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章 蹊跷死物
    城隍摇摇头:“就算他不杀我,我也没几天日子可活,倒不如趁现在交代好后事,我只求你一件事情,就是离开这里,永远也别回来,并且代替我,将那些从城隍庙里跑出来的邪祟,全都镇压回去,以免他们祸害人间。”

     离开?我的家就在这里,我为什么要离开?而且这种麻烦又不着边际的事情,我是一点都不想答应的,可是看着城隍悲哀忧愁的模样,我又不忍拒绝,于是问他我该怎么替他镇压那些妖邪呢?

     “我有个印章,就放在城隍庙的神像下面,那些鬼物,当初被我用印章封印,身上都有我印章的烙印,但我死了,印章的功效也会逐渐消失,只要你让我的元神与你合为一体,用印章重新封住那些妖邪,他们就不敢作乱了。”

     城隍说着,我面前的那团光影已经逐渐的向我身体里迷漫进来,城隍的声音越来越弱:“记住了,千万别再回去,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快走吧……。”

     城隍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面前的光影已经全都被我的身体吞没了,我也没觉的有什么异常。

     可是城隍为什么叫我不要回去?难道是怕霍承凤杀了我?

     虽然这种时候我也想一走了之啊,可是我爸妈还在家里,我不能不管他们!

     当我跑回家的时候,意外的看见霍承凤和我爸妈及所有的人都好好的站在屋里,他们都放下了手里的黄符,气氛十分平静,就连三奶奶,也端端正正地站在了霍承凤的身边,端着杯茶在那喝,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刚你去哪了?”霍承凤斜靠在椅子上,身段慵懒,丝丝长发从耳边散来来,倾泄在了映有月光的地面上,不沾任何灰尘,问我的语气极为的轻松。

     “去,去厕所了。怎,怎么,城隍死了吗?”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心虚的厉害,但是还强装镇定的向着霍承凤走过去。

     “对,已经死了。”

     霍承凤这话说的极为轻快,而我身边的村民神色也都很平淡,没了刚才那般恐惧,和霍承凤在一块,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

     “他真不经打。”我说着,话锋一转,乖巧的对霍承凤说:“我们现在回去吧,不要误了吉时。”

     现在城隍死了,眼下没有一个能对付霍承凤的人,我一点都不敢再忤逆他。

     霍承凤听我说这话,不动身体,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被他这种笑看笑的有些尴尬紧张,也不知道他是相信还是不相信,于是问他怎么了?

     “没怎么。”霍承凤说着,起身过来将我拦腰一抱:“不回去了,吉时已经过了,就在这洞房。”说完,抱我就往我屋里走。

     关上门后,屋里一片漆黑,霍承凤也不开灯,就将我往被子上放。

     黑夜里,我什么都看不清,只感觉霍承凤的指腹揉过我幽幽荒岛,忽然轻声对我说了一句:“你是白虎,据说克夫呢。”

     霍承凤说的是我们这边对患无毛症女性的俗称,有点难听,可这天生的,我都习惯了,要不是他现在说起我都快忘了,但现在被霍承凤堂而皇之的说出来,让我尴尬难堪的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毕竟这种事情在我们偏远村子,传出去还会是件笑柄。

     “是啊,我们这边,也有这种说法。”我半天憋了一句自我承认的话。

     “是吗?可我喜欢的紧。”霍承凤说着,低头将滑软的舌尖喂入我口中,卷绕我的舌尖纠缠,腹下一沉,烫的我不由的心惊肉跳。

     说真的,这种时候我爸妈还有好多人就隔着一扇薄门就在外面,而我在屋里跟一个非人的东西做这种事情,心里难免会滋生难堪与愧疚,想对霍承凤说不做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纠结了一会,也只能顺从他。

     一整个晚上,到最后我只觉得我身体都要霍承凤掏空了,直到快天亮他才停了下来。

     摸约早上八点,我妈敲我房门,问我醒了没有,她拿了我爸的衣服过来,让霍承凤试着穿一穿。

     本来是霍承凤下去开门,我怕我妈见着他害怕,赶紧从床上起来,把门开了后,我妈将衣服往我怀里一放,很自然的叫我和霍承凤赶紧起床吃早餐,然后转身就去厨房了,这模样,和昨天要死要活的让我永远也别回来的样子,仿佛是两个人。

     我抱着衣服转身靠在门上,想着我妈是吃错药了,还是觉的我已经嫁给霍承凤也没什么挽回的余地了,所以就认命了?

     霍承凤见我拿着衣服站着不动,便下床朝我走过来,将我手里的衣服接过去拿着左右看了看,嘴里对我说:“再去睡会吧,等会饭熟了我再喊你起来。”

     看着霍承凤他那一张风平浪静的脸,他跟我说话真是一点生分的感觉都没有,心里不由的感慨万千,像我妈那么反对我和霍承凤在一起的人都认命了,就算是我再闹腾又能怎么样?昨晚那件事情,有人看见了就会一传十十传百,就算是我摆脱了霍承凤,以后我也不好再嫁出去,现在只要霍承凤不害我,日子也还是要过的。

     “不用了,也不是很困,我教你怎么穿衣服吧,你肯定还不会穿我们的衣服。”

     霍承凤听我这话,低头对我一笑,应允的张开了双手。

     我将衣服往霍承凤的身上套,告诉他正反面,告诉他扣子该怎么扣,衣领子该怎么叠,就像是教小孩似的,虽然我爸的衣服穿在霍承凤身上短了些,不过这会也只能将就一下。

     忽然一阵杂噪的吵骂声从我家门外由远至近的传了过来,我匆匆穿好下床跑到窗前观望,只见几个男人推着一木车向着我家走过来,嘴里骂骂咧咧的。

     刚到门口,推车的人直接把车往我家门里一倒,我这才看清楚原来车上竟是牛啊,羊啊之类的牲畜。

     “村长,你出来看看,我家的这些畜生,可是被咬死的?!”

     说话的是个满脸长满胡渣的中年男人,是村子里卖猪肉的,叫大鹏,可能是因为比较肥,说话的声音也特别的粗矿,扯着嗓子就像是要搞事情一样,把我爸从床上给炸起来了。

     我爸一边穿外套从房里出来,一边看着倒在地上的死东西,略微有点吃惊:“这是怎么了?大清早的嚷嚷个没完!”

     “怎么了?你去问问你家好女婿,我家七头羊,两头牛全都在昨天晚上被咬死了,肚子上全都被钻了几个洞,除了你家女婿,谁还会用这么阴的招,你说这该不该你家赔?”

     这在我们乡里,七头羊两头牛,就算是一笔很大的资产了,能换几万来块钱,这怪不得大鹏一大早的就气哄哄的来找我爸,只不过也不知道是我的幻觉还是什么,我总觉的这些牛羊尸体往我家门口倒的时候,就有一股子鱼腥味只朝我家冲。

     我爸听了大鹏的话,转头看了眼我房里,肯定的说:“这事情绝不是我姑爷干的。”

     我一听连我爸都这么维护霍承凤了,于是连忙冲了出去,向着大鹏解释起来,“是啊,昨天晚上,霍承凤他一直都和我在一块没出门!”

     “哼,和你在一块?那我家这些牲口怎么死的?水秀,你这不会是一和那东西搞上了,就开始不认村子里的人了吧!”

     大鹏开始质疑我,连话都说的分外难听,并且随着他一说,他身后那些陪他过来的村民,都开始在对我嘀嘀咕咕的,说我败坏家风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