在别人面前使用一些匪夷所思的技能,所以我在犹豫,武功算不算匪夷所思。”

     老头没有直接回答,只说:“人生的成长是需要痛苦的,你现在很痛苦,说明正在成长。”这种心灵鸡汤的话,他早就知道了,等于正确的废话。他已经痛苦了很久了,如果按照“痛苦就能成长”论,他现在应该长到4米高了吧?

     “那我拥有‘特异功能’有什么用?‘特异功能’不能改变别人对我的看法。有没有可以改变别人对我看法的特异功能?”老头摇摇头说:“人需要在痛苦中才能发现自己。”

     大学期间,课余时间很短,活动也很多,同一兴趣的人便组成了一个兴趣小组。

     陈画什么组都没参加,一个人像独行侠一样,独来独往,在教室、图书馆、宿舍这三个地方来回晃悠。

     这天晚上,陈画从教室回到宿舍。到了门口,他就听到里面有个女人在大呼小叫,声音像是受了谁的欺负一般。

     陈画心情不好,也没想太多,只管打开门进去。刚进去,只听一声“滚!”,陈画吓得屁滚尿流地出来了。他今天是第一次见到男女之事,但是没敢看太清楚。不过画面很猥琐。

     他慌里慌张地往外跑,走到下一层楼梯口时,突然感觉有个身影从他旁边掠了过去。他回去看了看走廊,并没发现什么异常,以为刚才不过是幻觉。

     他又跑到自习室里熬了一个小时,到十一点的时候才敢回去。

     回到宿舍的时候,发觉有些异常。大家不管是躺着还是坐着,一个个沉默不语。

     “发生什么事了吗?”陈画问了一句。但大家依然沉默不语,甚至没人抬头看他一眼,仿佛他这个人是隐形的,不存在一般。他叹了口气,决定不再发言。

     第二天,他才从舍友那里听出来,原来光头李被送到医院里去了。听说光头李在做爱的时候突然昏迷了过去。现在在医院里依然昏迷不醒。这时他突然想到了高三时候的情形,和现在差不多。只是这次只是他一个人昏迷了过去。

     晚上做梦的时候,陈画和老头又在那个山顶见面了。

     “陈画,现在需要你去救一个人。”

     “说吧,怎么去救。”

     老头大感意外,说道:“这次你怎么不拒绝了?”

     “我发现我只有在梦中才能获得一种叫做价值感的东西。”

     “哦,恐怖组织的目的,其实是想控制人类。七年前,有个教授在研究人的梦境过程中,终于知道了有关人的意识的奥秘。掌握了人意识的秘密,也就掌握了‘人从哪里来’的秘密。但他隐约觉得,这种奥秘不能被坏人利用,否则人类会遭遇灭顶之灾。但他又不想亲手毁掉他的科研成果,于是把这个秘密藏在了一个地方。而且还绘制了一幅地图,并设置了打开秘密大门的七把钥匙。他把那七把钥匙藏在了七个人的梦里,把地图交给了他最信任的一个人手里。但后来,这幅地图却丢失了,现在仍然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