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第二次冲击
        “叮铃铃……”急促的铃声把唐风从睡梦中惊醒。

         他艰难睁开一双干涩的眼睛,抓起床头的手中,朦朦胧胧接通了电话。

         “唐风,立刻到所里来。”秦所长的大嗓门从话筒中传来,差点没震破他的耳膜。

         一夜的巡逻,早就让唐风心神疲惫,他哪里会搭理秦所长的话,手上一滑,便挂掉了电话。

         岂料,还没等他在床上摆好舒适的姿势,手机又急促的响起。

         揉揉眼睛后,他艰难的自床上爬起,抓起电话,没好气说道:“我的秦叔叔,大所长,我昨晚可是巡逻了整个晚上,你有事就不能晚点再打电话吗?”

         唐风打心底不想接通这个电话,但没有办法,谁让人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兼半个……干爹。

         “唐风,给你十分钟的时间,立刻马上滚到所里来。”秦所长不为所动,语气极度严肃。

         唐风的瞌睡瞬间醒了,秦叔话里有话,难不成……

         镇上出事了?

         对待大是大非问题上,唐风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他慌忙穿上衣服,顾不得清理下面容,抓起手机,打开房门就奔向派出所。

         他所居住的出租屋离派出所并不近,用他平时的速度,起码得用十五分钟。今天,他愣是用了不到五分钟就赶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里,除了他所有人皆已到齐,包括昨晚与他一起巡夜的王杰。

         众人齐聚办公区,脸色各异,但脱离不了两个字。

         凝重。

         “报告。”唐风推开大门,气喘吁吁道。

         秦所长也在办公区里,他努了努嘴,示意唐风归队。

         “王杰,所里发生了什么事?”

         王杰被安排的位置离唐风不远,唐风正好能与他低语。

         听到了唐风的话,王杰抬起头,一双眼睛通红,看样子,也是刚从床上爬起来,

         他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情,他比唐风来的时间也就早个二三分钟,

         “大家都安静下来。”秦所长此时开口了,“昨晚发生的事,你们都知晓了吧。”

         一语惊起千层浪,办公区里纷纷窃窃私语,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唯有睡眼惺忪的王杰和一脸懵.逼的唐风不知所措。

         “我不就睡了一觉,怎么感觉与大家脱节了?”唐风差点都哭了。

         陈姐瞧见了两人的窘迫,伸过头来,小声说道:“昨晚,月球上的寄生生物,又向地球发起了冲击。”

         什么?

         唐风王杰面面相觑。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为惊人了。

         也难怪他们会不知道,一晚的巡逻后,两人急切想要回去休息,哪里关心过新闻报道。

         而对于第二次冲击的事,国家并未隐瞒,如实报导了。

         唐风立马站起来了,不顾站在一旁的秦所长,打开办公区的电视。秦所长看在眼里,却并没有阻止。

         “请广大市民朋友们放心,此次第二次YB病毒的冲击与第一次冲击剂量相当,同样只会对双基因缺陷者造成伤害。以现如今市民朋友身体素质,这次的YB病毒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损伤。请记住,是不会造成任何损伤。”

         “望广大市民朋友,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

         望着电视里的播报小姐姐,唐风张大了嘴,半天没有说话。

         啪嗒。

         秦所长适时关掉了电视。

         “现在事情大家已经了解,现在传达一下市里的指令。”

         “从即日起,所有警察一律不许请假旷工,吃住都在所里,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确保不会再次发生社会动乱。”

         他拿着一张文件,大声宣布着。

         “我们的任务就是守护黎家镇。从现在开始,枪不离身,特别时期特别处理,若是现场情况失控,可以开枪。”秦所长停顿了下,最后还特别加重语气,森然道。“这是中央的指示。”

         态度坚定,不容置疑。

         “风哥,真的可以开枪吗?”王杰突然小声对唐风道,语气带着一丝激动,一丝慌乱。

         唐风摇摇头,语气阴沉,“不是可以开枪,只要确认目标有危害他人的现象,一定要开枪。记住,一定要在事态失控之前,把暴乱因子给扼杀掉。”

         王杰目瞪口呆地看着唐风,眼神中似乎是在述说着,这个杀气腾腾的唐风,还是自己所认识的人吗?

         那边,秦所长也开始安排任务,很快,一个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便两两为组,向着自己被安排的位置离去。

         “唐风。王杰。”

         “到。”“到。”

         “你俩还是负责夜晚的巡视,现在你们就在所里休息,养足精神。”秦所长大声道。

         “是。”唐风站直了身子,坚定的回应道。

         随后,他果断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也不顾其他人感受,便是呼呼大睡过去。

         王杰对唐风的令行禁止万分佩服,他可没唐风的本事,趴在自己办公桌上,辗转反侧。

         也许是以为王杰被唐风的开枪言论吓住了,还没出任务的陈姐好心凑上来,小声在王杰耳边说道:“小杰,唐风没有恶意,他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他的师傅,就是在上次暴乱时,心善没有开枪,而被暴民从背后捅了刀子。”

         王杰深深看着鼾声四起的唐风,他没想到唐风身上有这么多的故事。

         趴在桌上的王杰,想着想着,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想。

         就这样,一连三天,整个派出所,二十几个警察轮流值班,无一人缺席。

         而这三天里,有了他们的守护,小镇内虽然人心惶惶,但还算安稳,直到三天过后,小镇上都没传出有人死于YB病毒之下。

         “我台特别报告,经过全国各省市三天来的统计,除了因其他原因去世者,无一人感染YB病毒而死。在此我台再次向广大市民朋友承诺,YB病毒不会造成健康人死亡,请市民朋友们安心,请市民朋友们安心。”

         犹如胜利的号角声吹响,小镇内只要但凡关心时事的,谁不是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好消息。

         欢声笑语重新回归了小镇,连带着派出所上上下下,二十个几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三天可把他们折腾的,要说压力,那是堪比泰山。

         当秦所长宣布解除最高警戒时,所有人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睡个好觉。”

         “是啊,这三天可是累死了。”

         秦所长微笑看着所里的手下,忍不住说道:“好了,大家幸苦了,但必要的警惕还是要有,现在留下几个值班外,其余的都回去休息吧,记住,时刻要保持通讯通畅。现在解散!”

         他看出大伙归心似箭,简略的宣布后,解散了众人。

         ----------

         “还是家里好。”

         唐风直接扑倒在出租房的床上,浑身紧绷的肌肉瞬间松弛下来,脸上的疲惫,那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这三天没日没夜的巡逻奔波,让他心神俱疲,莫名心生一种,如果可以,宁愿死在床上的冲动。

         可惜,他是一名警察,除非他脱掉身上的警服。当然,他穿上后,就没打算再脱下。

         安逸的在自己狗窝上肆意挪动翻滚,唐风舒服眯起了双眼,正待他即将陷入梦想时,

         恼人的手机却直接响了起来。

         唐风反射性从床上刹时跳起,脑海无比清晰。

         犹记得离开所里时,秦所长的那段叮嘱。

         “我是唐风。”

         他毫不犹豫道。

         电话那边,秦所长急急在述说着什么。

         原来是所里接到报警电话,临近的村庄里,出现野兽袭击村民,急需警力去一趟,于是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落在了唐风的身上。

         虽不清不愿,唐风还是稍作休整,服从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