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盛世奇观
    天地之间突然安静了下来,雪花飘零,画面定格在当场。

     黑压压一片的人群中,有身家巨贾的老总,也有身居高位的高官,也有出身贫寒的打工者,也有生活凄苦的农民工,但此刻,这些人毫无例外全都愣住了。

     每一个人都痴痴的看着轰然跪在地上的老神仙,脑子里如这漫天白雪一般,一片空白。

     任雪花飘飘洒洒落在头顶,众人此刻的思维似乎也被凝固了。

     老神仙也定定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双眼中的激动之情,却是越来越溢于言表。

     终于,好像是暂停的画面又重新恢复了播放,吴明缓步从人群中走出,来到了老神仙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淡淡道。

     “起来吧。”

     “吱呀!”

     一声轻响,药王庙刚刚打开的大门再次轰然紧闭。

     “哗!”

     人群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这,这个人,究竟是谁?”

     刚刚出言嘲讽的年轻人满目震惊的看着消失在视野中的吴明与老神仙。

     “这,这是真的吗?我怎么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老神仙,身家巨贾的老总,身居高位的高官跪下来求他,他都不会多看一眼,都不会破例为他们再算上一卦的老神仙,居然,脚软跪在了那个少年面前?还叫他……尊上……”

     几百人都傻眼了,只觉刚才发生在眼前的一幕如梦如幻,叫人难以接受,无法理解。那个身着单薄白衣的少年,形象也在陡然在他们心中变得无比高大与神秘,叫人只能仰望。

     药王庙内,老神仙一路微微走在吴明的前面。

     “尊上,请,请……”

     庙内待客的大厅中央,有一张宽大而舒适的太师椅,这张太师椅,自从五十年前老神仙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存在。

     五十年来,老神仙每天都像是保护祖宗灵位一般细心擦拭这张太师椅,自己却从未坐过,除了吴明以外,这张椅子也从未有人坐过。

     现在吴明就坐在这张椅子上。

     “尊上,我这就为您去取酒来!”

     老神仙看了眼五十年来,依然没有任何变老迹象,一切都与五十年前一模一样的少年,压抑下心底的震惊,恭敬的说道。

     “嗯。”吴明淡淡回应。

     很快,老神仙就从药王庙的后院古井旁挖出两坛酒,而后从自己的房间柜子内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青铜酒樽。

     “咚……”

     一声轻响,装了七分满的酒樽轻轻放在了吴明身旁的桌子上。

     若是有历史学家看到这一幕,绝对要大跌眼镜,大骂败家。只因这酒,乃是最纯正的杜康酒,而且看那年份,至少也有上千年之久!

     除此之外,那个装酒的青铜酒樽,也是货真价实的夏朝时期的古董,不,不能说是古董,战国时期以前的古物,都已只能用“神器”来称呼。

     这样的青铜酒樽,整个世界也没有发现过一个完整的,可是现在,这个青铜酒樽不但完好无损,崭新如刚出炉,甚至还被人拿来喝酒?

     吴明端起酒樽,浅浅的啜了一口,味道,还是悠远古老的味道,被触动的味蕾撬动了他的思绪,他不禁想起了几千年前,他偶然路过古城之时,遇到的一个在路上纵歌而行,满肚惆怅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因为喜欢上一名女子,但追求不到而郁结,吴明见他可怜,便传了他几招追求女孩的技巧,年轻人一一照办,果然抱得美人归。

     为了感谢吴明的恩德,年轻人特意亲自酿了几坛酒,送给吴明。

     因为这件事,年轻人找到了自己最热爱的事业:酿酒,从此便一心投入其中,苦心钻研,流芳后世,那个年轻人的名字,叫做杜康。

     “尊上,五十年来,我按照您当年的吩咐,一一布局,在各行各业都培养了旗帜代表。”

     “五十年来,历史变迁,当年的一切,又有了很大的变化……”

     老神仙一一诉说着五十年来世界上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吴明一一静听,末了,微微颔首。

     “阿全,你做的不错,当年,我没有看错人。”

     老神仙原名陆全,五十年前,吴明进入沉寂状态之时,就已跟随在吴明的身边。

     五十年时间,虽然吴明一直没有出现,陆全却也一直忠心耿耿,全心全力的将吴明交代下的每一件事办得完完美美。

     “尊上,既然您现在出关了,我立即就通知那些人过来见您?”

     陆全恭敬的站在吴明的身边,低声询问道。

     “不急,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再者,我出世的消息,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若是依然忠诚,他们自会前来。”

     “是!”

     又喝了一口酒,吴明站起身来,道。

     “你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

     话音未落,吴明的身影已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吴明凭空出现在了长白山天池顶部。

     “站住!你是谁?”

     三名边防战士猛然看到凭空出现的吴明,吓了一大跳,紧张的转过身来盘问道。

     吴明一言不发,转头看了三人一眼,三人眼中立即变得一片迷茫,魔怔了似的走到了一边。

     “咻!”

     一声轻响,吴明的身影已没入天池之中。

     “奇怪,刚刚好像有人来了?”

     三名边防战士这才如梦初醒,疑惑的问道。

     “是啊,我也觉得好像是,难道是错觉?”

     吴明一路往下,所到之处,深水自动分成两边,为他留下一条通天大道,让他畅通无阻的继续下潜。

     很快,吴明就已来到了天池底部的火山口,他没有停下,还在继续往下,终于,他在火焰最中心的位置停了下来。

     四面八方,都是滚烫而灼热的岩浆,但是这些岩浆都在吴明身周五十公分的位置停了下来,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也对他造成不了任何的影响。

     “又是一个五十年,你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啊。”

     看着眼前一个黑洞洞的入口,吴明喃喃说道。

     也不知多少万年之前,吴明从这个洞口走出,来到了这个世界。

     那时,天地还混沌未开,整个世界一片黑暗,除了吴明之外,只有一个蛮荒的男人,这个男人整日苦苦思索,思索着如何寻找一丝光明。

     吴明便交给他一把巨斧,让他全力劈下,男人照办,全力一斧劈出,将天与地劈成两部分,从此才有了现在的人间。

     那个男人,名字叫做盘古。

     吴明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的黑洞,那黑洞距离他只有不到五米距离,可是任凭他如何使力,也再无法前进一步。

     这一点,在吴明第一次走出黑洞,想要回到黑洞里面看看是何光景的时候就发现了。

     多少万年过去了,吴明依然无法突破禁制,重回黑洞内部。

     但是,他已经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他花了上万年的时间,布了一个局,而现在,那个局终于就要成了。

     吴明相信,当自己布下的局彻底完成的时候,自己一定能够强行进入这黑洞,探索这世界的本源与终极,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

     在那之前,一切都还需要按计划行事。

     吴明就这样盘腿悬空坐了下来,浩瀚的神识展开,方圆千里之内所有的一切都置于他的掌控之下,而后,他心神一动,一颗纯金色的珠子就从地底岩浆的最深处来到了他的面前。

     吴明睁开眼睛,一张嘴,直接将那金色的珠子吞入腹中,而后一捏发觉,低喝一声:“炼!”

     时间在无声之中流淌,也不知过了多久,吴明猛然睁开了双眼,两道纯金色的光从他双目之中射出。

     这一刻,天地似有所感,以吴明为圆心,一股看不到的波纹迅速四散展开。

     波纹所到之地,长白山终年不化的积雪,瞬间融化,漫山遍野花花草草,在这一刹那全部盛开。

     “神迹!神迹出现了!我华夏盛世即将来临!”

     有人惊声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