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精心布局 目的达成
    金剑眨眼间就飞到了最前方金帅的胸口,一丝诡谲的笑容出现在领头金帅脸上,稍一偏身他就是躲开楚天白的攻击。

     “燕返!”楚天白口吐真言,使出了师门绝学琅琊剑法的杀招燕返。刺空的金剑在楚天白操控下快速回转剑身,不带任何声响地向着领头金帅后脑勺刺去。速度快到了极点,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就算反应再快也躲不开这一击。

     关键时刻旁边的一只金帅在间不容发之际伸手抓住了金剑,虽说四根手指被切了下来但为队友争取了一息时间,领头金帅乘此机会一个俯身前冲躲过了致命一击。

     几个僵尸脸上明显显露出怒意,张口嚎叫着向楚天白扑来。楚天白正要闪身躲避猛然意识到身后还有个林尧,自己一退可以说林尧必死无疑。

     正在他愣神间身后传来林尧的声音:“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随着林尧的念诵一道浩大佛光从身后佛像身上发出,本来冲向楚天白的僵尸见到这佛光后脸上写满了恐惧,回头向着远处逃去。

     可跑动的速度怎么可能和光比呢,佛光很快就照耀在了六个金帅僵尸身上,隐隐有惨叫声从六个僵尸身上发出。然后这六个僵尸就又都恢复成了原初的样子,动作还更迟钝了一些。

     骨道人的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满脸惊讶道:“这破庙早已没有人念经供奉,佛力失去多年,今天怎么就回光返照了?真是见鬼,最近我是走了什么倒霉运?”

     别看骨道人的僵尸实力强大,他自己可没有多少战斗力,打不过就跑一向是骨道人的人生格言。六只金帅僵尸在他的命令下组成人墙挡在了楚天白面前,他则是再一次骑上方涵所化僵尸准备跑路。

     眼看对方想逃林尧拿起香案上的一只陶罐砸在了地上,陶罐应声而碎,里面装着的十来枚铜钱撒向了破庙的各个角落。

     这一砸之下佛像的脸上好似产生了怒容,整个空间的佛气中掺杂入了丝丝怒意。想要逃跑的骨道人发现身下的银将并没有抬腿,呆呆站在原地好像傻了一般。再看六个金帅僵尸也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楚天白轻松绕过他们已经挡在自己身前。

     骨道人整个脸惨白,从僵尸肩膀上跳下来跪在楚天白面前连抽自己二十八个耳光道:“我不是人,我是畜生,但上天有好生之德,求楚大侠饶我一命。以后我一定改过自新,再不会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啊呸!枉你叫做骨道人,一点骨气都没有!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应该有面对这一天的觉悟,今天就让我楚天白来替天行道宰了你这个败类!”说完楚天白提起宝剑就要斩杀眼前仇敌。

     “楚大哥不要冲动,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们何不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呢?”林尧适时走了出来,满脸慈悲地劝诫起楚天白来。

     骨道人此刻才注意到林尧的存在,马上笑脸相迎道:“小兄弟说的是,我真的决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了,以后一定不会再炼制僵尸了,会帮着超度亡魂多行善积德的。”

     “那为了证明你的诚意你先把眼前的这几具僵尸都超度了吧,你身旁的这个僵尸是我的一个恩人,一定要好好超度,愿他来生有好报!”林尧眼角含泪望着方涵说道。

     “没有问题,干我们这行超度绝对是最专业的,我保管你这个恩人下辈子投胎到大富之家,一辈子都当一个快快乐乐的富二代。”骨道人跳起来绕着方涵所化僵尸绕了三圈,然后一指点在他的额头。

     方涵周身的银色光芒渐渐散去,脸色恢复平静,变回成了一具普通尸体。看到这个景象林尧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从佛像后拿出一个金丝楠木的棺材林尧亲自把方涵的尸体放了进去。

     接着骨道人又把其他几个僵尸超度,林尧命令他徒手挖了七个大坑把几具尸体安葬了。最后林尧转向楚天白道:“我们还是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如果他再作恶我们再取他狗命不迟!”

     楚天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道:“妇人之仁!不过他的修为我肯定是要封掉的,毕竟没有修为的他为祸会小一点。”

     “难道你觉得我是要放了他?”林尧摇头道:“放了他的话现在的他肯定又会去作恶的,就算封了修为估计他也有办法把封印解除掉。我的意思是封了他的修为然后绑起来,我会天天念佛经给他听,希望佛家的思想可以感化他!”

     “哈哈哈!我还以为你小子真那么好心呢,这个办法好。我对佛经是一窍不通的,这个每天念佛经给他听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楚天白大笑着封印了骨道人的修为然后绑了起来,拍着他的肩膀道:“跟着我的小兄弟要好好学习佛经哦!下次我可是要抽背内容的,背不出来我就用鞭子抽你,哈哈哈!”

     骨道人的脸色比哭还难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我一定好好背,早日达到要求,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那就好,那就好。”楚天白笑的腰都有点直不起来了,他拍了拍林尧的肩膀道:“以后他就交给你调教了,你运气好,宗门刚刚紧急通知我回去,这骨道人晚来一天估计你就会死在这里了。我急着回宗门就先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谢谢楚大哥,再见!”林尧目送楚天白御剑飞走后走回了破庙,此时他的表情已经不是之前那慈祥的模样,有点血腥,有点残忍,看的骨道人都有一种寒毛直竖的感觉。

     “上次在云来客栈之所以阴气会稀薄是因为我布置了御之除秽局,这次佛像之所以会突然佛光普照是因为我布置了御之佛心局,最后摔陶罐是在佛心局的基础上开启了御之佛怒局。所以你不是败在楚天白手里,你一直都是输在我的手里。”林尧走到骨道人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每一句话都让骨道人内心颤动。

     “所以,我是靠自己的实力制伏了你,你应该心服口服地来当我修仙路上的踏脚石!”一把红柄尖刀出现在林尧手中,一刀就是插进了骨道人的心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