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夙愿得偿 横祸临头
    血液从骨道人胸口喷出,林尧拿出一支毛笔沾着心头血开始画起符来,一共三十六个奇形符文画在了骨道人身周。骨道人作为修士生命力异常旺盛,流了这么多血只是脸色苍白,还不到危及生命的程度。

     画完符文林尧拿出林林总总的物件摆放在四周,很快魔之夺基局成型。最后林尧刺破中指在自己额头画出一个符文,向西而拜祷告道:“魔心魔性,夺尽天地造化,大魔主啊,赐予我一道魔念吧!”

     仪式完毕,只差一道魔念启动夺基。那边骨道人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他全身发抖地看着林尧喃喃道:“原来真有大魔主,竟然真有大魔主……”

     很快他的声音就是消失,因为一道虚幻的身影走到了他的身前,伸出右手从他体内抓取了什么。然后这道虚影走到林尧身前把抓取的东西放入了他的体内,林尧顿觉丹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涌现,在力量的冲击下瞬间失去了意识。

     待得林尧醒来太阳正在天空的正当中,骨道人不知什么原因彻底变成了一堆白骨,倒也名副其实了。细细感受发现身体强壮了不少,力量比以前至少强了一倍不止。视力和嗅觉也是提升,可以看到一里外的事物,可以闻到很细微的气味。

     “有道基的感觉真好啊!从今天起我的人生就不一样了!”林尧兴奋挥舞着拳头大喊起来,发泄着心中的情绪。高兴中夹杂着心有余悸,他今年毕竟才十五岁,杀人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喊了一阵肚子咕咕叫的声音盖过了喊声,昨夜体力消耗巨大,有了道基的他还是一样会饿的。匆匆收拾了一下林尧向着清水镇走去,没走出几步一种极度心悸的感觉出现。

     不好的预感马上成真,三个小痞子挡住了他的去路,捻动着手指道:“小娃娃,识相的就把身上所有的钱都交出来,大爷们粗手粗脚的搜身可能会伤到你。”

     横财局的副作用显现,林尧的第一个横祸临头,后面还会有各种各样的横祸等待着他。

     林尧脸上表现的惊慌失措内心却冷静分析着眼前局势,获得道基后自己打一个不成问题,但打三个就太难了。这三个小痞子一看就是敲竹杠的老手,自己如果拿出的钱不够必然要挨揍的。到时候惹怒了他们可能会搜走身上所有的财物,连衣服都可能被扒走。

     均衡再三后林尧拿出了身上所有钱财,将其中的三个铜板塞回口袋道:“小的还没吃中饭,这些就当大爷们打赏小的吃饭的钱吧!”

     “小子很识相嘛,有前途!”领头的小痞子接过林尧递过来的钱财掂了掂,满意点头就领着另外两个同伴远去。

     “呼!”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林尧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现在自己获得了道基,命精贵的很,可不能随随便便的挂了啊!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厄运一旦缠上你就会接二连三地出现。林尧没走出几步又发现一条恶犬挡在了他身前,留着口水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

     “混蛋!”林尧暗暗骂了一声,畜生不比人,不是钱财就能打发的,这下只能硬碰硬来一场恶斗了。

     林尧虽然知识渊博但打架一道完全就是新手菜鸟,得到加强后的他对付一条恶犬应该来说是很轻松的一件事情,可惜他既不懂招式又不懂躲闪攻击,打走这条恶犬的代价就是全身负伤八处。

     带着一身伤林尧病怏怏地向着清水镇行去,他已经决定不要脸的回师门避难了,伤口必须尽快处理,而且他身上也只剩下三枚铜板了。

     可惜世上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他到了南华子府上发现门卫已经换人,并不认识他。南华子本人又已经出去云游,这里竟然一个能证明他身份的人都是没有。

     直到此时林尧才有点后悔布置那个横财局,他来回给了自己两个耳光道:“等几年又不会死,现在好了吧,倒霉事一件接着一件,再这样下去可能真的要死了。”

     走在街上林尧惊奇的发现其他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几个好心的妇女还丢了几个铜板给他。林尧这才发现自己蓬头垢面,衣服被恶犬咬的破烂不堪,样子比起乞丐更乞丐。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肯定有办法的!“永不言败,勇往直前;永不言败,勇往直前……”林尧一遍遍念着师傅临行前送给他的八个字,每念一遍他的自信就恢复一分,随着念诵他的脊梁一点点挺直起来。

     天道总会给人留下一线生机,好不容易得到了道基我绝对不能死。这一线的生机到底在哪里呢?林尧皱起眉头仔细思考起来,把摆出横财局至今经历的事情一件件过了一遍,脑中风水之御的传承也认真地过了一遍。

     傻傻地想了一天林尧差一点抓狂,他想不出任何办法,自己好像真的没有未来了。恰在这时一个算命先生走过,他戴着一副墨镜,手里拿着一杆旗幡上书“人间半仙”四字。

     走到林尧身边这算命先生停下了脚步,他怔怔盯了很久道:“小伙子,恕我直言,你的印堂已经黑的发紫,随时都有可能有血光之灾。老夫行走多年从未年过你这么倒霉的人,可否把左手伸出让我看看掌纹。”

     此刻林尧已经有点绝望,目光呆滞地伸出左手让算命先生观看。算命先生一边观察掌纹左手一边掐算着什么,足足掐算了一刻钟停下道:“果然,天道四九,存一线生机。小哥你还是有生机的,老夫也许能助你渡过此劫!”

     本已绝望的林尧闻言惊起道:“真的?先生真的有办法救我?是什么办法,我今年才十五岁还不想死啊!”

     算命先生犹疑了许久叹息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就折寿几年把方法告诉你吧!”

     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林尧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帮助自己是要付出极大代价的。他马上跪在地上给算命先生磕了三个响头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他日前辈若有差遣林尧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好娃娃,起来吧,咱两有缘,你和我孙子长的特别像。我也不需要你报答我什么,只要你活出自己的精彩就成。”说着算命先生扶起林尧,轻声在他耳边交代一番后飘然而去,连名字都是没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