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 归来
    “要生了要生了!”

     北凉市妇产医院一间最高规格产房内,医生正在给病人做剖腹产手术。

     手术室外,一大堆人全都围在窗户边上目不转睛的往里面看,将整个走廊挤得水泄不通。

     包括了小孩的父亲,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以及一帮子生物科学家及历史学家,甚至还有知名媒体记者和一部分国家安全部的特工。这些人都像是脑残粉马上要见偶像一般,没有一个人舍得眨一下眼睛。

     一个简简单单的剖腹产,之所以会引起他们这么巨大的注意,只有一个原因:这一胎,足足怀了五年还没有生。

     那可是整整五年啊!就算是哪吒当年,也只是怀胎三年零六个月,所以现在这孩子要生了,引起再大的关注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生了!”

     孩子的父亲首先眼睛一亮,所有人立即看了过去。

     “啊!”

     突然,孩子还没哭叫,将孩子从母亲肚子里抱出来的医生却是一声尖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上的孩子也直直的往地上落去。

     “不!”

     孩子父亲大吼一声,奇迹出现了,小孩居然生生站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愣住了,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紧跟着,更加惊悚的一幕出现了,刚出生的小孩,居然睁开了大大的眼睛,转头朝着窗外所有人看了过来。

     每一个人,都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眼中无尽的沧桑。

     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就能睁开眼睛,眼中还满是沧桑?

     全场寂静,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也不知是因为怕还是惊,大家的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

     这时,小孩转头朝着躺在病床上的妇女说了声:“辛苦你了。”

     而后迈开双腿,直接朝着产房边缘另外一个窗户跑去。

     跑,跑去……他居然是跑过去的!

     “唰!”

     小孩子轻轻松松的爬上了窗台,而后纵身一跃,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过去了,小孩子的爸爸又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我的孩子!”

     他惨呼一声,飞快的冲进了产房透过窗户往楼下看去,这里可是五楼啊!

     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子,从这五楼跳下去,那还不是必死无疑?

     可是,意想中的尸体并未出现,楼下一片空旷,行人来来往往,没有任何异常。

     “扑通!”

     看着楼底下的一片空旷,孩子父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冷汗已浸透了他的衣裳。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子居然就能说话,还能跑能跳,我的天!”一帮媒体记者似乎已经被吓傻了。

     事实上,一群生物科学家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是,突然之间,一个最年长的生物科学家颤声喊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真的存在,原来传说中的永生真的存在!”

     紧跟着,一名历史科学家也满目震惊叹道。

     “文献有记载,五十年前,一百年前,一百五十年前,两百年前,都有这样类似的事情发生!他们是同一个人,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永生者!”

     十分钟后,刚刚见证了这一切的所有人,包括几名为妇女做剖腹产的医生,全部被秘密带离接受调查。

     临走时,一个老科学家还在不停地念叨。

     “原来永生者真的存在,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考古学家说的金字塔,万里长城,太阳神庙诸多遗迹都曾有一个人的身影,果然是真的,真的!就是那个永生者!”

     又过了两分钟,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已换上了一身白衣,缓步走出北凉妇产医院。

     抬头望,阳光微凉,少年蓦然看了眼五楼,又道了句。

     “辛苦你了,我会给你补偿的。”

     躺在病床上的妇女好似听到了这个声音一般,猛然睁开了双眼,惊惧的四下看了看,又晕了过去。

     少年微微仰头看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喃喃自语。

     “弹指又是五十年,万载岁月过去,万年前布的局,到今日终于已有所成。这一次,我定然要看看你的真面目,好好会一会你!”

     乌云突然卷了过来,很快将整个天空都铺成深黑色。

     “轰隆隆!”

     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好似下一秒就要落下。

     少年双目凝望着天空,一动不动,他曾教盘古开过天,也曾与女娲造过人,悠悠历史长河,一切都在时间的滚轮下湮灭,唯有他吴明永恒,这世上早已没有什么能让他动容。

     片刻后,电闪消失,雷鸣褪去,天空又重新恢复了晴朗,好似一头巨兽遇到了比自己更凶猛的巨兽,不甘的喘息几声,最终只得无奈退去。

     吴明的身影已消失在原地。

     世人皆知,长白山药王庙,有个老神仙。

     这位老神仙可堪天机,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五十年来五十卦,算无遗策。得到他指点的人,无一不是青云直上,逢凶化吉。

     只是,这位老神仙一年只算一卦,任凭你长得多帅多漂亮,有再多的钱再大的权,他也绝不会破例为你算第二卦。

     除此之外,老神仙挑选算卦对象不仅不求钱财,也不看年纪,不问性别,不管出身,只看缘分。

     又是一年老神仙开门算卦之时,早早的,药王庙前便就已聚集了人山人海。

     长白山上,终年积雪,此刻又是凛冬,寒风如刀,难以忍受。

     但没有一个人离开,非但没有人离开,药王庙前聚集的人,反倒是越来越多。

     雪山边,古道上,一名一袭单薄白衣的少年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凛冬下,罡风中,他只穿着一身单薄的白衣,竟好似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寒冷。

     “哇!他好帅啊!”

     “真的耶,而且眼中的那种沧桑,我的天,我简直要沦陷了!”

     “要是他是我男朋友就好了。”

     “你别说了,我作为一个男人,都差点爱上他了。只是,这个人,他不怕冷的么?”

     这些声音,吴明并未理会,一路上这种评论他实在是听得太多了。

     “帅哥,可以留个联系方式么?”

     一个小脸冻得红扑扑的美女快步来到了少年身边,将手机递过来甜甜笑着说道。

     吴明淡淡看了眼女孩,并未伸手去接手机,

     摇摇头,继续前行,他曾寝月宫目睹嫦娥绝世舞姿,也曾在瑶池揽过瑶池圣母入怀,这世上,早已没有什么美女能让他心动。

     痴痴的望着吴明的身影渐行渐远,女孩如梦初醒,叹道。

     “好高冷的帅哥啊!”

     吴明一路踏雪而行,药王庙已遥遥在望。

     “五十年过去了,也不知故人是否安在,这世界,似乎又翻天覆地的变了一次啊。”

     看了眼一路上匆匆而行的人群,吴明微微摇头,他行走于历史的长河永恒不灭,已经见过太多的沧桑沉浮,也明了这些人百年后,也会如那些故人一般湮灭于世间的洪流。

     一名睿智的老者恰好在此刻转过头来,看到吴明的那双眼睛,忽然浑身一抖,良久,他才喃喃道。

     “奇怪,奇怪,他看起来明明只有十几岁,可是那双眼睛,为什么给人的感觉竟是那样的沧桑,睿智,甚至,还有一丝厌倦?这怎么会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该有的眼神?我是不是看错了!”

     很快,吴明就已走到了汹涌的人群边上,他还在继续前行。

     “傻逼!穿这么少,待会冻死你!”

     “就是就是!以为这样老神仙就会接见他了么?太天真了吧。”

     有人附和道。

     “故弄玄虚是没用的,长得再帅也没有用,老神仙可不是那些小迷妹。”

     突然,“吱呀”一声,药王庙大门大开,所有人的注意力顿时全都被吸引了过去。

     “老神仙!”

     “老神仙出来了!”

     ……

     每一个人都伸长了脖子,想要让老神仙第一眼看到自己,选中自己。

     这些人中,有达官贵人,有亿万富翁,也有怀孕的母亲,丧亲的孤儿……

     每一个人的眼睛里都充满了期盼与狂热。

     老神仙站在药王庙的门口,目光在人群中扫视着,突然,他浑身一震,目光停在了一身白衣的吴明身上。

     而后,他微眯着的老眼大睁开来,浑身开始颤抖,终于双膝一弯跪了下去,颤抖的声音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