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前夜
        秋夜微凉,万里无云,夜色中少见的一片璀璨,正是天文爱好者,探索星空的最佳时机,但一轮红色圆月高高挂起,映得天地一片血色,像极了传说中的无间地狱。

         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小镇内绝大多数灯光已灭,唯有一辆破旧的桑塔纳警车还在大街上游荡。

         “风哥,这大晚上的,连个鬼都不会出来。要不,我俩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都困死了。”警车驾驶座上,一个警服青年正哈欠连天,努力眯着眼道。

         唐风躺着副驾驶座上,半个帽檐遮住他的双眼,也不知他是睡着了,还是没有睡着。

         “风哥,风哥。”见唐风没有回答,青年偏头叫道。

         这下,唐风总算是有了反应,他伸出手,先是扶正了警帽,然后长长舒展了一下身躯,用手指引着青年把车停着在了路边。

         他并不是要休息,而是经过几句交流后,与青年换了个位置,他来驾驶车辆。

         “王杰,你当警察不久吧。”唐风驾驶着警车,忽然问道。

         王杰愣了一下,接着回答道:“我毕业才一周的时间。”

         唐风则是又问:“那之前有没有出过任务。”

         王杰有些犹豫,吃不准唐风的意思,停顿了几秒后,他才述道:“大灾变的时候,市里发生过暴动,我们警校生也被拉去,执行过一些任务。”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个新兵蛋子,从来没有出过任务。”唐风轻笑了下。

         他与王杰经过大半个晚上的相处,已经十分熟络。现在,两人打开了话匣子,又是年轻人,很快的打成一片。

         “和我讲讲市里发生的动乱吧。”

         唐风有些好奇,对于市内,他的记忆停留在大灾变之前,自从大灾变发生后,他再也没有离开过镇上,连县里都没有去过。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人心动荡,小镇上的警力严重不足,所里的每个人都是连轴转,若不是险情缓解,唐风也不知自己还能否撑下去。

         王杰沉思了会,然后开口道:“灾变发生初期,警校都被封锁了,不准任何人出入,连外界联系都被截断,我们这些警校生,唯一能做的,只有天天训练。”

         唐风深感同意的点点头,他是经历过大灾变初期的人,对于警校领导的决断,他非常赞同,若没有封校之事,警校也会在这场灾难中泯灭。

         “即使这样,学校里还是有几十个同学死于YB病毒。”王杰眼圈有点发红,“大概是过了几个月后吧,正当我们惶惶无助的时候,学校接到通知,所有警校生前外市内外,协助上头,维持社会治安。”

         唐风安慰地拍拍王杰肩膀,缓缓把车停在了路边,语气轻缓道:“我们都很幸运,但同时也是不幸的。”

         王杰深表附和的狠狠一点头,同时,他也对灾变初期,小镇的变故感到一丝疑惑。经过来到小镇的二三天内,他发现灾变对小镇的冲击不是特别重大。

         “那风哥你呢,大灾变初期时的工作不好做吧。”

         唐风趴在了方向盘上,眼光似乎是看到几个月前动荡的时光。

         “怎么可能好做,整个小镇都乱糟糟的。打砸抢劫的,杀人放火的,平时不敢冒头的牛鬼蛇神,全TM出来了。”

         他暴了一句粗口,“别的不说,就是所里,都死了好几个。”

         王杰心中一动,问道:“是被YB病毒感染的?”

         “有几个是,还有几个是出任务时,被人捅了刀子。”

         唐风哀伤道,他辅警时,带他的师傅,就是死在暴民手中。

         眼见车内的气氛越来越凝重,王杰连忙扯开话题。

         “风哥,你说月球上的外星生物,到底能被我们消灭吗?”

         关于寄生在月球上的寄生生物,一直以来都是活着的人,口中的谈资,无人不恨这个害死无数性命的外星生物,就算是现在,官方都在民间征集覆灭它的方案。

         但消灭它,又谈何容易,君不见七个月前,世界大国联合出手,都没能伤害它一丝一毫。

         “能,当然能。”唐风斩钉截铁。

         王杰笑了,“你说的对,我们一定能。”他忽然仿佛想起白天的新闻,打开车门就走了出去。

         “现在,我们的头上,月球敢死探测小组正在拼搏着,只要我们得到它的组织样本,凭借人类的智慧,一定能找出它的弱点,并且消灭它。”

         车里,唐风望着一脸认真的王杰笑了,

         “你分析的对,大学生,上车吧。”

         正当王杰要上车时,街角的小巷里,发出几声怪响。

         王杰还没反应过来,唐风却一下蹿出了警车,拔出腰间的手枪,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狂奔而出。

         王杰见状,也拔出了腰间的手枪,紧紧跟随着唐风的身影,奔向目标点。

         在离目标点很近的位置,两人降下了速度,开始一前一后,悄悄朝着小巷进发。

         等到了巷口,唐风打着手势,让王杰离得远点,以便发生危险时,不至于被一网打尽。

         王杰就绪,唐风默数着时间,三声过后,他跳出了巷口。

         “不许动,举起手来。”唐风打开了随身的电筒,照入小巷。

         小巷里啥也没有,只有一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流浪猫。

         “真是虚惊一场。”唐风脸色有点难堪,收了枪,转头向王杰示意解除危机。

         埋伏在远处的王杰,见这边唐风的示意,长长出了一口气,他还真有点后怕,碰上暴民之类的。

         收拾过后,两人准备回到警车,继续巡逻,就在唐风回头时,地上流浪猫的身躯微微一抖。

         唐风的身影一滞,略带一丝好奇望着颤抖的流浪猫。

         地上的流浪猫忽然开始抽搐起来,嘴角吐出大口大口的黑色血沫,不一会儿,便两腿一蹬,再无半点动静,。

         “风哥,没事吧。”那边,王杰已经回到了警车上,正从车窗探出半个身子,催促道。

         唐风回过神来,“没事,只是一只流浪猫感染YB病毒死了。你记一下位置,明早叫镇上过来清理掉尸体。”

         吩咐过后,唐风心神一动,来到了猫尸前蹲下,仔细打量起这个可怜的小东西。

         这流浪猫毛色黑白相间,一只耳朵还缺了半截,胡乱粘连的毛发,带着一股恶臭,隐约可以看出没感染YB病毒前,体型还算不错,但如今瘦骨嶙峋的身子,只能令唐风唏嘘不已。

         YB病毒是跨物种传播的病毒,在地球上不止只有人类感染上,其他的物种也没能幸免。与人类致死原因一样,感染上YB病毒的基因缺陷物种,都会死亡。

         叹了一口气,唐风顺手在巷子里找到一个废弃的纸箱,轻轻拾起猫尸放入其中,转身回到了车上。

         ---------------

         华夏首都,一号办公室中灯火通明,排名前几的首长都在,首座上的身影揉着太阳穴,疲惫的脸上前所未有的凝重。

         “月影计划失败了,所有敢死组员都生死未知,登陆器皆失去了回应。大家说说各自的意见吧。”

         一个身着便服的威严男子站起,展开了手中的平板,“据天文台即时传来的讯息显示,月球感染体再次被惊醒,恐怕,现在我们要担心的是第二次YB病毒的冲击。”

         一号首长眉头一簇,扭头看向了另一边,“岳部长,卫生部的同志对于此次冲击的分析,有什么结果。”

         被点到的卫生岳部长站起来说道:“如果这次的病毒孢子和第一次冲击的剂量相当,以现在国民的体质,应当无碍。”

         岳部长话虽简单,但一语中的。

         听了岳部长的回答后,一号首长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国民身上。第二次冲击已经不可避免,事情同样掩盖不住,为了避免敌对分子的恶意煽动不知情的国民,引起社会动荡。这次,军警联合行动,一定要守住各地,把动乱扼杀在摇篮之中。第一次冲击的教训,我们不能再犯。”

         “是!”“是!”

         代表着二大部门的部长站起大声应道。

         “还有一定要密切关注月球上,我们的队友,力保他们平安无事,必要时,让他们安全撤回地球。”

         “回头通知各省全力维稳,各部门统一布筹,对待暴乱分子,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对待流言,记住要从根源去遏止,不能让谣言有生存的土壤。”

         一时之间,整个会议室中只有一号首长的声音,他有条不紊部署着各种指令。

         而会议室的灯光,这一夜都未曾熄灭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