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蛇踪
        汤兴村,黎家镇下辖的村庄之一,村里人数并不多,零零散散的,加起来不过是二三十户,是个很普通的小村庄。

         鉴于第一次冲击,为了统一管理,汤兴村大部分的人口已经被撤离到了小镇上,除了一两户宁死也不愿意搬迁的家庭除外。而这次的报警电话,正是来自其中一户。

         本来像这种野兽伤人事件,在眼下的小镇上,根本不值得去浪费为数不多的警力,但遵从以人为本,秦所长还是把唐风派来。

         驾驶着警车行驶在乡间小道上,唐风却没有了闲情逸致去欣赏沿途的风景。他扯了扯身上的警服,心中很是烦躁。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自从第二次冲击以来,天气是越发越闷热了,不出门还好,一出门就是浑身大汗。加之他现在驾驶的警车空调系统已坏,唐风都忍不住想要扯开车门,离开这个又闷又热的铁盒子。

         “怎么回事,这草长得也太快了吧。”唐风烦心的望向车窗外,却目睹了惊人的一幕。

         路边的杂草丛长势惊人,让人有一种置身史前密林的感觉。

         他停下车,探出左手,向着杂草比划了两下,这才发现杂草长的,都快遮挡住四周所有的视野,若没有坚硬的水泥马路的指示,恐怕他寸步难行。

         按理说,像这种普通的杂草,没有人去清理,顶多是半个人高,可现在却超过了唐风的身高,唐风自认不矮,一米八的个子,但谁又见过普通杂草能长成平房高?

         若不是上次所里协助镇上撤离汤兴村时,他曾来过,他都怀疑自己走错了路。

         心事重重的唐风,小心翼翼驾驶车辆缓缓前行,不知不觉间,开到了一座村庄附近。这里,杂草没了路上的繁茂,可也占据了大片视野。

         村里路窄,唐风只能把车停在村口处,随后他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荒废的房屋透着一股凄凉,没了人烟的存在,杂草丛生,不过短短几个月时间,大半的房屋已经倒塌,破砖残桓遍布眼帘。

         村里静悄悄的,听不见一丝动静,秋风一吹,唐风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他要走的路还远。

         翻过了村庄所在的山头,唐风来到了村庄的另一边,而报警人的房子就在此地。

         一栋简易的瓦砖房,简单的在四周围了一圈栏杆,房门紧闭,看不见半个人。

         熄掉火后,唐风来到紧闭的大门。

         “周大娘,我是唐风,所里派我来的。”唐风轻轻敲响紧闭的房门。

         报警人说起来,唐风认识,不然秦所长怎么会派他来。

         “是小风啊。”房间里,传来一道老迈的声音。

         紧接着,房门被打开,一张满脸皱纹的脸颊,出现在唐风的眼中。

         “孩子,快进来。”看得出来,老妇人见到唐风非常高兴,老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掩饰不住。

         也难怪老人好客,任谁几个月都没见到其他人,都会这般。

         “不了,周奶奶,我先处理事,还有,我周大爷呢?”任务要紧,唐风也就不再进去了。

         老妇人经唐风这一提醒,这才想起唐风来到的缘由,她一把抓住唐风的一条胳膊,方才还有笑容的脸上,立刻伤痛欲绝,“唐警官,快去我家的鸡场看看吧,那可是我们家的命根子啊,那畜生可毁了大半。”

         情急之下,她都开始称呼唐风为警官。

         唐风知道老妇人的家底,老夫妻俩无儿无女,平日里就指着养点家禽卖点钱过日子,这也就是俩老口子,为什么不搬到镇上住的原因。

         “周奶奶,你先不着急,这样,你带我去鸡场,我帮你解决。”唐风赶忙道。

         老妇人一听,脸上一喜,也不知哪来一股大力,拖着唐风就朝自家的鸡场走去,嘴上还说道:“对,你来的正是时候,我家老汉把它堵在了场里,你可不能让它跑了。”

         唐风挣脱不得,只得任由老妇人拖着。

         离着老人养鸡的养殖场还有一段距离,唐风开始询问起究竟是什么山中野兽袭击老两口。

         “周大娘,到底是什么动物袭击了你和周大爷。”

         周大娘神情恐惧道:“哪里是什么动物,而是一条巨大的蛇”说着,老人用手比划了下,“起码都有七八米长,小碗口那么粗。”

         唐风不觉皱起了眉间。

         黎家镇处在湘南省西南方,本地蛇类种类繁多,但绝大多数蛇类长大后都在一米开外,顶天也就是个二三米,便到了蛇类的极限,至于说蟒蛇一类的蛇,甚少有出没,因为当地不产蟒蛇。

         但老人恐惧的神情不似在撒谎,不得不让唐风疑惑丛生。

         为了进一步了解清楚,唐风再次询问道:“周大娘,你先别着急,你说说,那条巨蛇是不是蟒蛇。”

         一听唐风的话,周大娘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不是,不是,那是一条鸡冠蛇!”

         望着老人凝重的神情,唐风有许哭笑不得。

         关于鸡冠蛇的传说,自古在湘南这块就未曾消失过,不少人都自称曾经碰到过,但最后都被证实,一切都是编造的。

         看出唐风不太相信,老人着急了。

         “真的,我可没有看错。”

         “好,好,你没有看错,等下我就为你把它给宰了。”唐风出言安抚老人,心中却还是毫不在意。

         他只当老人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错把其他蛇类当成了传说中的鸡冠蛇。这也能理解,毕竟老人们还是比较相信传闻的。

         剩下的路上,两人各怀心思,都没有在开口。

         一会儿的工夫,唐风就被老大娘领到了养鸡的养殖场前。

         说是养殖场,不过也就是几间低矮的废弃居民房改造而成。

         此刻,正如周大娘说的一样,周大爷正紧紧持着铁锹,守在其中一间砖瓦房前,他的身旁还有一条灰色的田园犬,也就是人们口中的土狗。

         “老伴,唐警官来了。”隔着老远,周大娘向着周大爷喊道。

         手持铁锹的周大爷循声回头一望,见是唐风,立马喜上眉梢,倒是一旁蹲着的土狗冲着他低声吠了几声。

         “唐警官,你总是来了。”周大爷迎着唐风走了几步,“那畜生被我堵在了房间里,不过你这空手而来……”

         周大爷欲言又止,显然是对空着双手而来的唐风表示有点不信任。

         唐风倒也不在意,一拍鼓鼓的腰间,说道:“周大爷,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一条蛇对我来说,不过是手到擒来。”

         嘴上说着,唐风心中开始咒骂起来秦所长来。

         电话里秦所长可没交待清楚,袭击老人的是一条蛇,只顺口提了句野兽袭人。这不,轻装前来的唐风,只带来了随身的配枪,像什么捕兽器,捕兽网之类的统统没带。

         但他转念一想,手中的枪不久是最好的武器,难不成它还能抵挡子弹不成。

         周大爷见唐风信誓旦旦,加上瞧见他腰间鼓起的一块,同样放了心。

         “那条巨蛇被我和我家老狗堵在了这间鸡舍。”

         老人指着紧闭的房门,顺带摸了摸身旁的土狗。

         唐风点点头,示意自己清楚老人说讲,随后他围着鸡舍开始打量起来。

         除开紧闭的大门,这间鸡舍还有着两扇透气的窗户,幸好以前为了防范山间野兽前来偷鸡,已经被订上了好几层铁丝网,量那巨蛇也不能从窗户处逃走。

         低头沉思了片刻,唐风决定从大门进入。

         他掏出腰间的配枪后,挥手让两位老人远离鸡舍大门,自己则小心翼翼摸索过去,打开门上的锁扣,轻缓推开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