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白娘子传奇(5)
    两姐妹见许仙诚心悔过,趁势收了场。就这样,一场维护家庭和睦、弥补感情创伤的戏,圆满地结束了。他们商量了一阵,决定到许仙姐姐家去。李仁夫妇知道许仙目前的处境,就对他说:“前些日子,我们在隔壁开了一家粮店,以后就由你们来经营吧。”随后,姐姐带许仙去参观粮店。

     许仙夫妇对那幢房子很满意,但他们决定不做米谷生意,而是继续干老本行,去开药铺。在李仁夫妇的帮助下,保和堂的招牌又挂了出去。求医问药的人摩肩接踵,生意十分兴隆。然而,他们并不惟利是图,而是常常接济穷苦百姓,免费为他们医治。时间不长,许仙夫妇就名利双收,日子也过得幸福美满。

     随着时光的流逝,白素贞的腹部渐渐隆起,眼看就要分娩了。她像所有的孕妇一样,每天面带微笑,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这天,她对小青说:“妹妹,你再准备一些布料,我要给孩子多做几件衣服。”小青说:“姐姐,你行动不便,天气又这么热,还是好好歇息吧!有什么事,让我来做!”

     白素贞笑着说:“妹妹,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这段时间我总是闲着,都快成个废人了!”小青说:“既然如此,等我买来布料之后,再把姑奶奶找来,大家一块做。”小青所说的姑奶奶,就是许仙的姐姐,现在也怀着好几个月的身孕。

     时间不长,小青买回布料,同时把许仙的姐姐叫了过来。于是,三个女人边说边笑边做衣服,屋子里充满欢快的气氛。正在这时,许仙一脚踏进门,没头没脑地说:“我刚刚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小青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说:“现在是青天白日,相公在做白日梦吧!”

     许仙说:“青儿说得对,我是在白日做梦!今天前来看病的人比较少,有伙计照看店铺,我就回书屋打了个盹儿。谁知竟做了一个如此奇怪的梦!”白素贞看到丈夫满脸惊异的神情,好奇地问:“相公,你都梦见些什么?快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听听!”

     许仙一只手放在背后,另一只手在胸前比划着,说:“我梦见自己站在莲花池畔,正在观赏那片粉红的莲花,可是就在这时……”白素贞神色紧张起来,关切地问:“怎么样?”许仙说:“池中突然冒出一只头长双角的小白龙。”

     小青听后,说道:“相公,你说错了!头上长角的不叫龙,而是叫做‘蛟’。”白素贞瞪了小青一眼,说:“别打岔!……相公,后来呢?”许仙说道:“后来,那白龙……”这时,小青又插嘴说:“相公!那不是龙,而是‘蛟’。”许仙听后,急忙改正:“好,好!是蛟,是蛟!”

     许仙接着说:“后来,那白蛟把头一摇,嘿!奇怪的事发生了!”许仙的姐姐听得入神了,催促道:“弟弟,别绕弯子!赶快往下说!”许仙向姐姐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道:“池中那朵最耀眼、最好看的莲花,突然腾空而起,闪电般飞向白蛟,不偏不倚正好插在它的头顶上!”

     许仙接着说:“白蛟的头顶插上莲花之后,陡然跃出水面,直入云霄!我不由失声惊叫,一下子就醒了。”小青和许仙姐姐听完后,都感到十分惊异。而白素沉默良久,望着自己的肚子说:“大家静一静,让我算一算,看看这梦是否与孩子有关。”

     于是,白素贞微闭双目,掐指一算,说:“果然不出我所料,相公这个神奇的梦与孩子有关。它是吉祥的征兆。如果我没算错的话,这孩子应该是个男的,而且将来能做出一番事业!”接着,她又对许仙说:“相公,将来这孩子出生后,就叫他‘梦蛟’吧!”

     许仙听后,心中暗想:“刚才我讲梦的时候,一说到‘龙’,青儿就让我说‘蛟’,看来这是上天的旨意!”想到这里,他大笑道:“好吧,就这么定了!这个名字很有意义!”这时,白素贞转过头,望着许仙姐姐的腹部说:“相公这个梦,跟我们的外甥女也有关系。”

     许仙姐姐听后,忙问:“难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的?”白素贞笑了笑说:“将来再告诉姐姐吧,生女孩同样令人庆幸!”姐姐脸上堆满笑容,问:“果真如此?”白素贞说:“我平时推算都很灵验,这次也错不了!还有,我们以后还要亲上加亲呢!”

     许仙兴奋地说:“如果真是那样,可就太棒了!现在,让我们给外甥女起个名字吧!如果姐姐、姐夫都同意的话,就叫她‘红莲’。我梦中看到白蛟头上插红莲,莫非就是这个预兆?”许仙姐姐听后,连连点头,说:“好啊,好啊!我同意,你姐夫一定也会同意的!”

     姐姐停了一会儿,又说:“以前看戏的时候,舞台上那些状元、探花,头上戴的纱帽都插有金花。你们的那个梦蛟啊,说不定以后就是个状元郎或探花郎呢!”白素贞听后,一声不响,只是静静地抿嘴微笑。许仙可是心花怒放,咧嘴笑道:“但愿祖宗保佑,让我们梦想成真,让梦蛟能够光宗耀祖!”

     这件事刚过不到半个月,白素贞就生下一个白胖小子,按原来的意思,取名为“许梦蛟”。许梦蛟生得眉清目秀,皮肤白皙,十分惹人喜爱。转眼间就要满月了,一家人忙里忙外,准备大摆酒席,宴请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尤其是小青,从早到晚忙得香汗淋漓,不可开交。

     然而,在最近这段时间里,美丽善良的白素贞常常愁眉苦脸,有时甚至暗中哭泣。大家都沉浸在喜悦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这些反常举动。其实,她有满腔的心事。这天晚上,许仙忙了整整一天,吃完饭后走进妻子的卧室。

     白素贞依偎在丈夫身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相公,这几天你忙里忙外,实在累坏了!我有些话,本不该对你说。可是,再过三天孩子就满月了,我们的缘分也尽了,如果再不说就来不及了!”听了这话,许仙猛然想起不久前法海和尚曾经说过:白素贞分娩之后,他们的夫妻缘分就要结束。

     想到这里,许仙惊出一身冷汗,惶恐地问道:“娘子,难道这是命运的安排吗?”白素贞伤心地说:“不错,这是无法挽救的事实,不能怨天尤人。但是,孩子还那么小,我怎么舍得离开他呢?”许仙一时间慌了神,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白素贞沉重地说:“现在我们缘分将尽,我和青儿的身世也不必向你隐瞒了。法海和尚说的没错,我本是一条白蛇,是修炼千年的白蛇。但是,我为了向你报恩,才从天上降下来,与你完婚!”许仙一听,张大嘴巴问道:“为了向我报恩?娘子,你在说什么?”

     白素贞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当时,我在一座深山里潜心修炼,由于功力尚浅,还不能幻化成人形。有一天,我在悬崖上面面对朝阳练习吐纳本领。当我练功完毕,正沿着崖壁爬回石洞时,忽然有一只很大的蜈蚣从后面追来,我无处可藏,就钻进一顶草帽里。”

     许仙插嘴问道:“悬崖上哪里来的草帽?”白素贞说:“有个樵夫上山打柴,把草帽放在了地上。我躲进草帽里,他并不知道,只看见一只大蜈蚣迎面扑来,就挥动斧头砍了下去,蜈蚣受伤后落荒而逃,我便得救了。”许仙听到这里,说:“蜈蚣是蛇的克星,如果让它抓到,肯定没命了!”

     白素贞继续讲道:“樵夫捡起草帽,发现里面蜷缩着一条白蛇,吓了一大跳。但是,那时的我已经修炼了很久,稍通灵性,便对他点头致意。也许我们心灵相通,他居然领会了我的谢意,不再害怕了,而且笑着说:‘可爱的家伙,让你受惊了!不过现在没有危险了,快逃走吧!’我爬出草帽,返回洞穴去了。”

     白素贞说到这里,深情望着许仙,问:“你知道那个樵夫是谁吗?”许仙擦擦眼泪,抽泣着点点头。白素贞激动地说:“不错,那人正是十几世以前的你。”这时,白素贞已泪湿衣襟。她接着说:“我在深山修炼了几千年,至今还未修成正果、名列仙班,就是因为恩怨未了,不能静心去修炼。”

     白素贞接着说:“我之所以嫁给你,并且为你生下一个可爱的儿子,无非是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许仙听完妻子的述说,得知妻子虽是蛇妖,但一直对自己情深义重,而自己对她却是时冷时热,甚至不仁不义,心中不禁生出无限自责与悔恨之情。

     许仙沉思良久,对妻子说:“娘子离开后,我和孩子怎么办?”白素贞脸色凝重,缓缓地说:“相公,我如果静心修炼,定会修成正果。但是,水漫金山寺一事,我已酿成大祸,不久即将面临灾难,遭受巨大的苦难。这都是天意啊!”

     白素贞轻轻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相公,我不久就要受到惩罚,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和孩子。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福份,不必再去多想了!”话虽这样说,但夫妻两人上床睡觉的时候,仍然思前想后,辗转反侧。

     两天时间马上就过去了。许梦蛟满月那天,许家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原本貌若天仙的白素贞,经过一番精心打扮,更显得妩媚动人。在一片喜庆声中,门外传来一声低沉的佛号:“阿弥陀佛!”接着,一个神色威严、手捧紫金钵盂的老和尚走进门来。

     药店的伙计以为他前来化缘,便掏出两枚铜钱丢入紫金钵盂。老和尚不动声色,双手合十,又念起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时,许仙猛然抬头,见来人是金山寺法海和尚。急忙迎上去,毕恭毕敬地说:“大师,今天是我儿子的满月,快来喝一杯喜酒!”

     法海和尚冷哼一声,摇摇头说:“你家娘子白素贞违背道义,水漫金山寺,残害无数生灵,佛祖大为震怒,特命老衲前来收服!”许仙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来临,站在那里默不作声。小青却没将法海放在眼里,指着他骂道:“法海,你不要逼人太甚。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啦!”

     小青说着,就要运功出招。白素贞立刻上前阻拦,说:“妹妹,不可莽撞!我自从生下以梦蛟以来,忽然有一种超脱的感觉,领悟了人生的许多道理。我们已经铸成大错,不可一错再错了!况且,通过这次劫难,我还可以潜心悟道,说不定会因祸得福呢!”

     白素贞边说边把孩子交给许仙的姐姐,吩咐她说:“姐姐,我走之后,这孩子由你来照顾,希望你将他抚养成人!我曾推算过,这孩子慧根很深,福气也大,将来跟你腹中待产的红莲也有缘分,你的付出,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回报!”

     白素贞说完之后,走到许仙身旁,拉起他的手说:“相公,我们夫妻一场,虽然经历了许多波折,但我始终怀着一颗报恩之心,甘愿忍受许多委屈。现在你我情缘已尽,我的心愿也完成了。我不在身边的日子里,你要多多保重!”

     白素贞时而望着许仙,时而望着梦蛟,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这时,法海一边念着佛号,一边边将紫金钵盂罩向白素贞。许仙的姐姐抱着许梦蛟,拦在法海身前,吼道:“你这臭和尚,想要干什么?”小青也纵身上前,摆好架势,准备抢夺紫金钵盂。

     白素贞眼含热泪阻止她们说:“姐妹们,不要这样了!不然的话,又要加重我的罪孽了!”这时,庭院中突然金光闪耀,接着一朵祥云冉冉降落下来。众人仔细一看,竟是观音菩萨带着一对金童玉女来到人间。左边金童手持净瓶,右边玉女手持莲花。

     在场的人纷纷跪倒在地。观音菩萨手执杨柳枝,微笑着对白素贞说:“你已领悟了人生的真谛,佛祖对你刮目相看。这次你遭受磨难,正是潜心修炼的绝妙时机。你能坦然接受,真是可喜可贺。”说完,用杨柳枝在白素贞头上轻轻一拂。白素贞立刻失去踪影,只见一条小白蛇攀附在柳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