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危机
        吱……

         悠长的合页声缓缓在寂静的鸡舍中响起。

         而印入唐风眼帘并没有想象中的巨蛇,由于窗户被层层铁丝网遮挡,房间里的光线并不明亮,反而显得异常幽暗。

         唐风还算是早有准备,他右手持枪,左手自裤兜中掏出了一个小型的手电筒。

         啪嗒。

         一条光束照亮了小半个房间。

         鸡舍内,散布着不少被掀翻在地的饲料槽,与分割鸡舍的木围栏,而一地满地的鸡毛,预示着这间鸡舍中的家鸡,已经全部葬身了蛇腹。头顶上,还胡乱架着不少横木。

         唐风小心在鸡舍中摸索前进,始终注意着当中的一切,脑海中还不断脑补关于蛇类的一些习性。

         可想了半天,他这个只混过普通高中学历的学渣,除了以前看过的一些电影片段,对于蛇类的习性,他一无所获。

         对了,俗话说打草惊蛇,何不尝试尝试。

         他想到了一个办法,顺手自木围栏上取出几截木棍,恰好地上又有一跟尼龙线,拾起后加以改造,一根近两米长的木根,便成功被握在手上。

         稍微试了试,还算是结识,若是用来打斗怕是不成,不过用来吸引躲藏起来的巨蛇,是再好不过了。

         唐风把木棍与手电筒一起握在了左手,开始在鸡舍中四处敲打,特别是一些堆积杂物的地方。

         一时之间,整个鸡舍只听见木棍敲击的声音,却并无巨蛇的踪迹。

         而门外,干着急的两老夫妻比唐风要急性子得多。

         “唐警官,要不我让灰灰进来帮你找他吧。”

         鸡舍门口,老大爷探进半个头,提议道。

         满头大汗的唐风一听,恍然醒悟。

         对啊,狗类的鼻子可比人要强上灵敏几百倍,自己放着一个好好的帮手不用,却一个人瞎寻找。

         “周大爷,你说的对。”

         唐风也不跟他客气,点头道。

         说完,门外的土狗灰灰就被老大爷放了进来。

         土狗灰灰一进来,没等唐风招呼,意外开始冲着他就是一顿狂吠。再看它那凶恶的模样,若是有外人在场,定是以为唐风对它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灰灰,快过来,帮我找找巨蛇在哪。”不明所以的唐风轻声细语道。

         自己从来都没有得罪过这条土狗,为何它会一直冲着自己叫。

         让唐风没想到得是,他这一呼唤,土狗灰灰不但没有上前,反而调转了几步,夹着尾巴,吠得更凶恶了。

         难不成我唐风与它八字不合,属性相冲?

         不得已,唐风只能对着门外的周大爷喊道:‘周大爷,还是把你家的狗牵回去吧,它只会冲着我叫。’

         门外周大爷的半个脑袋再次露了出来,“我家这狗可有灵性,鸡冠蛇都是它发现的。”

         鸡舍中,唐风微微皱眉,望着狂吠不止的土狗万分无语,他可没看出来土狗灰灰有什么灵性。

         正当他想要返身把土狗赶出鸡舍时,长久以来的属于他的警觉性忽然一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

         唐风再度仔细望向土狗,这一看却让他愈发觉得蹊跷。

         土狗看似是冲着他吠叫,但它的眼神却没在自己身上。

         这一刻,一股恶寒袭上了唐风的心口,他不敢置信,沿着土狗的视线缓慢而又轻缓的抬起了头。

         蛇!

         一条悬挂在木梁上的巨蛇,仅见它大半个身躯紧紧缠绕在木梁上,让人看不出它的长短,但悬在半空的头部还差半米就要接触到唐风的脑袋了。

         唐风哪里还能有别得思考,扔掉左手间的木棍,刹那间蹲下身体,顾不上满地鸡毛与鸡的排泄物,顺着大门的方向,就是一个翻滚。

         不等稳住身体,捡起摔落的手电,他下意识抬起右手,对着梁上巨蛇的位置就是‘叭,叭’两枪。

         门外,听到了枪声的两老口被吓坏了,赶紧躲得远远的。

         “汪汪……”

         土狗灰灰倒是对此没有多大反应,继续冲着梁上长吠。

         下一刻,梁上的巨蛇好似被射中了,啪得一声从梁上掉落下来。

         唐风赶紧爬起来,双手持枪,对着地上那团盘起来的黑色,就欲再度扣下扳机。

         可下一秒,他迟疑了。

         唐风抬起左手,不信邪的反复擦拭几遍双眼,他生怕自己看错了。

         而地上的巨蛇此刻终于露出了它的神秘面貌。

         一条足足有四五米长的巨蛇,修长的身躯盘在那里,光是抬起的头都有将近一米高,覆盖全身的黑色鳞片油亮光泽,简直就是一副精心打磨的装甲。

         透过斑驳的光线,唐风发现它盘在的腹部鼓鼓囊囊,像极了吞下了几个橄榄球。不用去细想,就能清楚蛇腹中,全是被吞下的鸡仔。

         咝……

         恰在这时,盘起的巨蛇抬起了脑袋盯着一人一狗,一双竖瞳,冰冷地望着唐风,口中蛇信不断煽动着,发出声声警告声。

         呜……

         土狗灰灰不甘示弱,冲着大蛇同样发出低沉的威胁声,它两只前肢微微下坠,几番欲扑上去撕咬巨蛇,但几次的试探,都被巨蛇冷冷的竖瞳逼退。

         也许是巨蛇觉得土狗灰灰的威胁要比唐风大,此刻它死死盯着田园犬的一举一动。

         有了灰灰的牵制,唐风自地上捡起了手电,照向巨蛇,想要看清楚它到底是什么来路。

         初看之下,唐风还未觉得有何不同,这种巨蛇的品种他很清楚,本地非常常见的乌梢蛇。原以为只是一条上了年月的大蛇,这般大小的乌梢蛇在本地也不是没有人捕捉到,可有了先前老人所说,他着重看向了巨蛇的头部。

         这一看,他再也挪不开自己的眼睛。

         无他,这条乌梢蛇竟然长出了鸡冠!

         鸡冠蛇!

         唐风连忙甩甩脑袋,想要把这个荒谬的想法抛出脑外。

         难不成是乌梢蛇变异了,还是传闻中的鸡冠蛇确有其物。

         他是比较相信前者的,工业社会环境污染在所难免,一些生物基因突变在所难免。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而是先解决掉它,然后让镇里,或者更上面来确认调查。

         想着,他重新瞄准了巨蛇的头部。。

         呯!

         略有一丝刺鼻的火药味传入唐风鼻间,他果断开枪了。

         炙热的瞬间钻入了巨蛇的头下二寸处,激起一朵漂亮的血花。

         本该直接射入头部的子弹却意外偏离了,原来是巨蛇在唐风扣下扳机的刹那,微微扬起了头,不知是否是它感应到来自手枪的杀机,但也就是这稍微一抬头,救了它的命。

         与此同时,趁巨蛇被子弹击中向后扬起的刹那,土狗瞅准时机扑咬了上去,一口锋利的犬牙直接扎入了巨蛇的七寸处,然后本能的开始甩头撕扯,想要努力撕开巨蛇那无比坚硬的皮肤。

         像蛇这种生物,本就生命力顽强,即使被砍去头部,还能本能的咬人,更何况眼下巨蛇受的伤还算不上是致命伤。

         一边是洞穿的枪伤,另一边是土狗灰灰的撕咬,两种剧痛刺激下,巨蛇的凶性顷刻被激发出来。

         它盘起的身躯化为狂乱挥舞的长鞭,即便有土狗灰灰挂在它身上,也动作快如闪电,蛇尾在高速甩动下,撕破空气发出阵阵破空声。

         唐风见状,开始担心起灰灰的安危,也不知他哪来的勇气,一个跨步上前,拉住土狗灰灰的尾巴,就往回扯。土狗灰灰同样机灵,占了个大便宜也不贪心,松开口顺势就由着唐风拖拉。

         没了土狗这个累赘,巨蛇翻滚的身躯更加疯狂,周遭的一切只要在它身躯能甩到之处,无不被破坏。

         啪!

         一声脆响过后,鸡场内一根支撑木被巨蛇拦腰截断,巨蛇还在翻滚着,搅动着满地鸡毛都在半空中飘扬。

         唐风扯着土狗一路狂奔,拼命的朝着鸡场出口处跑去。

         临到鸡舍门口处,他停住了,他想起了此行的任务。

         “若是这条巨蛇逃脱,必定后患无穷。”

         暗自责怪了自己的胆怯,唐风松开了土狗,转身回头,冲入鸡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