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逆转局势 仙师人情
    御之除秽局:取雄黄,蛇胆,金剑,莲台四物置于东南西北四象方位,以黑狗血为引,燃香向东叩拜降龙罗汉可成!

     整篇图纸显现在了林尧脑中,此时楚天白已经战斗了一刻钟,额头汗水密布,显然是撑不了多久了。

     林尧从竹筐里拿出诸般物事后从窗口跳了出去,飞奔向客栈的东西南北各处。四样物件放置完毕后面向东方撒了一小盆黑狗血跪地叩拜道:“请降龙尊者驱邪避秽,抑阴显阳!”

     随着林尧的跪拜和祈祷御之除秽局布置成功,整个客栈看上去没有丝毫变化但冥冥之中却有一种玄之又玄的变化发生了。

     结果就是两只绿毛僵尸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身上绿毛的颜色也不是这么的鲜艳了。这两只绿毛僵尸都是十分强大的存在,每一个动作都需要大量阴气作为支持,林尧布置的风水局驱散了周围的阴气所以他们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楚天白敏锐地发现了两只僵尸的异常,马上撤去手中金剑改用一把无锋重剑作为武器。刚才他如果改用这把重剑必然会因为驱动困难防御不住两个僵尸的攻击,那和自杀没多少分别。

     而现在他驱动重剑的速度已经可以防御慢下来的绿毛僵尸,重剑的攻击比金剑犀利了很多,绿毛僵尸身上开始出现一道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看到楚天白反攻林尧暗暗握紧拳头,自己终于可以做点什么了,再也不是毫无用处的旁观者。

     那边骨道人对于阴气的感知特别敏锐,一跺脚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地方的阴气越来越稀薄了?真是天不助我!楚天白,今天就放过你一次,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说完话骨道人就是在银色僵尸肩上向远方跑去,这银色僵尸真跑起来速度堪比宝马良驹,没一刻就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当中。至于两只绿毛僵尸则被骨道人舍弃了,没有它们拖着楚天白他是不可能逃掉的。

     经历一番苦战楚天白终于是把其中一只僵尸的头给砍了下来,僵尸只要没了头就再也无法行动了。少了一只僵尸另一只就好对付了,楚天白一声怒吼直接一剑把眼前僵尸劈成了两半,以发泄他心中的愤怒。

     斩杀完两只僵尸楚天白毫无风度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望向四周朗声道:“何方高人相助,还请现身一叙,楚天白虽不是身家丰厚之人但必当重谢道友!”

     客栈里面其他人面面相觑,本来还以为这个家伙一开始只是陪对方玩玩到后面才显出真本事。原来是中途有人帮助才赢的呀,还以为他是多厉害的仙师呢。

     林尧本来是不想当出头鸟的,但楚天白的最后一句话吸引了他,一个修道之人的重谢还是很诱人的。于是他悻悻然走到楚天白身边轻声道:“前辈,我之前摆了一个除秽的风水局不知有否帮到你?”

     听到风水局三字楚天白的眼睛一亮,打量了一阵林尧后哈哈大笑道:“我道为何此地的阴气突然稀薄起来,原来是小友这个风水大师搞的鬼!小友今天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如若没有你的风水局明天我可能就会变成那绿毛僵尸的一员。”

     笑完楚天白恢复正经模样道:“小友虽说是凡人我的承诺不变,我还是会给予你重谢,小友有何求尽管道来,只要楚某能做的上刀山下火海也为你去做到。”

     听到楚天白的话林尧心中咯噔一下闪现出无穷灵光,也许自己的夺基大计真的不是梦。强压下心中的兴奋林尧故作镇定道:“楚大哥言重了,小弟暂时想不出有什么要楚大哥帮忙的,暂且就当楚大哥欠我一个人情吧!”

     听到人情两个字楚天白表情一滞,若问世间最难还的是什么债,十个人有九个都会回答你是人情债。但很快楚天白又恢复笑脸弹了一下林尧的额头道:“鬼灵精,人小鬼大!走,陪我喝几盅!”

     也不管林尧答应不答应楚天白就半拉半拖着他进入了客栈的大厅当中,选了一张桌子坐下大声道:“掌柜的,来三斤竹叶青十斤熟牛肉三斤炒花生来,大爷救了你们的命你们总要有点表示吧!”

     客栈掌柜慌忙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衣服跑上前来道:“好嘞,只是咱客栈没有竹叶青这种酒,换做女儿红楚大爷觉得如何?那是我珍藏的酒,已经窖藏了一十六年!”

     “好!掌柜的够意思,这么好的酒都肯拿出来,今天没有白救你!”楚天白听到十六年女儿红两只眼睛直冒光,起身拍了拍掌柜的肩膀以示嘉奖。

     被传说中的仙师一顿夸掌柜激动的满脸通红,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冲入后厨准备起酒菜来,这些平常可都是店里伙计的活。

     虽然多年不碰这些活计但掌柜的手艺还在,牛肉一片片切的薄厚适中,细嫩中不失嚼劲。女儿红搭配青花瓷小酒盅,充分发挥酒的香和醇。花生米抄的外脆里酥,吃在口里回味无穷。

     林尧之前可从来没有喝过酒,在南华子看来喝酒是罪过,会让人进入不真实的幻觉,影响人做出最客观的判断。此刻一口烈酒入喉间,那烈火灼烧般的感觉刺激的他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一口酒下肚只觉得眼前有金星乱冒,脚下好似踩了一斤棉花。烈酒下肚后还有一股强烈的烈性会回返上来,使得鼻子不通眼泪涌出。

     看到林尧的狼狈相楚天白大笑不止,拍了拍林尧后背渡过去一丝的灵气。林尧顿感五脏温暖如在温水之中,一丝祥和的感觉弥漫心头。待得睁开眼发现包括楚天白在内一群人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眼睛下瞟林尧终于发现原因,那从鼻子里喷出来的烈性竟然把鼻涕也喷了出来,他鼻子前正挂着长长一串淡黄色的鼻涕。

     怪不得师傅不让我喝酒,这东西果然是害人不浅!林尧放下酒杯再不动上一口,只闷头吃起眼前的牛肉来。楚天白也不勉强,一边喝着酒一边和林尧聊起天来。这一次聊天对林尧来说意义非凡,楚天白为他打开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修仙者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