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花式送头
    叶然的提莫这会儿跟喝醉酒似的,怎么菜怎么来,顶着一大堆小兵就上去A人,冲进防御塔才知道E的中毒效果还在别人身上,三瓶血药到死不喝,残血死不回家…………

     赵泽口瞪目呆的看着这一切,他本来以为这都是大神的套路,可一场打完,他才发现,叶然真在送人头,没错,就是送人头。

     “哈哈,就你这种菜鸡,劳资能打一百个!”黄毛在两人背后大笑道,他今天算是见识,这种水平,已经不能用菜形容了。唯一让他有点不解的是,这家伙的好友信息太多了,已经完全的将聊天频道盖住了,感觉跟TM的主播弹幕一样。

     从游戏里面出来的第一件事,叶然就是将好友观战给禁了,现在他的感觉就像是自己从大学翻墙出去打幼儿园小朋友被人发现了,很难受,很憋屈,谁都别理我,我想静静,我他么哪管静静是谁。

     “这场比赛让我学到了很多,原来提莫还可以这么死,”

     “叶城主的表弟玩的不错,这提莫我服。”

     “主播继续OB,太过瘾了。”

     龙哥这会儿笑的嘴都合不拢了,他的直播间第一次突破百万大关,这会儿各种各样的礼物都收了不少,就今天这一会儿,抵得上他大半个月了。

     “大家不急,叶城主的表弟好像打击有点大,这会儿还在休息,要是开排一定第一时间OB”龙哥解释道,眼珠一转,他接着说道:“趁着人多,今天先抽一波奖,抽十个人,每人50QB,来,把你们的QQ刷起来。”

     龙哥很清楚,这些人是因为刚刚那场OB而来的,很多都是没有订阅的新观众,现在正该趁热打铁留下他们。

     叶然还不知道,这会儿叶城主的表弟已经火了,甚至不知道,龙哥已经将叶城主的表弟加入了每天必OB的名单之中。

     不过他知道也不在意了,同样的错误他不会再犯第二次,他不可能再被OB第二次。

     候鸿刚刚那把比赛输惨了,他的打野盲僧可以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二十多个人头,可耐不住这TM能送,对面四十多个人头提莫就送了三十多个,心好累,我再也不和你打游戏了!

     候鸿迅速和赵泽打了个招呼就下线了,现在他也想静静!

     “然哥,还来么?”赵泽的语气已经有些可怜兮兮了,他现在已经有些晕了,不知道叶然到底是神还是菜,不过他也不在乎,反正他也是坑,大不了大家一起坑就是了。

     “第一次玩提莫,还不太会玩。”叶然解释了一句,至于赵泽信不信他就不管了。

     说话间,叶然掏出了手机,从他刚开这局开始,就开始‘嗡嗡’响了,不用看他也知道是那帮贱人在群里叫自己。

     因为早期英雄联盟比赛的种种困境,叶然很早就建起了这个群,为的就是能够大家在电竞圈互相帮助一下,一般时候这个群是处于静默状态的,只有在总决赛的时候才会热闹起来。

     这会儿大家会摒弃一切,不管是进决赛的还是没进决赛的,都会帮着出主意,该怎么打怎么拿阵容。

     “英雄联盟首脑会晤”,是这个群的名字,很霸气也很中二。不过这群从S3之后就很少加人了,电竞圈有了很大的变化,他们的努力并不被人认可,特别是最新崛起的一些黄金选手。

     “某职业选手退役殴打匹配殴打小朋友,惨无人道,丧尽天良!”

     “某职业选手退役殴打匹配殴打小朋友,惨无人道,丧尽天良!”

     “某职业选手退役殴打匹配殴打小朋友,惨无人道,丧尽天良!”

     打开消息,全是一模一样的消息,这些家伙一人刷了一遍,往上一翻,至少得有四五十条了。

     “干啥呢这是?今天这么热闹?”叶然打出了一句,群里的刷屏顿时停了下来。

     “哟,正主出现了!”说话的是‘秋露白’,苦酒战队,也就是被叶然称为酒鬼战队的中单选手。

     国内俱乐部名称的中文热还是叶然引起的,当年洪兴战队横空出世的时候,可以说圈了无数的粉。毕竟汉语是母语,比起那些完全不知所云的英语更容易让人接受一些,至于世界舞台上,直接用的拼音。

     后来那些俱乐部见到,也有学有样,纷纷改名为中文,也造成现在LPL的俱乐部全是中文,若是冒出一个英文俱乐部,反而会被人看做另类,甚至一些偏激的网友还会大呼卖国贼。

     “咋回事呢?一大清早瞎嚷嚷啥呢,让不让人睡了!”叶然飞速打字道。

     顿时群里一片寂静,冒出了无数哭脸的表情。

     “好羡慕现在才醒的人!”一个ID叫做‘倚楼听风雨’的打字道,零风战队的AD,很罕见的联盟女选手,女神级别的明星人物。

     “哇,女神出来了,围观!”‘扫地老王’冒了出来,叶然在洪兴的队友,打野。洪兴战队每个人都是有着武林渊源的,这家伙的ID就是源自天龙八部里面的扫地僧,毫无疑问,瞎子是他最拿手的英雄。

     “你们继续聊,我走了!”叶然甩了一句便撤了,匹配打小朋友的事他当然是不会承认的,一切都要归咎于他那未知的小学生表弟了。

     关掉观战系统,叶然总算心安很多,和赵泽有排了几局,一直打到下午。

     堂堂职业选手跑来打匹配,面子上确实有些挂不住,叶然不好意思发功,打的很随意,两个召唤师技能和没带一样,表现的中规中矩,几场比赛也是打得有输有赢,赵泽倒是过足了瘾。

     黄毛虽然觉得索然无味却愣是看完了,他很不甘心被这样一个菜鸟给SOLO掉了,他真后悔自己太大意了。

     不过人家不搭理他也没办法,这个场子他找不回来,毕竟输了就是输了,哪怕他后面再赢回来还是这局也不会改变。不过好在他在这网吧混得时间很长,一帮人大概也知道自己有着钻石以上的水平,并不会因为这一场无关紧要的SOLO赛就看轻自己,想到这儿黄毛就要离开网吧。

     “等等,你这个陪练是什么意思,能给我讲讲吗?”就在黄毛要走的时候,叶然忽然叫住了他。

     “啥?”黄毛瞪眼了,这家伙什么意思,就这水平也好意思来陪练,不被别人喷死才怪。还有,劳资和你有仇好不好,你这样若无其事的找我问问题好吗?

     “我有个表哥是电一钻石,暑假里想赚点网费。”叶然没继续说下去,黄毛知道了他的意思。

     “只要有钻石水平,将段位给网吧管理人员看了核实之后,就可以当陪练和代打了,一般来说网费都是免费的,每个月大概有一两千的工资,看水平和你工作的时间给。”黄毛倒是没有隐瞒,如实的告诉了叶然,他虽然嘴很脏,但人还不算太糟糕,只是一个普通混日子的颓废小青年。

     这种陪练和代打是可以给网吧带来不小的人气的,更重要的是网罗到有实力的高手,偶尔打网吧联赛的时候能组队上去打打,要是能拿个名次,网吧的名声就打响了,哪怕只是进个小组赛也好。

     吃了个饭,两人就分开了,叶然坐着小面包车回家了,他的心里隐约有个计划,不过还要等高考成绩下来,等这些麻烦事情处理完才有闲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