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来玩个游戏
    在林海和乔诗诗分开以后,两人各自回归自己的生活。

     林海还有接到珍妮的电话,并且有说出,吴警长现在已经下岗。

     林海也很满意这个处理结果,这也是南华在边城的警官说的。

     在和王静姝见面过后,她就一脸的羞涩,好像这个女孩一直都是这样,并且,在林海看来,她现在恢复的有些差不多了。

     不过,寿命却是因为体内寒气的常年侵蚀,恐怕只有五十来岁,可还有她那天真的笑容,总是让林海喜欢,并且,也已经习惯了这个小女孩每天纠缠着他。

     “我真是你除了韩清雅之外的第一个朋友?”是个男人就会纠葛这些问题,林海当然也不意外。

     尤其是在未来,他有考虑到这个女孩,甚至想着让她活长一点的时间,可是,她的病虽然治愈了,可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够让她体内的一些生机器官再次死而复生。

     “当然是啦,你怎么问这个问题啊,林海。”她笑得很甜,还有两个小酒窝。

     “没事。”林海回答一句过后:“我们去荡秋千吧。”

     “那,好呀!”

     林海知道这个女孩最喜欢的就是荡秋千,并且,时常看见的只是她一个人的时候。

     当然,她身边的保镖除外。不同的是,现在有林海,保镖自然也没有了。

     不过,当秋千只有一个的时候,林海大义的让出来。

     “这怎么行,我们两个要一起玩才有意思的。”王静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林海却是在思考,所谓的身体免疫系统复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至于人体,都有一个细胞更换的时候。

     骨细胞,血细胞,皮肉细胞等等,随着人的年纪变化,它们都有一个固定的更新时间,就像是电脑系统一样更新。

     “你说什么?”

     “我说,两个人一起玩!”她红着小脸说道。

     “这只有一个秋千啊。”林海笑着说:“我总不可能做到你的跨上吧。”

     “那你来吧。”她笑呵呵的说。

     “我怕你承受不了,就算了吧。”林海知道她的身子弱,而且,又这么可爱,就像是一朵开包的花朵一样娇嫩。又怎么舍得伤害她?

     “切。”她偏过头。

     林海没法笑了,他最讨厌的就是女人的鄙视,由其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鄙视,这让他没法容忍。

     林海一手拉起她娇小的身体,搂在怀里,一屁股坐下在温热的秋千上面,还有属于她的体温。

     老二很不给面子的抬头。

     王静姝则是坐在林海的腿上,却是感受到一个奇怪的东西,面色羞红的说道:“林海你怎么这么讨厌!”

     林海心里面一万个草泥马,他现在只想老二快点低头,可是越有意去控制,它似乎更加的雄赳赳抬头。

     王静姝还是有分寸的,能够感受到男人急促火热的呼吸,立马跳了下去。

     也就是这一下,秋千无法承受刚才一时间的力量,“哗啦”一根铁链断裂,林海摔个四脚参天,不是,五脚参天。

     “咯咯咯…;…;”王静姝传出银铃一样的笑声。

     林海下意识的捂住下面,他都快要哭出来了,这一次,竟然很给面子的下去了,他现在才松下一口气。

     “其实,你的病并没有完全好。”林海这时候看着她说。

     “我当然知道,其实,一些事情,已经与我无关紧要,许多时候,就算是我病好了,也没有太多的朋友,并不是我的保镖问题,而是他们无法接受我的曾今,即便是现在依旧把我看作公主。”王静姝说道。

     林海能够听出,甚至感受到她语气中的哀愁,因为与他而言,当然能够明白她的心情。

     “其实,我还有做泥娃娃的,在太阳地下干了以后,就是你的模样,就连脸都和你那么的像。”她说道。

     林海听后,愣了一下,要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人心毕竟是肉长的,所以他心里面还是有些想法的。

     “你不信,我带你去看看吧。”她涨红着小脸说。

     林海当然没有拒绝,他和她来到一个酒店,并且,也知道这个酒店,算得上是那种五星级的,而她所居住的酒店,就是粉红色的房间。

     床铺,桌椅,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都是有粉红色的装饰花纹,她就像是一个小公主一样转着圈子。

     林海不忍心伤害她,可是又有些犹豫治疗的方法,她恐怕有些难以接受,毕竟,他要以气御针,就必须要把身体上的衣服脱光。

     因为气需要一个传输的地方,可以说是,逼出寒气透彻的地方,如果被衣服阻碍,最后的结果,肯定会反弹,说不定又一次回到最初的时候。

     就在此刻,林海的电话铃声又一次起来。

     “喂,你好。”

     “原来是王省长啊。”

     林海意外了,这老家伙打电话过来干什么?不过,听一会过后他才知道他打电话过来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他女儿的事情,也正是因为他知道,只有林海让女儿的病情好转过,虽然还没有彻底的根除,可也只有他能够让她女儿看见一线生机。

     “王省长说的哪里的话,这一次我出狱您也有帮忙。”

     随后,两人又有讨论一些事情,最后,这老滑头才说出来自己的目的,就是帮助他救治他的女儿。

     “至于救助你女儿的事情,我当然在所不辞,不过,我需要一些药物,还需要你给我一些时间。”林海很是爽快的答应。

     当然,两人对话也有被王静姝听见,她手里面还拿着泥娃娃。

     “爸爸打电话过来,和你说什么了?”她好奇的问道。

     林海见她双眼清澈透明,不忍心欺骗她:“其实,你的病并没有好转,还有一些难办。”

     “林海哥哥,治不好也没什么关系的啦,上一次医生说我检查的时候,后面的二十年之内肯定不会死掉就是。”她笑得很是开朗。

     林海意外了,他预测的是三十年,有医生居然能够预测出二十年,想来,这个南华医学系也有一些人才。

     “放心,怎么会治不好呢。”林海笑着揉着她的小脑袋。

     “喔,那林海哥哥,你能陪我一些时间吗,就一个月,一个月就好。”她眨着眼睛说。

     林海想了想:“好呀。”

     在后面的下一秒,她突然跳起来抱住了林海,还没回过神的来他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好歹他林海也是个小处男,今天居然被连着调戏两次。

     她如同小鸡啄米的在林海的脸颊上飞快的亲了一下,然后又迅速的就离开,老二再次抬头,就连林海也尴尬到不行,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

     在离开酒店以后,林海被这小公主带到了摩天轮处,林海从来没有玩过这个,尤其是看着过山车,还是火车,心脏更是差点没有跳出来。

     ‘这小女人,都是有一种什么样的品味呀!’林海简直不敢相信,双腿颤抖着说:“这都是小孩子的游戏,我们换一个,诺,那边的旋转木马就不错。”

     “不嘛,林海哥哥,我就要玩碰碰车。”王静姝撒娇的抱着林海手臂。

     林海要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他真想叫妈妈。

     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当是泼出去的水,他终于懂得被教训做人的恐惧,也明白什么算作覆水难收。

     在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以后,林海脸上露出疲惫之色,而他此刻却是更加的兴奋,他知道再不找个机会推卸下去,肯定又得遭罪。

     “你身体不好,还是少玩一些这种游戏。”林海抓着她的小手,眼神里面都是说着----我都是为了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