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序章-来自星空的问候
        当你处在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都市中,你可曾有想过,在月球的背面,那永恒不变的死寂。

         这里没有绵绵不绝的车水马龙声,没有引人入胜的流行歌曲,只是偶尔的陨石撞击,才能证明同处一段时间点上,两处截然不同的世界。

         像往常一样,浩瀚无垠的星空中,一颗看似寻常的陨石,自遥远的银河系外,向着地球这颗生命星球光速而来。

         它轻巧的穿过木星,越过火星,正当要并入地球轨道时,却忽然间,改变了飞行轨迹,以一种看似不合理的扭转,扎入了月球背面。

         而月球对此毫无反应,依旧是那么的死寂,仿佛依旧在履行它守卫地球的职责。

         ————————

         七年后。

         华夏国家天文台,月球观测小组。

         廖光躺着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细细品味着手中咖啡,一脸的好不惬意。

         他的工作很轻松不过,只要每晚坚守在天文台,隔上一个小时,观测一下月球的数据,然后纪录下来即可。

         人生三幸莫过于,有个轻松又稳定的工作,有个漂亮媳妇,外加一个大胖小子。很走运,他那漂亮媳妇上个月刚好给他生了一个带把的小子。

         美滋滋的灌下一口咖啡,廖光让自己稍显疲惫的精神,微微清醒。左右又闲来无事,思索着,他有了一个念头。

         何不用高倍望远镜,拍下几组月球地表的高清照片,往儿子床头一放,提前让他感受感受,天文工作者的伟大,兴许耳濡目染下,家里又会出另一个混天文圈的。

         廖光想着,便放下了杯子,打开了望远镜,把镜头对准了月球。

         “咦?”他发出一丝疑惑,“怎么月球变红了,不会是观测到了火星了吧。”

         重新把望远镜调小了倍数后,他再次一看。

         “这是月球没错啊。”廖光自言道。

         下一刻是,他有点慌张了,抬起了左手,看向了腕表。

         “两点十五分。两点,也就是十五分钟前,我才观测过月球,那时并没有异常,这么……”他连忙掉头冲向电脑前,打开了先前拍摄好的照片,再三确认后,他满头大汗。

         不好,出大事了。

         慌不择路的廖光,踉踉跄跄跑向座尾的电话,抓起电话,拨通一串内部号码。

         “组长,不好了,月球变红了……不,不是月食,我也说不清楚,但绝对不是月食……真的不是,……情况万分紧急,你若是不信,现在就朝窗外看一眼。面积很大,肉眼便可以观测到。对,组长,我没有骗你,你赶紧看看吧。”

         小半会后,已经镇静下来的廖光,慢慢放下手中电话,重新回到了观察台前。

         这次,他手中多出了一张记事本。

         两点十五分,月球地表初步变红。

         两点二十分,月球地面40%沦陷。

         两点二十五分……

         ————————

         次日下午,以五大国为首的各国首脑,纷纷聚集在联合国总部。

         这里除了有各国首脑外,还有各国顶尖的天文学家,生物学家,以及……各路学家。

         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商讨应对月球异变的解决方案。

         首座上,身为地主的美利坚总统普川首先开口。

         “这次,为了解月球的异变,美利坚与华夏联合其他几大国,共同向月球发出了探测器,意旨在与共同抵抗外敌的入侵,望在场所有国家能摒弃前嫌,同心协力,抵挡这次地外危机。”

         “那么接下来,有请首先观测到,月球异变的华夏方面发言。”

         华夏方面应声走出一人。

         “根据我国天文台观测到的记录,昨日凌晨两点,月球地表完好如初,并未见到异常。”

         “凌晨两点十五分,我方首次观测到月球地表的感染体。”

         “凌晨两点二十分,感染面积扩展到地表的40%”

         “直至凌晨两点三十分,月球地表已经全部沦陷。”

         话音一落,整个会议厅内,顿时便炸开了。

         没有人会去质疑华夏方面的纪录,此次异变当中,华夏是第一个发现,并且记录在案的国家。

         “仅仅是三十分钟便感染了整个月球,太不可思议了。”

         “这种类似菌状物,绝对不是地球上的生物,兴许是来自太空。”

         “我就曾经说过,宇宙当中除了人类,还会有其他的文明。”

         会议厅内,所有的学者都议论纷纷,分别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汤姆逊博士,请问你对感染月球的生物,有何见解。”普川忽然道。

         被称为汤姆逊博士的中年白人男子站了出来,他是美利坚生物方面的权威,在生物方面很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可是这一次,面对从未见过的星空生命,他显得有点迟疑。

         “我研究过地球80%的生命体,但是,找不出一种与月球上寄生体类似的生物。我只能说,在没有寄生体样本前,一切猜疑都是不能够成立的。”

         汤姆逊博士的话,一众学着纷纷点头,现在关于月球寄生体,连大街上的三岁儿童都知道,那是外星生物。

         “那博士,能有办法解决它吗?”普川犹豫道。

         汤姆逊摇头,“只有等到月球探测器带回寄生体的组织样本,才能知道它的弱点。”

         所有人都沉默了,一时间,会议室陷入一片寂静。

         呯!

         会议室大门被猛力推开。

         “总统,不好了。”一位身着美利坚将服的男人冲入会议室,顾不上各方大佬不善的眼神,他跑向普川耳边,私语起来。

         普川脸色忽的一下,白了。“把镜头切换过来。”

         说完,会议厅灯光黯淡,一道光幕被倒映在墙上。

         只见画面切换到一处太空,显然是五大国联合发射的月球探测器。随着镜头慢慢的转动,类似探索号的探测器朝着月球慢慢降落。

         月球上,寄生体的样貌已经逐渐清晰。

         虽然无数次在高清的天文镜中观察过,但底下的学者们,包括厅里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静静望着画面。

         蜂窝状的结构,深扎入土地的根须,外带着时刻还在扭动的触角,其中还不断冒起,令人恶心的汁液。对,就是汁液。有人会说,真空环境下,哪来的汁液,连无视真空寄生星体的生物都存在,为什么就不会有汁液的存在?

         以上画面,无时无刻都在挑战观看人类的视觉底限,不少学者脸色都一忍再忍,变无可变。

         画面到了此刻,已经不需要再用言语去描绘寄生月球的生物危害性,能在会议室中,没有一人是个庸才。

         每个人都在绞尽脑汁,倾尽所长。

         可还未等他们想出头绪,月球传回的画面,瞬间一变。

         才刚接触到感染体,没等探测器使用采样钳分割,扭动的触角如闻到血腥味一般,瞬间缠绕上了探测器。

         而坚不可摧的探测器,只坚持了短短几秒,画面一黑,再无半点讯息。

         “它有触感,它有感觉。”不少生物学家大声吼叫着。

         “请各位冷静。”脸色苍白的普川打断他们的声音,转头朝着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华夏一号首长看去。“您怎么看。”

         沉默的一号首长取下了一直挂在耳中的耳麦。

         “我建议,立刻摧毁它”他毫不犹豫,斩钉截铁。

         “不行。”没等普川开口,底下的学者中有人不同意,“那可是星外来物,我不同意摧毁。”

         叹了一口气,一号首长朝身后的人员做了一个手势,那人提着一个手提电脑,放在了桌前,在沟通了普川之后,把其中的视频放映在之前的巨幕上。

         “我方一直在观测感染体,探测器的出现,惊扰到它了,现在,它失控了。”

         巨幕上的画面呈现到了月球不同于探测器登陆的另一角,那里根须堆积,层层叠叠,交错相交,肉眼可见的速度下,一座座竖起的高塔正在不断形成,犹如即将发射的导弹,直指地球。

         感染体这是向地球宣战?

         一层阴霾笼罩在众人的心头。

         “谁能解释一下,它这是要干嘛!”普川大声怒道。

         “我想,它这是要向地球传播感染孢子。”人群中,一道声音响起,这是属于以为生物方面的权威专家。

         一语惊醒梦中人。

         场上的不少生物学者再度把目光看向巨幕。

         竖起的高塔上,已然产出了一个个巨大的肉瘤,旁人看不懂,生物学家们还能不清楚?

         “说具体点。”普川脸色阴晴不定。

         “僵尸真菌。”先前出言的专家道:“一种寄生在热带蚂蚁身上的病菌,只不过,月球上的天外生物寄生的是月球,而僵尸真菌只寄生蚂蚁。眼下月球的情形,正附和寄生孢子成熟后,开始扩散的信号。”

         此话一出,无人不毛骨悚然。

         “一定要摧毁它。”这是所有知情人的心声,包括先声反对的学者。

         若地球被寄生,人类又如何处之。

         三十分钟后。

         全球各处,一座座平日隐藏在荒无人烟的导弹井,掀开了顶上的伪装,一枚又一枚护国利器,咆哮着扑向泛红的月球,摇曳的尾气如长箭贯空。

         无数人类目瞪口呆,望着一枚枚划破天际的导弹,惊慌失措。

         与此同时的月球地表,根须组成的高塔上,通红的肉瘤向世人宣告自己的成熟。下一刻,一颗颗人造卫星大小的肉瘤,脱离了根系,浩浩荡荡向着不远处的地球,缓缓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