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白娘子传奇(6)
    观音菩萨捉起小白蛇,放入法海手中的紫金钵盂里,说:“法海禅师,你回去后把紫金钵盂埋在雷峰塔下。十八年后,白素贞就会功德圆满。”法海俯身合十道:“遵旨。”观音又对小青说:“青儿姑娘,你我有缘,就随我到普陀山去吧!只要你潜心修炼,就能够除尽野性,修成正果。”

     说完,观音菩萨又将杨柳枝在小青头上轻轻一挥,小青立即变成一条青蛇,在柳枝上爬来爬去。然后,观音菩萨又将青蛇放入金童的净瓶中。躺在襁褓里的许梦蛟,哪里知道自己刚刚满月,就要与母亲离别。他鼓着眼珠看来看去,最后将目光落在观音菩萨身上。

     观音菩萨也看到了他,二人四目相对。观音举步来到许梦蛟面前,仔细端详一番,对许仙的姐姐说:“此子气宇轩昂,福泽深厚,可惜他父母与佛祖有缘,不能亲手将他抚养成人,因此,抚养孩子的重任,就落在你这个当姑妈的身上了。”说完,领着金童玉女踏上彩云,冉冉升空而去。

     谁也没想到,原本是满月喜庆的热闹场面,顷刻间变成一家人生离死别的告别仪式。当观音菩萨驾云离开后,在座的所有宾客,都觉得自己刚才做了一场怪诞不经的梦!许仙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卧室,无精打采地躺在床上。回想起与白素贞在西湖断桥边相遇以来的种种经历,觉得如梦幻一般。

     想着想着,他突然茅塞顿开,喃喃自语道:“世事纷扰繁乱,我还留恋什么呢!”于是这一夜,他以卧室作禅房,一心念佛,直至黎明时分。第二天,他告别亲人,来到金山寺,削发为僧。其实,他说自己了无牵挂,也未必是真。每当月冷风清之夜,他独坐禅房,经常想起悠悠往事。

     许仙出家后,她的姐姐对许梦蛟关怀备至,视如己出。不久,她也临盆分娩,正如白素贞所料,生下一个女婴,按照许仙的建议取名为“红莲”。红莲长得清秀可爱,同与许梦蛟吮吸许氏的甘甜乳汁。许氏虽然每日操心费力,手忙脚乱,却是笑容满脸,心满意足。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白素贞已在雷峰塔内度过了六个春秋。许梦蛟已是六岁的儿童了。李仁见他聪明伶俐,乖巧懂事,就送他到一所私塾读书。教书先生虽然是一名落第秀才,但人品端正,博学多才,很受学童的尊敬。

     许梦蛟从《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读起,很快掌握了许多知识。不到两年时间,便可将书中内容倒背如流,并能深刻领会其中的含义。其他孩子还在摇头晃脑背诵《百家姓》的时候,先生就开始教他《千家诗》、《论语》、《孟子》、《大学》、《中庸》等比较深奥的知识。

     许梦蛟勤奋好学,很快将这些书籍消化得干干净净。十二岁那年,他已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了。私塾先生找到李仁,对他说:“梦蛟这孩子真是个奇才!今年可以送他去考秀才,我相信他一定能够考中。”李仁有些怀疑,说:“这……不大可能吧,他毕竟才十二岁呀!”

     先生认真地说:“没问题,一定能够考中。”既然先生的语气如此肯定,李仁便不再怀疑了,亲自送许梦蛟去考场。到了发榜那天,果然不出老师所料,许梦蛟名列第一名。李仁夫妇高兴得整日手舞足蹈,合不拢嘴。其实,还有一个人比他们夫妇更兴奋,她就是红莲。

     红莲比许梦蛟小三个月,二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许梦蛟考中了秀才,她怎能不高兴呢?此后,许梦蛟继续刻苦攻读。三年后参加乡试,考中了举人。在这方圆数百里的范围内,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竟能考中举人,这还是前所未有的新鲜事。

     许梦蛟的大名不胫而走,许多仰慕他的人纷纷登门拜访,地方官吏也派人送来厚礼表示祝贺,还有一些媒婆摇唇鼓舌,前来提亲。然而,许梦蛟雄怀大志,为了躲避这种喧闹的环境,征得姑夫和姑妈同意,雇了一个书僮,挑着一担书本,租赁一间幽静瓦屋,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闲书。

     三年后,许梦蛟在书僮的陪伴下,进京赶考,结果考中进士,取得参加殿试的资格。殿试由皇帝亲自主考,许梦蛟独占鳌头,高中榜首,被钦点为状元。

     按照惯例,新科状元要在京城内游街,让全城百姓瞻仰丰采。于是,许梦蛟头插金花,身披锦袍,骑着骏马,在仪仗队和侍卫的簇拥下,昂首挺胸在京城的大街小巷转了一圈。围观的百姓人山人海,真可谓“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这时,观看热闹的人们纷纷议论:“哪对夫妇那么会生,竟然生下一个状元郎!”“哎呀!后代中了状元,光宗耀祖,祖坟冒青烟啊!他的父母不知道有多么高兴呢!”“废话!你都这么高兴,人家父母能不高兴嘛!”许梦蛟虽然骑在马上,并且耳边一片嘈杂,但还是听到了这些话。

     许梦蛟不由浮想联翩。他想起了小时候,小伙伴们嘲弄他,说他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考中状元后,姑夫和姑妈才将真实身世告诉了他。他很感激他们把自己视如亲子,更感激红莲对他的体贴与照顾。就是这纯朴善良、有情有义的一家人,让他一直快快乐乐地成长,一直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现在,他感到非常遗憾的是,父亲已经出家,母亲遭受磨难。他骑在马上,心中暗说:“如今,我成了人人羡慕的状元,风光到了极点。可是,生育我的父母呢?他们……”想到这里,原本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许梦蛟,神色一下子变得黯淡起来。

     游街完毕,皇帝在御花园宴请新科状元、榜眼及探花。酒席散去,皇帝特别召见状元许梦蛟。看起来,皇帝对他十分赏识,详细询问他的家世以及婚姻状况。许梦蛟一一如实作了回答。皇帝微笑着说:“你的生母虽属蛇类,但仍然对你有养育之恩。朕特准你请假三个月,返乡探亲。”

     许梦蛟立即跪拜谢恩。皇帝又说:“李家对你有抚育之恩,你与红莲从小一起长大,因此,我让杭州知府担任证婚人,为你和红莲举行婚礼。”许梦蛟听到皇帝如此安排,连连叩拜,深表感激。皇帝赐婚的消息传到杭州后,李家三口欣喜若狂。红莲虽然有些羞涩,但心中像灌了蜜一样甜蜜,兴奋得一连几夜都难以入睡。

     几天后,朝廷派出许多官员和侍卫,护送许梦蛟返乡完婚。从京城回杭州,途经镇江金山寺,许梦蛟决定探望在寺中出家的父亲。这天晚上,他们的官船停在岸边,在朦胧的月亮下,可以隐隐约约看到远处的金山和焦山。

     许梦蛟来到甲板上,面对浩渺的江水,心潮澎湃,思绪万千。他想到明天即将与父亲见面的情景,又想到姑夫、姑母对自己的养育之恩,同时还想到正在遭受磨难的母亲以及清纯可爱的未婚妻红莲……忽然,一个身穿白衣、面容清丽的女子踏浪而来,在官船不远处驻足而立。

     许梦蛟看着眼前这位女子,虽然从未见过面,但觉得非常熟悉和亲切。他急忙睁大眼睛,想看个究竟,可是那个身着白装的女子却慢慢踏浪而去了,他只能看到那淡淡的背影。许梦蛟暗自思忖:“我根本没有做梦,而且清醒得很,刚才发生的绝对不是幻觉!”他沉思了一会儿,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一个念头:“难道她是我的母亲?”

     次日清晨,许梦蛟来到金山寺。法海听了小和尚的禀报,急忙出来迎接。许梦蛟一踏入寺门就问:“大师您好,晚辈许梦蛟前来看望家父许仙,请问他老人家身体可好?”法海双手合十说:“阿弥陀佛!托佛祖洪福,了缘和尚一切都好,我这就带施主去见他。”说完,法海带着许梦蛟走向许仙(了缘和尚)的禅房。

     不多时,两人来到一间幽静的禅房。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一个中年和尚正在榻上打坐。和尚五官端正,慈眉善目,给人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法海低声念了声佛号,对许梦蛟说:“状元大人,这就是了缘和尚,也就是施主的父亲。”

     许梦蛟立即走上前去,跪在榻前,哽咽着说:“父亲,孩儿来看您了!”了缘和尚神色平静,慢慢睁开双眼,看了看跪在面前的儿子,然后伸手抚摸他的肩膀,说道:“阿弥陀佛!万事随缘,感谢佛祖保佑你我父子相见。今日能见到你,为父非常高兴,快快起来说话吧!”

     许梦蛟坐在父亲身边,说:“孩儿这次奉旨还乡,一是为了探望亲人,二是为了与表妹红莲完婚。希望父亲能够回家为我们主持婚礼。”许仙听后,缓缓地说:“我已经远离尘世,不愿再涉足繁华之地,就在这里为你们祝福吧!”听了这话,许梦蛟心中十分难过,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了缘和尚说:“孩子,不要难过,你先回去吧。结婚后别忘了与妻子一同去看看母亲。到那时,我们父子还会再见面的。”说完,闭上眼睛继续诵经。许梦蛟不便打扰父亲,无奈地悄然走出禅房,带领来人一同离开金山寺。

     新科状元回乡的消息传开以后,立即在杭州城内引起轰动。一时间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论话题。李家夫妇及亲朋好友为筹备婚礼忙得不亦乐乎,知府大人奉旨担任证婚人,更是不敢怠慢,大小官吏们指挥差役打扫街道,张灯结彩。

     状元府尚未修建,李家的三间瓦屋有些陈旧,在知府大人的提议下,许梦蛟与李红莲的婚礼在就州府举行。状元结婚非同一般,宴席非常丰盛,山珍海味,飞禽走兽,陈年佳酿,应有尽有。宾客们推杯换盏,气氛十分热烈。

     婚后三天,许梦蛟和妻子、岳父、岳母等人携带祭品,一同前往雷峰塔。法海和许仙已在那里等候多时。李仁夫妇见了久别的许仙,喜极而泣。姐姐说:“当年你做的梦,果然变成了现实!蛟儿金榜题名,并且娶了红莲,多亏菩萨保佑啊!”

     许仙说:“姐姐与姐夫含辛茹苦抚养蛟儿,这是你们积下的功德,是菩萨降福于你们啊!”说话间,其他人已把香案摆好。许梦蛟与新婚妻子双双跪倒在地,他眼含热泪,说:“母亲在上,孩儿梦蛟带着新媳妇来看您了!父亲、姑夫、姑母也都来了,您能看到我们吗?”

     许梦蛟一边说,一边在坚硬的石板地上磕头。他泪眼迷蒙地望着雷峰塔,哽咽着说:“母亲,您在塔下苦度十八个春秋,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蛟儿爱莫能助,真是万分惭愧啊!现在,我带着媳妇来拜祭,愿母亲早日脱离苦难,修成正果!”

     许梦蛟边哭边说,后来好像有点失去理智,用头猛地向地上撞去。也许是他的孝心感动了苍天,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接着大地剧烈震动。众人抬头一看,那座雷峰塔“唿啦啦”倾倒了。一个身穿白色素装、光彩照人的女子,从碎石破瓦中笑盈盈地走了出来。

     李仁夫妇惊得目瞪口呆,想喊一声“白素贞”,但由于心情激动,竟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许梦蛟看到面前的女子,又想起那夜江上船舱所见,立刻意识到她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于是迅速扑到她的怀里,哭喊叫道:“母亲,母亲——”

     白素贞紧紧地搂住梦蛟,用充满慈爱的声音说:“孩子,你没有辜负娘的期望,娘真为你高兴!你知道吗,前几天到江上看你的,是我幻化成的影子,因为我当时没有修炼成功,无法冲出雷峰塔。现在好了,我们可以团聚了!”

     许梦蛟激动地说:“太好了!母亲,我们一起回家吧!”白素贞刚要回答,天空中飘来几朵五彩祥云。大家抬头一看,原来是观音菩萨带着金童玉女和小青赶来了。观音菩萨对法海、许仙说:“你们继续潜心修炼,功德圆满之时,我自然会来引渡你们。”

     说完,观音菩萨飘到白素贞身边,说:“恭喜你劫数已尽,修炼成功!从此以后,你就是名正言顺的神仙了。快跟我回西天去吧!”白素贞虽然舍不得离开丈夫和儿子,但神仙与凡人不能长相厮守,只好恋恋不舍地踏上五彩祥云,眼含热泪看了丈夫和儿子最后一眼,消失于茫茫天际。