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梦中人
    小特此时,眼睛里很平静,转头对他说:“当然有,没有编剧,如何设置梦的剧情?。”

     “可我做梦的时候,感觉梦非常混乱,缺少逻辑性。有这么差劲的编剧吗?”

     “你别看乱,就像现在的一切。梦里的一切事物,都有它存在的意义。一个剧情非常好的梦,不在于是否符合逻辑,而在于梦所表达的含义。”

     “我的梦里是否也有编剧?”

     “当然有。”

     “那我以后要请编剧给我写个好剧本了”

     “主人,哦不,陈主,一个人想做什么梦,可不是由他本人来决定的,否则梦界岂不是乱了套?而且每个梦都有它的含义,所以编剧承担着预示未来的职责,所以不能马虎。”

     “那如何从梦里解读未来呢?”

     “天机不可泄露。梦里的一切,有些是直接表达未来,但更多的是隐喻。即便是解梦大师,能猜出一二来,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沿途中,陈画看到了不少风景,有正常的,有不正常的。真的是大开眼界。

     他们一边飞一边说,因为并不感觉时间太长。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梦主宫殿。

     “前面是棵大树,怎么会是梦主宫殿呢?”陈画问。此时小特正弯下腰看地面,没人回答他。

     “梦里的东西,有些是真,有些是假,不能以表明的状态去看待它。”小窝见没人回答他,自己不能对主人的话置之不理,于是说了这些话。

     他见小窝回答他,高兴地对她说:“你以前去过别人的梦境吗?”这时候小特已经站起来了,小窝便不再搭话了,继续保持她冰雪般的冷漠。

     “我看敌人已经来过,我们进入梦主宫殿后,一定要小心。”小特说。

     陈画以为他在地上看到了什么脚印,于是看了看地上,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奇怪道:“地上没脚印,你如何知道有敌人?”“我是感应到的。当一个人出现别人梦境中,比如会在梦境中留下些痕迹。做梦的人也会梦到。”

     “这么说,光头李也会梦到我了?”想到这些,他感觉很恐怖。

     “这倒不会,其实大家进入他的梦境时,就已经关闭了他做梦的入口。即便留下些什么,也没关系。而且我为了防止意外,在我们身上撒上了一些粉剂,这样,我们就不会在梦中留下任何痕迹了。”

     三个人进入到树里面,当进入到树里面的那一刻,陈画看到了一座宫殿。这座宫殿多么大,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很大。周围的一切都是黄色的,是不是黄金不知道。不过里面不是多么雄伟,相反,像是被人砸过一遍,到处是被摔成两半的石头,还有灯罩,显示出颓废的景象。

     “什么人?”小特喊道。一个人从一堆石头里钻了出来。

     “光头李?”陈画叫道。

     “那只是光头李在梦里的化身,就像我是你的化身一样,陈主。”

     陈画明白了。三人向光头李走过去。小窝走上前问道:“你这里的人呢?”

     梦中的光头李把脖子缩着脖子,显得非常胆小、窝囊的样子,虽然长着强健的身体,但气场却非常小,他并不认识陈画,也不认识其他人。

     “刚才来了一批人,”光头李说,“非要跟我们要一把写着‘天地不仁’的钥匙。我们拿不出,他们以为我们是故意不给,就把这里乱砸一通,这里的人也被打跑了。”

     “啊,小心。”光头李叫道。小特感应到已经有人近身,此时想转身已经来不及,于是反手一掌,正好打在袭击他的人的肚子上。袭击他的人因为不知道小特能感应到他的存在,疏忽大意,中了一掌,不过此人武功了得,只是被打得倒退了几步。

     这工夫,宫殿的角角落落里窜出四个人来,和刚才的那个人,合起来是五个人。其中一个就是眼睛泛着蓝光的女人。有一个是赤膊大汉,纹着身;一个仿佛是游戏里的女角色,穿得非常卡通,但眼神毒辣。其他的也各有特色。

     几个人似乎是哑巴,一句话不说,直接动手了。两个人和陈画打了起来,其中仍然有那个蓝眼睛女人。这个女人本来就不好对付,更何况现在还添了一个人。陈画只觉得,红的、黑的、蓝的,在他面前交叉飞舞。那些颜色都是敌人身上的衣服颜色,因为她们的动作太快,在陈画眼睛,只剩下了颜色。

     这时,只听一声巨响,陈画的眼前被一团烟雾笼罩,然后又被不知什么东西抛了出去。

     他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自己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梦中的一切本来也是混乱不堪,你以为是这样,事实却是那样。就算有地图也不管用,因为他看不懂。陈画和他的同伴失去了联系,此时他只能见路就走。

     走着走着,便发现前面古意盎然。前面不但有茂林修竹,还有小桥流水。而且,一缕缕的古筝弹出来的绝妙好曲,传入耳中。他不知道他是到了世外桃源,还是到了神仙的地盘。

     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仿佛是在欢迎他。走了一段,便发现成群的鸡鸭朝他这里赶过来,那架势仿佛是将军要远征。古筝的声音已经近在耳边了。

     拨开一个树枝,便看到树林的掩映处,藏着一个小房子。房子是那种古老的房子,门是栅栏门,还是打开着。目光穿到里面,便看到一个穿着罗衫的美女在弹古筝。美女的罗衫,像烟,像霞。陈画不懂音乐,只知道特别好听罢了。

     筝声时而清新如呼吸着的新鲜空气,时而飘逸如头上的云朵。有时候感觉声音像是讲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有时候仿佛看到一个美女在舞剑。

     突然,筝声断了,像是湍急的河流突然被冰封,时间被固定在一刹那。

     “公子在外面倾听良久,何不进来坐坐?”

     光头李在医院躺了有一天了,而陈画在梦里待了快两天了。当光头李在医院里躺了一天后,陈画才进入到他梦里。梦里和现实是相反的,你做一个梦可能觉得过了好几个小时或者一天,但现实不过是几秒或者几分钟。光头李住进了当地最有名的医院,但是最有名的医院里的医生却对他的病束手无策,高科技医疗设备也都检查不出他到底得了什么病。光头李是在宿舍里出的事故,作为校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于是校方决定,先支付一些医药费。

     这个时候,光头李的某个舍友发现,陈画不见踪影了。不过陈画只从大家的视野里消失了几分钟而已,而且又由于大家对光头李的关心,对陈画的消失并没有在意。

     “公子?”陈画一愣,他是不是又穿越到古代去了?“那就打扰了。”陈画轻轻走到院子里,好像是怕惊动了周围的宁静。

     陈画看了她一眼,心里一惊,感觉仿佛了掉进了清澈的漩涡,心头一点清凉。那女子的超凡脱俗的气场和院子里的一切,相处得那么融洽,仿佛是经典诗歌一般,多一个字少一个字都不行。

     “杏儿,再端杯茶来。”“是。”只见一个打扮灵巧的丫鬟从木屋里捧了一杯茶出来,然后又设了一个座位。这女子对陈画的穿着,倒没感觉有什么奇怪,视之平常。陈画的心里升起奇异的感觉,不知现在是在梦里还是在古代。而这所谓梦,到底是他的梦,还是光头李的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