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帮韩母治病
    “你说你说。”阿姨现在别提多么激动。

     韩清雅脸色也是好上不少,虽然方法有些特别,不过,见到自己的母亲没有事情,她还是挺开心的,心中对林海也是多了一些好感。

     或许,自己是不是真可把终生托付给他。

     “我想,阿姨把你那茶叶给我看看。”林海这时候说。

     “这个没问题。”她也痛快的回答,在并没有过去多久,就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手中拿着一个玉盒。

     林海伸手拿过,揭开嗅到茶叶的香味,才闭上眼睛感受着:“茶香悠远,甚至堪比处在空旷山谷的感觉,这种茶叶的确是极品。”

     “这个茶叶,名字叫做天蓝,传说生长下天空之中,并且,在现实的社会中,都不会有人遇见,更没有听说过。”阿姨说,随即只是觉得惋惜,这么好的茶叶,不能够喝了。

     “天蓝,好名字。”林海双眼露出精光,要说这茶叶他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价钱比起黄金更贵上不少,或者,说是三倍以上。

     “那要不,我就送给你了。”阿姨这时候挺开心的说着。

     “不用了,阿姨你自己拿去卖了吧,如果我猜测没错,你肯定在之前家境不错,可是在最近,却是公司破产,然后,又是一系列的问题,这茶叶放在家中影响的气运,还有命运肯定不止有你一个人。”林海缓缓说道。

     “是的,这茶叶进入家里面以后,我家就将近破碎,小清雅的爸在外面一天到晚游手好闲不说,还打牌,欠下许多的赌债。”阿姨说。

     “那这茶叶,我们卖给别人。不是影响别人的气运?”韩清雅疑惑的道。

     “当然是这样的,不过一些人却是非常喜欢这种东西,天蓝这个应该不是它得本名,如果我猜测没错,这一盒子茶叶应该是世界上最后一盒。”林海笑着说。

     韩清雅母女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明白林海的意思,如此说来,它是非常得珍惜。

     “你们看看这玉器的底下,有雕刻曹操两个字,这就足以说明这个玉器的年代,说起来因该是曹操所有,在战国时代,他的确是一代枭雄,甚至挟天子以令诸侯,可是,你们应该知道他做天子并没有多少天,这其中的一些怨气,尤其是在两千年以后就更是成为邪气,我想不用我说,你们应该也都能够明白。”

     林海的话,让两人震惊。

     “这玉器算是古时候的出土品,里面的茶叶!已经不只有一千元一克,实际上价钱更贵上许多。”林海说。

     两人难以相信,这拍卖出去,恐怕至少得上百万吧,

     “这拍卖出去,我虽然并不懂鉴宝,可还是知道年代的久远,价值上两千万肯定不止。”林海语重心长的说:“最好去专业的鉴定台,那里会有拍卖。”

     “好!”韩清雅母亲高兴的说。

     “玉器中所拥有的灵气,也只有我能够看见罢了。”林海喃喃的说,不然他又怎么敢确定这玉器的价值,以及年代。

     “那我这病?”韩清雅母亲问道,看着林海时候,是纠结的。

     “不用抓药,现在我帮你施针即可,不过,却是要脱衣服,阿姨你露出给我一个后背就可以了。”林海笑着说。

     韩清雅脸蛋通红,拉过林海在房门旁边,对他怒道:“她是我的母亲,我不准许你对她那样。”

     林海嫌弃的看了一眼她:“我会对你母亲哪样?”

     “你这什么眼神。”她更加的生气,伸手就拧着林海的腰。

     “什么眼神,想要你做我情人的眼神。”林海说完过后,不在理会她,而是吩咐着:“我需要38度的热水,还有这些药材,将它们碾碎,一起放入热水中,你母亲需要净身盘坐在其中,我施针时候,可以药力透过皮肤,才会好转。”

     “林海,你可知道这样你把我母亲都看光了,还有你说的什么,你一定要清楚,你是一个医生。”韩清雅这次脸色是真正的薄怒了。

     “那好吧,你拿取一张纸条,我给你画一个经脉图片,你自己去施针。”林海也有卸下身体上银针放在她的手中。

     韩清雅眼神躲避着林海:“我不会…;…;”

     “林海是吧。”

     两人却不知道,刚才的对话被阿姨全部听见,她看着林海:“既然这样,小清雅你就去帮我买药材吧,我相信我的女儿对林海小伙子的诱惑力更大一些。”

     “妈,你说什么呢!”韩清雅嗔怒,看着林海:“不准欺负我妈。”才转身离开。

     浴池的水很快就好,并且温度事宜,这个浴池也非常的狭小,因此并不会让药力稀释太多。

     在一个小时候,一切准备就绪。

     浴池里面,林海看着身前的美少妇后背,下身不自觉的反应了,而且,这个浴池两个人一起盘坐蹲下,还是有些困难的。

     “阿姨,这个浴池有点挤,你前面去一点,不然我不好施针。”林海额头冒汗,38度热水更是撩起他的内心火焰。

     随即,她起身就有忘前面移动,林海偶然看见一点雪白,想来应该是波涛汹涌挤在水池的壁上。

     “现在可以了?”她娇羞的说道。

     林海同样盘腿坐着在水中,开始用手在她的后背寻找穴位,然后,拿出银针开始扎入,随即他就开始摇摆着银针的尾部。

     竟然听见她婴宁的一声呻吟。

     “阿姨,你很美丽的,别诱惑我。”林海擦拭着额头的汗水,在将近两分钟过去后,他才起身出水池,偶然之间,看见挤压在水池的汹涌,这一次可是是全部。

     刚刚平息的怒火,又再次燃烧起来,却是只能够咽下一口唾沫,“阿姨,一会水凉以后,你打电话叫我给你取银针。”

     “好。”

     得到回应,林海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韩清雅她坐立在门口,开始注意到裤裆的老二。

     “你!”韩清雅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真想切掉它!你可是医生,林海,你怎么能够有这种想法。”

     “我不是故意的,它自己不争气,我有什么办法。”林海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窘迫过。

     在将近十多分钟以后,水凉了,林海又一次走进去,取针过后的他,还有舍不得离开。

     “你还不走。”要不是阿姨的提醒,林海现在估计都要忘记了。

     “是是是。”林海出门。

     在然后,他就看见在桌子上有一人,他是一个满脸胡渣的男子,并且还有黑眼圈,而在他对面坐立不安的是韩清雅。

     她看着这个叼着香烟的老爸,眼中只有水花闪动,要看就快要落泪,看见林海出来时候,他才一手捻灭香烟。

     起身就走到林海的身前:“就是你给我女儿她妈治病?”

     “嗯。”林海点头。

     “可治病TMD用得到脱衣服?”他怨恨的说,随即便是举起了手掌,也有撸起袖子,就要发威打人。

     “你别过来,不然你会后悔的。”林海看着他警告道。

     “后悔,干尼玛,为老婆做的事情,我就没有后悔过!”他就要一拳砸上林海的脸。

     韩清雅的却是提前走到他的身前,拦住了他:“爸,不要。”

     “清雅,你给我闪开,这小子轻薄你母亲,我弄死他!”韩清雅她爸愤怒的说道,拳头都有扳的“拉直拉直”响。

     这时候,浴池的门被打开,一个穿着浴袍的女人走出来,看着他不屑的说:“哼,几天不回来,你是不是也在外面找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