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他的愤怒
    林海没有想到事故就这样发生了,并且来得太突然,让他都没反应过来。

     林海看见在身后车里面挣扎在水中的王静姝,他走过去抱住她的身身体,用手解开了安全带。

     因为无法说话,她就这样睁着眼睛看着林海,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小脸撤的通红,在水中也别有一番风味。

     林海看着车渐渐下沉,使劲用脚踹开车门。

     水这是立即涌入进来,并且,车中已经一丝没有被剩下的空隙空间都没有。

     林海拉着王静姝游向江边,两人一上岸就有看见一个西装男子,这一刻,林海更清楚的看见了他。

     他带着半边的面具,另外一边的脸色是苍白的,整个人看起来消瘦至极,除此之外,在他的身上,还有一种病态的味道。

     总感觉不是什么正经的练武人,也不像会风水,神通的大师。

     林海突然之间想到了,在乔洪最近遇见的问题,难到他是追着自己来的,那样的话,这人身上的邪气的确有些太重了。

     “桀桀,没找到林海鸟儿你这么快就上来了。”只见他掏出一把手枪,对着在江水中的林海,还有王静姝“砰砰”的就开起来。

     林海一手按在王静姝的肩膀上,两人再次沉入江水中,林海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面,一颗子弹穿透水面,射在他的肩膀上。

     血这一刻就冒出来,浮出水面,林海疼得呲牙咧嘴,见王静姝就快要窒息,他俯身吻住了她柔软的唇,开始用嘴给她度上几口呼吸。

     江边的面具人看见浮出来的血液,收起黑色飞鹰手枪,转身上车,汽车再次响起了声音,却并不是最初引擎的轰隆,而是轻快了许多,并没没有太多的杂音。

     而仔细去看的人会发现,这一辆车并不是廉价的二手车,而是一辆价值百万的路虎。

     将近三分钟后,林海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也不够用,吻着她缓缓的向按上靠去,最先掏出一个脑袋,并没有发现什么时候,他才让王静姝也露出水面。

     这小妮子一上来,就急促的喘息,仿若入水的鱼儿一样,看着她高耸胸部,百褶裙更是黏在她的身上,让他更加清楚她巨大的尺度。

     “你没事吧?我见你受伤了。”王静姝丝毫没有注意到林海的目光,撩动着身前的发丝,关怀的问道。

     林海咽下一口唾沫,差点亮瞎狗眼,这小妮子太会诱惑人。

     “没事,只是手臂上被射一枪。”林海说道,单手抱着她开始向岸边走去,并且他也有感受到,怀中的人儿,体温发烫,他都不忍心丢弃。

     “你可以放开我了,林海哥哥。”她嗔怒的看了一声林海。

     看她这娇羞的模样,林海才把她放在草坪上面,看着暗淡的天色说:“今天我们这样是回不去的了。”

     “喔。”王静姝蜷缩着身体,有些颤抖,双唇发抖。

     “你是不是冷?”林海这才想起来她先天性的体寒,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旧病复发。

     然而,上天总是眷顾美丽的女孩子,她应该有一个好的地方,作为归宿,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一样。

     林海看见了一个山洞,在那里面现在看样子并没有人,走进去一看过后,他还有发现一个鸟巢,里面有好几个鸟蛋。

     当然,还有一个大大的鸟窝,有一种特别的属于它的味道。

     林海也有带这她一同走入其中,先是点燃了火堆,才一脸严肃的看着王静姝:“衣服脱掉。”

     “啊,脱衣服干什么?”王静姝通红着小脸。

     “当然是给你施针,不会很痛的,你又不是第一次,我都老司机了,你也就放心吧。”林海咧嘴说道。

     “喔。”王静姝羞红着脸,解开百褶裙的腰带。

     林海看着这娇滴滴的美人躯体,第一次流出了鼻血…;…;

     “林海哥哥,你受的伤要不要紧,都流鼻血了,挺严重,要不先给你自己施针好了。”

     林海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了起来,施针完成后,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啊,林海哥哥,你不要这样好吗?”王静能够感受到搂着她小腹的那一双手,开始不安分的移动起来,身体软的就像一摊水,更是动弹不得的说。

     林海把下巴放在她的香肩上,看着火光映照她的脸颊,温柔的说:“没事,我也第一次,不用紧张的。”

     “那,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王静姝脸蛋红的更像是苹果。

     林海想了想,也的确是这样,人家毕竟是第一次,也在虽然有些刺激,可就连林海的心中都有一些害怕被人逮住,更何况他她只是一个女孩子。

     林海背过身,失落的摇头。

     在第二天,天外蒙蒙亮,林海和她一同牙走到公路旁边,寻找一辆出租车,再然后就有到了王省长说的酒店。

     王省长此刻在忙着接客,看见两人灰头土脸模样,随即说:“你们两个怎么弄成这样?”

     “中途遭到别人的截杀,车落入江边,对面的人还有带着手枪,从他的身上,我能够感受到的是邪气,他应该不是正常人,并且也明显的不希望小姐这一次来到这里。”林海神色凝重的说。

     王省长气得手掌颤抖,放在桌边的茶杯,都被他一手扫下地面,起身:“来人!”

     一保镖走进来,看着火冒三丈的王省长,更是不敢说话。

     “去,给我查一下这个车牌号!”那掏出口袋的笔和纸,写出来了一辆车的车牌号,这当然是林海给他的。

     处于被动状态下的林海并没有第一次接触就记住车牌号,只有在第二次浮出水面时,他才看上了一眼。

     “可能查不到,他还有一把银色左轮手枪。”林海继续提供信息:“我个人感觉他是慕名而来,更多的可能是你邀请的人其中之一。”

     “林海小兄弟实在抱歉,第一次邀请你就就出现这样的事情。”他满脸歉意的说:“这样吧,你的那辆车我原价赔偿你,还有这一次本身就是打算给你介绍一些人的认识的。”

     林海点头:“两千万而已,我没有必要因一辆车就像你索要赔偿,也有可能他本身就是针对我来。”

     在今夜。

     酒店聚集了众多的人,王省长也是忙碌接待客人,并没有太过高兴的脸色,可是在晚会举报完整的后。

     他突然站出来,手里面拿着话筒:“各位能够在今天赏我王某人一个面子,我很感谢你们,可是有些人总是想着给我的家人弄出来一点伤害什么的,这事情,我可不能够容忍!”

     王省长大手一挥,突然之间从酒店的各个通道之中走出来几个手中提着AK47的人。

     所有人也是面色微微的变化,没想到王省长竟然突然来了这么一出。

     “下面请打架列行检查。”他一挥手,就有两个保安开始从人群之中开始一个个的检查。

     林海在一边看着,没想到王省长竟然真不怕得罪所有人,也许,真是他低估了他对女儿的爱护。

     至于为什么,他肯定是并没有和他们众人解释,毕竟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一旦说出来,他的统治地位恐怕将会受到众人的威胁。

     况且,谁也难保别人不会有一点想法。

     彻查一个小时后,结果是失望的,什么都没有发现,然而就在此刻,走进来了一个人。

     他带着面具,第一眼看见的是林海,也是他最先发现这邪气的来源,

     面具人径直走到窗口,当众掏出一把左轮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